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海法师答疑录(2010)摘选

在修习禅定时请师父开示,打坐时入定与出定的过程与方法是怎样的?从理论上怎么表述一下?(2010.1沈阳问答23)

答:入定与出定,有些方面是需要透过有为,然后来到无为。你如果很想要入定,你就进不了;如果你能够真的正确观念了解之后,它自然就会入定,入定它到一个因缘情况自然就会出定。

我举例来讲,用大家容易比较了解的睡觉、睡眠,睡觉一样要透过有为跟无为,到最后要入睡的那个阶段,他一定是要用无为。所以佛陀跟老子都有讲到无为,无为是非常奥妙的。为什么说睡觉你来到后面的阶段,你要无为,为什么?因为你越想透过有为方法去入睡,你越是睡不着啊,睡觉到最后你一定要很放松,身放松、心放松,你要在很放松情况之下,他才会真正的进入睡眠。

所以很多人会失眠,因为他担心他睡不着,那你越担心,你就越睡不着,或是有的他表象吃安眠药,表象上好像在睡觉,但是他内心里面的担忧还是存在,所以变成表象上他好像闭着眼睛在睡觉,事实上里面没有真正充分在休息、在睡觉。就好像说那个机关单位的警卫,看守大门的警卫,他们有时候偷懒要睡觉,但是他们还是很警觉的,一有情况、一有状况他就马上要觉察,他没有真正的很放心的睡觉。

一个人如果你担忧的东西太多,你的睡眠品质就比较不好,那要了解,包括说,听音乐啊、或是做其他啊、或是打坐,这些都是一种有为法,然后慢慢的创造这样的气氛、氛围,让我们能够逐渐的来准备睡觉。但是要知道最后要进入睡觉,那都是无为。

那至于说我睡着之后什么时候醒来,要用什么方法,你说你睡觉醒来要用什么方法?闹钟是因为有需要,事实上那是不自然的一种方式,但是有时候现实的生活需要,透过一些闹钟。但事实上我们现在假设,不要透过一些方法,你睡着之后他会醒来,什么时候要醒来?如果你让身体自然的运作、让身体自由的选择,他会来到他充电够、睡到饱,睡到疲劳消除他就会自然的醒过来。当他已经休息够,这时候你要继续睡觉,会变成很痛苦,你知道吗?当你已经睡饱了,如果你还要一直要在那里勉强睡,反而会变成痛苦,所以要知道,你要入睡或是要醒来那都是无为。

同样的入定也是一样的,我们可以前面的一些方便法,透过观呼吸,透过动中禅的觉察,万缘放下,这些都是准备的前缘,这些是方便法,我们都是一种准备的前缘,但是你要真正能够入定,到最后他是透过无为。你有所求你就进不了定。所以为什么说要来到无所求,你只要准备好了,再来无所求,它就会入定。

请问在打坐中,如何做到进入不思善、不思恶的境界?(2010.12.3河北封峦寺)

答:如何做到不思善、不思恶的境界,这个是六祖讲的,最好你问六祖。因为空海是比较强调清醒明觉活在当下。好,如何在打坐中能够做到不思善、不思恶的境界?第一,你只要保持明觉观呼吸,保持明觉观呼吸,不要用自我意识去操控,只是很客观地看。第二,动中禅,就算你在静坐中练习动中禅,或是在经行的时候,一样,你一心一意的练习去做,一样可以来到不思善、不思恶。第三,就是放松,保持高度的明觉,不管你是观呼吸、打坐或是做什么事情,记得!放松,保持明觉,当下你就进入不思善、不思恶的境界,放松保持明觉。当你真的不起那些思维念头的时候,就是很轻松的只是保持明觉,当下他就自然滑入。

在打坐中无法进入喜觉知、乐觉知,是否一直观呼吸就好?也没法进入止观,不知道如何正思维,更没办法去观?

