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出世胎儿的秘密生命

母亲对怀孕所抱持的态度及情绪对胎儿的影响最大,而父亲态度的影响力居第二位,要比母体生理有问题或是吸烟、喝酒都要来得严重。父亲的影响力之所以会这麼大,是因为母亲情绪的好坏与否,父亲是一个主要因素,研究结果也显示,在不快乐婚姻中產生的婴儿较恐惧且神经质,是快乐婚姻下產生的婴儿的五倍;如暴风雨般婚姻关系下出生的婴儿,其心理或生理有问题的是稳固婚姻关系下出生婴儿的2.37倍。因此爸爸在胎教中所扮演的角色也不容忽视。然而这并不是说,在一个不幸婚姻的家庭中,出生成长的孩子一定有问题,特别是如果母亲的态度非常坚韧且努力滋养其胎儿,就得以保护胎儿不受任何外来不良的影响。

子宫是胎儿第一个经验到的世界,这些体验会影响其人格及个性的形成,也影响他对外在世界的期待。如果出生自一个温暖和充满爱的胎中,自然会先入为主的认为外在的世界也充满了爱与关怀,个性上较外向、自信、率直且充满信任;如果胎中所经验到的是充满敌意,就会认为自己不受到外在世界的欢迎,个性自然倾向多疑、内向、以自我为中心,出生后与他人难以相处。胎中的教养也包括习惯的养成,例如婴儿的睡眠习惯就与母亲怀胎时的睡眠习惯相似。

胎期的记忆影响深远,这从许多催眠治疗的案例可略知一二。一病人在洗热水澡时会有很严重的焦虑感產生,在催眠进入胎儿期的前几个月,病人都很平静,一直到第七个月时,突然发出很尖锐的声音,人变得惊慌恐惧,且特别怕热;后来他母亲坦承,在她怀胎第七个月时,她曾企图以洗热水澡来堕胎。

一男子自六岁起,即有严重的口吃,且有许多与喉咙相关的毛病,诊断上一直以为与其在三到五岁间,患有严重扁桃腺炎及父亲严厉指责其说话有关,然而在他被催眠时,忆起出生时脐带缠到脖子,虽然其出生资料已不可寻,但奇妙的是,在他知道出生时脐带曾缠到脖子之后,口吃的毛病就开始逐渐地消失了。

如果一个人因极大的苦而產生的气不得渲洩,会造成日后的溃疡或是沮丧,对胎儿来说则完全没有管道可以渲洩。一个实例是:一男子有很长久且深的沮丧,在做催眠治疗时,感觉如在电梯中被上上下下的推挤着,这是令他感到生气及沮丧的来源。后来经其母证实才知道,这沮丧是他在出生前三小时,父亲酒醉回来强迫行房所造成的后果。由此可知我们更要注意孕妇的情绪健康,而非只着重其生理健康。

母亲在生產时的心情与感受对生產的影响也很大。如果母亲放鬆、自信,且期待小孩的来临,则会顺產;如担心、怀疑、矛盾(质疑自己是否能当好母亲等),则提高生產的危险率。

个人的个性,根基於其胎期与出生的经验。绝大部份的人,都不记得这些经验,所以也就不放在心上。曾有一位医生利用催眠的方式,来测试是否真的对出生能有记忆,对象是他二十多年前亲自接生的四位男女,催眠中他们都可以很精确地详述,出生时是如何在產道转动头和肩膀,及如何地被接生出来。这些记忆,也许是因为出生的痛苦太剧烈,身体会自然產生一种荷尔蒙,让我们在意识上不记得了,然而出生的经验仍然影响著我们。

既然母亲所想、所感受的、所说及所期望的每件事情,都会影响胎儿,接生人员也就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一个案例:一母亲在听到广播中,谈论梦与出生时潜意识记忆的关联性后,为她解开多年的谜题--为何她六岁的儿子多年来,总是為骇人的恶梦折磨,一入睡即為一长串的咒语鞭打著,这些字眼远超过六岁小孩,所能知道的,而且有时小孩会用母亲听不懂的话语说话,像是外国的腔调,所有的医生都束手无策。后来她才想到当她生这孩子时,因为是早產,出生又十分困难,医生为此不停地咒骂,加上婴儿命在旦夕,请了牧师进来为他做最后的祷告(用的是拉丁语)。可想而知这小孩出生后,所饱受的苦痛竟是源于出生时的记忆。

另一个例子是:某位男士一直有严重的头痛,且总是在右眼上方的前额处,原以为是小时候眼睛严重感染所致,催眠后才发现在出生时是被医生用钳子夹出,夹的位子就是在右眼上方的前额,正是他感到最痛的所在。

