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亦名金刚能断般若)论(无著菩萨)

 

           无著菩萨  造
      隋 南天竺三藏法师 达摩笈多  译
  〔编者注:《大藏经》中此论收有两个版本:宋元版和明版。两版各有长处,可互资参阅。此系明版。〕
    出生佛法无与等  显了法界最第一
    金刚难坏句义聚  一切圣人不能入
    此小金刚波罗蜜  以如是名显势力
    智者所说教及义  闻已转为我等说
    归命彼类及此辈  皆以正心而顶礼
    我应精勤立彼义  解释相续为自他
  论曰:成立九(编者注:「九」疑是「七」)种义句已,此般若波罗蜜即得成立。七义句者:(一)种性不断,(二)发起行相,(三)行所住处,(四)对治,(五)不失,(六)地,(七)立名。
  此等七义于般若波罗蜜经中成立故名义句。于中前六义句,显示菩萨所作究竟,第七义句,显示成立此法门故,应如是知。
  (一)此般若波罗蜜为佛种不断故流行于世,为显此当得佛种不断义故。上座须菩提最初经云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应供正遍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如是等。
  (二)发起行相者,如经云:「何菩萨大乘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如是等。
  (三)行所住处者,谓彼发起行相所住处也。
  
  此复有十八种应知。
  〔一〕发心,经言「诸菩萨生如是心,所有一切众生」如是等。
  〔二〕波罗蜜相应行,经言「不住于事行于布施」如是等。
  〔三〕欲得色身,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相成就见如来不」如是等。
  〔四〕欲得法身,经言「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如是等。
  〔五〕于修道得胜中无慢,经言「须陀洹能作是念」如是等。
  〔六〕不离佛出时,经言「于意云何?如来昔在燃灯佛所」如是等。
  〔七〕愿净佛土,经言「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庄严佛国土」如是等。
  〔八〕成熟众生,经言「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如是等。
  〔九〕远离随顺外论散乱,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恒河中所有沙数」
     如是等。
  〔十〕色及众生身抟取中观破相应行,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三千大千
     世界所有微尘」如是等。
  〔十一〕供养给侍如来,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大人相见如
      来不」如是等。
  〔十二〕远离利养及疲乏热恼故,不起精进及退失等,经言「须菩提!若善
      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如是等。
  〔十三〕忍苦,经言「如来说忍波罗蜜」如是等。
  〔十四〕离寂静味,经言「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法门受持、
      读诵、修行」如是等。
  〔十五〕于证道时远离喜动,经言「世尊!云何菩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心」如是等。
  〔十六〕求教授,经言「于意云何?如来于然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
      菩提」如是等。
  〔十七〕证道,经言「譬如有人,其身妙大」如是等。
  〔十八〕上求佛地,经言「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庄严佛土,是不名菩萨」
      如是等。
  彼住处等,略为八种亦得满足:〔一〕摄住处,〔二〕波罗蜜净住处,〔三〕欲住处,〔四〕离障碍住处,〔五〕净心住处,〔六〕究竟住处,〔七〕广大住处,〔八〕甚深住处。
  于中摄住处者,谓发心;波罗蜜净住处者,谓波罗蜜相应行;欲住处者,谓欲得色身、法身;离障碍住处者,谓余十二种;净心住处者,谓证道;究竟住处者,谓上求佛地;广大及甚深住处者,通一切住处。
  于初住处中,若说「菩萨应生如是心所有众生」如是等,此为广大;又复说言:「若菩萨有众生相」如是等,此为甚深。
  于第二住处中,若说「菩萨不住于事行于布施」如是等,此为甚深;若复说言:「彼所有福聚不可思量」如是等,此为广大,如是于余住处中广大甚深等。随所相应应知,已说住处。
  (四)对治者,彼如是相应行相行诸住处时,有二种对治应知:一邪行,二共见正行,此中见者谓分别也。
  于初住处中,若说「菩萨应生如是心所有众生」等,此是邪行对治,生如是心是菩萨邪行。若复说言:「若菩萨有众生相」等,此为共见正行对治,此分别执菩萨亦应断,谓我应灭度众生故。
  于第二住处中,若说「应行布施」,此为邪行对治,非于布施是菩萨邪行。若复说言:「住于事」等,此是共见正行对治,此分别执菩萨亦应断,谓应行布施故。
  (五)不失者,谓离二边,云何二边?谓增益边、损减边。若于如言辞法中,分别执有自性是增益边;若于法无我事中而执为无,是损减边。
  于中若说言,世尊若福聚非聚此遮增益边,以无彼福聚分别自性故。若复说言:「是故如来说福聚」,此遮损减边,彼不如言辞有自性而有可说事,以如来说福聚故,此得显示如是。
  「须菩提!佛法佛法者,如来说非佛法」者,此遮增益边;「是名佛法」者,此遮损减边,于中「如来说非佛法」者,显示不失义;「是名佛法」者,显示相应义。
  何者是相应若佛法?如说有自性者,则如来不说佛法,以虽不说亦自知故。是故无有自性,为世谛故,如来说名佛法,如是于一切处显示不共及相应义,应知。复次,佛法者,摄波罗蜜事及念处等菩提分,应知。菩萨离此二边故,于彼对治不复更失,故名不失。
  (六)地者,此地有三种:谓信行地,净心地,如来地。于中前十六处显示信行地,证道住处是净心地,后上求佛地。
  (七)立名,名「金刚能断」者,此名有二义相,应知。如说入正见行、入邪见行故。
  「金刚」者,细牢故,细者智因故,牢者不可坏故;「能断」者,般若波罗蜜中,闻思修所断。如金刚断处而断故,是名金刚能断。
  又如画金刚形,初后阔中则狭,如是般若波罗蜜中狭者,谓净心地;初、后阔者,谓信行地、如来地,此显示不共义也。彼五种义句上上依止,应知彼等皆依止地故说。
(编者注:此本所用经文系元魏菩提流支译本)
【如是我闻。一时婆伽婆,在舍婆提城,只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婆提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食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如常敷坐,结跏趺坐,端身而住,正念不动。尔时,诸比丘来诣佛所,到已,顶礼佛足,右绕三巃,退坐一面。尔时,慧命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坐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向佛合掌,恭敬而立,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应供正撟妗魽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
  论曰:修多罗身相续,此义句今当说,世尊何故以寂静者威仪而坐也。显示唯寂静者于法能觉能说故。
  经言「善摄第一菩萨摩诃萨」者,谓已熟菩萨于佛证正觉转法轮时,以五种义中菩萨法而建立故。
  诸菩萨有七种大故,此大众生名摩诃萨□。何者七种大:〔一〕法大,〔二〕心大,〔三〕信解大,〔四〕净心大,〔五〕资粮大,〔六〕时大,〔七〕果报大。
  如菩萨地持中说,于诸菩萨所,何者善摄?何者第一也?利乐相应为善摄,第一有六种应知:〔一〕时,〔二〕差别,〔三〕高大,〔四〕牢固,〔五〕普遍,〔六〕异相。
  〔一〕何者时?现见法及未来故。彼菩萨善摄中,乐者是现见法,利者是未来世。
  〔二〕何者差别?于世间三摩敗酢魽及出世圣者声闻独觉等,善摄中差别故。
  〔三〕何者高大?此善摄无有上故。
  〔四〕何者牢固?谓毕竟故。
  〔五〕何者普遍?自然于自他身善摄。
  〔六〕何者异相?于未净菩萨善摄中胜上故。
  经言「第一付嘱」者,彼已得善摄菩萨等于佛般涅盘时,亦以彼五义如是建立故。何者第一付嘱?有六种因缘:〔一〕入处,〔二〕法尔得,〔三〕转教,〔四〕不失,〔五〕悲,〔六〕尊重。
  〔一〕何者入处?于善友所善付嘱故。〔二〕何者法尔?彼已得善摄菩萨于他所法尔善摄。〔三〕何者转教?汝等于余菩萨应当善摄是名转教。此等三种如其次第即是〔四〕不失,及〔五〕悲〔六〕尊重等应知,此善摄付嘱二种,显示〔七句义〕(一)种性不断。
【「世尊!云何菩萨大乘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修行?云何降伏其心?」尔时,佛告须菩提:「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如菩萨大乘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修行,如是降伏其心。」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是。愿乐欲闻。」】
