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直解》(明 憨山大师著)

 

明 憨山大师著

  此经以单法为名,一真法界如来藏心为体,以圆照觉相为宗,以离妄证真为用,以一乘圆顿为教相。
  以单法为名者,论云所言法者,谓众生心。圆觉二字,直指一心以为法体。此有多称,亦名大圆满觉,亦名妙觉明心,亦名一真法界,亦云如来藏清净真心。楞伽云寂灭一心,即起信所言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称虽多,总是圆觉妙心。唯此一心,乃十法界凡圣迷悟依正因果之本。为诸佛之本源,号为法身;为众生之心地故名佛性。一切诸法,皆依此心建立,故单以法为名。其大方广乃此心法所具体相用三大之义。然大即体大,谓此一心包法界而有余,扩大虚而无外。横该竖遍大而无外故名大也。方即相大,又方训法也,谓此一心为众生之佛性,以有此性轨别,一闻佛性便能生解。长劫轮回持而不失。故曰轨生物解任持自性。以无相真心而为有相之法则,故方为相大也。广即用大,以称此心体周遍无遗,无刹不现,无物不周,故为用大也。以此法义圆备一心,以此经中直指此心,为生佛迷悟修证之本。故云单法为名也。修多罗是梵语,此云契经。以凡是佛所说之经,通名契经,谓是契理契机之教。但应机有大小,为小乘人说者名不了义经,为大乘人说者,名了义经。谓显了究竟之极谈。以题中通指此经。乃经藏中了义之经,非不了义经也。上十字乃一经所诠之法义,下一经字乃别指当经能诠之文字也。一真法界如来藏心为体者,经云入于神通大光明藏。即如来藏清净心体平等不二。故曰一真,又云如来法界性,究竟圆满,是则名为因地法行。首称大陀罗尼门,即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为诸佛之因地,菩萨之行本,故以此为一经之体也。以圆照觉相为宗者,经云一切如来本起因地,皆依圆照清净觉相,永断无明,方成佛道。故以为一经之宗也。离妄证真为用者,经云知是空华即无轮转,又云知幻即离,离幻即觉。故以此为用也。一乘圆顿为教相者,以此经纯谈觉性,圆修三观,顿证一心,虽列二十五轮,但是一心转换,并无阶级次第。故以圆顿为教相也。然此五重乃天台释经之轨则,摄尽全经之旨趣。故学者开卷了此,则思之过半矣。
  如是我闻。一时,
  此下至平等法会总名,证信序以诸经之首,皆有此序名为通序。以阿难请问佛遗命立言证法有所授也。如是我闻者谓阿难结集法藏时,口宣佛言,谓如是之法,我阿难从佛所闻,非臆说也。一时之言本无定指,但是佛与弟子机感会集之时,故凡经皆曰一时。
  婆伽婆,
  亦云薄伽梵。乃梵音楚夏耳,是佛之果号,此号从来不翻,以有多义故不翻。谓此一语具有六义:一、自在;二、炽盛;三、端严;四、名称;五、吉祥;六、尊贵,皆称佛德。若翻一名则摄义不尽,故存梵语耳。此五不翻之一例也。此为说法主。
  入于神通大光明藏三昧正受,一切如来光严住持,
  此说经处也。佛有三身谓法报化。所依土亦有三,谓寂光实报庄严及方便有余。法身佛依寂光土,报身佛依实报土,即庐舍那佛住华藏土,与地上菩萨说华严化身。乃释迦佛依人间灵山舍卫精舍等处为人天等说三乘法今说经处。言大神通光明藏者,乃常寂光土,是法身所依,言三昧此云正定。正受者乃正定中受用意。显此经乃法报同体之佛所说,正定正受乃自受法乐之处也。一切如来光严住持者,言法性土乃诸佛所证。常寂光土,以光为严,非余宝物庄严也。以此寂光乃法身之安宅,故云住持。即此说处依真便非他佛余处可比,显法最殊胜也。
  是诸众生清净觉地,
  此言寂光乃生佛平等之实际。谓诸佛之安宅。即是众生本有不迷之觉地。此显真妄不二之真境也。
  身心寂灭,平等本际,圆满十方,不二随顺,
  此言寂光真境。乃诸佛众生若身若心皆同寂灭平等之实际,此体深也。圆满十方谓用广,言其用圆满含裹十方广大无外也。不二随顺,文倒应云随顺不二,谓一切圣凡皆归此中平等一际,故云随顺不二。
  于不二境现诸净土。
  上不二境乃诸佛自受法乐之地也,以无身心之相,何有主伴之分。若无主伴,无说无示,则无说法之事矣。今言从不二境现诸净土者,正显从自受用现他受用土,乃为地上菩萨说自性法之报土。此中乃有说听,然此土中虽有说听,而如来尚在三昧未曾出定,何以有说。意显此经乃法身如来所说之法,显示离心意意识境界相,此正如来最胜清净禅,殊非他经可比也,楞伽经中法身说法乃以法证佛,此经以处证佛。二经合观良有深旨。此从来所未达者请深观之。
  与大菩萨摩诃萨十万人俱,其名曰文殊师利菩萨、普贤菩萨、普眼菩萨、金刚藏菩萨、弥勒菩萨、清净慧菩萨、威德自在菩萨、辨音菩萨、净诸业障菩萨、普觉菩萨、圆觉菩萨、贤善首菩萨等而为上首,与诸眷属皆入三昧,同住如来平等法会。
  此标伴众列上首之名也,十二大士旧解皆以三观释其名,然各具其德,似不必拘。言皆入三昧者,以佛乃即法身之报相,土即寂光之报土,况佛自入三昧说自性法,岂有听众散心而可入耳,故必入三昧然后可同住此平等法会也。问曰主伴皆在三昧,则无听矣,将何以显法耶,答曰此不思议之妙法也。昔空生岩中宴坐,天帝散花赞为善说般若。空生曰我实无说。天帝曰尊者以不说说,我以绝听听。如此说听是真般若。了此可信三昧中善说善听也。旧说菩萨既有启请威仪,必有出入之文,或译人略之。此说太拘,岂不闻那伽常在定无有不定时。岂独佛常在定而菩萨便不定耶。八地菩萨现三昧,乐意生身而度生,岂出定耶。若执必出定而有听受启请,则不起灭定而现诸威仪,岂非菩萨之事,那因便及此,学者识之。
  于是文殊师利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
  此经家叙置问法之威仪也。
  大悲世尊,愿为此会诸来法众,说于如来本起清净因地法行,及诸菩萨于大乘中,发清净心,远离诸病,能使未来末世众生,求大乘者,不堕邪见。
