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藏密实修者讲的故事

原文地址:一位藏密实修者讲的故事   作者:湖心亭看雪

特别提示:本文在网上有广泛转载,原始出处当是一个叫“宇宙无限”的博客,但本博主没有找到。本博转载自地藏缘论坛,有删节。原文标题:宇宙无限同学在A寺的小故事,见http://www.folou.com/thread-19292-1-1.htmlhttp://www.folou.com/thread-19792-1-1.html。文中最后一部分提到了宁玛派大圆满法的窍诀实修(修完五加行后的实修),对我等藏密弟子具有重要参考价值。以下内容全为转载。

这是从好友“宇宙无限”的blog上转下来的。这篇故事很有意思也非常启发人,希望给大家带来一些快乐。

 我所在的寺院A寺(看雪客注:从文中透露的某些情况看,该寺院应该是亚青寺)在康藏一带是一座大寺院,也是著名的藏传佛教宁玛巴的实修中心。我来这里已经五个月了,虽然此前对藏传佛教有所了解,但是深入地了解和学习后,还是体验到了这里与汉地显宗迥然不同的地方。

第一篇

  一,神奇的虹身成就

  我刚到A寺的时候,听说圆寂了一个喇嘛。这个喇嘛四十三岁,有一米八那么高。在闭关的时候圆寂的。他圆寂前自己洗了澡,然后端坐在坐垫上。等别人发现他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呼吸。寺院的大喇嘛让把他的身体保持七天,七天后他的身体缩小到一肘高。身体缩小乃至化到一无所有,是虹身成就的一种标志。也是即生成佛的一种标志。他这个一肘高的身体,当时在寺院修行的二三百汉人们都去瞻仰过,并对佛法生起殊胜的信心。我去的时候,他已经被放到尸陀林火葬了。但是我此前认识的尼姑圆释师,有一瓶喇嘛生前洗澡的水,问我喝不喝,说可以得到加持。我没有喝。

  再讲一个例子。前几天,有一个藏族的老尼姑,一点文化也没有,甚至连一个字都不认识。生了病,到藏医院看病,后来同行的人发现她不行了,就找到给我们讲课的慈诚上师,去给她做临终开示。慈诚上师到了藏医院,发现她躺在地上。她看到上师来了,就坐起来。上师说:我现在给你做一些开示,希望你能够中阴成就。老尼说:我不需要开示,我对上师有着无比的信心,在我心里,死亡和上师无二无别,我见到死亡就象见到上师一样开心。说过,就身体七支坐,手结定印,没有任何遗憾地离开了尘世。这个故事是慈诚上师前天上课时讲的,他说这个老尼并没有将宁玛巴最高的法大圆满法修完,甚至只求到明心法(就是寻找心的来去),但是她圆寂后的三天里,身体还如活着一样温暖,到第五天,身体也完全缩小。也证得即生成佛的果。

  这里有好几千出家人,象这样虹化的现象经常会发生。在外人看来这不可思议,在这里的人看来,是十分平常的一件事。

  二,“恐怖”上师

  我用恐怖二字,并不是说我们慈诚上师是恐怖分子。我想表达的是我心中的一种敬畏之情。下面我讲讲我们慈诚上师和他的恐怖故事。

  慈诚上师三十岁,看上去更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削瘦,极高,看上去有一米八几。如果放尘世上,那就是一帅哥。但他是个已经出家二十多年,证悟极高的老修行了。他是寺院大喇嘛阿秋法王的心子。

  这位上师继承了前辈们严峻的传法风格。如果弟子们有不如法的行为,通常会被他大声呵斥乃至出手教训。从证悟者的角度讲,他没有生气不生气这样的说法,如果他还有嗔恨心,那就是凡夫一样了。但他是公认的证悟者,所以生气乃是教化的必要。即一种手段。

  因为A寺是一座以实修为主的寺院,所以我们上课时,经常会在课堂上打坐。二三百人一起打坐,那也是一种庄严肃穆的场景。有一天下午,我们二百多人坐在院子里,上师做了简单的开示后,大家七支坐,九节佛风、发菩提心后,开示修习大圆满窍诀。刚坐了两三分钟,就听上师一声大喝:都东想西想想想什么呢?好好打坐。声音十分严历。因为有的人刚刚入静,听到这样的声音,就吓一跳。我看到坐前面的师兄身体就颤抖了一下。本以为这样完了,又听他大声喝斥道:那位居士,对,就是你。你脑子里想什么呢?滚出去!那时候想看看是谁,但是如果目光一转,要被上师发现,估计也会被逐出课堂,所以吓得连目光也不敢动。接着他又喝道:那位居士,想什么呢?又听砰的一声,什么东西砸了出去。也不敢看,估计是上师法座前桌子上的什么东西被扔在了那位胡思乱想的居士身上。本来我脑子那天有点乱,有了这顿“打骂”之后,吓得心中的妄念逃得一干二净。打坐一小时,那天的感觉只有几分钟似的。就在这样的恐怖中,我们的打坐境界得到了提升。(很显然,如果五加行还没修好就去实修大圆满窍诀,是很难的——看雪客注)

