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的必要》- 爱默生

优秀的图书会使我们获益匪浅,那是高级脑力劳动的结晶。书是一个时代文化的载体。所谓的大学教育,其实就是读书——阅读那些被大多数学者公认为是迄今为止最能代表科学文化水平的好书。

在图书馆里,数以百计的亲爱的朋友围绕在我们周围,只是他们被那些皮革的盒子以及纸张中的“巫士”所囚禁。而那些思想家们是知道我们的,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等待我们两百年、一千年甚至是两千年了,他们渴望与我们沟通,向我们表露心声。

最好的读书方法就是顺其自然,而不是对读书的时间和页数作出机械的规定。顺其自然地读书,人们就能够根据各自不同的兴趣来满足自己的求知欲,而不是随随便便地翻来翻去,强迫自己读书来打发时间。要读适合自己的书,而不要在质量不佳的图书上浪费过多的时间和精力。就像《圣经》在欧洲的绝大部分国家的宗教信仰和文化中居于主导地位,每个国家的文化都是从这一本书中发展、传播下来的一样。例如:哈菲兹在波斯人眼中是天才,孔子被中国人尊奉为圣人,塞万提斯在西班牙人心中是智者的化身。所以,如果我们对他们的经典作品进行深入地研究,那么我们就会获益匪浅,就会不断进步。让学生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少量的精读或者大量的泛读,他们都会学有所得。琼森曾经说过:“当你站在那里还在思考应该让儿子读哪些书时,其他的孩子已经把书都读完了。每天都要读五个小时的书,无论读什么都可以,你很快就会变成学识渊博的人。”

在读书这个问题上,服从我们的天性,凭着兴趣去阅读是最佳的态度。自然界总是泾渭分明的,自然规律会对世间存在的一切进行过滤和筛选。书的作者在经过千挑万选之后才会脱颖而出;所有堂堂正正摆在世人面前的书都是由那些成功人士创作而成的,他们都拥有十足的信心和进步的思想,他们能够通过他们的著作表达出千千万万的人想说却又说不出来的感受和想法。阅读那些古老而著名的书籍是节省时间的好方法,不是优秀的作品是不会被保存下来并流传至今的。我知道平德尔、泰伦提乌斯、开普勒、伽利略、培根和莫尔都是不同于普通文人的优秀学者,但是在当代,要分清良莠,辨明优劣,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一定要远离那些浅薄而毫无益处的书,尽量去回避新闻界中那些琐碎的闲谈和小道消息,也不要去读那些在街上或者火车上不用问就能够知道的东西。琼森说,他经常出入高档商场——有头脑的旅行者会选择最好的旅店,因为尽管他们会多花一点钱,其实并没有花费太多,这样他们却会因此有机会结识到好的、层次高的同行者,也会获得大量宝贵的信息。同样的道理,那些名著中从头到尾都是极为深刻而精辟的思想和生动详实的例证。我们可能偶尔也会在破烂的不起眼的街道中发现想要的宝贝,但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小的,而在最好的环境中肯定能够找到最有价值的信息。

我有三条行之有效的读书方法希望和大家共同分享:第一,不要阅读当年出版的新书;第二,不要读名不见经传的书;第三,不要读自己并不喜欢的书。就像莎士比亚所说的那样:“做一件无法从中体会到乐趣的事情是不会从中受益的,也就是要去学最让你感兴趣的东西。”

法国著名的散文家蒙田曾经说过:“书籍可以带给人们愉悦,那是含蓄而渐进的。”但是,我发现有一些书是极具生命力,极富感染力的,它们不会让读者在原地停滞不前,在合上书本的那一刻,你已经成为了一个更有思想的人。我很乐意阅读这样的书,也非常愿意把这些好书列出来,即使我自己要因此去撰写大堆的入门书、语法书也是心甘情愿的,因为这会对我们那些学识还并不十分渊博的读者朋友十分有益,他们也会对此心存感激的。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