答:第一你要得到喜觉知、乐觉知,因为一般人都会有所求,你有所求,你身心就会绷紧;你有期待、有得失心、有所求你就得不到。所以前面的闻思基础很重要。再来你在打坐禅修的时候,就是万缘要放下、要放下,放下、放松、放松。你越放松而且无所求的去做,放松、保持明觉,越放松越好,无所求,自然的就会产生喜觉知、乐觉知。所以那个不是求出来的,不是用求、求出来的,刚好相反就是你要放。因为有所求就是想要抓,你越想要抓,你越抓不到;你越想要求,你越求不得。

世间法可以让你求得、可以抓得来,出世间法不行。世间法是用自我去冲刺、去冲刺、去打拼、去奋斗、去抓取,但是出世间法不一样,出世间法就是你要放下,你要放松,你要无所求。不要以为这个很容易。要你练功夫,赶快去冲、赶快去抓很容易啊,要你学习放下、放下、放下,不容易啊;要你很认真冲刺、打拼、有所为很容易,要你真的放下万缘谈何容易。不信,你试看看,要放下自我谈何容易,要大死一番不容易。

那世间法是在成就你这个大我……成就你这个自我,不要一下就冲到大我了。世间法是在满足你这个自我,所以你很有兴趣在冲、在抓,那因为已经养成一种习性,所以往往你在打坐、禅修的时候,你也会想要抓,有所求,但是这样适得其反。所以出世间法就是要放。

所以有的人不了解,以为说为什么要放下、放松、放空,这样不是什么都四大皆空?什么都空?到最后消极悲观,认为好像是很消极。但是,这个是没有正确的理解。消极悲观的那一种放,那是因为你想求、求不到,你才说我放下。但是等到有因缘让你抓的时候,你又会抓的很紧,那个不是真正的放啊。出世间法,你用假的那一种放,你那个狐狸尾巴还是会冒出来啊,你假的放,那还是一样你不会得到真正的喜乐,是要真的放。

这一种思维方式跟世间的思维方式是不一样,跟世间的运作方式是不一样。所以当你慢慢的去矫正,学会真的全然的放开、放松,当你能够放下手中的抓取,你才能够得到无限。要学会放下,但是说要学会放下谈何容易,你必须要有闻思基础、要有正知正见,你才会真的愿意放。而且才知道放下那是何其的重要、何其神圣。你能够放下手中所抓的有限,你才能够得到无限。

这个再延伸,你真的能够让自我大死一番,你真的能够放下自我,你就能够融入无我。当你融入、真的融入无我,你的生命就跟天地永恒的存在。所以希望大家能够体会,佛教讲的无我,是非常的深!绝对不是消极、不是悲观,无我,这是宇宙最高心灵品质的呈现,绝对不是消极、不是悲观。

左耳的耳鸣声好像知了的声音一样的鸣叫,越是静的时候声音越响,我不知如何是好,也影响入定,不知是否可以观这个声音?(2010.12.23灵峰寺)

    答:你也可以观它的无常变化,也可以不要理会它,继续你的观呼吸,继续你的明觉开发。不要去理会它,不要去跟它抗拒,这样它自然的就会变化,自然就会变化。

学员: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开始打坐,呜呜的叫很长的时间,我就听那个声音,后来就停了,停了以后就感觉自己就想观,看着这个念头,但看得很累,不是它跑,而是好像顶住一样,后来我就放开它,放开之后感觉很轻松,就感觉头顶……

    答:对,对,你要放松,放松。还有,如果它还有一些现象,一些声音,一些现象,你都保持明觉,然后放松,让它变化,这样就好。不要随那个境界转,看着它,清楚明觉,这样就好。

为什么打坐的时候,胸口闷痛?(2010.3马来西亚11)

    答:因为你没有放松,没有放松才会胸闷。记得,这个是很多人都很正常的一个过程。就好像刚才这位他问的:要放松,说的很容易啊,但是一做之后,就很容易又绷紧。所以你有胸闷的情况,就代表你没有放松,还有姿势弯腰驼背,如果有胸闷的情况,一方面我们调整一下坐姿,然后再来提醒自己要放松。