  此正陈请辞也。问有二意,一问如来因地发心,依何等法,修何等行,而得成佛。二问菩萨于大乘中已发清净愿成佛度生之心,但不知如何用心修行,得正知见,不堕偏邪之病。若蒙开示,则使未来末世众生有发大乘心者,即依今日所说而修,则不堕邪见矣。此虽为现在而问,其实多为未来之机,此悲愿之心也。
  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此叙置求法之恳诚也。
  尔时,世尊告文殊师利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咨询如来因地行法,及为末世一切众生求大乘者,得正住持,不堕邪见,汝今谛听,当位汝说。”
  此赞善问诫听许说也。下同。
  时文殊师利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此欣承法音冥心伫听也。下同此,以叙十二大士请法之仪。一一皆同其文。最整故不重释。
  善男子,无上法王有大陀罗尼门,名为圆觉,流出一切清净、真如、菩提、涅槃、及波罗蜜,教授菩萨。一切如来本起因地,皆依圆照清净觉相,永断无明,方成佛道。
  此直示本起因地也。如来因地独标圆觉一法,而为行本。然称此圆觉为陀罗尼门者,梵语陀罗尼,此云总持。谓总一切法持无量义。以此圆觉为十法界大总相门,体一切圣凡依正迷悟因果,皆依此圆觉一心而为建立。以无一法而不具,故曰总;因果纤毫不失不坏,故曰持。一切圣凡无不由之,故称为门。流出者即由此建立之义。然此觉体为诸佛之法身,为众生本觉之心地,虽染而不染,故曰清净。从来不妄不变,故称真如。但以无明障蔽而不现诸佛如来于因地,依此本觉真心,发始觉之智,断尽无明,始本合一,名究竟觉,为得菩提之果,还归寂灭一心,名为圆寂,是称涅槃。是知诸佛果德,皆依此圆觉一心建立,故云流出。然不独佛果即菩萨因地,诸波罗密亦从此出,故云及也。以诸佛之因地,为菩萨之行本,故云教授,是故一切如来成佛本起之因地,更无别法,皆依此圆觉自性之光明,还照寂灭清净之觉体相,即性体也。以此圆满照彻无遗,则无明永断,圆证法身,唯此一法而已,故曰皆依圆照清净觉相,永断无明,方成佛道也。然圆朝即一心三观之智,清净觉相即一心三谛之体。全经但发明此一句而已。问曰:此云有大陀罗尼门名为圆觉,流出一切云云等,与首楞严云有三摩提名大佛顶首楞严王等,语势似同,义有何别。答曰:语虽似同,义有少别。以此经直指觉体,为因地心。彼经以首楞严大定为成佛初心之方便。此体彼用,为不同耳。然所同者,彼经先以不生灭心为本修因,依之建立首楞严大定。然不生灭心即此觉体,彼首楞严定即此圆照清净觉相。以此圆照,即彼大定。此中觉相,即彼不生灭心,摄用归体,究竟无二,故皆为成佛之本。问曰:佛言圆觉陀罗尼门为如来本起之因地,又曰,清净真如则为众生不迷之佛性,又曰皆依圆照清净觉相,则本无无明可断也,忽曰永断无明,方成佛道。则义不相蒙,敢问其旨。答曰:此义幽深,非粗心可拟。请试言之。然圆觉妙心,乃诸佛众生平等无二之法身也。以法身流转五道,名曰众生,然清净真如,乃诸佛之法身,众生之佛性。良由最初一念无明,不觉迷此法身,而成五蕴幻妄之身心,则本有圆觉而为不迷之佛性,以烦恼不能染,故曰清净;本来不妄不变,故曰真如。故清净真如一语,直指众生迷中之佛性也。以诸佛因地,同是众生,但能依本觉之佛性,发起始觉之智,断尽无明,始本合一,名得菩提,还证寂灭一心,故曰涅槃。是则诸佛菩提涅槃之果德,皆从迷返悟,修而后得,故曰永断无明,方成佛道。然修断之方,皆依圆觉自性之智光,还照寂灭清净之心体,故曰圆照清净觉相。以自性光明一照,则无明顿破,故曰永断,此实成佛之秘诀,顿悟顿证之妙门。为如来因地之法行。此经直指一心圆顿之旨,故首揭于此,为一经之宗趣,语义幽深,非浅识可了,故特发之。
  云何无明。
  此征释无明之体。将显圆照之功也,此征下释。
  善男子,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种种颠倒,犹如迷人四方易处,妄认四大为自身相,六尘缘影为自心相。譬彼病目,见空中华及第二月,
  此释无明之元也。谓众生本有法身,元无生死,今因最初一念不觉之无明,迷本来之佛性,起贪嗔痴,造种种业,妄取六趣之生死,故云种种颠倒。虽在往来生死之中,而法身湛然不动,故如人迷方,而方实不转也。所以迷者,以背法身,但认四大假合之幻身为己身。妄认攀缘六尘影子,妄想缘虑之心为真心。譬如病目,见空中华及第二月。病目喻无明,空华喻妄身,二月喻妄心,认妄失真,故云颠倒。
  善男子,空实无华病者妄执,由妄执故,非唯惑此虚空自性,亦复迷彼实华生处。由此妄有,轮转生死,故名无明。
  此喻示无明之体也。谓法身本无身心之相。如空本无华。今妄认四大为身,如执空华为实有,由妄执故,不唯迷本法身,故云惑此虚空自性,亦复不知妄身从无明有,故云迷彼实华生处。由此颠倒故,有轮转生死,此乃无明之体也。
  善男子,此无明者,非实有体,如梦中人,梦时非无,及至于醒,了无所得,如众空华灭于虚空,不可说言有定灭处。何以故?无生处故,一切众生于无生中,妄见生灭,是故说名轮转生死。
  此释无明体空,以明生死本来不有也。以生死乃迷中之颠倒,如梦中事,觉后即空。以生本无生,故灭亦无灭,故如空华无定灭处。
  善男子,如来因地修圆觉者,知是空华即无轮转,亦无身心受彼生死,非作故无,本性无故。
  此的示顿悟妙门,以显圆照之功,唯一知字也。谓诸佛因地修行,唯以圆觉自性光明,圆照自心寂灭之体,一念了知身心世界,如空中华,本来不有。则生死当下顿断,以身心本空,故无可受生死者。此非
  如苗渐增长;禅那唯寂灭,如彼器中锽。
  此颂三种行相。
  三种妙法门,
  皆是觉随顺,十方诸如来,
  及诸大菩萨,因此得成道,
  三事圆证故,名究竟涅槃。
  于是辨音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
  初进问威仪。
  大悲世尊,如是法门甚为稀有,
  庆赞。
  世尊,此诸方便,一切菩萨于圆觉门,有几修习?