  论曰:此下〔七句义〕(二)发起行相,何故上座须菩提问也?有六因缘:〔一〕为断疑故,〔二〕为起信解故,〔三〕为入甚深义故,〔四〕为不退转故,〔五〕为生喜故,〔六〕为正法久住故。亦即是般若波罗蜜令佛种不断。
  云何以此令佛种不断也?〔一〕若有疑者得断故。〔二〕有乐福德而心未成熟诸菩萨等,闻多福德,于般若波罗蜜起信解故。〔三〕已成熟心者入甚深义故。〔四〕已得不轻贱者,由贪受持修行,有多功德不复退转故。〔五〕已得顺摄及净心者,于法自入及见生欢喜故。〔六〕能令未来世大乘教久住故者。
  若略说,疑者令见故;乐福德及已成熟诸菩萨等摄受故;已得不轻贱者,令精勤心故;已得净心者,令欢喜故。
  经言「应云何住」者,谓欲愿故;应修行者,谓相应三摩敗蹒頖;应降伏心者,谓折伏散乱故。
  于中欲者,正求也;愿者,为所求故作心思念也;相应三摩敗踽魽无分别三摩提也;折伏散乱者,若彼三摩敗踽跏琛鮋还住也。
  第一者显示摄道,第二者显示成就道,第三者显示不失道。何故唯问发行菩萨乘?为三种菩提差别故。以善问故,于上座须菩提所应称善哉。
【佛告须菩提:「诸菩萨生如是心:所有一切众生众生所摄,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所有众生界众生所摄,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众生相,即非菩萨。何以故非?须菩提!若菩萨起众生相、人相、寿者相,则不名菩萨。】
  论曰:自下〔七句义〕(三)行所住处,讫尽经末有十八门具如前说。
  此中(三)「行所住处」中〔一〕初明发心,经言「所有众生众生所摄」者,总相说也。「卵生」等者差别说也。
  又受生依止境界所摄差别应知卵生乃至化生者,受生别也。「若有色、若无色」者,依止别也。「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者,境界所摄别故,「所有众生界众生所摄」者,谓上种种想住众生界,佛施设说也。
  「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者,何故愿此不可得义,生所摄故无过,以皆是生故,如所说卵生等生并入愿数故。彼卵生、湿生,无想及非有想、非无想等则不能。
  云何能令一切众生入涅盘也?有三因缘故:1、难处生者得时故,2、非难处生未成熟者成熟之故,3、已成熟者解脱之故。
  何故说无余涅盘界不直说涅盘?若如是便与世尊所说初禅等方便涅盘不别故。彼自以丈夫力故,无佛亦得,但非究竟。
  何故不说有余涅盘界?彼共果故。自以宿业,又值佛说而得果故,又非一向身苦有余故。
  如是涅盘及有余涅盘等,丈夫力果故,共果故,非究竟果故,非一向果故。是故说无余。「如是无量众生入涅盘已」者,显示卵生等生一一无量故。
  「无有众生得涅盘」者,此何义?如菩萨自得涅盘,无别众生,何以故?若菩萨有众生相,「即非菩萨」者,此何义?若菩萨于众生所,他想转非自体想不名菩萨故,何以故?「若菩萨起众生相、人相、寿者相,则不名菩萨」者,此何义?若以烦恼取众生、命、人相转彼则有我想,及于众生中有众生相转,菩萨于彼不转,已断我见故,得自行(行者谓五阴行)平等相故。信解自他平等,彼菩萨非众生、命、人取见者,此是其义。
  复次,经言「诸菩萨生如是心等」者,显示菩萨应如是住中欲愿也。「若菩萨有众生相即非菩萨」者,显示应如是修行中相应三摩敗酢蹙臸。「若菩萨起众生相、人相、寿者相、则不名菩萨」者,显示应如是降伏心中摄散时也。如菩萨相应三摩敗酢躔ā魽众生相亦不转,如彼尔焰相住故。「是故无有众生得涅盘」者,此得成就彼欲愿者,摄诸住处为最胜,彼相应行相行余住处时,依止欲愿决定得故,此欲愿义不复重释。
【「复次,须菩提!菩萨不住于事行于布施,无所住行于布施,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须菩提!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于相想。何以故?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聚不可思量。须菩提!于汝意云何?东方虚空,可思量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如是,须菩提!南西北方,四维上下虚空,可思量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菩萨无住相布施,福德聚亦复如是不可思量。」佛复告须菩提:「菩萨但应如是行于布施。】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二〕波罗蜜相应行,自此后余住处中,有五种随所相应,而解释应知:1、依义,2、说相,3、摄持,4、安立,5、显现。
  1、住处对治为依义,2、即彼住处为说相,3、欲愿为摄持,4、住处第一义为安立,5、相应三摩提及摄散心为显现。
  于波罗蜜净住处中,经言「菩萨不住于事,行于布施」,此为依义,显示对治住著故。经言「应行施者」,此为说相。六波罗蜜六摄一切檀那体性故。檀那有三种:一资生施者,谓檀那波罗蜜。二无畏施者,谓尸罗波罗蜜、羼提波罗蜜。三法施者,谓□梨耶波罗蜜、禅耶波罗蜜、般若波罗蜜等。
  若无精进于受法人所为说法时疲倦故,不能说法;若无禅定则贪于信敬供养,及不能忍寒热逼恼故,染心说法;若无智慧,便颠倒说法,多有过故,不离此三得成法施。
  彼诸波罗蜜有二种果,谓未来现在,未来果者,檀那波罗蜜得大福报;尸罗波罗蜜得自身具足,谓释梵等;羼提波罗蜜得大伴助、大眷属;□离耶波罗蜜得果报等不断绝;禅那波罗蜜得生身不可损坏;般若波罗蜜得诸根猛利,及多诸悦乐,于大人众中得自在等。现在果者,得一切信敬供养,及现法涅盘等。
  于中若菩萨求未来果故行施,为住事行施,如所施物还得彼物果。是故经言「不住于事,行于布施」,若求未来尸罗等果故行施,为有所住行施,是故经言「无所住应行布施」。
  尸罗等果有众多,不可分别故,总名有所住。若求现在果信敬供养故行施,为住色声香味触行施故,经言「不住色」等。若求现法涅盘故行施,为住法行施故。经言「不住于法应行布施」。又经言「应行布施」者,即说摄持施之欲愿故。经言「不住行施」者,即此不住为安立第一义故,于中以不住故,显示如所有事第一义不住物等是所有事。经言「菩萨应如是行施不住于相想」者,此为显示,谓相应三昧及摄散心。
  于此二时不住相想,如是建立不住已,或有菩萨贪福德故,于此不堪,为令堪故,世尊显示不住,行施福聚甚多犹如虚空,有三因缘:一遍一切处,谓于住不住相中福生故;二宽广高大殊胜故;三无尽究竟不穷故。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相成就见如来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不可以相成就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相,即非相。」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妄语。若见诸相非相,则非妄语。如是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三〕欲得色身住处。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相成就见如来不」者,此为依义,应如显示对治如来色身慢故。经言「相成就」者,此为说相,显示如来色身故,「上座须菩提言:不也」。
  为成满此义故,「世尊说: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妄语」,即显欲愿于如是义中应摄持故,及即是安立第一义,于第一义中相成就为虚妄,非相成就不虚妄。
  经言「如是诸相非相则见如来」者,此为显现,谓相应三昧及摄乱心时,于彼相中非相见故。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末世,得闻如是修多罗章句,生实相不?」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颇有众生,于未来世末世,得闻如是修多罗章句,生实相不?」佛复告须菩提:「有未来世末世,有菩萨摩诃萨,法欲灭时,有持戒修福德智慧者,于此修多罗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佛复告须菩提:「当知彼菩萨摩诃萨,非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所修行供养,非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所而种善根。」佛复告须菩提:「已于无量百千万诸佛所修行供养,无量百千万诸佛所种诸善根。闻是修多罗,乃至一念能生净信。须菩提!如来悉知是诸众生,如来悉见是诸众生。须菩提!是诸菩萨,生如是无量福德聚,取如是无量福德。何以故?须菩提!是诸菩萨,无复我相、众生相、人相、寿者相。「须菩提!是诸菩萨,无法相,亦非无法相。无相,亦非无相。何以故?须菩提!是诸菩萨,若取法相,则为著我人众生寿者。须菩提!若是菩萨有法相,即著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何以故?须菩提!不应取法,非不取法。以是义故,如来常说筏喻法门,是法应舍,何况非法。」】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四〕为欲得法身住处。于中二种:1、言说法身,2、证得法身。
  为欲得此〔四〕「欲得法身」中1、言说法身故。经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末世,得闻如是修多罗章句」等。