  慈诚上师是位极耿直上师。如果放在尘世上,就是那种眼里进不得沙子的人。有次来了位汉地的和尚。汉地有钱,这位和尚化缘的功夫了得,所以一来寺院就买了一座一两万的房子,然后过来依止慈诚上师,递给慈诚上师一百元请求传法,他是这么说的:上师,请您给我传大圆满窍诀,我会给您供养好多钱。上师一听就“火”了,当时正在吃饭,把和尚递过来的钱扔在了地上。让这个有钱的和尚滚出去。和尚忙逃走,上师看着他的背影不解气,又将碗边的馒头捡起一个,砸在和尚尚未逃出门的后背上。还有一次,来了内地几个当官的,现在当官贪多了,也有求佛菩萨保佑的。而且出手阔绰,拿出一叠钱对上师说:这个供养给你。上师说:你这个钱是哪里来的?是你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吗?还是通过不正当手段取得的?那几人面面相觑。上师把钱砸进当官的怀里:拿着你的钱滚出去,我收了你的钱,会跟着你一起下地狱。

  有一天,上师要去一个地方,有急事,被一居士拉住。上师说: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那居士还是死死拉住上师衣袖不放手。上师一巴掌上去把那位居士打得嘴角流血。此情景为许多人所见,而且周围的许多藏觉姆吓得纷纷逃走。

  我们汉族修行人也非常害怕他。他最“恨”弟子乱跑,不修行,常说:看到你们不远万里来,好多人头发都是白的,整天在马路上东逛西逛,我就想打你们。他也常说:你们要常常想到死亡无常,生死就在呼吸间,不要以为自己还能活几十年几年,要把心安住在当下,每一刹那都要安住在不可言说的清明的心上边。如果这一次失去了暇满的人生,以后再无得到的可能,那就永无解脱之期了。

  看上去严历的上师常常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分给所有的弟子。也常常给弟子钱,也资助贫穷的修行人。他其实也是一位悲心很重的上师。

  三,轮回痛苦在哪里

  “恐怖上师”每天正式开讲前,都要喝斥我们几十分钟。

  他坐在法座上,目光严历地看着我们:轮回痛苦在哪里?就在心里生起贪念嗔念的当下。当你吃着一块糖,感觉它好吃,这就是执着,这就是轮回痛苦。有的人不吃肉,你心里想不想吃?如果想吃,流口水的当下就是轮回痛苦。看到女色,生起贪头的当下,就是轮回痛苦,就是三恶道。地狱在哪里?就在你心中生起贪痴嗔的当下。你们自以为是修行人,要看好自己的心,看自己的心当下在哪里,看自己的位置在哪里?你们要么贪外境,要么贪法,要么贪上师,(大声喝斥)不要看我!看自己的心。有的人把上师当老公看,这就是轮回痛苦!以后女众来我跟前求法,必须两个人。一个人不可以来!有的人说要跟我亲近,你是女的,我是比丘,跟我亲近什么?!(有的女众低下头)其他人窃笑。

{这使我想起一件事,师兄们都知道昌列寺帅气的根让仁波切(15岁开悟的大成就者)极其极其慈悲,但他也现过忿怒相,据叶茜卓玛说,有一次,一位汉地来的年轻比丘尼向根让仁波切请教男女双修问题,根让仁波切立现忿怒相将她斥退。(密宗双修者极其罕见,只有在家修行的瑜伽士,而且必须证到二地菩萨以上,才有资格向上师请教双修问题)——看雪客注}

  上师继续说:昨天下过雪,我出去,看到雪地里到处都是蚯蚓,它们多痛苦。轮回的痛苦在哪里?从它们身上就可以看见。自己跑到厕所看看,一个厕所的蛆比地球上的人类多多少,这些蛆里,也有过去出过家,修行没有成功的人。看看外面的野狗,无吃无喝,多可怜。这就是轮回的痛苦。自己一旦失去人身,转到旁生道,会是什么样子,睁大眼睛,多往自己的身边看。你们听了法要修,要对治自己的贪嗔痴,光听法有什么用,那么多野狗在亚青听了多少法,灌了多么顶,解脱了吗?