  此正陈问意也。谓前佛说三观,未审菩萨所修,为一人具三,为三人各一,为同时,为次第。故请开示,以便修习也。
  愿为大众及末世众生,方便开示,令悟实相。
  此问所为也。
  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三展虔诚。
  尔时,世尊告辨音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大众及末世众生,问于如来如是修习,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诫听许说。
  时,辨音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伫听。
  善男子,一切如来圆觉清净,本无修习及修习者,一切菩萨及末世众生,依于未觉,幻力修习,尔时便有二十五种清净定轮:
  此总答问意也。圆觉净性,众生本具,不假修习,但今在迷中,以幻修幻,唯以幻力,故有二十五种之不同。盖三观一心,元无别异,第各随人意,要偏重所习,辗转而有二十五轮,非定有二十五种也,然二十五种,不出三观,单复圆修,而分差别。初单修三观。
  若诸菩萨唯取极静,由静力故,永断烦恼,究竟成就,不起于座便入涅槃,此菩萨者,名单修奢摩他。
  此单修空观也。然三谛本唯一境,故三观本乎一心,圆融该摄,举一即具三,言三体即一,所谓正偏兼带,故虽单修一观,必兼余二。虽不明说,义即全具。今言唯取极静,是以观空为主。有静力故,永断烦恼,则义该于假,以烦恼幻化,以静力断之,若究竟成就,圆证一心,则摄中也。故不起于座,便入涅槃。此单以圆修空观而入也。能做如是观,义方满足。标名应有悟净圆觉四字。译人略耳。
  若诸菩萨唯观如幻,以佛力故,变化世界种种作用,备行菩萨清净妙行,于陀罗尼不失寂念及诸静慧,此菩萨者,名单修三摩钵提。
  此单修假观也。佛力者,谓自性本具真如。佛性内熏之力,故发起种种变化作用,备修妙行,此依幻行,于陀罗尼不失寂念,则全体起用,兼摄一心。中道寂灭之体,而起空慧,照破无明,是以假摄中空也。
  若诸菩萨唯灭诸幻,不取作用,独断烦恼,烦恼断尽便证实相,此菩萨者,名单修禅那。
  此单修禅那中观也。唯灭诸幻,独断烦恼,乃摄假入中,烦恼断尽,便登实相,乃摄空入中。正遮照同时,以显中也。以唯灭断尽则双遮,独断便证双照。此上单修三观也。下复修二十一轮,每观领七,故二十一,初空观领七,先复二观二。初先空后假。。
  若诸菩萨先取至静,以静慧心,照诸幻者,便于是中,起菩萨行,此菩萨者,名先修奢摩他,后修三摩钵提。
  次先空后中。
  若诸菩萨以静慧故,证至静性,便断烦恼,永出生死,此菩萨者,名先修奢摩他后修禅那。
  即体之智,故云静慧。还照寂体,故云证至静性,便断烦恼,永出生死,因亡果丧,圆证一心。故为中道。
  次复三观一,初先空次假后中。
  若诸菩萨以寂静慧,复现幻力,种种变现,度诸众生,后断烦恼,而入寂灭,此菩萨者,名先修奢摩他,次修三摩钵提,后修禅那。
  次先空次中后假。
  若诸菩萨以至静力,断烦恼已,后起菩萨清净妙行,度诸众生,此菩萨者,名先修奢摩他,中修禅那,后修三摩钵提。
  次齐修三观,有三。初先静,齐寂幻。
  若诸菩萨以至静力,心断烦恼,复度众生,建立世界,此菩萨者,名先修奢摩他,齐修三摩钵提、禅那。
  次先齐静幻,后寂。
  若诸菩萨以至静力,资发变化,后断烦恼,此菩萨者,名齐修奢摩他、三摩钵提,后修禅那。
  后齐静寂,后幻。
  若诸菩萨以至静力,用资寂灭,后起作用,变化世界,此菩萨者,名齐修奢摩他、禅那,后修三摩钵提。
  上静观七轮已竟,下幻观七轮。初先幻后静
  若诸菩萨以变化力,种种随顺而取至静,此菩萨者,名先修三摩钵提,后修奢摩他。
  次先幻后寂。
  若诸菩萨以变化力,种种境界而取吉灭,此菩萨者,名先修三摩钵提,后修禅那。
  上复二,后复三。初先幻,次静,后寂。
  若诸菩萨以变化力,而作佛事,安住寂静而断烦恼,此菩萨者,名先修三摩钵提,中修奢摩他,后修禅那。
  次先幻,次寂,后静。
  若诸菩萨以变化力,无碍作用,断烦恼故,安住至静,此菩萨者,名先修三摩钵提,中修禅那,后修奢摩他。
  初先幻,齐静寂。
  若诸菩萨以变化力,方便作用,至静寂灭二俱随顺,此菩萨者,名先修三摩钵提,齐修奢摩他、禅那。
  次齐幻静,后寂。
  若诸菩萨以变化力,种种作用,资于至静后断烦恼,此菩萨者,名齐修三摩钵提、奢摩他,后修禅那。
  后齐幻寂,后静。
  若诸菩萨以变化力,资于寂灭,后住清净无作静虑,此菩萨者,名齐修三摩钵提、禅那,后修奢摩他。
  三寂观领七。复二有二。先寂后静。
  若诸菩萨以寂灭力,而起至静,住于清净,此菩萨者,名先修禅那后修奢摩他。
  次先寂后幻。
  若诸菩萨以寂灭力而起作用,于一切境寂用随顺,此菩萨者,名先修禅那,后修三摩钵提。
  次复三有二。初先寂,次静,后幻。
  若诸菩萨以寂灭力,种种自性,安于静虑,后起变化,此菩萨者,名先修禅那,中修奢摩他,后修三摩钵提。
  次先寂,次幻,后静。
  若诸菩萨以寂灭力,无作自性,起于作用,清净境界,归于静虑,此菩萨者,名先修禅那,中修三摩钵提,后修奢摩他。
  后齐三有三。初先寂,齐静幻。
  若诸菩萨以寂灭力,种种清净,而住静虑,起于变化,此菩萨者,名先修禅那,齐修奢摩他、三摩钵提。
  次齐寂静,后幻。
  若诸菩萨以寂灭力,资于至静,而起变化,此菩萨者,名齐修禅那、奢摩他,后修三摩钵提。
  后齐寂幻,后静。
  若诸菩萨以寂灭力,资于变化,而起至静清明境慧,此菩萨者,名齐修禅那、三摩钵提,后修奢摩他。
  后圆修三观。
  若诸菩萨以圆觉慧,圆合一切,于诸性相,无离觉性,此者,名为圆修三种自性,清净随顺。
  此圆修三观。乃三观一心,一念具足。即初云圆照清净觉相,圆觉圆合,即圆照一切,则该十法界,于诸性相,无离觉性,即清净觉相。诸佛本起因地,唯一心圆照法界,以为妙行。故二十五轮,究竟归极于此意,显此一观,以为圆修其二十四,皆随根耳。
  善男子,是名菩萨二十五轮,一切菩萨修行如是。若诸菩萨及末世众生,依此轮者,当持梵行,寂静思惟,求哀忏悔,经三七日,于二十五轮,各安标记,至心求哀,随手结取,依结开示,便知顿渐,一念疑悔,即不成就。
  此总结劝修也。当持梵行者,所谓因戒生定,即楞严三种渐次,乃入禅之基本也。寂静思惟忏悔,即观罪性空,所谓若欲忏悔者,端坐念实相也。求哀结标,以验根之顿渐,乃请诸圣神力加持,起决定信耳。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辨音汝当知,一切诸菩萨,
  无碍清净觉,皆依禅定生,
  所谓奢摩他,三摩提禅那,
  三法渐次修,有二十五种,
  十方诸如来,三世修行者,
  无不因此法,而得成菩提,
  唯除顿觉人,并法不随顺。
  二十五轮皆菩萨因行,颂言十方如来,意约所趣之果,此正如来因地法行也。顿觉人则不须渐次。法不随顺者,乃阐提不信之人,则渐亦不能入矣。
  一切诸菩萨,及末世众生,
  常当持此轮,随顺勤修习,
  依佛大悲力,不久证涅槃。
  于是净诸业障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
  问法威仪。
  大悲世尊,为我等辈广说如是不思议事,一切如来因地行相,令诸大众得未曾有,亲见调御,历恒沙劫勤苦境界,一切功用,犹如一念,我等菩萨,深自庆慰。
  此庆所闻也。谓从一心,建诸定轮,乃诸如来因地行相。劝苦境界,一念具足,故深自庆也。
  世尊,若此觉性,本性清净,因何染污使众生迷闷不入?
