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释迦牟尼佛——佛陀成道到底看到了什么

今天,早春的这一天,与往日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对于全世界所有佛教徒来说,甚至,对于整个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来说,这个日子又是那么的不同寻常,简直就是意义非凡——一个人,在很久以前的这一天,做出了他人生的一个重大的决定,而这个行为所造成的结果影响了整整两千五百多年,时至今日,依然有无量无数的苦难众生,在他的论著中,获得了智慧、勇气、力量与快乐。他,就是佛教创始人,世尊佛祖释迦牟尼佛!而这一天,农历二月初八,就是这位伟大的导师出家的日子。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很多佛教信徒中(尤其是偏远的文化落后的农村地区),知道“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圣号,却不知道释迦牟尼佛是何许人也。您知道吗?就是这位无上的释迦牟尼佛,对我们这个娑婆(勘忍)世界的苦难众生宣说了阿弥陀佛的功德和他所成就的极乐净土世界,并且告诉了我们怎样离苦得乐的方法(法门),也正是这位释迦摩尼佛,告诉了我们为什么念诵“观世音菩萨圣号”“地藏菩萨圣号”能够解脱痛苦的道理,一切真正的佛法,一切智慧的解脱之径,皆从他的口中说出……   

是的,释迦牟尼是佛,不是神。佛,佛陀的简称,意为觉者,智慧的人。他是公元前6世纪古印度北部迦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的太子,名悉达多,姓乔达摩,因为他是释迦族人,人们尊称他为释迦牟尼,意为释迦族的圣人。今天,我们称他为“本师释迦牟尼佛”,顶礼膜拜他,不是因为他是神,而是作为人类最伟大的导师,而敬仰他,学习他,放下我慢之心,依照他的教导而获得真正的解脱。 您大概了解吧——当时的悉达多太子拥有一切,财富、美妾、妻儿、地位、健康……他面容庄严,身形高大伟岸,是世上难寻的美男子。但是,太子从生、老、病、死等现象中深感人生之苦痛与无常,遂萌出家修道之志。两千五百多年前的那个夜晚,二十九岁的悉达多太子夜出王宫,自脱衣冠为沙门。

为寻解脱之境,悉达多太子开始修习禅定,学到之后又开始极端的苦行生活,他静坐思维,身不着衣,不避风雨,每日仅食一麦或一麻,坚持不懈达六年之久,身体已极度消瘦,但仍没有找到真正解脱的方法。于是他悟到:当时印度的哲学思想中没有真正能使人达到大彻大悟的道理,自己只是一味的苦行是徒劳无益的,于是他决定结束苦行。 悉达多太子放弃苦行后,至尼连禅河沐浴,且接受牧女乳糜之供养。恢复体力后,至伽耶村毕钵罗树下,以吉祥草敷金刚座,东向跏趺而坐,端身正念,静心默照,思惟解脱之道。当时发下誓愿:“我若不能证到无上大觉,宁让此身粉碎,终不起此座!”四十九日(一说七日七夜)后,于农历十二月八日破晓时分,豁然大悟,证悟了生命的真相,深究宇宙间一切现象的规律和人生解脱之道,成就正觉。时年约三十一岁。由此因缘,乃称毕钵罗树为菩提树。从此以后,他被称为佛陀。   

那一刻,佛陀到底看到了什么?

——精神、体力、意志都处于极佳状态的佛陀,进入了从未曾经历过的极深定境,遨游于无边际的精神界里,无尽的新奇事物,接踵而来,令他日不暇接。但是,他以无比的定力,只作一位淡淡的旁观者,于一切无动于衷,绝不起执着。然后,一切人性弱点的化身,排山倒海般浮现于他心灵的跟前。  

人性的贪、嗔、痴、种种欲念与执着,皆现作无量的幻境,变成极难抗拒的诱惑,挑逗太子;醇酒佳肴、热情淫荡的美女、金银珠宝、广大无尽的国土与臣民、令人飘飘然的礼拜称颂、无上的权威与荣耀,以不同的形式,出现于太子的跟前,等待他的受纳。只要他稍一动心,便即陷魔境,迷失正道,从前修持所得,便尽付流水了。   

但是,太子已参透了世间欲乐的虚幻,以坚定的意志,心无所住,于一切引诱试探,皆视作境花水月,心境寂然不动。于是,这些心魔幻境,便如早晨的薄雾,给太子智慧的骄阳,驱散得无影无形了。  

