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能培养创造力吗?

“教育的目的在于培养可以创造新事物的人,而非重复上一辈已经做过的事,这些人应该具备创造力、开拓性,并善于发现。”——皮亚杰

回忆童年,令我最难忘的便是和父亲在一起学习如何成为一名科学家的时光,尽管他其实是一个艺术家,而非科学家。但他是那种对很多事情都略知一二的人,并非常乐意和感兴趣的人分享他的见解。父亲喜欢观察周遭世界,对新鲜事物永远充满好奇,并热爱各种知识。而我作为一个对世界无比好奇的孩子,便把父亲当成了一个活的百科全书。于是每个下午,我都会坐在父亲工作间的凳子上,在父亲身边问个不停。

为什么变色龙会变色?闪电会沿着雨水劈下来吗?为什么龙卷风来的时候我们要躲进地下室?练空手道的人为什么能够用手劈断木板而却不受伤?

无论我的问题有多么滑稽或是无聊,父亲总是耐心地给我一个全面的回答,并总是辅以科学的证据。我非常陶醉于跟父亲的一问一答,直到我七岁还是八岁的那个下午,一切发生了改变。

充满未知的新大陆

那时有一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我便想去问父亲。但他正在忙于创作一个新的作品,我知道他在创作时需要安静,于是我只好选择等他忙完。我喜欢看他工作时的样子,想象在他的铅笔划过纸面的时候,父亲的心里在想些什么。父亲的胳膊在硕大的纸张上灵活地移动,他的手腕轻松而优雅地时而横移时而停顿,仿佛一个指挥家在我的面前舞动。从父亲那凝固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有多么专心致志,我则在一旁屏住呼吸。最后,父亲凝神注目了他的作品一会儿,又在纸上加了几笔,然后他退后几步再看,微微一笑。我知道我的时候到了。

“爸爸?”

“嗯。”

“黑洞是什么?我想问,它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转过头对我笑了笑,看来他很重视我的这个问题。

“你的问题可不可以再具体一点?”他可能开始有点后悔买了那一套被我据为己有的世界百科全书了。

“好吧,我想问,物质被吸入黑洞之后究竟去了哪里。我觉得物质是不能被创造及毁灭的,他们一定是去了什么地方,总之,他们究竟去哪了?”

“这个,我不太清楚,”父亲答道,“但我不觉得黑洞遵循与其他天体同样的物理法则。”

我当时震惊了。父亲不知道?怎么会?为什么?在我年幼的世界里,父亲可是无所不知的呀,是回答我所有问题的老师,可一切竟然被这样一个父亲回答不了的问题击碎了。明白父亲并不是上帝的这一转变让我进入了一个充满未知又意义深远的世界:当我对知识的渴求没有得到满足时,我却感到了一种兴奋的感觉。原来科学仍旧有未解之谜,而且那是没有一个人知道的秘密。这太令人兴奋了,我开始陶醉于这种未知的感觉。于是整个下午,我和父亲一直在讨论黑洞,我们查找书籍,尝试画一些图形,试着用物理理论来去解释它。

我发觉我在那一天开始觉醒了,我开始喜欢解决问题而非仅仅满足于知道为什么。我开始去寻找答案,并开始有了一点点发现的成就感。当我发现一些有趣的问题后,我便去找到父亲,和他像伙伴一样一起讨论,来尝试着解决这些问题,虽然不是经常能够真正找到答案,可那种体验实在是棒得很。

这一切好比是在我的世界里发现了新大陆,总有新奇的事物不断出现。有那么多我不知道的问题,有那么多我想去探索的问题,那些现在还未知的答案似乎在等着我去揭示。我被这片新大陆深深吸引住了,尽管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到我真正成为一名科学家。

教育之殇

随着如此快乐的童年的结束,我却开始了一段痛苦不堪的人生历程。我在童年养成的世界观“别告诉我答案,我想自己弄清楚!”却在学校不怎么受欢迎。这导致我在学校一直处于挣扎的状态,一方面取悦老师的做法就是听从指挥,遵守纪律,另一方面这样做的代价就是再也感受不到创造性带给我的挑战与满足。那时候我的天性是追寻问题的多种答案,渴望尝试不同的方法,但我却很快学到只有那些不守纪律遭人讨厌的学生才会挑战老师,怀疑规则,而这些是不受老师欢迎的。于是我开始学着压抑自己无所不在的创造性,尽管那让我痛苦万分。

我越是喜爱学习,学校就越让我觉得丧气与空虚。我开始觉得学校与监狱无异,它们都是在榨取人们的自由时间。在学校的日子,我结束了以往那种愉快的学习与探索,不再观察,不再思考,当然也不再想象。

当然我对科学与学习的热爱并没有完全被早期的学校教育所摧毁,否则我也不会在今天从事我热爱的科研工作。但那段经历的确深深伤害了我,今天在我得以了解更多的神经科学与心理学之后,我在思考:

对于创造力与独立思考的阻碍究竟对我尚在发展的大脑产生了怎样的影响?这些影响又有多深?对比我个人的更为独立和实验性的学习,死板的学校教育在我的认知发展中扮演什么角色?

