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何放生一腔热血变成杀生

缘何放生一腔热血变成杀生

来源:新京报 作者:瘦驼

 

  2012年6月1日,十余名北京客来到在京冀交界处不远的河北省兴隆县苗耳洞村,将数千条蛇放归野外。长蛇横行一度在当地引起恐慌,村民们便撇下农活,开始了打蛇行动。而放生客也向村民支付4万余元,用以弥补村民打蛇所带来的误工损失。放生不仅从佛教角度、或是动物保护角度、亦或是人性角度本来都是功德好事一件,缘何近年放生活动屡遭非议,放生变杀生频频出现?是管理疏漏还是相关知识缺乏亦或是另有图谋?规范放生、科学放生已摆在我们面前。山东生物研究者瘦驼为此撰写了题为《别把“放生”变“杀生”》的文章,探讨其中究竟。

  有时候,你必须祈祷自己别碰上一个混账塞博坦星人———霸天虎占领了地球,把人类掳去塞博坦星做了宠物。后来,汽车人打败霸天虎,决定送人类回家。当你满心欢喜地走进回家的飞船,哐当舱门关闭,这时你绝望地发现目的地赫然写着“火星”。你绝望地把脸贴在舱门上,高喊:“你这个混球!搞错啦!”一脸憨相的汽车人却笑着对同伴说:“看这些小火星人,还不舍得我们呢。”飞船发射,永不回头……
  
  可怜的陆龟被扔进海
  
  抱歉我写下了这么一个无厘头的开场。日前,第二届广东休渔放生节上,“爱心人士”将许多小鱼小虾“小海龟”放生大海。一只不愿下水的“小海龟”被工作人员奋力掷进了南海。这一幕被记者拍下,随后引起了网民的愤怒:照片上那只对人类“恋恋不舍”的小龟,其实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缅甸陆龟(Indotestudo elongata)。这个小家伙别说不能下海,即便是在淡水里也无法生存。普通民众分不清海龟、陆龟、水龟不稀奇,但做“放生”这种高技术工作,麻烦你拿出点儿专业精神来好不好?
  
  “放生”是东方国家的特有现象,而在西方,它只是野生动物复健(wildlife rehabilitation)的最后环节。野生动物复健指为那些受伤、遭遗弃或者其他需要帮助的野生动物提供救护、安置、喂养,最终使其返回自然的活动。动物复健是伴随着环保主义一起兴起的。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为了一个严谨、科学、有序的高度专业化社会行为。在许多国家,单凭热情热心是不能成为野生动物复健员的,虽然很大程度上这只是一个志愿工作,但还需要持证上岗。
  
  放生究竟该怎么做
  
  根据国际野生动物复健理事会(IWRC)和美国国家野生动物复健员协会(NWRA)共同制订的《野生动物复健简化标准》,野生动物复健的标准,程序如下:
  
  第一步是动物的收治。复健员要记录目击者发现需要救助动物的现场情况。然后,要稳定动物状况。这个过程中人们常犯的错误包括:不恰当的带走雏鸟和幼兽。这些小动物往往不是看上去那样被遗弃了,它们的父母可能只是为了躲避你而藏在不远处。盲目给动物投食喂水。过分亲近动物。
  
  接下来是初步检查、初步治疗、康复治疗和放归前训练,并进行放归评估。
  
  最后才是放归野外。我们在媒体上最常见到的放归场景就是成筐成袋的各种动物被带到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一放了之,场面很壮观,却是大错。放归地点的选择很有讲究。有研究表明,将爬行和两栖动物放回原生地方圆1千米内才能保证其日后的存活。对那些不能确定来源的野生动物,比如开头那只可怜的缅陆,要尽量放回接近其生境的地方。至于可能造成物种入侵问题的红耳龟(巴西彩龟),还是让它终老于鱼缸吧。放归的时间也很讲究,冬天不是放归蛇、龟等变温动物的好时候。候鸟的问题更复杂些,如果康复时已经过了迁徙季节,最好将其放归到它的迁飞目的地附近。
  
  如果你觉得以上这些步骤太复杂太专业,还是手下留情,别把“放生”变成“杀生”吧。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