佛陀战胜了,他已从世间一切极难祛除的欲念束缚中解放出来,得到完全的自由了。   可是,跟着出现的,竟是各种使人不寒而栗的妖魔鬼怪、毒蛇猛兽的蜂拥而至。他们全都形相恐怖,大多手持利刃,不断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呼啸,做出种种威胁性的动作,步步紧迫太子的座处。他们迫使太子降服下拜,作他们的奴隶,受他们的差遣,与他们一起作恶。否则,便要把太子煎熬磨折,残害他的性命。为首的魔王,更威迫利诱,诸般作法,卖弄神通,使电闪雷轰,狂风怒号,山摇地陷,树木倒塌,鸟兽悲鸣,如同末日之将至。   

可是,太子却无动于衷,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论他们如何羞辱殴打,也坚强地忍受。既不愤怒,也不害怕;既不与他们撕打自卫,也不求饶免死。他深知一切邪魔鬼怪,皆是幻化之物,只要心中不起执着,不自起畏惧,他们便无能为力,对他难起损害。他也深知,就是自己假合之身,也同是幻化之物,实不足惜。他深信,只有平等的法身,才是真实。因此,他能起完全的勇毅,面对一切魔怨,毫不动容。睿智给他坚定的信念;信念给他难以摧折的勇气。就是这无比的勇气,使一切魔怨徒劳无功,全军败退。至此,太子已克服了一切有情的苦恼惊怖、一切的软弱无助,而成为一位无坚不摧的强者、征服者。他的智慧与定力,彻底地摧毁了对世间所有荣辱得失、爱欲苦恼的执着,使他真正地从身心的系缚中解放出来。一切魔怨皆已降伏。那一刻,他已是一位解脱者了。   

佛陀的内心充满从未曾有、难以形容的喜悦。他感到与万法合一、与宇宙浑然而成一体,感受到一种难以解说、超越你我相对的存在,且自觉充满无限的生机与活力。他随意回顾以往,发觉从前种种,竟随念而现前。从前的善恶行止、父母眷属、各次轮转生死、历世修行,以至无限久远的事情,皆历历在目,应念而活现,丝毫不漏。   他发觉他能随意观察宇宙万法,清楚明白,不论远近、体积大小,一一如在目前。他发觉他能随意收听宇宙一切的声响,清楚明白,就是从极远而来、极微弱的音声,亦能听闻,清楚如发于耳畔。他发觉他能随意得知众生心中所想何事,于他们从前所作种种事亦复清楚明了。   

他觉得一切太奇妙了!他要了解一切新获得的能力,于是随意现法。他发觉一切物,竟随他的心愿而转,绝无任何限制。就是他的自身,也超越了时空的窒碍,能无处不在,随意同时或异时,游于过去、现在、未来之中。   

此刻,他明白自己心识的力量,经历累世的修行,今已全部觉醒了!这充满无限喜悦、无限解脱、能起无量神变、能得无尽智慧的境界,就是修行证果的终极了。困扰他已久的宇宙人生奥秘,在这不可思议的境界里,已是昭然若揭,尽在他掌握之中。如今,他已经道成肉身、得成正觉,与三世诸佛、平等无异了。   

佛陀住于觉者的大涅槃中,静坐了相等于人间的四十九昼夜,仔细地观察宇宙生命的缘起,细看一切法如何生、如何灭,众生如何生死轮转、如何能获得解脱。他遨游于过去、现在、未来之间,把一切自然规律、造化玄机,一一领会掌握。之后,他才从定中起,重入世间。   

他以凡夫之身入定。但是,出定的时候,他已是一道成肉身的觉者了。出定后,他慨叹地说:“原来众生实平等无异,皆有佛性,能入佛不可思议解脱之境。如今却被愚痴妄想所盖,不见自性真心,恒作种种颠倒执着,以致轮转生死海中,受大苦恼,久不能出,真是可怜可惜!”   

已经开悟的佛陀,附带的证得五眼六通。他看这个世间,知道一切众生都是在六道轮回的生死大海中升沉,不觉生起无比的大悲心。这六道的众生(地狱、饿鬼、畜牲、阿修罗、人间、天上),终日营着虚假不实的生活,到了命终的时候,随着各人的造作,在六道中又受着种种不同的苦和乐的果报。