  此正问也。上章佛说一切如来圆觉清净,本无修习。然清净则本来无染,今因何有染污,更假修耶。
  唯愿如来广为我等,开悟法性,令此大众及末世众生,作将来眼。
  此请意也。
  说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求法恳诚。
  尔时,世尊告净诸业障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大众及末世众生,咨问如来如是方便,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赞许。
  时,净诸业障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默伫。
  善男子,一切众生从无始来,妄想执有我人众生及与寿命,认四颠倒,实为我体,由此便生憎爱二境,于虚妄体重执虚妄,贰妄相依,生妄业道有妄业故,妄见流转,厌流转者,妄见涅槃,
  此正答染污所以也。一切众生,从无始来,妄想执有我人等者,正初所云,妄认四大为自身相,六尘缘影为自心相者也。由诸众生最初不觉,迷本法身,故妄认五蕴幻妄身心,为实我体,故名我相。计我辗转趣于余趣,故名人相。计我盛衰苦乐,变异相续,为众生相。计有一期命根不断,为寿者相。以不达无我,执妄为真,故云颠倒。然执虚妄为我,已是颠倒,且于此妄我,起憎爱之心,故云重执虚妄,此起惑也。心境二妄相依,造种种业,故云生妄业道,此造业也。故有妄业,必受苦报。流转生死,此苦果也。惑业苦三,皆因妄认我执,以取三界轮回,故云流转。此分段生死也。若二乘人,厌生死苦,断烦恼集,出三界外,复妄见涅槃,以取变异生死之苦,皆由执我之故也。故云由此便生等。然此四相,有迷识迷智粗细之分。粗者迷识,乃凡夫妄认五蕴为我妄生憎爱,乃金刚经前半所明者是也。细者迷智,乃一切圣贤,妄有证得,能所未忘,即此细所说,乃金刚经后半所明者是也。此中粗细二种我执,正属俱生。此经众生,意该九界,此中先举凡夫之四相,以显三乘之四相。以凡夫四相,由憎爱而有,三乘四相,有证取而有,以证取发于爱根种子,故凡圣双举。
  由此不能入清净觉,非觉违拒诸能入者,有诸能入,非觉入故,是故动念及与息念,皆归迷闷。
  此正答不能入觉之所以也。由上所说,妄执我故,染污真性,由此不能入清净觉,盖非觉性违拒不容入也,以执我能入之觉,故云有诸能入,非觉入觉耳。若以觉入觉,则如空合空,又何拒之有。以我执未忘,故凡夫动念,二乘息念,皆归迷闷。下重征释迷闷之本。
  何以故?由有无始本起无明,为己主宰,
  此征释迷闷之根本也。本起无明,谓最初一念不觉,生相无明也。法身无我,由一念无明,迷本法身,成陀那识,为我相根本,自此皆是无明用事,故云为己主宰。我者主宰义,谓从无始至今,一向皆是无明主宰,是为我相,自等觉已,还未破生相无明。异熟未空,皆属我相。然此我相,与诸教所说不同,后文自明。
  一切众生,生无慧目,身心等性,皆是无明。譬如有人,不自断命,
  此重释无始无明,至今难断之所以也。谓全体无明,变成五蕴身心,然此根本无明,非根本智照不能破,以诸众生,从来未逢知识,开发慧眼照破,岂有无明能断无明之理耶。故云譬如有人,不自断命。
  是故当知。有爱我者。我与随顺,非随顺者,便生憎怨,为憎爱心,养无明故,相续求道,皆不成就。
  此序无明相续,长劫之所以也。谓此无明相续,长劫而难断者,以有憎爱二惑,以滋养之也。以执我故,则偏爱我。若有爱我者,则更增长我之爱见;若违我者,必生憎怨,然憎怨亦从爱起,以不顺其爱,故憎怨耳。以此憎怨资熏无明种子,发起现行,故劫劫生生,爱憎未断,故无明日厚,所以相续长劫生死耳。今以爱憎之心,而求佛道,岂有成道之理耶。故云皆不成就。下示相。
  善男子,云何我相?谓诸众生,心所证者。
  此正示我相之体也。此我等四相,旧解都分粗细,今详佛意,指无始无明,为己主宰,是为我体,是则四相单约生相无明。今以观照研穷,对待未忘,辗转有四。原非粗细之分也。何以明之,谓妙性圆明,本无能所,良由最初一念,障此妙性,失其本明,故名无明。自尔以来,一向皆是无明为己主宰,而为我体。今以始觉观照,欲证圆觉,未能圆合,中间皆因根本无明,而为障碍。故对待未忘,即此所对所证者,乃是无明,非觉性也。故云心所证者,乃我相也。按此始起无明为我,岂有粗细之分耶。永嘉一念中五阴正此意耳。智者请深观之。下以喻明。
  善男子,譬如有人百骸调适,忽忘我身。四肢弦缓,摄养乖方,微加针艾,则知有我,是故证取方现我体。
  此以喻明我相也。谓众生向以无明用事,不知有我,任运而已,故如人调适忘身。今以观照研穷,方显无明之体。故如人针艾,知有我身也。以观心所取证者,乃是无明,非觉性也,故云取证乃现我体。前佛明言,无始无明,为己主宰,乃的指根本无明为我,岂可以粗惑目之也。下结指。
  善男子,其心乃至证于如来,毕竟了知清净涅槃,皆是我相,
  此结指我相根本也。意谓不独三贤十圣之所证者为我,乃至证于如来究竟涅槃,若一念证性未忘,乃生相无明未破,正是我相根本。云门云,法身亦有两般痴。得到法身边,若法执不忘,己见犹存,亦是病。问曰:三乘教中,说俱生我执,七地已破其八地。后乃俱生法执,破此法执,即入妙觉。今经等觉后心犹未破我相,何相悬若此耶。答曰:然,我法二执,总属一我,谓我之我,我之法。然俱生法执,正是我所执之法,故法亦名我,以异熟未空故,但约证取为我耳。此经不同诸说,以四相总属一我,故云皆是我相。
  善男子,云何人相?谓诸众生,心悟证者。善男子,悟有我者,不复认我,所悟非我,悟亦如是,悟已超过一切证者,悉为人相。
  此示人相也。谓前所证者是我,则不复认我。若存我能悟之心,即为人相,以约对我为人,非他人也。
  善男子,其心乃至圆悟涅槃,俱是我者,心存少悟,备殚证理,皆名人相。
  此释人相也。谓纵然悟得涅槃是我,不自证取,即此能悟之心,皆名人相。殚,尽也,谓了悟涅槃极尽之理为我,若存丝毫悟心未忘,即名人相。
  善男子,云何众生相?谓诸众生,心自证悟所不及者。
  此示众生相也。谓觉前证悟,二皆是妄。即此觉了之心,名众生相。以此觉了之心,非证悟之可及者,以见有证悟之可离,故名众生相。
  善男子,譬如有人作如是言:‘我是众生,则知彼人说众生者,非我非彼,云何非我?我是众生,则非是我,云何非彼?我是众生,非彼我故。’
  此借明众生相也。以凡夫之众生相,乃计我所感苦乐,变异相续,为众生相。今圣人但以了悟证取,两忘能所,只存能了之心,为众生相,以不属能所故。借世人彼此之语,以喻明之,谓言我是众生,故非我非彼。
  善男子,但诸众生了证了悟,皆为我人,而我人相所不及者,存有所了,名众生相。
  此正示其相。谓了前证悟,二皆不及,只此了心不忘,为众生相耳。
  善男子,云何寿命相?谓诸众生,心照清净,觉所了者,一切业智所不自见,犹如命根。
  此示寿命相也。谓前能了之心为众生相。今观智增明,照此了心,亦不可得,唯一清净觉体,所谓觉心源,故名究竟觉。到此境智俱泯,一切俱离,谓以即心之智,还照寂灭之体,境智一如。如眼不见眼,故云一切业智所不自见。以返妄归真,至法身极则处。但守住寂灭不能转位回机。所谓抱守竿头,静沉死水,宗门名为尊贵堕,即此堕处,不能超越,故犹如命根,为寿命相。语云:百尺竿头坐的人,虽然得入未为真,百尺竿头重进步,大千世界现全身。故以坐守玄微,命根不断。前云不住生死,不住涅槃,此正住涅槃相耳。
  善男子,若心照见一切觉者,皆为尘垢,觉所觉者,不离尘故,如汤消冰,无别有冰,知冰消者,存我觉我,亦复如是。
  此直示妄源也。一切觉者,前三相也。谓心照清净觉,前三相皆为尘垢。即此觉心,亦未离尘。然以真照妄,妄即是真,故如汤消冰,冰即是汤。今存我觉,我则如冰。知冰以不能自遣,如不自断命,所以为寿者相也。下明我为法障。
  善男子,末世众生不了四相,虽经多劫,勤苦修道,终不能成一切圣果,是故名为正法末世。
  此明我为法障道之本也。谓末世众生,若不了此四相,纵多劫勤苦,终不能成圣果,以执我见而修故也。正法末世,谓末世众生,幸遇此圆教法门,可为正法。若错乱修习,与不修等,故无行证,所以为末法也。释迦法中,正法一千年,教理行果,四法皆全。像法一千年,有教理行,而证果者少。末法一万年,但有教理,而无行证。今教理虽存,而徒劳无益者多矣。下有三征,三释。此久修无证之义。
  何以故?
