分享文章:雁过无痕方为真

雁过无痕方为真

王建光

 

  一个远足的旅游者,花上了几天的时间,游览了一处美丽的森林,攀登了一座久负盛名的大山。当他心满意足地走下山时,手中、肩上、背包里到处都满载奇石、山花、野蘑菇等等。他心中暗想,别人一定都会为他这次多彩的旅行而赞叹不已。

  下山后不远,他遇到了一条大河。河上无桥,只有一个蓑衣渔翁在倚水独钓。独木舟太小,仅能容下两人。为了安全,渔翁要求旅游者把他收集的所有东西全部抛弃在此岸。望着旅游者那惋惜而又无奈的神情,渔翁严静地说:“如果你想到河的彼岸,你就必然要抛弃一切所有,为小船减负,只身而行。因为这些东西并不属于你的旅程。”接下来,渔翁问:“小河那边的那片森林我从没去过,你能给我描述一下它的美丽吗?”旅游者想了一下,略有遗憾地摇了摇头。“那么,您刚从那儿下来,它好看吗?”旅游者又怔了一下,仍然摇摇头。“我没有来得及仔细看,我只顾采摘东西了”。旅游者有点后悔地说:“早知道最终是必须放下一切所有,只身而行,我为什么还要满载而行呢?”

  的确,在人生的旅途上,许多人渴望得到的东西太多,有的人也确实得到了许多。正因为如此,他的人生才会是步履蹒跚的,才会是疲惫不堪的,也最终才使自己人生之旅是苍白的。正如欧洲一位诗人所说的:“你不可能什么都要,你把它们放在哪儿呢?”

  在人生的旅途上,如果你索取太多的东西,首先,你会把它们放在你的手中。这样你的双手就会越来越不够用,越来越沉重。当你想为高空潇洒的鸿雁致意时,当你想向水中自在的游鱼招手时,你都会抬不起你那双沉重的手。你索取的东西已经束缚了你本该轻松自在的双手。手的功能也就得不到充分利用,久而久之,它们便会蜕化。

  其次,为了用手去撷取更多的东西,你只能将一切所得放在你的背上。随着人生中你的所得越来越多,你的背也就只能慢慢地弯下,不然就不能放如此太多的东西。如此的行程,你的背越来越弯,本来挺直的脊梁骨,也就再也直不起来了。人类学家们说,造成人和动物根本区别的是双手的解放和直立的行走。你的人生又回到了动物的时代,又重新步入了一个新的侏罗纪。当你像动物—样行走时,你可能会步入猎人所设的陷阱,你也可能为了某种利益而摇起了已蜕化的尾巴。你手中满载、屈背满荷地走在人生的泥泞之道中时,远远地望去,谁又能把你当作是一个人呢?

  最后,你就只能把你的这些所有放入你的胸中。雨果曾经说过:“世界上最大的是海洋,比海洋大的是天空,比天空大的是胸怀”。但是,拥有沉重负荷的胸怀便不会再大,因为只有豁达宽广、了无挂碍的胸怀才是真正的伟大。当你把一切拥有都放于本该轻松透明的心中时,你的思想、你的灵魂便会时刻地要保卫这些所有。真、善、美在你的心中便无处可存, 慈、悲、慧在你的本我中便会失去,你的生命也会因之而失去光彩。当你的心中都是商品的包装盒时,你的思想也就变的苍白无力了。

  高尔基曾经说过一种大写的人:首先,大写的人一定是双手自由的人;大写的人也一定是脊梁骨能够挺直的人。因为只有双手的解放才有智慧的人生;只有起立行走,才有了人类对远方生命意义的追求;只有挺立的脊梁、空荡荡的胸怀才能够欣赏生命的阳光、才能感悟到佛国天香。

  在生命的终点,当你不得不放下手上提的、背上荷的、胸中装的—切所有时,你才会发现,人生的旅途本来不该如此的重负;你才会想到要为人生减负,要为生命之舟抛弃一切所有。如果你不是因为手上提的太多、背上负的太重、胸中装的太满的话,你就本可以把头抬得更高一些,看得更远一些;你的生命也就不会成买椟还珠之旅,可以是一路歌舞、风轻月明地走完生命的旅程。

  当你了无挂碍、识达人生的中道义时,你就会发现云在青天的潇洒,体会雁过长空的美丽,感悟风掠竹叶的真谛。

  这,才是生命本真的意义。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