  所有的人都寂静无声,低着头,想着自己的过去,并且不自觉地发心:以后一定要好好修行。千万不能变成一条只会听法不会修法的野狗。

  四,为谁修行

  修行者为谁修行?为什么修行?

  世俗之人,认为修行者为了钱财福报修行。这是个错误的观念。这叫世间八法,是烦恼的根源,是修行人必须放弃的东西。有的人认为是为了自己修行。我要解脱,所以我要修行。这叫小乘根基的修法。大乘要破人我执和法我执,所以修行的动机是为了天边无边的众生而修行。你修行是为了解脱,解脱了干什么?不是为了自己享受。解脱是为了将无边的众生安置于佛果。

  所以我们的慈诚上师每天开讲前都会说:请大家为了获得度化天边无边众生的能力而发心听课。有时候在课间也常常讲批评我们:你们常常讲“我的打坐”,“我”是人我执,是无明的根本,一切烦恼都围绕着我产生的。“打坐”是法我执,你们这样打坐能成功吗?有的人认为大圆满是一种境界,老追啊抢啊,认为无明是一种障碍,老想打破它。你这修的不是大圆满,是二取分别心。

  于是大家都默然,思考自己打坐的过失。

  不写了,打坐去。

 

第二篇


    好久没写日记了,好久没上网了,我竟然还活着。
  是的。我还活着。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吧。

  一

  现在是六月吧。在汉地应该是很热的月份了。但是我所在寺院还很冷。我现在坐在网吧里,就穿着棉袄。这里不但冷,而且天天下雨。我们每天早上去听课的时候,都得打着雨伞。正如我过去所写,我们寺院里有许多野狗。所以大家走在泥泞的路上,还得拎着棍子,对着野狗们挥舞着。有一条黑母狗是藏獒种,每天都跟在我们身后狂吠不止。你对着它扔石头,它皮粗肉厚,根本不怕打。所以在上课的二三里路上,它一直要把我们送到教室门口为止。

  听课的时候,大家坐在法师的院子里。院子的上空有蓬布,但是遮不住雨,所以有时候深更半夜里,大家坐在雨水里,听法师讲解佛法,全都淋成落汤鸡。天明的时候,一个个都像泥猴一样从地上站起来,然后走回住的地方。

  因为一些因缘,听课的时候,要很早很早起来。所以大家得两三点就起床,往法师的院子里走。还因为怕误点了,所以有很多人一宿不睡,一直在打坐。到了两点多,就直接去上课了。

  在漆黑的雨幕里,有许多星星点点的亮光在闪烁着。他们是前去听法的汉族修行人。他们都打着手电,手里还拎着棍子,防着狗。象我比较胆小,不但拿着棍子,还在口袋里装了许多石头。预防着棍子打断,还可以拿石头砸狗头。但是狗其实是一种行动极其敏捷的动物,所以石头大多都打空了。但是狗会扑过去咬石头,这样人就可以乘机逃走。

  狗为什么不咬扔石头的人,而是扑向石头,这是个问题。

  二

  很多时候我想我再也不上网了。

  很多时候,我想我一直待在寺院里,直到死去为止。但是死不了,为了解决生活的问题,你就得出来。上次买的米是坏的。为了吃不坏的米,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就得从遥远的山沟里跑出来,在并不繁华的边地小城逛一圈。这时候,我就会上网。这时候我就会很惭愧,觉得自己修行不用功。所以住在族店里一直打坐到很晚才敢睡。

  我以前一直以文字记录自己生命的轨迹。

  我想我出家后,还应该如此。我还想记一些修行上的事情。

  当然现在修行不好,所以不敢谈什么大道理。只想谈谈某些记忆深刻的片断。希望对别的想修行的人有所帮助。

  三

  我们讲课的上师(法师)说,轮回就是当下产生贪心或者嗔心的时候,就在轮回的网里。比如你对一块糖产生贪心,嘴巴里一直嚼着,舍不得一口吐掉,这就是轮回。比如你在商场里对一件时尚的衣服恋恋不舍,这恋恋不舍就是轮回。就是你产生贪心的当下,就在轮回里。相反,如果你在产生贪念的当下,认识到贪念无实的本性,就是解脱的状态。

  我以这样的观念观察自己的心,发现自己一天到晚,贪心无限,嗔心也时有所犯。于是知道,如果自己现在死了,一定无法摆脱轮回的苦海。

  那么怎么解脱呢?