  此征何故久修无证耶。下释。
  认一切我为涅槃故,有证有悟名成就故。譬如有人,认贼为子,其家财宝,终不成就。
  释义谓所以久修不证者,以认一切我为涅槃故,以证悟未忘,得少为足故。言认一切我者,谓凡所修行,皆依我见,将此我见,以为涅槃,故终不成就耳。认贼为子,喻终不成就。
  何以故?
  此征何故认我便妨于道耶。
  有爱我者,亦爱涅槃,伏我爱根,为涅槃相,有憎我者,亦憎生死,不知爱根,真生死故,别憎生死,名不解脱。
  释义所以认我妨道者,以我为爱憎之根本故也。谓凡执我者必爱我,今以我爱而求涅槃,则涅槃但资爱根,非真涅槃也。故云伏我爱根为涅槃相,故非真也。凡不顺我爱者,必起憎心,以有憎我者,亦憎生死。然此憎心,本从爱起,不知此爱,真生死本。故今修行人,不知断己爱根,而别憎生死,迷之甚也,故不解脱。然说认妨道者,以爱资爱故也。
  云何当知,法不解脱?
  此征云何当知爱涅槃者,本解脱法,何以返不解脱耶。
  善男子,末世众生习菩提者,以己微证,为自清净,犹未能尽我相根本。
  释义所以于涅槃法不解脱者,以执我而求。以取微证,便自以为清净。得少为足,未尽我相根本,故不解脱耳。
  若复有人,赞叹彼法,即生欢喜,便欲济度,若复诽谤彼所得者,便生嗔恨,则知我相坚固执持,潜浮藏识,游戏诸根,曾不间断。
  此以违顺二境,以验我相未忘也。言修行人自谓以得涅槃法矣,假若有人赞叹彼法,则生欢喜;诽谤彼法,则生嗔恨。然涅槃乃空法也,何有喜怒于其间。今闻赞诽而生喜怒,即此喜怒,本于我相,非涅槃也。以此验知其人我相坚固执持,以此种子潜伏藏识,遇境激发现行,则游戏诸根,曾不间断。以此求道,云何而得解脱耶。
  善男子,彼修道者不除我相,是故不能入清净觉。
  此总结执我求道之过也。下翻显病源。
  善男子,若知我空,无毁我者,有我说法,我未断故,众生寿命,亦复如是。
  此以法验病,翻显我相未忘也。然涅槃乃空法也,若果证涅槃,则我相必空,我相若空,则何有赞毁哉。今因赞毁其法,而生喜怒,正是我相未断。若我相未断,则人及众生寿命四相,居然全在,如此正是众生病根,又岂可为得涅槃耶。下正示病源。
  善男子,末世众生,说病为法,是故名为可怜愍者,虽勤精进,增益诸病,是故不能入清净觉。
  此正示病源也。谓末世修行之人,未断我相,以认我为法,故所说者,乃说其我相之病,非说涅槃之法也。故云说病为法。以此之故,虽精进修行,但增益诸病,故不能入清净觉耳,是故名为可怜愍者。下示执病之过。
  善男子,末世众生不了四相,以如来解及所行处,为自修行,终不成就。
  此示执病为法之过也。谓修行之人,不了四相,但以如来解行,回为己有,非己亲证。故终不成就。
  或有众生,未得谓得,未证谓证,见胜进者,心生嫉妒,由彼众生未断我见,是故不能入清净觉。
  此示执病之过,必堕增上慢人也。其实未得未证而自谓为证为得。少得为足,故为增上慢人。乃是我爱未断者。何以知之?但于见胜进者,心生嫉妒,然此嫉妒之心,发于我爱,故知此人,乃未断我爱者。是故不能入清净觉。此甚言我爱为病根也。下诫防过。
  善男子,末世众生希望成道,无令求悟,惟益多闻增长我见,
  此深诫防过也。谓上执病为法之人,所以四相未除者,只是将心待悟一事,为病根耳。苟有待悟之心。则必广求经教,执相似语,回为己解,故此但只增益多闻,增长我见,非真修也。末法志道之士,可不惧哉。
  但当精进降伏烦恼,起大勇猛,未得令得,未断令断,贪嗔爱慢谄曲嫉妒,对境不生,彼我恩爱,一切寂灭,佛说是人,渐次成就,求善知识,不堕邪见,
  此劝真修也。真修之士,不必将心待悟,亦不必广求多闻,只当降伏烦恼为第一行,亦不可得少为足。其未得涅槃,必志得之,其于未断烦恼,绝欲断之。但历境验心,若贪嗔爱慢一切烦恼,对境果然不生否。至若彼我恩爱,果然一切寂灭否。如此自验其心,即如古德云,学道不必将心求悟,但于一切烦恼境界上透得过,便是悟处。故佛说,此人渐次可以成就。虽然如是,更要求善知识抉择,邪正分明,亦不堕于邪见。如此修行,方有少分相应耳。学者可不勉哉。
  若有所求,别生憎爱,则不能入清净觉海。
  此重勉真修,诫令离过也。谓必如上所说,乃是真修。若舍此外,别起欣厌取舍憎爱之心,则毕竟不能入清净觉矣。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净业汝当知,一切诸众生,
  皆由执我爱,无始妄流转,
  未除四种相,不得成菩提,
  爱憎生于心,谄曲存诸念,
  是故多迷闷,不能入觉城,
  城喻涅槃,谓此涅槃,魔外不能侵,万德之所聚,众圣之所归,万行之所入。故喻如城。
  若能归吾刹,先去贪嗔疑,
  法爱不存心,渐次可成就,
  我身本不有,憎爱何由生,
  此人求善友,终不堕邪见,
  所求别生心,究竟非成就?”