这也提醒我们,生產时,药物、钳子、胎儿诊断器、剖腹生產等人工干预均应尽量减少。百分之八十的美国妇女,在生產时用药,百分之三十在生產时用钳子,百分之十五是剖腹產(注意这是二十年前的资料,一九九0年剖腹產已达百分之二十三),如果孕妇在生產时被施以麻醉,小孩出生后,许多年都显得较迟钝,且较少有动力协调(motor coordination)。打催生针的一个可能是,让婴儿快点出生,另一个可能是剂量过高导致肌肉强直性痉挛,令胎儿缺氧造成脑部受损甚或死亡。

事实上生產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大自然所设计的每个环节,都对应了不同的需要。但是现代的医学,不再信任大自然的妙斧神工,医学上的技术往往被滥用,把人为的程序,视为正常的生產过程;孕妇被当作是病人,没有自主、发言权,从超音波到会阴切割术,不再只是在必要时才使用,更可悲的是这些干预的影响,绝大部份我们都还不知道。

经过產道是胎儿的第一个肉体经验,愈愉悦的经验塑造愈正常,良好的个性与性需求。剖腹產会塑造出新生儿不同的性态度,甚至肉体。剖腹出生的小猴子较不活跃,反应差,学习能力较低。汤姆斯.勃尼医生观察到,就长期的影响来说,剖腹出生的小孩对各种的身体接触有很强烈的渴望,可能原因是,他们未曾经歷產道的紧迫挤压之痛苦,与出生剎那的极乐。这令人联想到蝴蝶在破茧而出时,如果未经破茧时强烈的挤压,令血液流进翅膀的脉络中,蝴蝶便无法顺利张开翅膀而死去。然而现今有许多妇女,为了想免去生產的苦痛,或是挑吉时而选择无痛分娩或剖腹生產,我们实应深思,这些人工干预,除了对母体及小孩,有各种不良后遗症外,是不是也令我们下一代的生命中,欠缺了什麼?

一般都知道婴儿的哭声会刺激母奶的產生,且婴儿的皮肤接触母亲的胸部,也会让母体產生一种荷尔蒙,使母体因生產的出血减少;书中汤姆斯.勃尼医生特别提到,在小孩一出生的十二个鐘头内,对於母亲与小孩之间的连繫感(bonding)非常重要,这种连繫感的建立,让母亲较能直觉地知道,小孩的需要,甚至在换尿布、餵奶上都有差别。在动物中,母性直觉可由体内產生的某种荷尔蒙测知。在一实验中,将一出生的小老鼠,从鼠妈妈的身边拿走,鼠妈妈体内的这种荷尔蒙,会消失,当然其母性直觉也跟著消失,而且一旦消失,就是再将小老鼠放回妈妈身边,这荷尔蒙也不会再出现了。许多研究显示,一出生即与母亲相伴的婴儿,比那些马上,被带离母亲至育婴室的婴儿,来得自信、外向、学习力强、也最快乐,并且影响日后情绪上的安全感。

另外许多实验也证明,无论肤色、国籍,这些与婴儿一出生马上,有接触的母亲,要比没有的要来得关注小孩,一年后观察,也发现母亲对小孩抱得多,爱抚得多;二年后观察发现对小孩说话的方式也不同,这种母亲,很少会对小孩吼骂喊叫,反而会温柔地建议小孩睡觉或是收玩具,其中带有尊重而非命令,母亲的话会帮助小孩,发展丰富及培养自我的话语。

在一些特殊照顾初生儿的中心(如用婴儿保育箱、人工呼吸机等),常以避免病菌感染為由,而将父母亲与小孩隔离,但一实验发现,如能让母亲,在头十天每个小时,抚摸小孩的脸五分鐘,这些保育箱的小孩中,有被爱抚的小孩,其生理发展要比没有被爱抚的小孩,来得快得多,四年后测其智商,也高出百分之十五,母亲较不会轻言放弃喂母奶,且原先担心保育中心,感染率会上升的问题,也不曾发生。事实上,一直到六个月大的小孩,都能感受到母亲因与小孩分隔开,所產生的失落感,小孩可能因此出现的症状有,沮丧不安,睡眠紊乱、肠胃不适、不愿意吃奶、呕吐、拉肚子或是孤僻等。另外,在受虐儿中有很高的比例是早產儿,就是因為与母亲隔离数星期或数月之久,影响母亲的心理很大而虐待之。这些都显示出,父母与婴儿的接触,不仅让双方的生理、心理需求都得到满足,也让父母与孩子间的亲情得以建立。

总而言之,母亲从一受孕开始,便担负著培养下一代的重责大任,不论做什麼、吃什麼、想什麼,步步都是培育健全孩子的机会。要想小孩健全便得先健全自己,这也是为何汤姆斯.勃尼医生,近来又出版了《教养未出世的孩子》一书,来帮助孕妇,进行怀孕九个月的滋养胎儿,兼排除心毒的计画。我们要想地球有更美好的未来,人类有身心灵都自在的下一代,就得从胎教开始。

作者:曾紫玉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