刚才师父讲到我们把“明觉”放在丹田的时候,丹田的起伏,我们一般上来说,很容易体会到,那进一步把握明觉,像师父所讲的那样,把我们的身体当作一个气球,这样膨胀、收缩、膨胀、收缩,这个比较难体会,不知道师父有什么窍门,来帮忙我们增加对这件事情的理解?(2010.3马来西亚11)

    答:你要知道这个“窍门”,我讲个比喻你就比较容易了解。我如果拿一个小东西,那我现在很专心的看这个小东西,我现在注意力就专注在这一小“点”上面,对不对?那我现在拿一张相片在看,拿一张风景相片在看,我的注意力是不是从原来的一个小“点”,然后扩大到成为整张的相片?如果我在开车的时候,当我坐上驾驶座在开车的时候,我的注意力是不是范围要比较广?我能不能在开车的时候,注意力只集中在一点?能不能?如果你只是集中在一点的话,那你很容易会出车祸。

就像有的人,他以前习惯骑摩托车,那么骑摩托车,他的注意力就是在你这个前面这样一个小范围,但是当他换成学开车的时候,车子要注意的范围是不是比较大?而且旁边、两旁你都还要用余光去注意,包括后面的动态,你都还要注意。这就是注意力的范围,从一个小“点”,然后慢慢地扩大、再扩大……

所以我们从原来的一个小“点”开始,这是让大家比较能够聚精会神,精神比较容易集中,但是,因为我们不是在修“世间定”,如果你光只是集中在一点,你可以逐渐的入深定,那这一种深定的话,四禅八定你都可能、都可以来经历的。

但我们现在是要修“明觉”,开发“明觉”,那这个明觉我们要从一点,然后慢慢的,这让我们精神集中之后,精神比较统一之后,然后再把这个“明觉”觉察的范围逐渐的再扩大,明觉的范围逐渐的再扩大。

像我原来只看这个小点,那我开车的时候不能够只注意这个小“点”啊,我的觉察范围就要比较大。所以,我们觉察的范围从鼻头、人中这一点,然后再来到腹部、丹田的时候,范围就已经比较大了。就好像说,原来只是一个绿豆这么大的范围,那么现在来到丹田的话,就像一个小球这样的范围,现在再把他扩大到全身,你就是把那个“明觉”的范围扩大、放宽,放宽、放大到全身,就这样。

那这个你就要体会,要去练习之后,然后去体会,明觉逐渐的扩大。那你这个稳定之后,再来就是要扩大到“空”,进一步就是要扩大到“空”。如果你心“散乱”,你扩大到“空”的话,你也是在那里、心在那里漂啊,没有定力,浮而无根。所以要从一个小“点”开始,你有定力,身心稳定、冷静,然后你才能够逐渐的扩大。有根本,有枝末,如果你没有这个根本,你只是浮而无根,在漂。所以同样的,解脱道的基础,如果你没有好好的、扎扎实实、一步一脚印上来,你在谈“空”的话,那都是高谈阔论,谈“知见”。

请问师父,刚才讲到点、线、面,我想问由“点”到“线”的时候,“点”的时候,我们是比较容易观那一个“点”的呼吸接触,不过那个“线”的时候,我们要怎么样去观它?要不要考虑那个气,好像要进去一样?(2010.3马来西亚11)

    答:两种情况,一种你把它固定在“丹田”也可以啦,或是在“止观”里面有提到“随”,追随、跟随的“随”,那是一个过程,这个要有点想象。

我们在吸气的时候,我们的呼吸从鼻头、人中这里开始进去,那进去这时候,事实上在吸气的时候,我们的腹部、丹田就已经开始在慢慢的起伏了,那如果你一下子跳到这边的话(指丹田),就变成用“跳” 的,那这时候我们的注意力就像从鼻头跳到丹田。空气开始进来的时候,我们的注意力就慢慢开始移下来、移下来,到吸一口气饱的时候,就在丹田这里停一下,然后,呼气的时候,注意力又随着这样逐渐上来。就像在吸气的这个过程,你就移动这整条线的觉察;呼气的过程,就从下往上这样移动上来这个“觉察”。