  刹乃世界之都称,亦取喻涅槃。心爱涅槃,故示法爱。余颂可知。
  于是普觉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
  进问威仪。
  “大悲世尊,快说禅病,令诸大众,得未曾有,心意荡然,获大安隐。”
  赞谢。
  “世尊,末世众生去佛渐远,贤圣隐伏,邪法增炽,使诸众生求何等人?依何等法?行何等行?除去何病?云何发心?令彼群盲不堕邪见?”
  此正陈所问也。此问有五:一、问求何等人;下答求善知识。二、问依何等法。三、问依何等行。四、问除去何病。此三总答,依所证法,应离四病。五、问云何发心,未后发广大等心。下文俱明。
  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三展虔诚。
  尔时,世尊告普觉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咨问如来,如是修行,能施末世一切众生无畏道眼,令彼众生得成圣道,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赞许诫听。
  时,普觉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伫听。下答有五,初答求人。
  “善男子,末世众生,将发大心,求善知识,欲修行者,当求一切正知见人,心不住相,不著声闻缘觉境界,虽现尘劳,心恒清净,示有诸过,赞叹梵行,不令众生入不律仪,求如是人,即得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此答求何等人也。善知识谓善知众生根器,应机说法,知病说药,令得安隐也。正知见人,即心不住相,不著二乘之行者。虽现尘劳等六句,言善知识之行也。菩萨居尘不染,故云心恒清净。以同事摄,故云示有诸过。先以欲钩牵,后令入佛智,故云不令众生入不律仪。求如是人,即得成就无上正道也。
  “末世众生,见如是人,应当供养,不惜身命,彼善知识,四威仪中,常现清净,乃至示现种种过患,心无憍慢,况复搏财妻子眷属。若善男子,于彼善友,不起恶念,即能究竟成就正觉,心华发明,照十方刹。”
  此教承事知识之法范也。不惜身命,如雪山舍身,常啼破骨,乃至身为床座等,四仪常现清净者,乃善知识之顺行也。固当尽命承事,即有逆行,示现贪嗔痴等,如婆须密女无厌足王之类,亦不敢起憍慢心,况复搏财等耶。搏乃搏食,财乃财宝,意谓内现贪嗔,尚不敢慢,何况身外搏食财宝妻子眷属。乃人道之常。如净名之类,又岂可慢之耶。若修行者,于彼逆行知识,不起恶念,所谓依法不依人,即能究竟成就也。永断疑根,直心正念,故得心花发明,照十方刹。下答所依法。
  “善男子,彼善知识所证妙法,应离四病,云何四病?”
  此答所依法,意在择师,乃求正知见人也。修行依法,法必依师,故在所择正知见人,乃可依也。如何得知是正知见人?但于法验之,若所说法心住相者,则为法病,若离法病,则知见自正,故从上诸祖,拈情去缚,曾无实法缚人,是为不住相者,若此乃可依也。
  “一者作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于本心,作种种行。’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作得故,说名为病。”
  此征释四病之相。一作病也。然作为病者,以圆觉之性,天然本具,不假作为,今以有作之修,而求圆觉妙性。且此妙性,岂作为而可求耶,故说为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者,假若彼知识,自作此言也。
  “二者任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等今者,不断生死,不求涅槃,涅槃生死,无起灭念,任彼一切,随诸法性。’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任有故,说名为病。”
  此示任病也。然此任病,乃狂解之人,悠悠任性,纵放身心,自谓无物无碍,得大解脱,返借口本无生死可断,本无涅槃可证,以为放逸之资,非真知见善知识也。若依此等之人,则堕狂妄,故说任性为病也。
  “三者止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今自心永息诸念,得一切性寂然平等,’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止合故,说名为病。”
  此示止病也。然圆觉普照,大用无方,岂可以永熄诸念,耽著枯寂之行,以求之耶。以圆觉妙性,非止可合,故说为病也。
  “四者灭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今永断一切烦恼,身心毕竟空无所有,何况根尘虚妄境界,一切永寂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寂相故,说名为病。’”
  此示灭病也。觉性圆满,随缘应现,寂而常照,今以毕竟空无所有,则几沦断灭,以永寂灭而求圆觉,久则下沉无想,则堕二乘,故说为病耳。
  “离四病者,则知清净,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
  此结示正观也。初云圆照清净觉相,以圆觉妙性,本不属于作止任灭,今离此四,则自性圆明,不无欠缺,故云清净。然作止等四,皆属修行功用,今说为病者,以在未悟门头,此四皆药,今就圆觉自性言之,本自天然,不假功用,故说为病耳。古德云,修行即不无,染污即不得。所谓但形文采,即属染污。故离此四,则名清净。作是观者,乃约法观人,非观智也。谓观离病之人,乃不住相,为正知见人,方取为师,可依之也。
  “善男子,末世众生欲修行者,应当尽命供养善友,事善知识,彼善知识,欲来亲近,应断憍慢,若复远离,应断嗔恨,现逆顺境,犹如虚空,了知身心毕竟平等,与诸众生同体无异,如是修行,方入圆觉。”
  此答修何等行也。此中修行,不说六度万行,但只事善知识,断憍慢心一行为本,即如善财童子,一生圆旷劫之果,唯以参善知识一事,即得圆满无量法门,所谓依善知识,教不生二念,故观合离逆顺之境,犹如虚空。且了知身心,与众生平等,此无人我相,乃受道之器也。以此心此行,反与圆觉法体相应,故能入耳。
  “善男子,末世众生不得成道,由有无始自他憎爱一切种子,故未解脱,若复有人观彼怨家,如己父母,心无有二,即除诸病,于诸法中,自他憎爱亦复如是。”
  此答除去何病也。众生所以流转生死者,以有无始无明爱憎种子,为障道之病根,故虽修行,未得解脱。今事善知识,不起憍慢嗔恨之心,则折伏现行,了知自己身心,与众生平等,则了无人我,爱憎种子自伏。至若视怨如亲,则爱憎种子自断,而障道之病自断,故云即除诸病。此正除病之妙药也。
  “善男子,末世众生欲求圆觉,应当发心,作如是言:‘尽于虚空,一切众生,我皆令入究竟圆觉,于圆觉中,无取觉者,除彼我人一切诸相。’如是发心,不堕邪见。”
  此答发何等心也。般若弥勒颂云,广大第一常,其心不颠倒。此言尽空一切众生广大心也。皆入究竟圆觉第一心也。于圆觉中,无取觉者,常心也。除彼我人一切诸相,即除四病,不颠倒心也。凡诸行人,亲师授法修行之要,无由此者。舍此即堕邪见矣。故云如是不堕。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普觉汝当知,末世诸众生,
  欲求善知识,应当求正见,
  心远二乘者,
  此颂求师。
  法中除四病,谓作止任灭。
  此颂依法去病。
  亲近无憍慢,远离无嗔恨,
  见种种境界,
  心当生稀有,还如佛出世,
  不犯非律仪,戒根永清净,
  此颂修行。不犯非律仪二句,长行言,在师示现有过,不令众生入不律仪。此中正言弟子事师,倘见逆行,不得随之,便犯非律,必以戒根清净,而为正行。旧解为追颂求师中文,非本指也。
  度一切众生,究竟入圆觉,
  无彼我人相,当依正智慧,
  便得超邪见,证觉般涅槃。”
  此颂发心也。五句颂四心因行,末句显果证。
  于是圆觉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
  进问威仪。