或是换作一个更深刻的问题:学校究竟是促进还是阻碍了我的智力发展?

在我回答以上问题之前,让我们先了解一下教育模式是如何能够削弱学习者创造性的行为,然后我再解释它和智力的整体关系。

我们已经知道我们做的每件事都会以某种途径改变大脑,但为了能够在实验情境下验证这一概念,我将会提出一些清晰的假设以便于我们来分析一些实验以及讨论这些对于孩子一生究竟意味着什么。

假设1:教育并鼓励孩子通过机械记忆与模仿进行学习,会让他们更倾向于线性思考,而较少创造性思考。

看一下我们典型的教育模式:从一入学开始,便灌输非常具体的学习理念:注意听讲,盯住老师,按老师说的去做,在座位上坐好,不要挑战权威,接受表扬。我们让孩子学会记忆,而非思考;让他们只相信答案,而非突破创新。

最近在发展心理学领域有两项非常有意思的研究是关于儿童早期教育与教育方法的。第一个是关于直接指令对于探索性行为的限制作用,由ElizabethBonawitz和他的同事完成。另一个由DaphnaBuchsbaum和她的团队做的研究,是关于模仿行为的,探究什么样的条件和环境令儿童更愿意去模仿,或接受其为“正确”的答案。

AlisonGopnik作为Buchsbaum的研究伙伴,在Slate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幼儿园不应该像学校:新研究表明给孩子教的越多,越适得其反”的文章,她在文章中解释了一系列这类的实验以及其结果对于学习的启示。这两项研究采用不同的方法来评估教学方式对于学习的影响,并得到了同样的结论:在孩子非常小的时候,给予孩子直接指令的类型与强度对于其日后学习与创造的能力有着深远的影响。他们发现太多的直接指令——告诉孩子该做什么而不是让其自己找到方法——会严重地影响他独立解决问题,创造性解决问题以及探索多种解决方案的能力或者说是天性。

Gopnik解释说,或许直接指令可以帮助儿童学到具体的技能与知识,然而却忽略了儿童的好奇心与创造性,可后者从长远来看对于学习则更为重要。两篇即将在Cognition发表的论文——一篇来自MIT,一篇来自我所在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实验室——也在挑战传统的教育理念:从一个老师那里学习或许可以帮助学生更快地获取正确的答案,但同时也让学生不会主动去发现有关问题的新信息并创造一个新的解决方案。

这种新的解决方案却正是创造力的核心,是我们应该鼓励孩子的。然而通过直接地指挥孩子——给他们问题的答案,然后测试他们的记忆——我们正在阻碍这种创造力的培养,并且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她接着描述了她在行为序列研究中使用的一种方法:“接着,我们给另一组四岁大的儿童一个新玩具。这一次,尽管我们仍是强调包含三个动作的步骤,其中有些步骤能够让玩具播放音乐,有些则不能。例如,Daphna也许首先压一下玩具,然后按一下玩具的顶部,再拉一下侧面的圆环,然后玩具便开始播放音乐了。然后她也许又尝试了很多包含三个动作的步骤,试图让玩具再次播放音乐。当然不是每种顺序都能奏效,在给孩子演示了5个成功的步骤和4个失败的步骤之后,她把玩具给孩子,让他们来让玩具播放出音乐。”

这9个步骤会展示给所有孩子,唯一不同的是:在一个组中,她装作不知道如何让玩具播放音乐,直到试了几种方法后才成功;但在其他组中,她表现得则像一名老师,告诉孩子们注意看她,并明确说她在给他们演示正确的步骤。接受“正确”指导的孩子应该能够模仿研究人员并让玩具播放音乐,对吧?

