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光老和尚开缸纪录片

 

【封缸】
       2008年5月25日(农历四月二十一)22时30分,弥光老和尚示寂,28日运往武汉黄陂石观音寺,于6月1日晚开始封缸。
       装缸现场禁止女众入内,由弥光老和尚生前比丘弟子十余人参加。由于时间仓促,条件简陋,装缸过程在彩条布搭建的临时棚内进行。
缸体分三截,呈深褐色,由老和尚十余年前在景德镇亲自定制,一直存放于真如禅寺茶房附近的一个角落里。先铺缸底,下面有一个碗大的出口,以熟糯米调熟石灰,贴住一块玻璃,将缸底口封住。缸底放一层生石灰,再往石灰层上放置一层碎木炭,木炭上铺设一层黄表纸裹好的檀香灰包。铺设完成后,将缸底放到比底口略宽的两条水泥槽上。
        武汉的气温十分炎热,防护条件极差。将老和尚由木制维摩龛请出时,通身无任何异味,散发着淡淡的檀香气,老人身体柔软如绵,面容至为安详。先脱去装龛时穿戴的内衣及黄海青,然后穿上另一件全新的黄海青,颈部挂上一百零八子的木念珠,右手戴上十八子的檀香佛珠,由师兄弟们抬起老和尚,开始入缸。
       在底层缸体上坐稳以后,大众为老和尚结好弥陀定印,用黄表纸分别包好小檀香块、檀香灰及其他香条,做成小包,由下至上,逐步固定身体,填实空隙。由于老人双手太过柔软,为了结好弥陀印,大家往缸中塞放了大量的檀香包,进行加固,直到不可能有丝毫活动空间才作罢。往后依次盖好中截、上截,接口处复以糯米调熟石灰粘合,外层又以粘胶剂及粘胶纸再次加固。最后,封好顶盖,将上下缸体用铁丝在外围贯穿,加固三截缸体,抬放到水泥槽台中央部位。由于地表是风化石地带,潮气十分严重,所以用大量木炭将缸体包裹住,外围构筑红砖、水泥墙壁,并封上水泥顶。最后,仿照印度释迦牟尼佛化身的黑金冢,用土层掩盖水泥体,并在土层外围以红砖层层镶起护坡,筑成塔型,装缸过程乃告基本完毕。从以后的情况看,当时用劣质的香料、纸品这些腐蚀性很强的物品来固定身体,并不十分妥当。
        由于时间仓促,封缸条件极其有限,又加之所用香料劣质的多,各类准备不足,封缸过程只能如同上述情况,粗略完成。

【验缸】
       2011年10月16日22时30分,由明贤法师、明证法师、明月法师、明华法师等十位出家众,在石观音寺恭验弥光老和尚坐缸的缸体。虽然强调非出家众不得观礼,但仍有一位名叫刘刻银的当地村民,躲在窗缝外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全程窥看(事后才知道)。从当日下午3时至晚间10时左右,清开大量塔体中的积土与木炭,直至接近11时,才将缸体从塔中清出。此时,明证法师突然惊呼:“怎么闻到一阵紧接一阵的异香!”现场大众也多有相同的表示,于是气氛庄严起来,大家齐声念起了“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开始启开缸盖。
        先剪断连接三层缸体的四根粗铁丝,两名工人慢慢凿开上截缸口,轻轻搬开顶上第一截,慢慢撤去弥光老和尚头顶部及周围的檀香块与檀香灰包,揭去盖在头顶上的陀罗尼被。老和尚颈部端正有力地出现在大家面前,头部没有丝毫下沉,已不需用手再验了。护理工人兴奋地喊出来:“成就了!师父成就了!”大众欢喜惊叹。