  “大悲世尊,为我等辈,广说净觉种种方便,令末世众生,有大增益。”
  庆前所闻。
  “世尊,我等今者已得开悟,若佛灭后,末世众生未得悟者,云何安居,修此圆觉清净境界?此圆觉中,三种净观,以何为首?唯愿大悲,为诸大众,及末世众生,施大饶益。”
  正陈请词,以何为首,即最初方便也。
  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三展虔诚。
  尔时,世尊告圆觉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问于如来如是方便,以大饶益施诸众生,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许说诫听。
  时,圆觉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默伫。
 “善男子、一切众生,若佛住世,若佛灭后,若法末时,有诸众生具大乘性,信佛秘密大圆觉心,欲修行者,若在伽蓝,安处徒众,有缘事故,随分思察,如我已说,”
  此下正答所请也。性谓种性,犹根器也。以圆觉乃秘密妙心,非上根人不能修习,故许具大乘根性者可修也。意谓若无外缘,则当安居伽蓝,与众同修,若有外缘,不能安居者,则当随分思察也。已说者,如前当观此身等。
  若复无有它事因缘。即建道场,当立期限,若立长期,百二十日,中期百日,下期八十日安置净居。
  此教结制规则也。意谓苟无外缘,必以安居为上,易入道也。三期随意长短,元无一定,但取克期进道耳。
 “若佛现在,当正思惟,若佛灭后,施设形像,心存目想,生正忆念,还同如来常住之日,悬诸旛华,经三七日,稽首十方诸佛名字,求哀忏悔,遇善境界,得心轻安,过三七日,一向摄念。”
  此教安居进修之法则也。若如来在世,则当正思惟佛,若佛灭后,则当设像观佛法身,故云还同常住。悬诸幡华,广如楞严坛场,今此中至简,故但举幡华。言忏悔得善境界者,谓见光睹瑞感梦等。乃灭罪之相也。一向摄念,则修止观,应如二十五轮,各安标记,结取单复圆修,乃正行也。
 “若经夏首,三月安居,当为清净,菩萨住止,心离声闻,不假徒众,”
  此言入期之法。言菩萨住止,意拣小乘之众也。前言三期,乃克定期限,今结安居,乃入期之法。西域佛制,三月安居,通名结夏。今言夏首,乃入期之初也。律制,当结制时,必先集众,布萨作法,然后安居,多小乘人。今言菩萨住止者,谓不同彼小乘多众,但随一类,修观行菩萨自便,不必念彼小乘布萨法事,亦不假彼徒众也。言不假小乘徒众,非与前文安处徒众相违也。
  至安居日,即于佛前作如是言:‘我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某甲,踞菩萨乘,修寂灭行,同入清净,实相住持,以大圆觉为我伽蓝,身心安居平等性智,涅槃自性无系属故,今我敬请不依声闻,当与十方如来及大菩萨,三月安居,为修菩萨无上妙觉大因缘故,不系徒众’
  此示入期安心之法也。上言心离声闻,此正示菩萨所修,乃离相寂灭之行,不比声闻著相而修也。以大圆觉为伽蓝者,谓不依世界住止,乃住心境双忘平等寂灭之地也。谓涅槃自性,本无身心世界可缚属故,殊非声闻境界,故云不依,唯依如来法身实际故,为菩萨所修妙觉因缘,乃自觉圣智之境,为自证处也。此乃菩萨独诣之地,故云不缚徒众。某甲者,以甲乙为名之次,乃当自称己名也。今诸方后称见善知识,不自称名,但曰某甲,无知之甚也。
  善男子,此名菩萨示现安居,过三期日,随往无碍。
  此结示休夏也。言示现安居者,以上言菩萨修寂灭行,安居平等性智,此又何假期限耶。然必以三期为限者,以示同权小引发未悟耳。过期随往无碍者,以小乘解制之后,有新学者,凡所出游,侣须三人,以妨误失。今菩萨以观智安心,不必伴侣,故云随往无碍。
  “善男子,若彼末世修行众生,求菩萨道,入三期者,非彼所闻一切境界,终不可取。”
  此示妨误失也。所闻者,即上三观单复圆修二十五轮,及根尘识界,一一清净等,乃正观也。若非所闻一切境界,皆不可取,如楞严五十重阴魔,及起信论中所说魔事,皆不可取。恐堕邪误也。初有二问,一问安居,二问三观,以何为首,上答安居竟,下答初首方便。
  “善男子,若诸众生修奢摩他,先取至静,不起思念,静极便觉,如是初静,从于一身,至一世界,亦复如是,善男子,若觉遍满一世界者,一世界中有一众生起一念者,皆悉能知,百千世界亦复如是,非彼所闻一切境界,终不可取。”
  此答三观初首,先空观方便也。言修奢摩他,先取至静者,以止为前方便也。言至静者,即天台三止中体真止,谓体合真空,故云至静。一念不生,故不起思念,静极光生,故云便觉。初从一身等者,谓内脱身心,外遗世界,内外平等,寂然不动,以身心世界,荡然一空,则与一切融为一心,一切世界合为一界,故凡众生起心动念,即从自心中现,故凡起一念,无不了知。所谓静极光通达,寂照含虚空,却来观世界,犹如梦中事。此空观之极则也。如此方名正观,非彼所闻,皆不可取。
  “善男子,若诸众生修三摩钵提,先当忆想十方如来十方世界一切菩萨,依种种门渐次修行勤苦三昧,广发大愿自熏成种,非彼所闻,一切境界,终不可取。”
  此示三摩钵提,假观方便也。三摩钵提,义当幻观,言忆想十方如来,一切菩萨,种种修行,勤苦三昧者,谓思惟诸佛菩萨因中,修种种难行苦行,度诸众生,于三昧中,起如幻观,以己身心,自历其境,内验其心,种种境界,备历如幻,以此幻观,发度生愿,久熏成种,久久纯熟,便能内发大悲轻安,而起菩萨利生妙行。所谓以如幻观,而开幻众,作如幻佛事也。此则三摩钵提,以如幻为首也。非彼所闻,终不可取。
 “善男子,若诸众生修于禅那,先取数门,心中了知,生住灭念,分齐头数,如是周遍四威仪中,分别念数,无不了知,渐次增进,乃至得知百千世界一滴之雨,犹如目睹,所受用物。非彼所闻,一切境界,终不可取。”
  此示寂观方便初首也。禅那义当中道一心,名为寂观。言先取数门者,正入禅最初工夫也。以修禅人,一向心多杂乱,难得寂静,故先以数门为首。谓初摄心,先归一息,依息出入为度数之,从一至十,又从十至一,如此往复,息息不断,心心不昧,生灭头数,一一分明,自少至多,以验定力浅深,若久久纯熟,数到一念不生,则其息自断,寂然一心,湛然安住,是为定相。如此周遍四威仪中,念念了知,久则百千世界,唯心所现,乃至一滴之雨,分明了知,如目睹物,此寂静观之成功也。如起信所说,修止观者,不依气息,彼以内脱身心为要。此依之者,以初机摄心为方便,非究竟依之也。若以息为得,则堕邪道,非彼所闻也。
 “是名三观初首方便。”
  此结名也。前问三种净观,以何为首,故具答已。于此结指,是知前二十五轮,但说观相,此三方便,乃最初下手工夫,即楞严二十五圣,一一皆说最初下手工夫,即此义也。
 “若诸众生遍修三观,勤行精进,即名如来出现于世。”
  此示三观之益也。以此三观,乃一切如来本起因地,故有圆根众生,能遍修三观者,即名如来出现于世,言毕竟成就无碍也。有此胜益,故劝应修。
  “若复末世钝根众生,心欲求道,不得成就,由昔业障,当勤忏悔,常起希望,先断憎爱嫉妒谄曲,求胜上心,三种净观随学一事,此观不得,复修彼观。心不放舍渐次求证。”
  此言钝根障重众生,当以忏悔断障为要也。由昔业障者,乃夙习种子,今修行时,熏发现行,作障道缘,所谓好正而固邪,欲洁而偏染者,乃夙习使然也。故当精勤忏悔,消宿业障,业障若消,则道缘可办也。常起希望者,谓希望愿断业障也。故下即云,先断憎爱等,乃贪嗔痴也。胜上心慢也,谓根本烦恼既断,现行不行,则习气可除,观行易成,此观不得,乃复修彼观者,乃二十五轮标记之意,故云渐次求证。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圆觉汝当知,一切诸众生,
  欲求无上道,先当结三期,
  忏悔无始业,经于三七日,
  然后正思惟,非彼所闻境,
  毕竟不可取。奢摩他至静,
  三摩正忆持,禅那名数门,
  是名三净观,若能勤修习,
  是名佛出世,钝根未成者,
  常当勤心悔,无始一切罪,
  诸障若消灭,佛境便现前。”
  上正宗分竟。
  下流通分。
  于是贤善首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
  进问威仪。
  “大悲世尊,广为我等及末世众生,开悟如是不思议事。”
  庆前所闻全经大义。下正陈请意。
  “世尊,此大乘教,名字何等?云何奉持?众生修习,得何功德?云何使我护持经人?流布此教,至于何地?”