然而,研究人员强调的三个动作的步骤并不是最佳方案,其实还有一个只有两个动作的步骤。但只有包含三个动作的步骤是研究人员所强调的,所以孩子们只会模仿这个步骤,也没必要去探索其他的步骤,对吧?作为科学家的我,理应觉得我应该是属于那种喜欢找到新办法的孩子,可当我回忆起从前是多么义不容辞地遵循老师的指导时,我想我可能错了。也许,我可能会和实验中的这些孩子表现得一样。

Gopnik解释道:“在研究人员开始时装作毫无头绪的小组,很多孩子找到了让玩具播放音乐的最便捷的方法,即只需要通过两个动作。但当Daphna表现得像一名老师,孩子们则是认真地模仿她的步骤,而没有发现更便捷的两个动作的步骤。”

当老师指导孩子一个明确的方法时,他们能够有效地予以模仿,有人会说他们“学”到了该种信息。但他们学会了做什么吗?他们只是学会了模仿。事实上在这一过程中,他们是降低了在智力上的反应,并停止了探索与发现。甚至这种行为竟是大多数学校要求并鼓励的。我们有让学生学习一个系统是如何运作的吗,让他们去探索多种可能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即使很多方法不能奏效,我们还是只是希望他们学会复制一个“正确”答案?想想看,如果我们教的方法失效了呢?然后怎么办?

作为一个帮助患自闭症或其他学习障碍的儿童的行为治疗师,这是我非常关切的一个问题,为此也跟无错误学习的拥护者发生过不少的争论。我还是认为,学习的目标不在于得到一个正确答案,而应该在于学会为什么一个答案是正确的,而其他答案是错误的,同时还能了解什么时候一个问题可能会有多种答案。

这两项研究表明,儿童非常容易受成年人指令的影响,这种关系显著到好像拉线木偶,从进化的角度来看这是说得通的。但听从成年人的指令既有好处也有坏处。一方面,如果每个儿童都天生不愿意听从成年人,这可能就构成相当的安全问题,因为这个世界并不十分安全。可另一方面,我们也已经远离那种住在山洞以躲避野兽的日子很久很久了。

今天,创造性解决问题的能力越来越重要,但过分的指导阻碍了这种能力的发展。我们不该这么急于将所有事情的方方面面一股脑地灌输给孩子,给他一个人生守则,这样做只是因为我们觉得我们知道很多而他们还很幼稚,要知道这种做法阻碍了他独立解决问题的兴趣以及能力的发展。何况,如果你教的不小心是错的呢?

假设2:在给出答案前,鼓励孩子思考并多问几个为什么,会有助于其形成非线性的,多元的,创造性的思维,从而培养出更棒的创新者,能够更好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我们刚刚讨论过的研究指出直接指令与以模仿答案为目的的教学是如何阻碍创造力与发现的,接下来让我们进入下一个理论层次,反其道而行之。如果限制孩子提问,直接给予正确答案会限制创造力阻碍创新,那么如果你鼓励他们提问,并让他们思考并尝试给出自己的方案,结果又会怎样呢?这能够促进创造力的发展吗?对于学习的影响如何?和接受传统教育方法的孩子相比又会有什么不同?

你知道吗?这也有相关数据支持。答案还很肯定:是的,这些学生会学得更好。

在我之前写过的有关提高智力的文章中,我提到过一项由RobertSternberg博士做的研究,叫做彩虹计划。这项计划希望发展出更有效的教学与测验方法,来评估学生在大学课程中所学的东西。他想证明通过培养创造力——使用创造性的教学方法,鼓励学生创造性的思维——并检验学生对于知识的实际运用能力,能让学生学到更多。从根本上讲,他希望证明比起坐在教室里听那些结果,会有更好的学习方法。

他实验的结果如何?完胜!正如我之前文章的总结:

平均下来,实验组的学生(运用创造性的教学方法)比控制组的学生(运用传统的教学方法)取得了更好的成绩。并且为了公平起见,他也让实验组学生参加普通学生参加的传统考试,那种分析型的多项选择测试,而他们一样取得了更好的成绩。这说明他们自己能够转化通过创造性多元教学方法获取的知识,并且能够将这些知识应用到完全不同类型的认知测试中。

有越来越多的研究给出了相同的结果,它们也都发现相比传统课堂,综合的教学手段更能促进课堂参与与学习。最新一篇在《科学》中的报道说明,对于物理学课程,即便由不熟练的讲师教学,但通过动手示范与学生参与的方法,相比由经验丰富的教授任课但使用传统的教学方法,前者能够提高一倍的学习效率。

讲师的水平对于学生学习的影响远远比不上激活学生参与学习这一过程所产生的影响。让学生从消极的旁观者转变为积极的参与者,实际上是点燃了大脑,在不同区域见建立了更多的连接,增强了可塑性,提高了学习效果。不仅如此,参与到这种学习中的学生对于学习更为主动,不需要什么诱惑与奖励,他们只是真正地在享受学习。

所以,好消息是大脑是可塑的,这些思维模式是可以被引导的,哪怕对于成年人。当然如果你接受了一种思维习惯越久,改变它便也需要越多的努力,但毕竟大脑还是能够改变的。

还有,刚刚所说的这几项研究都是关于大学生的。想象一下如果我们在小学也尝试这样的教育,将会对学生产生多么深远的影响!