至于空气它什么时候跑到哪里,这个你不用在乎它,因为你在呼气的时候,鼻头这里就已经有空气开始跑出来了,那你不用说一下跳到这里来指鼻头,你就是这样整个一条线的这样整个呼气的全程,然后你这样就移上来到这边(指鼻头)。

这是一种“追随”、“追随”的过程。在止观里面,“随”它也是一个阶段、过程,那也是让我们那个散乱的心从一个“点”,然后来到整条“线”也都能够清楚觉察,然后再来面,扩大到“面”的时候,也能够清楚觉察。

师父,我有一个问题,坐到第四个阶段,到了那个“面”过后,我再继续坐下去的话,我就会觉到只剩下两个点,就是那可能叫“面”存在,不过能明显感觉那个鼻子、人中还有一点气息,跟肚子略微的起伏,其它的包括身体的还有外面所有的东西都会变成不见,是一个空空这样的壳子,在这样状况之下,我应该专注哪一边?(2010.3马来西亚11)

    答:你身体会有脉动啊。

学员:怎么讲那个脉动?就是说会看到那个?

    答:波动。

学员:推动吗,会。

    答:不是气的推动,不是气的推动,你身体,因为你心脏有在跳,全身会有跟心脏一样相同的那个全身的波动、脉动。

    学员:在我看到“面”的时候是有感觉到。

    答:那你再继续下去,它(指脉动)还是一样存在啊,

会有啊。

    学员:就是继续再看那个“脉动”就对了?

    答:对!或是再来继续下去,你要集中在某个“点”一样可以,但最重要就是要保持“明觉”。所以前面的阶段就是让大家身心能够稳定下来、宁静下来、沉淀下来,能够静得下来,那你继续放松的话,后面的那个“喜觉支”它就会陆陆续续出来。

    学员:师父,是不是说:因为它一个“面”里边,它会有一个东西比较明显,我就注意那个明显的东西,那它走掉了,我就知道:哦,它走掉了,这样就好了。

    答:也可以啦,但是你记得,你注意…你的范围注意比较小的话,记得哦,不要绷紧,不要紧缩,不要绷紧,这样就好,

    学员:就是要看着,不要去抓那个目标,一直这样吗?

    答:对!放松。

    学员:还有一个问题,我每次坐下来,然后我一下子看那个“点”,然后很快的它自己就会调,调到去“线”,时间是很短的,这样时间就没关系就让它自己走吗?

    答:对,只要你的心没有散乱,可以。让它自然调整,可以。

从第一步到第三步,我们那个点,一直都不要离开,一直要守着它吗?(2010.3马来西亚12)

    答:“点”然后移动到“线”、然后“面”,要有移动,要逐渐扩大,从点来到线的时候、就不是守在这一个点上面了,然后…或是你放在丹田一样啊,这时候就是觉察力放在丹田上了,然后放大到“面”的时候,就是觉察力放到整个身体,而不是守在某个点。当然如果你觉得你继续,你有这样点、线、面的一种经验,然后你要继续回来守在一个点,这样也可以,但是如果你觉得绷紧,那你就要放开,要放松,要放宽。

要观察痛吗?观到它灭,是吗?如果它不灭你怎么办?(2010.3马来西亚12)