  于中「修多罗章句」者,谓所有义,应知。何者为句?如上所说七种义句,于不颠倒义想是谓实相,应知。如言执义彼非实相。「上座须菩提作是念:于未来世无有生实相」者,为遮此故。
  「世尊言:有正法欲灭时」者,谓修行渐灭时,应知。次后,世尊为如是义显示五种:(1)显示修行,(2)显示集因,(3)显示善友摄受,(4)显示摄福德相应,(5)显示实相中当得实想故。
  (1)经言「有持戒修福德智慧」者,此增上戒等三学,显示修行功德,少欲等功德为初,乃至三摩提等。
  (2)经言「已得供养无量百千诸佛,乃至一心净信」等。此显示集因,一心净信尚得如是,何况生实想也。
  (3)经言「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者,此显示善友所摄,知者知名身,见者见色身,谓一切行住所作中知其心,见其依止故。
  (4)经言「生取无量福聚」者,此显示摄福德,生者福正起时故,取者即彼灭时摄持种子故。
  (5)经言「是诸菩萨无复我相众生相」,乃至「若是菩萨有法想,即著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者,此显示实想。
  对治五种邪取故,何者五邪取:一外道,二内法凡夫及声闻,三增上慢菩萨,四世间共想定,五无想定。
  第一者我等想转;第二法相转;第三者无净想转,此犹有法取,有法取者,谓取无法故;第四者有想转;第五者无想转。是诸菩萨于彼皆不转也。此中显了有戒,乃至当生无量福聚等。
  经言「何以故」者,此言是中邪取但法及非法想转,非我等想,以我想及依止不转故。然于我想中随眠不断故,则为有我取。是故经言「是诸菩萨,若取法想,则为著我等取,若无法想转,则为有我取」等。此我等想转中余义犹未说。
  经言「若是菩萨有法相即著我」等者,于中取自体相续为我想,我所取为众生相,谓我乃至寿住取为命想。展转取余趣,取为人相,应知于中言「当生实想」者,此为依义,应知显示对治,不实想故,言于此修多罗章句说中者,此为说相显示言说法身故。「即彼当生实想」中言「当生」者,是故愿摄持故,「是诸菩萨无复我想转」等者,是安立第一义。
  「须菩提!不应取法,非不取法」者,是显了。谓相应三摩敗踽趼浴酢魽「不应取法」者,于法体及法无我懴亘渔蒓。
  又言说法身要义者,经言「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懩谩鮧门,若解此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故。「法尚应舍」实想生故,「何况非法」者,理不应故。略说显示菩萨欲得言说法身,不应作不实想故。
【复次,佛告慧命须菩提:「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须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何以故?一切圣人,皆以无为法得名。」】
  论曰:此下〔四〕「欲得法身」中2、证得法身复有二种:(1)智相法身,(2)福相法身。
  2、「证得法身」中(1)为欲得智相至得法身住处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此为依义,显示翻于正觉菩提取故,说法者正觉所摄故,经言「有法可说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是为说相,显示至得法身故。
  「无有定法」者,上座须菩提道佛意故,世谛故,有菩提及得,是为欲愿摄持以方便故,二俱为有。若如世尊意说者二俱无有,为显此故,经言「如我解世尊所说义」等。
  又经言「何以故?如来所说法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者,是安立第一义,由说法故,知得菩提故。于说法中安立第一义,于中「不可取」者,谓正闻时,「不可说」者谓演说时,「非法」者分别性,「非非法」者法无我故。
  经言「何以故?」以无为故得名圣人者,无为者无分别义也。是故菩萨有学得名,无起无作中,如来转依名为清净,是故如来无学得名,于中初无为义者,三摩敗蹒睢醪緼及折伏散乱时显了故,第二无为唯第一义者,无上觉故。自此已后一切住处中,皆显以无为故得名圣人。应知前诸住处中未说无为得名,于此说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中无为已竟。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须菩提!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所得福德,宁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婆伽婆!甚多!修伽陀!彼善男子善女人,得福甚多。何以故?世尊!是福德聚,即非福德聚,是故如来说福德聚。」佛言:「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复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无量不可数。何以故?须菩提!一切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一切诸佛如来,皆从此经生。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是名佛、法。】
  论曰:此下2、「证得法身」中(2)福相法身,为欲得福相至得法身住处故。经言「于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等,云何显示即彼所有言说法身出生如来福相至得法身,于彼乃至说一四句偈生福甚多,况复如来所有福相至得法身,以何因缘于言说法身中,如是说一四句偈能生多福,为成就此义故。
  经言「何以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从此出」者,于中普集十法行阿含故,「诸佛世尊从此生」者,世谛故言佛出生,以有菩提故,即此二懓縂名为佛法,以菩提及佛故。经言「须菩提!佛法者,即非佛法」。
  复次,经言「其所生福,胜彼无量阿僧只」者,此为依义,显示对治福不生故。于中「其福」者,此为说相,显示福相法身故;「胜彼」者,显示欲愿摄持故。
  经言「世尊!是福聚,即非福聚,是故如来说福聚。」及言「须菩提!佛法佛法者,即非佛法,是名佛法」者,以此福聚及佛法,为摄取如来福相。
  法身中安立第一义,为随顺无为得名故,相应三摩敗踽酢酢蹴戗鉥显了言。「甚多,婆伽婆,甚多,修伽陀」二语者,显示摄心持心,以摄自心故言受持,「为他说」者解释句味故,「无量」者过譬喻故。「阿僧只」者显多故,已说欲住处竟。
【「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法名须陀洹。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法名斯陀含。是名斯陀含。」「须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法名阿那含。是名阿那含。」「须菩提!于意云何?阿罗汉能作是念:『我得阿罗汉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法名阿罗汉。世尊!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即为著我人众生寿者。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最为第一,世尊说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不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世尊则不记我无诤行第一。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无诤无诤行。」】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五〕为修道得胜中无慢,如前略为八种住处。已下十二总名离障碍住处,对治应知。
  何者十二障碍:1、慢,2、无慢而少闻,3、多闻而小攀缘作念修道,4、不小攀缘作念修道而舍众生,5、不舍众生而乐随外论散动,6、虽不散动,而破影像相中无巧便,7、虽有巧便而福资粮不具,8、虽具福资粮而乐味懈怠及利养等,9、虽离懈怠利养而不能忍苦,10、虽能忍苦而智资粮不具,11、虽具智资粮而不自摄,12、虽能自摄而无教授。
  此中为离慢故。经言「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等,此为依义,显示对治我得慢故。又复「须陀洹能作是念」者,即为说相,显示无慢故,亦即是欲愿摄持。
  经言「世尊!实无有法不入色声香味触」者,此为安立第一义。
  若须陀洹如是念,我得须陀洹果即为有我想,若有我想则为有慢,应知如是乃至阿罗汉亦尔。上座须菩提自显无诤行第一及离欲阿罗汉共有功德者,以己所证为令信故,以无有法得阿罗汉,及无所行故,说无诤无诤行,此中即为安立第一义。
【佛告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昔在然灯佛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如来在然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六〕为不离佛出时,依离障碍十二种中为离少闻故。
  经言「如来昔在然灯佛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不?」等,谓彼佛出世承事供养时,有法可取,离此分别故,依义等及对治等,随义相应应知。