        逐层清掉粘黏的黄表纸,慢慢露出整个面部。护理工人十分小心,他们抓紧操作,清走大量檀香粉包,继而撤去缸体中部的第二截。此时发现,黄表纸包裹的很多檀香粉包,已变为硬块,与老和尚生前穿着的黄海青粘连在一起。护理工人迅速剪开连接处,一小截一小截地将周边缠裹的杂物慢慢清开。上身主体基本呈现时,两位护理工人将老和尚抬出缸体,安放在近前的方桌上,抬出的这一刻太震撼了,在场的每个人都无比激动。这时,大家才惊奇地发现,入缸时牢牢结定的弥陀印,此时已变为右手扶膝、手指拄地的降魔印。在之前准备好的明亮灯光下,一切都看得极为清楚。老和尚头发、须眉都长长了,连指甲也都长长了,不少胡须变成了黑色。生前摔坏的右大腿骨因愈合不好曾长期在皮肤下突起,此时却平复如初。为了清理掉肢体间的残留衣物,工人们不停地与老和尚作商量,“老和尚,我们要搬搬您的手……我们要搬搬您的脚……您老人家原谅晚辈不敬”。老和尚肢体每每被移动,总显得那样韧劲十足,鲜活而富有弹力。时间接近17日凌晨,理去所有胡须头发及长指甲,主要的杂物也都已基本清离老和尚法体,当年那位“灵明不减日下童”的老寿星,再次呈现在弟子们面前。
        至此,检视工作圆满完成。毋庸置疑,弥光老和尚法体已获肉身不坏。

【弥光老和尚生平】
       弥光老和尚(1912—2008),俗名王兴远,湖南衡阳人,1912年农历十一月初五日出生,天资清秀伶俐,父母极为怜爱。举家以水运买卖陶瓷等生活器皿为生,往返于湖南、湖北之间。
       1921年10岁,入私塾。苦读四年后辍学,随父母至湖北公安县架渡船为生。
       1925年14岁,离俗家,至公安县新口镇某寺院出家,被父母强行逐回,剃度未成。此后,举家迁至湖北公安县,弃水运而以种田为业。
       1931年20岁,自购小船,与父亲一起做水上零售生意,往来于湖南衡阳及湖北汉口之间。
       1936年25岁,于湖南南岳狮子岩皈依有道高僧镜明老和尚,做在家居士,平日以念佛为功课。
        1942年31岁,在闸盒口镇开衡兴远锅瓷南货店。
        1944年33岁,有家人因肺病亡故,继而生母病危,日夜持念大悲咒,使一杯清水变为淡黄色固体,无法倒出。虽然感应超常,但终不抵人生无常,老母依然故去。
        1945年34岁,父亲故去。心痛欲绝,无心打理世事,亲自摇船将三人灵柩运回老家衡阳,合葬在一个坟冢间。发出离心,依湖南省衡山县南岳狮子岩寺镜明老和尚剃度,为沙弥,获赐法名昌金,字弥光。经恩师同意,于三位亲人坟冢上搭起茅棚,以沙弥身份,开始了三年多时间的守孝善行。
        1946年35岁,茹素念佛守孝期间,寸步不离坟冢,日夜以持诵佛号为功课,念佛功夫已获相应,深获法喜。
        1949年38岁,守孝期满,老人获镜明老和尚准许,为寻找虚云老和尚而前往曹溪南华禅寺常住。
        1950年39岁,老人离南华往云门寺追寻虚云老和尚,适逢李任潮等乡绅信士共请虚云老和尚所兴建的云门禅寺大开法筵,弥光老和尚从此开始了亲近虚云老和尚的修行历程。当年夏季某日,老和尚梦见六祖慧能大师亲为披搭大红祖衣,六祖无语,师醒后理解为幻境,亦不以为然。又一夜,梦自己身背云门文偃禅师过河,以双手反托祖师双脚,惊察云门祖师右脚有残瘸,后查典章记载,果然相符。此后,常身心宁定,外缘不侵。
        老人在大丛林坚持苦行,于大寮任火头、菜头或行堂,长时间不上早殿,功课生疏,为众人议论。某日在禅境中,忽然福至心田,身心洞彻,捧起功课本翻阅二十分钟左右,便向大众报喜,云:“由戒生定,从定发慧,佛语真实不虚!”在大众面前持诵《楞严神咒》五会,一字都无缺错。
         又一次,以大病在床七日七夜,心在定中,病愈起身,自觉刚过数秒钟而已。此后书偈曰:
六道轮回苦无边,改头换面如风旋,
背尘合觉寻归路,学佛出尘了有期!
百年光阴快如梭,仰射虚空箭还堕,
中途有舍不投宿,夕阳西坠悔后迟!”