  要依靠上师的窍诀,很快就能通达心的本性。之后常常打坐,禅定的功夫好了,就可以摆脱贪嗔痴的束缚,成为可以掌控自己命运的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应该是件很难的事情。所以修行是大丈夫所为之事。

  五

  圆慧是一个尼姑。我到甘孜以后,往A寺走时,坐一辆车去的。同行的还有她的弟弟。一个二十七八岁,很精干的小伙子,叫小F。

  有一天我碰小F,他走路跛着。一问,才知道被野狗咬了。他说他当时到女众区找他的姐姐,到了经堂附近,突然一群野狗冲过来。他当时手里也没拿什么东西,被狗扑倒在地上。他当时还穿着一件很厚的大衣,就把大衣裹在头上。结果野狗还是把大衣撕成碎片,把他也差点撕成碎片。他温和的脸上淡淡地笑着说:太恐怖了,我被狗咬得昏迷一个小时。在他被狗扑倒之后,他姐姐远远地看到了,赶过来救他,结果也被狗扑倒在地上,眼皮和额角都被咬伤了,而且耳朵也差点被狗牙挂掉。再上课的时候,总见她戴着一附墨镜。很是时尚的感觉。

  六

  讲课的法师对弟子们是极其严历的。

  小F被狗咬后,就跑到法师那里,讲自己不想在寺院待了,想爸爸了。想回去看爸爸。他还说他想念家乡的阳光,还有家门前那条浩荡的河流。法师一直静静地听着,一句话都不说,两个眼睛定定地瞧着他。他就有点害怕。突然觉得很悲伤,流着眼泪说:这里太苦了,我实在受不了。然后抬起头也定定地看着法师。他看见法师慢慢地弯下腰,脱下拖鞋,只见那只天蓝色的拖鞋在法师的手里扬起,从他脸上划过,而且有一声清脆的响传进他的耳朵里。于是他弯下了腰,蹲在地上,他知道自己挨揍了。法师撂下一句话:法没听完,死也要死在这里。

  小F坐在讲课时的帐篷里,一直哭。他觉得自己错了,自己历尽艰辛,来到这里求法,课没听完,就想逃走,太没出息了。因此哭到晚上的时候,到法师那里求忏悔,说自己一时糊涂,决定不走了,法师脸上露出笑容。

  九

  我现住的房子在矿区里,离寺院极近,但是不是寺院的地盘。

  在这里住着一些汉族的觉姆和和尚。

  这个地方靠近一条小河,小河两边是无际的大草原。现在草原绿了,草长了寸许高,上边还开着蓝色、粉色、红色的小花儿。到处都是,正是风景好的时候。

  这里每年都要死一个人。

  两年前死了一个汉族的女居士,是东北人,据说有大仙附体。有一天突然上吊自杀了。开始听说吊在空中时,双腿还是盘着的。一种很奇怪的死法,感觉。后来见了当时第一个看到她死时情景的人,那人说:胡扯。吊着怎么还能盘着腿?我亲眼见的,腿也吊着的。他说。再后来,有一个汉族女居士,是一个老太太。也是一个有鬼怪附体的,睡着的时候,突然死掉的。说今年也会死一个。而且这个人已经病了很久,据打卦的人说,这个人还能活一个月。我前几天还见过他。是一个年纪很轻的和尚。他看到我时说:你是不是想知道我得的什么病?我点点头。他淡淡地说:癌症。我还能活一个月。然后淡淡地转过身,走进一个寂静的院子里。

  我现在住的地方,是一个很大的木头房子。前几天有一个人来买这个房子。她说:你赶快搬吧,这个房子我很快要买了。我说:你要考虑清楚,这个地方不属于寺院管,是牧区的地盘,这里强盗很多,前几任房主都是被强盗吓跑的。就是大白天,也会有人公然进来拿东西。我说的是实情。我住的时候,也遇过一个强盗,不过见我穷,在屋里转了一圈就走掉了。她看着远处悠悠的白云说:没事,没人管最好。要有强盗来,我拿刀子砍他们。她空手做出一个握刀的姿势。于是我明白,我很快又没有住的地方了。