【佛告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庄严佛国土』,彼菩萨不实语。何以故?须菩提!如来所说庄严佛土者,则非庄严,是名庄严佛土。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而无所住,不住色生心,不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七〕为愿净佛土,依离障碍十二种中,为离小攀缘作念修道故。
  经言「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庄严佛国土」等,若念严净土者,则于色等事分别生味著,为离此故。经言「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而无所住,不住色声香味触法」等。
【「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须菩提!于意云何?是身为大不?」须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说非身,是名大身。彼身非身,是名大身。」】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八〕为成熟众生,依离障碍十二种中,为离舍众生故。
  经言「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如是等,此何所显示?为成熟欲界众生故。彼罗暸╈隆跬援懷階一切大身量如须弥,尚不应见其自体,何况余者。
  经言「如来说为非体」者,显示法无我故,「彼体非体」者,显示法体无生无作故。此即显示自性与相及差别故。
【佛言:「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诸恒河,尚多无数,何况其沙。」佛言:「须菩提!我今实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尔数恒河沙数世界,以施诸佛如来。须菩提!于意云何?彼善男子善女人,得福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彼善男子善女人,得福甚多。」佛言须菩提:「以七宝满尔数恒河沙世界,持用布施。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法门,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而此福德,胜前福德无量阿僧只。复次,须菩提!随所有处,说是法门,乃至四句偈等,当知此处,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皆应供养,如佛塔庙。何况有人,尽能受持读诵此经。须菩提!当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则为有佛,若尊重似佛。」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法门?我等云何奉持?」佛告须菩提:「是法门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以是名字,汝当奉持。何以故?须菩提!佛说般若波罗蜜,则非般若波罗蜜。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须菩提言:「世尊!如来无所说法。」】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九〕为远离随顺外论散乱,依离障碍十二种中,为离乐外,离散乱故。
  经说四种因缘,显示此法胜异也:1、摄取福德,2、天等供养,3、难作,4、起如来等念。
  经言「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等者,是1、摄取福德。经言「须菩提!随所有处说是法门」等者,是2、天等供养。经言「须菩提!当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等者,是3、难作。经言「若是经典所在之处」等者,是4、起如来等念。
  于中「说」者为他直说故,「授」者教授他故,显示此乐外论散乱对治法胜异已。
  于如是法中,或起如言执义为对治彼未来罪故,经言「佛说般若波罗蜜,则非般若波罗蜜」故,如般若波罗蜜非波罗蜜,「如是亦无有余法如来说」者,为显此义故。
  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此显示自相及平等相法门第一义也。
【「须菩提!于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是为多不?」须菩提言:「彼微尘甚多,世尊!」「须菩提!是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十〕明色及众生身抟取中观破相应行。依离障碍十二种中,为离于影像相,自在中无巧便故。
  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如是」等,彼不限量攀缘作意,菩萨恒于世界攀缘作意修习故。说三千大千世界,于中为破色身影像相故。
  显示二种方便:1、细作方便,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宁为多不?」等。2、不念方便,如经:「是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故,为破众生身影像相故。
  经言「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故。于中世界显众生世也,但以名身名为众生世,不念名身方便即是显示故,彼影像相不复说细作方便也。
【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大人相见如来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如来说三十二大人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大人相。」】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十一〕明供养给侍如来。依离障碍十二种中,为离不具福资粮故。
  经言「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大人相见如来不?」者,显示为福资粮故,亲近供养如来时,不应以相成就见如来,云何见?应见第一义法身故。
【佛言:「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若复有人,于此法门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甚多无量阿僧只。」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扪泪而白佛言:「希有!婆伽婆!希有!修伽陀!佛说如是甚深法门,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法门。」「何以故?须菩提!佛说般若波罗蜜,即非般若波罗蜜。」「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则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世尊!是实相者,则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实相。世尊!我今得闻如是法门,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其有众生得闻是法门,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何以故?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蜜,非第一波罗蜜。如来说第一波罗蜜者,彼无量诸佛亦说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十二〕远离利养及疲乏热恼故,不起精进及退失等。依离障碍十二种中,为离懈怠利养等乐味故。
  经言「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如是等,于中身有疲乏,心有热恼,以此二种于彼精进,若退若不发,此何所显示?如此舍尔许身,自所有福不及此福。
  云何以一身著懈怠等故,而为障碍?何故此中上座须菩提流泪而言:「我未曾闻如是等法门」也?以闻此胜福甚多过于舍无量身,更不说余胜福故。若闻如是胜福故,发起精进已,若于此法中生如义想为离此过故。
  经言「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则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等,即于如是实相中,为离实相分别故。经言「是实相者,即是非相」如是等。
  经言「世尊!我今得闻如是法门,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其有众生,得闻是法门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如是等,此何义?为令味著利养过懈怠诸菩萨生惭愧故。
  于未来正法灭时,尚有菩萨于此法门受持故,无人等取及法取,云何汝等于正法兴时,远离修行,不生惭愧也?