发现问题更重要

在这个充满创新的时代,发现问题比能够有效的解决问题显得更为重要。解决一个明确的问题是一回事,在一个复杂的环境中,发现那些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另一回事。这种能力并非传统教育所重视,甚至常常是不鼓励的。但如果要让学生学会发现问题,就必须采用更多创新的教学方法。在一定程度上,破坏规则需要被允许与鼓励,甚至是教育!

教学生去破坏规则,承担创新的风险,可没有一个清晰明确的过程,并总会出现一些麻烦与错误。但我们需要从一开始便明白这一点,并奖励一定的冒险,哪怕最后这种尝试以失败告终。

你需要通过犯错来学习。如果你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答案是错的,你永远不会在一个新环境中作出正确的选择。犯错并和问题反复纠缠会提高认知能力。花时间对问题深思熟虑,权衡选择,思考为什么,这些会带来积极的改变。这才是真正的学习,这才是我们的教育系统真正应该重视的。

我能做些什么

研究数据和结果已经摆在这儿了,你也许会想:我该如何利用这些信息呢?虽然直接的指令可不鼓励创造性思维,但完全抛弃对孩子的教育也会适得其反,因此,我会鼓励我的孩子学会独立解决问题,给他提供一个丰富的学习环境。但如何在培养其独立解决问题能力的时候,既能够给予必要的指导,又不掉入扼杀创造力的陷阱呢?

其实这并不难,只需要多花点时间练习。当你的孩子问你问题时,不要立即给出答案,最好说“我不确定,你觉得呢?”也许他的回答错得离谱,但没关系,至少他尝试了。如果他给出了一个明显错误的答案,你就解释给他为什么错了,为什么他的方法不行,也许他忽略了一些条件。如果他的答案有点创意,即使可行性很低,你也要像他答对了一样鼓励他。事实上,应该鼓励他所有有创意的尝试,哪怕最后证明是错的。他的答案与正确答案越接近,给予他的奖励也应该越多,这让他能够学会衡量多种答案,从而选择最佳的。

另一种方法是通过有意识地制造些失误,例如你们打算玩游戏机,你假装忘记插了游戏卡,看看他能否发现。如果他发现缺了什么东西,并把这个发现告诉你,那你就好好给他些奖励,因为他正在学会发现问题。

最后,别表现得像个老师,因为如果你越像他的同辈,他便越不容易模仿你,也不会总是问你,而更倾向于自己去探索与尝试。

是时候行动了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传统的教育方法:

1、鼓励线性思维,强调标准答案,忽视探索式的学习;

2、抑制创造力,不鼓励创新思维;

3、对于所有不同种类的知识采取千篇一律的教学方法;

4、学生无参与感也无动力;

5、老师在其中也毫无乐趣。

可问题是,我们的学校为什么还在用这些过时的方法呢?

在我看来最大的问题在于:一旦研究结束,数据与结论公布了,研究者就开始下一项研究了,而忘记了最重要的部分——把这些研究成果应用于实践,在今天的学校,给今天的学生。

一旦研究已经证明了一些新教育方法的好处时,我认为整个社会有责任将其应用于实践。否则,我们为什么资助那些研究呢?肯定不是只想看看这些研究成果吧。难道我们不希望这些改变可以真的应用于学校,让我们的学生真正受益吗?除了资助这些研究,我们也需要资金来支持后续实际应用的工作。

当然已经有学校在这方面先迈出了脚步,一些实验学校正在竭尽全力培养学生的创造力,抵抗传统的教育模式,当然这还不够,我们需要更多。

最后的倡议

回顾我的童年,我会发现自己在学习上的转变:最开始,我喜欢问问题,然后接受答案并不再去思考其他的可能性,而后来我则体会到了解决问题,提出新方法带给我的快乐。而且一旦体会到后者的快乐,却只是为了遵守规则和从众而回到前者,是令人非常痛苦的。我已经感受到了那多彩的世界,因此,还让孩子生活在那单调的黑白世界是不公平的。

我已经分享了我的故事,但我的这种经历绝非特例。今天许多的孩子仍面临着相同的问题,无论他的好奇心有多强,他都要去上学,经历那一番痛苦的折磨。少数的幸运者是那些顽强抵抗这一切的学生,在他们背后或许有人在支持他们,鼓励他们勇敢地走下去,哪怕孤独寂寞,前途未卜。

在本该是培养未来领袖的学习阶段,我们却在扼杀他们的想象力。进行彻底改变的时机就是现在,我们从未有过更好的方法来解决这一问题,我们要让我们的孩子为未来的挑战做好准备,而未来取决于我们在今天的彻底改变。

 

推荐:Neo Wang

作者:Andrea Kuszewski

原文来源: http://www.scientificamerican.com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