  没有住的地方也好,我可以和野狗住在一起。

  如果它们咬我,那我也咬它们。我要看看,我和它们,谁的牙齿更锐利。
   
  十一

  在这里生活,大约每月得五六百元钱。

  生活费大概得三百左右。

  另外比如每次上课要供养法师一条哈达,得三块钱。去向上师求窍诀时也得供养哈达。哈达一个月得一百多。还有其他的花费。但据说五六百就够了。

  我现在卡上还有二百元,身上还有一百元。这是我所有的钱了。

  所以我不再清高,不久前向过去认识的居士发出了求救信号。

  也许他们会帮我一下吧。

  如你们所想,我很快就会成为一个寄生虫了。

  十一

  听说法师经常打那些业障深重的弟子。

  有一个被打昏了,法师再拿冷水泼醒,然后再打昏。该人我见过,他说,醒过来后,感到非常清静。无论如何,我不希望自己被打昏,所以我上课时很认真。我自己脑袋被车撞过,我担心再被法师打,会变成超级白痴。

  十二

  我已经变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乞丐。

  但是没关系,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牵挂也会少很多。

  比如我睡觉时,连房门也不关。因为实在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比如那次强盗来时,在屋里转一圈,一看什么都没有,就出去了。

  我也不担心他们杀掉我。因为他们大多应该是图财不图命的人吧。

  十三

  不用为我担心。

  我现在的状况,是自己早已经预料到的。

  也是每个修行人在修行的路上都会遇到的事情。

  修行人就是乞丐。

  既然当了乞丐,就要有风里睡雨里起的准备。

  我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也许明天就会死去,死就死罢。人总有一死,不过时间迟早的问题。

  为了法我已经舍弃了家庭和朋友。

  这条命,也许早已经不重要。

  一切如梦如幻而已。

  既使这样死了,也比在世俗上行尸走肉般活着好。
     
  十八

  所谓的学习佛法,就是通过佛法明白自心的本性。除了这个没有别的。有的人认为佛法就是给佛菩萨磕个头啥的,求个长寿无病无灾啥的。这个不是佛法,如果是个恶汉,长寿了对谁也没有好处,不如早死了好。

  无论藏传佛教还是汉传佛教,归根结底要明心见性。只有这样才能断除烦恼。比如汉传禅宗,以参禅为手段。藏地的宁玛巴自宗,有种种方便手段直指心性。这种方便手段叫做大圆满窍诀,在青藏一带,这种窍诀是很难得到的。但是在我目前所待的这座寺院,大喇嘛出于对汉人的慈悲,大凡来到寺院的,只要真心想学,都能得到。

  一般来说,在A寺学习窍诀的人,首先会找一个具有传法资格的上师,去求窍诀。这里的大圆满窍诀有两个传承的法,一个传承的二十六个窍诀,一个十六个。一般一个窍诀根据各人根基不同,要修三到十五天不等。我记得我到了我的上师那里以后,恭敬地献上哈达,说自己要求窍诀。上师慈悲地看着我说:你好好学,我给你好好教。就这么一句话,我也感动老半天。为什么呢?
我学密宗十几年了,换了几个寺院,历尽的艰辛,这样的窍诀一直没求到。没想到了A寺后,这么容易就可以求到。

  我求到一个窍诀后,就回去打坐。基本上所有的窍诀都是一个很难的问题,到时候你要把打坐的结果告诉上师。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看你思考这个问题的见解对不对。另一方面,因为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你身体会有一个觉受。上师还要看你这个觉受对不对。如果都不对,一般会挨打。不管是汉族和藏族,都会挨打。藏族打人是一种教育人的手段,但有的上师一般对汉人比较慈悲,真下手打的时候比较少。我的上师就很少打汉人。

  我打坐时,如果是晴天,就会坐到草原上。拿着一个塑料垫子垫屁股下边,然后一坐就几个小时。虽然这时候草原上风景相当好,有各色的花儿开着,有红嘴乌鸦在草丛里站着,有鹰在天空里噼哩啪啦的飞着,但是因为你在打坐,所以心很安静,看着这一切,就象没看到一样。不会象散乱时,看到漂亮的花儿,就想跑到花儿跟前嗅一嗅,或者采摘下来。没有这样的想法,这时候心如果足够专一的话,和外境是无二无别的。那是一种真正的清静。但是刚开始修行的人,境界很不稳定,比如我,坐在这儿打字的时候,心就不是清静的。这主要是功夫不够深。

  我现在已经求了十二个窍诀了。当然求到窍诀,仅仅是修行的开始,就是你已经掌握了真正的修行的方法。离开悟还早得很。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笨的人,所以对自己一点信心也没有。有时候我去上师那儿说自己的见解和觉受时,上师也会鼓励说:对窍诀理解得像你这么快的人还是很少见的。这时候我就非常惭愧,低着头,半天不敢说话。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