  经言「此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者,显示无人取也。「我相即非相」等者,显示无法取也。
  经言「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者,显示诸菩萨顺学相,诸佛世尊离一切相,是故我等亦应如是学。此等经文为离退精进故说,于中言,「若分别若信解」者,后句释前句也。「受」者受文字也。「持」者持义也。为离不发起精进故。
  经言「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等者,以惊等故不发起精进也。于声闻乘中,世尊说有法及有空,于听闻此经时,闻法无有故惊,闻空无有故怖,于思量时于二不有理中不能相应故畏。更有别释为三种,无自性故,应知。谓相生第一义等无自性故。
  经言「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蜜,非第一波罗蜜」者,此有何义?复说第二生惭愧处故,言此法如是胜上,汝等不应放逸,于中以于余波罗蜜中胜故,名第一波罗蜜。
  又经言「如来说第一波罗蜜」者,彼无量诸佛亦说波罗蜜者,此言显示一切诸佛同说第一,是故名第一。
【「须菩提!如来说忍辱波罗蜜,即非忍辱波罗蜜。何以故?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众生相,无人相,无寿者相,无相,亦非无相。何以故?须菩提!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众生相、人相、寿者相,应生镇恨。须菩提!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众生相,无人相,无寿者相。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何以故?若心有住,则为非住。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是故佛说菩萨心不住色布施。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应如是布施。」须菩提言:「世尊!一切众生相,即非相。何以故?如来说一切众生,即非众生。」「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异语者。须菩提!如来所得法,所说法,无实无妄语。须菩提!譬如有人入□,则无所见。若菩萨心住于事而行布施,亦复如是。须菩提!譬如人有目,夜分已尽,日光明照,见种种色。若菩萨不住于事行于布施,亦复如是。】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十三〕明忍苦依离障碍十二种中,为离不能忍苦故。经言「须菩提!如来说忍辱波罗蜜」等。
  于中有二:1、能忍,2、离不能忍。
  1、能忍有三:(1)如所能忍,(2)忍相,(3)种类忍。
  于中(1)如所能忍,以何相生忍处,如忍差别显示对治,彼因缘故,何者能忍?谓达法无我故,云何得显示?如经言「如来说忍辱波罗蜜,即非忍辱波罗蜜」故。
  云何应知(2)忍相?若他于己起恶等时,由无有我等相故,不生镇想,亦不于羼提波罗蜜中生有想,于非波罗蜜中生无想。
  此云何显示?经言「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有我等相,及无相亦非无相等」故。
  何者(3)种类忍?亦有二种:一极苦忍,二相续苦忍。云何显示?经言「须菩提!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应生嗔恨」等。
  云何相续苦忍?经言「须菩提!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等。
  2、不忍因缘者,有三种苦:(1)流转苦,(2)众生相违苦,(3)乏受用苦。于中经言「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等,此为显示(1)流转苦忍因缘对治。
  发菩提心者,以三种苦相故,则不欲发心故。说应离一切相等,此中一切相者,为显如是等三苦相也。若著色等则于流转苦中疲乏故,菩提心不生故。
  经言「不住色生心等如前说,不住非法」者,谓非法无我也。于非法及法无我中,皆不住故为成就,彼诸不住故,说遮余事。
  经言「应生无所住心,何以故?若有心住即为非住」等。经言「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应如是布施,乃至一切众生即非众生」等。此显示对治(2)众生相违苦忍,即为一切众生而行于舍。
  云何于彼应生嗔也。由不能无众生及众生相,以此因缘故。众生相违时,即生疲乏故,显示人无我法无我等。
  经言「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等,此何所显示?欲令信如来故能忍。
  于中「真语」者,为显世谛相故;「实语」者,为显世谛修行有烦恼及清净相故;于中实者,此行烦恼此行清净故;「如语」者,为第一义谛相故;「不异语」者,为第一义谛修行有烦恼及清净相故。说此真语等。已于此中如言说性起执著。
  为遣此故,经言「须菩提!如来所得法所说法无实无妄语」故。「无实」者,如言说性非有故;「无妄」者,不如言说自性有故。
  经言「须菩提!譬如有人入暗」如是等,显示(3)乏受用苦忍因缘对治,若为果报布施,便著于事而行舍施。于彼喜于欲乐若受中不解出离。犹如入暗,不知我何所趣?彼喜欲乐亦尔。若不著于事而行布施,如有眼丈夫夜过,日出见种种色,随意所趣,应如是见。彼无明夜过,慧日出已,种种尔焰,如实见之,彼不知解出离欲乐苦受故,喜乐欲乐。
【「复次,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法门,受持读诵修行,则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悉觉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聚。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舍恒河沙等无量身,如是百千万亿那由他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闻此法门,信心不谤,其福胜彼无量阿僧只,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修行,为人广说。须菩提!以要言之,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此法门,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若有人能受持读诵修行此经,广为人说,如来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成就不可思议不可称无有边无量功德聚。如是人等,则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须菩提!若乐小法者,则于此经,不能受持读诵修行,为人解说。若有我见众生见人见寿者见,于此法门,能受持读诵修行为人解说者,无有是处。须菩提!在在处处,若有此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当知此处,则为是塔,皆应恭敬,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复次,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为人轻贱。何以故?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我念过去无量阿僧只阿僧只劫,于然灯佛前,得值八千四亿那由他百千万诸佛,我皆亲承供养,无空过者。须菩提!如是无量诸佛,我皆亲承供养,无空过者。若复有人,于后世末世,能受持读诵修行此经,所得功德,我所供养诸佛功德,于彼百分不及一,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于后世末世,有受持读诵修行此经,所得功德,若我具说者,或有人闻,心则狂乱,疑惑不信。须菩提!当知是法门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十四〕离寂静味依离障碍十二种中,为离阙少智资粮故。
  经言「复次,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法门受持读诵修行」等。此中为离三摩提攀缘,显示与法相应,有五种胜功德:1、如来忆念亲近,2、摄福德,3、赞叹法及修行,4、天等供养,5、灭罪。
  1、何者如来忆念亲近?经言「受持读诵」等,如来以佛智知,彼如来以佛眼见彼等,于中受者习诵故,持者不妄故。若读若诵者,此说受持因故,为欲受故读,为欲持故诵。又复读者习诵故,持者总览义故。
  2、何者摄福德?经言「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聚」等。
  3、何者赞叹法及修行?经言「须菩提!以要言之,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等,此为赞叹法。于中「不可思」者,唯自觉故;「不可称」者,无有等及胜故。
  经言「此法门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者,此成就不可称义。于中余乘不及故最上,烦恼障智障净故最胜,应知。
  经言「若有人能受持读诵修行此经,广为人说」等者,此为赞叹修行。于中「如来知见成就无量功德聚」者,是总说也。「不可思、不可称、不可量」者,解释故。
  「如是人等,则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谓肩负菩萨重担故。
  经言「须菩提!若乐小法者,则于此经不能受持读诵修行,为人解说」者,谓声闻独觉乘者故。
  经言「若有我等见,乃至受持无有是处」者,谓有人我见众生而自谓菩萨者故。
  4、何者天等供养?经言「须菩提!在在处处,若有此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等者。