佛陀仔细地观察这个世间,发现流转的经过是十二因缘,流转的主体是苦。由这个主体展开,所以有生老病死的现象。人为什幺会有「老死」呢?因为有「生」所以才有老死;再来观察生又是从什么地方而起的呢?这是由于一切善恶行为的业的结果,这个生绝不是由什么天神之力而生,生是没有自体的。这样说,生并不就是没有原因,好象竹子才破了一个节,其它的结都有关系,这个生死的原因就是行为的「有」业,由于这个行为的有业所以生出「取」来,如火要有薪才会燃烧,这个好比薪的取又从那里生的呢?这就是由于叫做「欲」的而生,好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样。这个欲又是从那里来的呢?这是由「受」而生的,好象感到苦痛就需要安乐,感到饥饿就需要饮食,希求(受)一切,所以对一切就生出欲来。受是欲的原因,这个受又是从那里生的呢?这一切的受是从「触」而生的,感到一切的苦,想到一切的乐,因为有触才知道的。触是从那里生的呢?这个触是从众生自己眼耳鼻舌身意的「六入」而生,好象一个盲人,他就不能完全生起六入的触力。这个六入是从那里生的呢?这是从「名色」而生的,名色好比是芽,六入好比是茎是叶,茎叶是由芽逐渐而生长的。这个名色的根源又是什幺呢?这是「识」,识就好比生出名色之芽的种子。不过,有的时候,识是从名色生的;也有的时候,名色是从识生的,好似人有时候在船上前进,有时拉着船前进,也有时船与人同时并进。识是从名色生出来的,名色是从眼耳鼻舌身意的六根而展开的。 这中间有一种作用名叫「行」,这个行的根结何在?这就是所谓「无明」,亦即是生死的根本!由无明而起行,由行而有识,由识而展开名色,由名色而生六入,由六入而感触,由感触而有受,有受而生欲,有欲而执取,有取而造业,由于业而有生,有生即有老死,一切众生所以轮回流转的生生灭灭,都是这样。   

一切众生和诸法都是由于因缘而生,现在佛陀终于从千辛万苦中证得这甚深微妙的真理。!  

释迦牟尼成佛后,就以大慈悲的境界,博大精深的智慧,不畏艰苦的精神,开始了40年不间断的弘扬佛法,教化众生的活动。 佛陀认为一切众生要解脱这个世间上生老病死的苦痛,唯有修学八种正道,了解这世间的实相是「正见」,分别视察这实相是「正思维」,不敢妄语恶口两舌是「正语」,不行杀生偷盗邪行是「正业」,过着合理的经济生活是「正命」,努力精勤的修学正道是「正精进」,正心诚意使精神集中的是「正念」,积聚思索修养的深行是「正定」,这是修学佛陀之法的人应修行的八种正道,心里是坦坦白白的,行为是正正当当的,断除「我」与「我所有」的执着,把从无明生出的薪火灭去,这才能进入真实的解脱,这才是究竟的第一义!……   

伟大的佛陀,应身的年龄到了八十岁的时候,示涅槃相。他对众弟子说:“我应身的年龄老了,旧的车子要坏,要修理来保养,不是永久的办法。我在三个月后,于拘尸那迦罗成的娑罗双树间依着法性进入涅盘,获得无上的安稳,我会永久的照顾到你们,照顾到未来一切信仰我的众生。”   

弟子们大惊,在弟子们的心中,顿时觉得日月无光,天地旋转起来,佛陀又再说道:“你们不要伤心,天地万物,有生就是无常之相,无论怎样逃不了这个定律。我过去不是向你们说过吗?所爱的必定有散失的时候,会合必有别离的时候,人间心物所合的身体,既是无常的,就不能如人们所想的自由。肉体的生命不能永久长存,我不是常这样说吗?   

“要佛陀的应身永久的住于世间,这是违背法性的自然规则。我是宇宙真理的示现者,我当然不能违背法性。你们假若要我永久住于世间,而你们却不依着我所指示的教法而行,就算我活了千千万万年,又有甚么用呢?你们若能依我的教法而行,就等于我永久活在你们的心中。我的法身慧命,会遍于一切处和你们及未来的众生共在一起。   

“你们要坚定信仰,皈依法,依法而行,不要皈依其他。不懈怠的修学圣道,解脱烦恼,住心不乱,这就是我真正的弟子。” “我所要度的众生皆已度尽,还末度的众生,皆已作了得度的因缘。你们随顺我的教法而行,就是我佛陀的法身常在之处!” …… 弟子璞玉顶礼至高无上的慈悲的伟大导师释迦摩尼佛!并与众同修,在这个神圣的日子里,一起感念佛恩……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转自:网络 作者:璞玉(注:本篇博文,系在网上、书上多处摘取,合并编辑而成,中间部分大多非璞玉本人文字,为报佛恩,请原著者(多处,未曾记录下来)谅解,此文欢迎转载。)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