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小苍茫

1

太阳底下。

我翻开一块土坯,随即掀翻了一个世界:一群蚂蚁四散奔匿;一只多足虫,张皇着,迈不开腿;另几只叫不上名字的虫子,嫩嫩的,白白的,像几截草芽,仿佛一下子被强拆了房宇,僵卧在阳光下,动弹不得。

或许,刚才在土坯下,蚂蚁们在纳凉,多足虫在打盹,而那几只草芽般的虫子,只愿守着它们的嫩与白,与这个世界静静相望。

我轻轻地,把土坯回盖到原处。

其实,有梦的尘世,多么希望不被打扰。

2

大街上,我看到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孩,在打电话。

一边打,一边兀自笑着,脸上,翻滚着沸腾的妩媚。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的一个很深的夜晚,我值班回来,看到一个男人,在路灯下,一边走,一边啜泣,脸上奔淌着,决堤一般的泪水。

一个男人,若在背地里落泪,一定是遭遇了这个世界最深沉的悲怆;一个女孩,若能兀自妩媚,一定是欣逢了这个世界最辽阔的幸福。一个人,在自我寂静世界里的悲与喜,哀与乐,才是这个世界的真悲喜,真哀乐。唯有在这样的时候,你才看不到虚情假意,看不到装腔作势,看不到遮掩与讳饰。

你才能触摸到,这个世界的纯粹与真切。

3

记得,乡下有一个老奶奶,她最恨人叹气,听到人唉声叹气,就骂骂咧咧:叹什么气,不知道一叹三年穷吗?

只有一种情况例外。

倘若她听到你肯为别人家的苦难叹气,她非但不骂,还会与你一起长一声短一声叹半天。末了,她抚摸着你,眼神里,满蕴着爱与悲悯。然后,语重心长地对你说:孩子,你心眼好,能为别人叹气,你会有福的。

这句话,当时并不懂。后来,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大概是,只有在心里能装得下他人苦难的人,才可以在爱的延长线上,在善的宽广寥廓里,捕捉到比别人多的快乐和幸福。

4

乡下,两家人不和,李家经常欺负张家。

张家势单力薄,总输。李家叫嚣说,就凭你们家,又穷又窝囊,永世别想翻身。

若干年后,张家的孩子在省城搞房地产,成了大老板。昔日的穷小子衣锦还乡了,乡亲们纷纷攀谈搭讪,唯有姓李的那个人,远远的,不敢上前。

张家的孩子喊,李叔,过来吧,一块儿唠唠话。见大老板召唤,姓李的人一脸的尴尬与惶恐走过去。

李叔,这个世界没有一辈子看到底的事,却有一条路,能让人走得很长很长,那就是善良。

5

驱车,走在一个村口。

很好走的路,朋友突然一打方向盘,从旁边一段坑坑洼洼的路绕了过去。

怎么拐了一下?哦,那边有几颗石头。

有石头怎么啦?哦,石子被轮胎碾压后可能会崩溅出来。

哪又怎么啦。

哦,旁边有几个下棋的老人。朋友淡淡地说。

作者:马德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