  于中以华蔓烧香薰香涂香末香衣盖幢□等,供养恭敬,礼拜右绕,故名支提。
  5、何者灭罪?经言「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为人轻贱等故」者,此毁辱事有无量门,为显示此故说轻贱。
  经言「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显示灭罪故。
  前所说「以此因缘,出生无量阿僧只多福」者,今当解释,彼无量阿僧只义应知。威力者,成熟炽然故,多者具足故。
  于中经言「须菩提!我念过去无量阿僧只阿僧只劫」等者,此显示威力故,即是福聚威力,以彼所有福聚远绝高胜故。此中「阿僧只劫」者乃至「然灯佛」,故应知「过阿僧只」者,更过前故。「亲承」者,供养故。「不空过」者,常不离供养故。
  经言「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于后末世有受持读诵修行此经,所得功德若我具说」者,或有人闻心则狂乱,如是等此显示多故,或为狂因,或得乱心果,应知。此之彼威力及彼多等,何人能说。是故经言「须菩提!当知是法门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此显示彼福体及果不可测量故。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住?云何修行?云何降伏其心?」佛告须菩提:「菩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令入无余涅盘界。如是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一众生实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众生相、人相、寿者相,则非菩萨。何以故?须菩提!实无有法,名为菩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十五〕于证道时远离喜动,依离障碍十二种中,为远离自取故。
  经言「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发菩提心住修行」等,何故复发起此初时问也?将入证道菩萨,自见得胜处,作是念:我如是住,如是修行,如是降伏心,我灭度众生,为对治此故,须菩提问:「当于彼时,如所应住,如所修行,如所应降伏心」,及世尊答「当生如是心」等。
  又经言「须菩提!若菩萨有众生」等者,为显我执取,或随眠故。若言我正行菩萨乘,此为我取,对治彼故。经言「须菩提!实无有法名为菩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然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须菩提白佛言:「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佛于然灯佛所,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于然灯佛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然灯佛则不与我授记:『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以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灯佛与我授记,作如是言:『摩那婆!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何以故?须菩提!言如来者,即实真如。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是人不实语。须菩提!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是中不实不妄语。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须菩提!所言一切法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十六〕求教授,依离障碍十二种中,为离无教授故。
  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然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如是等。
  又经言「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然灯佛则不与我授记,汝于来世当得作佛」等。此有何意?若菩提法可说,如彼然灯如来所说者,我于彼时便得菩提,然灯如来则不授记言我得等,以彼法不可说故。我于彼时不得菩提,是故与我授记,此是其义应知。
  又何故彼法不可说?经言「须菩提!言如来者,即实真如」故,如清净故名为如来,以如不可说故作此说。清净如名为真如,犹如真金,或言:然灯如来所于法不得菩提,世尊后时自得菩提,为离此取故。
  经言「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是人不实语」等故。
  又经言「须菩提!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菩提,于是中不实不妄语」者,显示真如无二故。
  云何不实?谓言说故,「不妄」者,谓彼菩提不无世间言说故。
  经言「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者,此何义?显一切法法如清净故。「如」者遍一切法故,此是其义;又彼一切法法体不成就,为安立第一义故。经言「须菩提!所言一切法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名一切法故。
【「须菩提!譬如有人,其身妙大。」须菩提言:「世尊!如来说人身妙大,则非大身,是故如来说名大身。」佛言:「须菩提!菩萨亦如是。若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众生。』则非菩萨。」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颇有实法名为菩萨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实无有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众生无人无寿者。】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十七〕为入证道故。
  经言「须菩提!譬如有人其身妙大,」如是等显示入证道时,得智慧故离慢,云何得智?有二种智故:1、摄种性智,2、平等智。
  若得智已得生如来家,得决定绍佛种,此为1、摄种性智,得此已能得妙身。于中「妙身」者,谓至得身成就,身得毕竟转依故。
  大身者,一切众生身摄身故。若于此家长夜愿生,既得生已,便得彼身,是名2、妙身平等智。
  复有五种平等因缘:(1)敗鮟平等,(2)法无我平等,(3)断相应平等,(4)无希望心相应平等,(5)一切菩萨证道平等。
  得此等故,得为大身,摄一切众生大身故,于彼身中安立非自非他故。
  经言「世尊!如来说人身妙大,则非大身,是故如来说名大身」等者,于此妙身等中,安立第一义。如是等是为得智慧。
  云何离慢?经言「须菩提!菩萨亦如是。若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众生」等。此云何可知?若作是念,我灭度众生,我是菩萨,应知。此是慢者,非实义菩萨。为显示此故,经言「是故佛说一切法无众生」等,若菩萨有众生念,则不得妙身大身故。
【「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庄严佛国土。』是不名菩萨。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佛国土。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菩萨。】
  论曰:此下(三)「行所住处」中〔十八〕上求佛地。应知,彼地复有六种具足摄转依具足:1、国土净具足,2、无上见智净具足,3、福自在具足,4、身具足,5、语具足,6、心具足。
  〔十八〕「上求佛地」中1、为国土净具足三摩敗蹒頖。
  经言「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庄严佛国土,是不名菩萨」如是等,此义为于共见正行中转故,为断彼故,安立第一义。经言「即非庄严,是名庄严国土」等。
  又经言「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无我法」者,此言为二种无我故,谓人无我法无我。
  又经言「如来说名菩萨」,菩萨者为于彼二种无我中二种正觉故。此等云何显示?若言我成就即为人我,取庄严国土者是法我取,此非菩萨。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须菩提言:「如是,世尊!如来有肉眼。」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天眼不?」须菩提言:「如是,世尊!如来有天眼。」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慧眼不?」须菩提言:「如是,世尊!如来有慧眼。」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法眼不?」须菩提言:「如是,世尊!如来有法眼。」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佛眼不?」须菩提言:「如是,世尊!如来有佛眼。」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恒河中所有沙,佛说是沙不?」须菩提言:「如是,世尊!如来说是沙。」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等恒河,是诸恒河所有沙数佛世界,如是世界,宁为多不?」须菩提言:「彼世界甚多,世尊!」佛言:「须菩提!尔所世界中,所有众生,若干种心住,如来悉知。何以故?如来说诸心住,皆为非心住,是名为心住。何以故?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论曰:此下〔十八〕「上求佛地」中2、为无上见智净具足故。