  此问经名,并流通此法也。此问有五,一问经名,二问奉持,三问功德,四问护持,五问流布至何地位。
  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三展虔诚。
  尔时,世尊告贤善首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及末世众生,问于如来如是经教功德名字,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许说诫听。
  时,贤善首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默伫。
  “善男子,是经百千万亿恒河沙诸佛所说,三世如来之所守护,十方菩萨之所归依,十二部经清净眼目,”
  此总叹法胜,令生信重也。此经乃诸佛如来本起因地法行,故是诸佛所说,如来守护。教授菩萨,故为菩萨之所归依,流出一切清净真如菩提涅槃,故为十二部经之眼目。
  是经名大方广圆觉陀罗尼,亦名修多罗了义,亦名秘密王三昧,亦名如来决定境界,亦名如来藏自性差别,汝当奉持。
  此答名字,示经名有五种也。今结集经题,但存其二,旧解五名,约教理行,修多罗,约教,秘密王三昧,约行,余皆约理。中道一心,故曰秘密,非密语也。依如来藏建立差别,义尽于此,当如是持。
  “善男子,是经唯显如来境界,唯佛如来能尽宣说,若诸菩萨及末世众生,依此修行,渐次增进,至于佛地”
  此叹法胜,意令修习,答至何地也。佛佛成道,皆依圆觉为本因,及成佛利生,亦唯说此法,教化菩萨,此外更无别法,故劝令修习,可至佛地也。
  “善男子。是经名为顿教大乘,顿机众生,从此开悟,亦摄修一切群品,譬如大海,不让小流,乃至蚊蚋及阿修罗,饮其水者,皆得充满。”
  此答何功德也。独被上根,故教称圆顿,普摄三根,故功德最大,以是一切众生,清净觉地,皆证圆觉,故无不充足,故如大海,不让细流,饮者大小皆足也。
  “善男子,假使有人纯以七宝,积满三千大千世界,用以布施,不如有人闻此经名,及一句义。”
  此较量显胜也。世宝盈刹,但资有漏,至理一言,必转凡成圣,故功倍天渊。
  “善男子,假使有人,教百千恒沙众生得阿罗汉果,不如有人宣说此经,分别半偈。”
  此以人较法,更显益也。小果虽多,终无实证,此经半偈,为成佛正因,故难比也。
  “善男子,若复有人,闻此经名,信心不惑,当知是人,非于一佛二佛种诸福慧,如是乃至尽恒河沙一切佛所,种诸善根,闻此经教。”
  此叹胜机能受也。谓能信受此法者,盖从多佛广修福慧,殊非小福薄德之人可堪也。
  “汝善男子,当护末世是修行者,无令恶魔及诸外道,恼其身心,令生退屈。”
  此正嘱流通,以护修习者,为第一也。以修习此法者,乃慧命所系,若恶魔恼乱生退,则慧命断绝,故当护持也。
  尔时会中有火首金刚、摧碎金刚、尼蓝婆金刚等八万金刚,并其眷属,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而白佛言:“世尊,若后末世,一切众生,有能持此决定大乘,我当守护,如护眼目,乃至道场所修行处,我等金刚,自领徒众,晨夕守护,令不退转,其家乃至永无灾障,疫病消灭,财宝丰足,常不乏少。”
  此叙金刚受嘱,发愿守护持经人也。金刚者,以护法神,执此宝杵,故此得名,以金刚宝能碎一切故。言火首金刚,谓头有火焰,即楞严所云,化多淫心,成智慧火者。乃菩萨示现者也。尼蓝婆未详所译。言此诸神,皆夙习发愿护法者也。故常在佛会。
  尔时,大梵天王、二十八天王,并须弥山王,护国天王等,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而白佛言:“世尊,我亦守护是持经者,常令安隐,心不退转。”
  此叙诸天受嘱,护持经者也。大梵天王,乃初禅王,为裟婆世界主,佛佛出世,此王为请,主二十八天,总举三界诸天,谓六欲天,十八禅天,四空天也。须弥山王,特举帝释,乃欲界主。护国天王,乃四王天,为守护国界之主。意列三界诸天,皆为护法也。
  尔时,有大力鬼王名吉槃茶,与十万鬼王,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而白佛言:“世尊,我等亦守护是持经人,朝夕侍卫,令不退屈,其人所居一由旬内,若有鬼神侵扰其境界,我当使其碎如微尘。”
  此叙鬼神受嘱,护持经者也。吉槃茶亦名鸠槃茶,此云可畏鬼,食人精气,其疾如风,变化无端,住于林野,管诸鬼众,故号为王,不属人天,单居鬼趣,此鬼既发愿守护,则一切恶鬼,无能为害者矣。一由旬四十里,言守护方隅,可四十里内无灾害也。问:此经乃佛住大光明藏中,入于三昧,为地上一类菩萨说,二乘绝分,故前法会不列,又何有诸天鬼神发愿守护耶?答曰:此非常情可测也。然佛住大光明藏,义当常寂光土,则自他平等,说听皆无,既曰于不二境,现诸净土,则不特实报,而同居比该,若华藏实报,必摄同居,故华严法会,诸天神王,各各赞佛,得一种法门,岂绝无耶。是以约法则二乘绝分,约境则凡圣该通,况圆音落落,十刹顿周,岂此界诸天神王,而不仰其嘉会耶。况影响示现,住佛境界,无足疑也。
  佛说此经已,一切菩萨,天龙鬼神八部眷属,及诸天王、梵王等,一切大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此结会也。旧解此天龙八部,必内证法性,示现此形者,然会初不列,义显法胜,结会该众,义必同闻,故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