又写道:
龙脱金锁凤出龙,插翅飞腾太虚空,
笼鸡有食汤锅近,野鹤无粮天地宽!“
又写道:
本来亿劫牟尼宝,虚空黄金买不到,
歇心去惑观自在,行住坐卧随身跑。
       如上偈颂,清晰地表达出老和尚朴实真切的禅门受用。
       1951年40岁,佛教界爆发了著名的“云门寺事件”,广东云门寺因受人诬报而遭受彻查,多人死伤,虚云老和尚亦被残害得死去活来,待风波刚平,即有弟子祈求传戒,虚云老和尚乃拟定农历六月初八至六月十九传授三坛大戒。有人劝虚云老和尚:“事件刚过去,我们刚刚获得清白,又做佛事,恐灾难又来。” 虚云老和尚指着被打断的肋骨说:“这有什么呢?不就是两根肋骨吗?”传戒法会照常进行,受戒的仅有十二人,男众十人,女众两人(其中一名陀光尼师,是弥光禅师的俗妹)。戒期间,优昙钵花再度开放,盛开的有十一朵半,其中一朵开一半即谢。
       那次戒场的戒牒全名叫做“护戒牒”,上面写着:
       “……本坛传戒沙门上虚下云大和尚,羯磨阿阇黎上觉下澄律师,教授阿阇黎上正下虚律师,尊证阿阇黎上明下空律师,上遍下印律师,上传下芳律师,上天下应律师,上素下风律师,上宏下悟律师,上满下觉律师。”
       戒牒序言云:
       “……宣布人民信教自由,足见古今政府崇道相同也。
       本寺自南汉时偃祖开山,迄今千余年,几已淹没于荒烟蔓草,年前,虚云承李公任潮及绅耆等徵住本山,忝续祖焰,兼事重建,年来备尝艰苦,勉告毕工。仅依先制开坛传戒,以绍隆佛种严净法身。今有湖南省衡阳县王氏,(民国)三十四年三十四岁,于湖南省衡山县南岳狮子岩寺礼上镜下明大师出家,法名昌金,字弥光,现年四十岁,发大乘心诣坛求戒……右牒给菩萨比丘戒弟子昌金佩执。”
        戒场圆满以后,弥光老和尚于佛前燃左手无名指,以身供佛。
       1952年41岁,虚云老和尚进京,弥光老和尚留云门寺,常年一件衲袄,在苦行单上为众伏劳,任劳任怨,少言寡语,不与人和,定功犹进,四季赤脚,不知冬夏。
       1953年42岁,是年七月,虚云老和尚上云居山重建真如禅寺,弥光老和尚于下半年赶到云居山,进寺院时,全寺才四名僧人。弥光老和尚全力护持道场,时为虚云老和尚座下中坚弟子。不忌虚寒,破冰下水,肩担背扛,皆在道中,整日劳作,如同转瞬。整天担负塘泥,天晚收坡,总以为刚刚出门,每问道友“怎么刚出来就回去?”道友皆云:“担了一整天,还以为刚出来,弥光疯了。”
       1955年44岁,弥光老和尚因在云居山种水田而风湿病日趋严重,双脚肌肉严重萎缩,受虚云老和尚的指示,以下山针灸治病的因缘,到达扬州高旻寺住禅堂。因得良医精心治疗,风湿病痊愈,功夫大进,却又因“肃反”等运动,牵连很多人被强令还俗,老和尚也受到牵连,从此磨难不断,但从不退失道念。此后,又经受“破四旧”、“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种种磨难。
      1966年55岁,被下放到农村,勒令还俗而坚持不肯,十三年放牛为业,日出日没,遥望大河对岸禅门祖庭,苦心励志,坚守宗门,始终谨遵虚云老和尚教诲,舍命护法,决不脱下僧装。即便在“文革”高压之下,也丝毫不退道心,磨难越大,道念越坚。他时常自豪地向弟子们说:“文化大革命十年内乱,我放牛时,经常有人骂我,为什么不快点去死,我想,咱们才不死呢!我还要等佛教恢复。文革期间,我没有脱过一天僧衣!”