  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如是等于中二种:(1)为见净,(2)为智净。
  如来不唯有慧眼,为令知见净胜故,显示有五种眼。若异此则唯求慧眼见净故,于中略说有四种眼,谓色摄,第一义谛摄,世谛摄,一切种一切应知摄。
  色摄复有二种,谓法界(编者注:「界」一本作「果」)修果。此为五眼敗蹒钣臛。是初色摄第一义智力故。世智不颠倒转,是故第一义谛摄在先,于中为人说法,若彼法为彼人施设,此智说名法眼,一切应知中,一切种无功用智,说名佛眼,此等名(1)为见净。
  如经「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恒河中所有沙」如是等,此(2)为智净。
  于中心住者,谓三世心,若干种者,应知有二种,谓染及净,即是共欲心、离欲心等,「世」者说过去等分,于此二中安立第一义故。经言「如来说诸心住皆为非心住,乃至过去心不可得」等。
  于中「过去心不可得」者,已灭故,「未来」者未有故,「现在」者第一义故,为应知中证故。安立「见」为教彼,彼众生寂静心故,安立「智」。于此智净中,说心住即非心住,如是见净中,何故不说眼即非也。以一住处故,见智净后安立第一义故,初亦得成就。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以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持用布施,是善男子善女人,以是因缘,得福多不?」须菩提言:「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缘,得福甚多。」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彼善男子善女人,以是因缘,得福德聚多。须菩提!若福德聚有实,如来则不说福德聚福德聚。】
  论曰:此下〔十八〕「上求佛地」中3、为福自在具足故。
  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以满三千大千世界」等,于中亦安立第一义故,经言「须菩提!若福德聚有实」等。
【「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色身见。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故如来说名具足色身。」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诸相见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故如来说名诸相具足。」】
  论曰:此下〔十八〕「上求佛地」中4、为身具足故,于中复有二种:(1)为好具足,(2)为相具足。
  为好具足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如是等,于中亦以安立第一义故。
  经言「如来说非具足等为相身具足」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诸相见不?」如是等。
【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汝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耶?须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则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法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
  论曰:此下〔十八〕「上求佛地」中5、为语具足故。
  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汝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耶?」如是等,于中安立第一义故。经言「如来说法说法者」等。
【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生信心不?」佛言:「须菩提!彼非众生,非不众生。何以故?须菩提!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论曰:此下〔十八〕「上求佛地」中6、心具足。
  于心具足中复有六种:(1)为念处,(2)为正觉,(3)为施设大利法,(4)为摄取法身,(5)为不住生死涅盘,(6)为行住净,应知。
  于6、「心具足」中(1)为念处故。
  经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生信心不?」如是等,此处「于诸众生」中,显示如世尊念处故,「彼非众生」者,第一义故;「非不众生」者,世谛故。
  「是人即为希有第一」者,显示说第一义,是不共及相应故。此文如前说。
【佛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世尊,无有少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次,须菩提!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无众生无人无寿者,得平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修一切善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所言善法善法者,如来说非善法,是名善法。】
  论曰:此下于彼6、「心具足」中(2)为正觉故。
  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是等,于中「无有法」者,为离有见过,已显示菩提及菩提道故。
  彼复显示菩提,有二种因缘,谓阿耨多罗语故,三藐三佛陀语故。
  于中经言「无有少法如来得阿耨多罗」者,此为阿耨多罗语故,此显示菩提自相故。菩提解脱相故,彼中无微尘许法有体,是故亦不可得,亦无所有,应知。
  经言「复次,须菩提!是法平等」者,为三藐三佛陀语故,显示菩提者人平等相。于中「平等」者,以菩提法故得知是佛,此中经言「无有高下」者,显示一切诸佛第一义中,寿命等无高下故。
  经言「以无众生无人无寿者,得平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显示菩提,于生死法平等相故。
  经言「一切善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显示菩提道故。
  经言「所言善法善法者,如来说非善法。是名善法」等者,此安立第一义相故。
【「须菩提!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如是等七宝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他人说,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百千万分不及一,歌罗分不及一,数分不及一,优波尼沙陀分不及一,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须菩提!于意云何?汝谓如来作是念,我度众生耶?须菩提!莫作是见。何以故?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佛言:「须菩提!若有实众生如来度者,如来则有我人众生寿者相。须菩提!如来说有我者,则非有我,而毛道凡夫生者以为有我。须菩提!毛道凡夫生者,如来说名非生,是故言毛道凡夫生。】
  论曰:此下于彼6、「心具足」中,为(3)施设大利法故。
  经言「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如是等,于中为安立第一义教授故。
  经言「汝谓如来作是念:我度众生耶?」如是等,又经言「如来则有我人众生寿者相」等者。
  此有何义?如来如尔焰而知,是故若有众生相,如来则为有我取;若实无我而言有我取,为离此著故。
  经言「须菩提!如来说有我者,则非有我,」如是等。是故但小儿凡夫有如是取故。经言「须菩提!毛道凡夫生者,如来说名非生,是故言毛道凡夫生」故。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相成就得见如来不?」须菩提言:「如我解如来所说义,不以相成就得见如来。」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不以相成就得见如来。」佛言:「须菩提!若以相成就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应是如来,是故非以相成就得见如来。」尔时,世尊而说偈言:「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彼如来妙体,即法身诸佛,法体不可见,彼识不能知。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相成就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以相成就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论曰:此下于彼6、「心具足」中,为(4)摄取法身,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相成就得见如来不?」如是等。于中初偈显示如所不应见不可见故。云何不可见?诸见世谛故。
  「是人行邪静」者,定名为静;「以得禅」者,说名寂静;说名寂静者故,又复禅名思惟修故。
  于中「思」者意所摄,「修」者识所摄,言「寂静」者,即说觉及识,此世谛所摄,应知。