       1976年65岁,为祈求唤醒佛教信仰复苏,弥光老和尚舍命三步一拜,礼九华、普陀,并沿途燃香供佛。1978年67岁,以中日建交因缘,鉴真大师像拟回国探亲,老和尚受命接待日本友好使团。在一次列队迎接时,赵朴初先生陪同各国客人刚一进寺,弥光老和尚竟顶着天大的风险上前握住赵朴老双手,一边寒暄,一边有意拉开僧袍,露出内里俗人的工作装,向众人显示当时宗教政策尚未恢复。以此因缘,推动了1980年扬州大明寺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落实,开文革以后佛教寺院宗教政策开放之先河。此后,为恢复扬州高旻寺而亲上北京,在天安门悬血书,请求恢复高旻寺道场。最终圆满所愿,使扬州的大明寺、高旻寺、旌忠寺、观音寺全部落实宗教政策,为全国性落实各大寺院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83年72岁,宗教政策落实已成必然,老和尚开始苦行。自年中入关起,前后累计二十余载,常在关中,以悟道了生死为毕生追求。闭关期间,所有供养均委诸弟子印经刻碑,使众生结菩提缘。凡有新侍者到来,老和尚总反复嘱托:“人生无常,我圆寂后一定要坐缸!”
        纵观弥光老和尚一生,在丛林会下,一直在饭头、菜头、园头、火头等苦行单上,从不私蓄金钱,所有供养均用于刻佛、印经,从不追逐执事、住持职位,甚至八十高龄返云居山,依然自种蔬菜,刨土挖地,不委他人。
        2008年97岁,客居深圳弘法寺期间,因路滑跌断大腿骨,只能卧床。同年5月23日至24日,老和尚遍辞云居全山大小执事僧,自言即将圆寂,以后不再共住,要求坐缸,不要火化,并留遗嘱:“以后在供奉我的地方,要立这样的对联:‘弥云普现大千世界,光明济照万类有情’。老朽世缘无多,生涯已尽,唯有一事挂怀:佛法难闻,修行不易,劝汝后人,莫当儿戏!吾一生护持佛法,不惜生命,为的后人有贤才出,佛法才有希望!”5月25日晚22时30分,老人将身体调整为右侧吉祥狮子卧,安详圆寂。此后8小时至44小时之间,头顶一直温暖。
        2008年5月27日午夜22时30分,由于坐缸需要,老人遗体转离云居山,至武汉石观音寺进行特殊安置。5月29日晚22时30分,弥光老和尚坐缸过程全部结束。近144小时酷暑及颠簸的恶劣条件下,老人法体全无异样,入缸状态好于生前,神态安详,呈入定状,身体略有香气,全无异味,无任何遗漏,干净洒脱。老人结弥陀定印,身体光鲜洁净,肌肤如同婴孩。所有接触到的出家男众弟子,都深感希有难逢,得未曾有。
        之后,弥光老和尚法体在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六指镇石观音寺坐缸三年有余,其比丘弟子为之守孝,从始至终打理一切。
        2011年10月16日晚,对于法体的检视获得了结论,已获圆满成就,不久即将正式举行开缸法会。弥光老和尚法体在石观音寺启现时,坐缸现场奇妙异香阵阵扑鼻。老和尚虽已圆寂三年多时间,但法体异常完好,肌肤弹性亦如生前。当初装缸时的头发、指甲现已长得更长,且多呈金黄色,眉毛、胡须亦有生长并变黑。尤为奇特的是:入缸时双手交叉所结的弥陀定印,如今变成了右手覆于右膝、手指拄地的降魔印,较装缸手印大为不同。生前摔断的大腿骨,也全无伤痕显露,跏趺而坐,法相庄严超于生前。众弟子此时方知,恩师生前伤病,皆为调教弟子而作示现。请来开缸和护理法体的九华山工人也感叹这是他们见到过的最为圆满的法体。
       老和尚生前非常明确发愿留下肉身,与十方众生永结菩提缘,如今所愿圆满,有缘见闻者无不深信禅门之修行,真实不虚!
        当前,弥光老和尚法身委员会正着手编著《弥光老和尚传》,这位当代禅宗尊宿的嘉言懿行即将全面地呈现在大众面前。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