  「彼不能见(编者注:此处疑漏一「佛」字)」者,谓彼世谛行者。第二偈显示如彼不应见,及不应因缘。谓初分次分于中偈言「以法应见佛」者,法者谓真如义也。
  此何因缘?偈言:导师法为身故,以如为缘故,出生诸佛净身此不可见,但应见法故彼不应见。复何因缘故不可见?以彼法真如相故,非如言说而知,唯自证知故,不如言说者,非见实不能知故,为显示此义故。
  偈言:法体不可见,彼识不能知故。于此住处中得显示以法身应见如来,非以相具足故。若尔如来虽不应以相具足见,应相具足为因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离此著故。经言「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相成就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是念等」者,此义明相具足,体非菩提,亦不以相具足为因也。以相是色自性故。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菩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说诸法断灭相。须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菩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说诸法断灭相,何以故?菩萨摩诃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说断灭相故。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有菩萨,知一切法无我,得无生法忍。此功德胜前所得福德。须菩提!以诸菩萨不取福德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萨不取福德?」佛言:「须菩提!菩萨受福德,不取福德,是故菩萨取福德。】
  论曰:此下于彼6、「心具足」中,为(5)不住生死涅盘故。于中有二:A、为不住涅盘,B、为不住生死。
  A、为不住涅盘故,「须菩提!汝若作是念:菩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说诸法断灭相,」如是等。
  于中经言「于法不说断灭」者,谓如所住法而通达,不断一切生死影像法,于涅盘自在行利益众生事,此中为遮一向寂静故,显示不住涅盘,若不住涅盘应受生死苦恼,为离此著,显示不住流转故。经言「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持用布施,」如是等。
  B、于中经言「无我无生法忍」者何义?如来于有为法得自在故。无彼生死法我,又非业烦恼力生故。无生故名无我,无生者,此中云何得显示?如说摄取余福,尚于生死中不受苦恼,何况菩萨于无我无生法中得忍,已所生福德胜多于彼。
  经言「须菩提!以诸菩萨不取福德」者,此显示不住生死故。若住生死即受福聚。
  又经言「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萨不取福德」者,此有何义?以世尊于余处说应受福聚故。
  经言「佛言:须菩提!菩萨受福德不取福德,是故菩萨取福德」者,此显示以方便应受而不应取故。受者说有故,取者修彼道故,如福聚及果中皆不应著。
【「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去若来若住若坐若卧,是人不解我所说义。何以故?如来者,无所至去,无所从来,故名如来。】
  论曰:此下于6、「心具足」中为(6)行住净。
  于中复有三种:A、威仪行住,B、名色观破自在行住,C、不染行住,应知。
  (6)「行住净」中A、为威仪行住故。经言「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去若来」等,于中行者谓去来,住者谓余威仪。
【「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微尘。复以尔许微尘世界,碎为微尘阿僧只。须菩提!于意云何?是微尘众,宁为多不?」须菩提言:「彼微尘众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尘众实有者,佛则不说是微尘众。何以故?佛说微尘众,则非微尘众,是故佛说微尘众。世尊!如来所说三千大千世界,则非世界,是故佛说三千大千世界。何以故?若世界实有者,则是一合相。如来说一合相,则非一合相,是故佛说一合相。」佛言:「须菩提!一合相者,则是不可说,但凡夫之人,贪著其事。何以故?须菩提!若人如是言:佛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于意云何?是人所说,为正语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世尊!如来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菩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如是不住法相。何以故?须菩提!所言法相法相者,如来说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论曰:此下为(6)「行住净」中B、破名色身自在行住故。
  经言「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微尘,」如是等,于中细末方便,乃无所见方便等,此破如前说,应知。经言「彼微尘众甚多,世尊!」者,是细末方便。经言「若是微尘众实有者,佛则不说是微尘众」等者,是为无所见方便。
  此说有何义?若微尘众第一义是有者,世尊则不说非聚。经言「佛说微尘众,则非微尘众,是故佛说微尘众」,以此聚体不成故。若异此者,虽不说亦自知是聚,何义须说。
  经言「如来所说三千大千世界」等者,此是无所见方便,此破名身,亦如前说,应知。于中「世界」者,谓明众生世故,彼唯名身得名故。
  经言「若世界实有者,则是一合相」者,于中为戅鸉若世界若微尘界故,有二种抟取:谓一抟取及差别抟取,众生类众生世界有者,此为一抟取;微尘有者,此为差别抟取,以取微尘众集故。
  经言「如来说一合相则非一合相」等者,此上座须菩提安立第一义故,世尊为成就如是义故,经说「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说」等。此何所显示?世言说故有,彼抟取第一义故。彼法不可说,彼小儿凡夫如言说取,非第一义,已说无所见方便,破义未说,无所见中入相应三昧时不分别,谓如所不分别,及何人何法何方便?云何不分别?此后具说。
  经言「须菩提!若人如是言,佛说我见」等,以等显示如所不分别。云何得显示?如外道说我,如来说为我见故,安置人无我;又为说有此我见故,安置法无我,若有彼我见是见所摄如是观察菩萨入相应三昧时,不复分别,即此观察为入方便。
  经言「须菩提!菩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此显示无分别人。
  经言「于一切法」者,此显示于何法不分别,经言「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者,此显示增上心、增上智故,于无分别中知见胜解,于中若智依止奢摩他故知,依止□敗酢蹁鬐见。此二依止三摩提故,胜解以三摩提自在故,解内攀缘影像彼名胜解。
  经言「如是不住法相」者,此正显示无分别。
  经言「所言法相法相者,如来说即非法相,是名法相」者,此显示法相中不共义及相应义,如前已说,如是一切住处中,相应三摩提方便亦尔,应知。欲愿及摄散二种如前所说,更无别义,是故不复说其方便。
【「须菩提!若有菩萨摩诃萨以满无量阿僧只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萨心者,于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他人说,其福德胜彼无量阿僧只。云何为人演说而不名说,是名为说。」尔时,世尊而说偈言:「一切有为法,如星翳灯幻,露泡梦电云,应作如是观」】
  论曰:此下为(6)「行住净」中C、不染行住,于中二种:(A)为说法不染,(B)为流转不染。
  (A)为说法不染故,经言「须菩提!若有菩萨摩诃萨,以满无量阿僧只世界七宝」如是等,此何所显示?以有如是大利益故,决定应演说,如是演说而无所染。
  经言「云何为人演说而不名说,是名为说」者,此有何义?显示不可言说故,不演说彼法,有可说体应如是演说,若异此者,则为染说,以颠倒义故,又如是说时,不求信敬等,亦为无染说法。
  (B)为流转无染故,经说「偈言:一切有为法,如星翳灯幻」等,此偈显示四种有为相:a、自性相,b、者所住味相,c、随顺过失相,d、随顺出离相。
  于中a、自性相者,共相见识此相如星,应如是见。何以故?无智□中有彼光故,有智明中无彼光故。
  人法我见如翳,应如是见。何以故?以取无义故。识如灯,应如是见。何以故?渴爱润取缘故炽然。
  于中著b、所住味相者,味著颠倒境界故,彼如幻,应如是见。何以故?以颠倒见故。
  于中c、随顺过失相者,无常等随顺故;彼露譬喻者,显示相体无有,以随顺无常故;彼泡譬喻者,显示随顺苦体,以受如泡故。
  若有受皆是苦,以三苦故,随有应知,彼苦生故,是苦苦;破灭故,是坏苦;不相离故,是行苦。复于第四禅及无色中,立不苦不乐受,以胜故。
  于中d、随顺出离相者,随顺人法无我,以攀缘故,得出离故。说无我以为出离也。随顺者,谓过去等行,以梦等譬喻,显示彼过去行,以所念处故如梦。现在者不久时住,故如电,未来者彼敗鮟种子似虚空,引心出,故如云。如是知三世行转生已,则通达无我,此显示随顺出离相故。
【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菩萨摩诃萨、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乾闼婆等,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论曰:偈言
    若闻如是义  于大乘无觉
    我念过于石  究竟无因故
    下人于深法  不能觉及信
    世人多如此  是故法荒唐
(编者注:「唐」一本作「废」)
【录自:资功会《金刚经》专集】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