    答:可以,痛的时候,一种是你可以观察它痛的变化,那也可以调整、可以稍微调整一下姿势。观到它灭,是吗?如果它不灭你怎么办?现在是这样哦,因为有时候很痛、有时候比较痛,那这些痛会影响到你打坐的情绪,会影响到你的这种宁静的话,那这时候你可以调整一下姿势,不一定要一直在那里观察它的痛。你要观察也可以,但不一定要这样观察下去。因为有时候观察这个痛,如果你没有方法去了解它,你没有看到它的无常、没有看到它的变化的话,那有时候我们甚至还会带着一种“我慢”,或是谴责在观察它。表面上好像说你很客观的在观察它,但有时候就好像说这个“痛”被你观察,然后通过了,通过有时候你会产生一种“我慢”——你看,我就是把它看、然后看……然后它就变化、就消失了,甚至会产生一种“我慢”。

所以,重要的是你要看到它的“缘起”,看到它的“无常”,而且它也是“无我”。要痛也不是你所能够主宰,它也是“缘起”,那有时也是因为我们错误的对待,我们错误的对待导致它疼痛,有时候是习惯还没有养成,包括说盘腿,如果你平常没有在打坐的人,那你打坐几天下来会很酸痛这是很正常的,所以要用爱心来善待它。

师父当你说到第四个阶段的时候,我听到身体的脉搏在波动,那时候我会觉得整个身体在漂浮,很漂浮,好像是在飞一样的轻,那么可以当做是喜吗?因为就是在那个时候感觉是最舒服最快乐的时候。然后觉得整个身体都是很轻,脉搏慢了,感觉不到手和脚,当然还是有脚。我也看不到起心动念,觉知心行,还有一心,只是觉得那个脉搏在动慢了。(2010.3马来西亚12)

    答:对,不错。除了脉慢了,它会全身充满一些气、能量,它会渐渐的就是…那一种身相、身见,它会逐渐的、渐渐的消融,这样。但是你还要是有保持明觉。你只要能够保持明觉,那心很宁静,这样就是逐渐的、它会逐渐的深入。

师父,我想问在这个时候,你起心动念,意思是不是说在那个时候,假如说我想到我要去偷东西,那还不是心猿意马吗,我不明白,起心动念其实是在想什么东西。(2010.3马来西亚12)

    答:是这样,当你在这种状况下,有时候我们一样会浮起一些“念头”,那浮起念头的时候,你一样可以看到念头的起、灭。那有时候它没有浮起什么念头,但是当你自己要起什么念头的时候,可以看得到。所以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你没有刻意要浮起什么念头,然后它自己这样浮出来,这些念头的内容,念头有没有贪心、有没有嗔心、有没有嫉妒心,你自己都可以觉察得到。

在寻、伺、喜、乐、一心的初禅、二禅、三禅、四禅的修行过程当中,怎么去分别体会点、线、面、空的应用呢?这个请师父解答?(2010.1沈阳问答23)

    答:你现在问的问题,跟前面初禅到四禅这个不用连接起来,我们现在是要把觉性从点、线、面、空来扩大。那我现在跟大家介绍,怎么让我们的觉性从点、线、面、空扩大。人要开发觉性是要有方法的,我们可以透过一些方便法让我们的明觉、觉性逐渐的开发出来。

点,第一个点,如果以我们跟大家讲的第一个点就是从鼻头、人中这一点开始。我们一般人的心是心猿意马,他是飘东飘西很不容易定下来,就好像说船在大海上飘荡、飘动,如果没有一个固定的东西让它固定的话,这个船它不容易真的定下来、静下来,所以要透过一些方便法。

那我们最初从这个小点开始,你把你的注意力放在集中在一个小点,这是明觉从点开始。然后我们再把我们的明觉,从这个鼻头,再来扩大到我们的丹田腹部,我们腹部丹田的这个明觉的范围,就比原来鼻头人中这个范围要大一些了,所以我们可以权称,把这一个比较大的范围我们称作为一条线,从点延伸到线了。

或是在修定的过程,我们注意力也可以从鼻头人中这里,然后沿着咽喉、气管、胸腔、腹部、丹田,这样一条线下来,整条线空气的进出我们都有明觉,保持明觉,这个也是让我们的注意力从集中到一点清楚的觉察,然后慢慢的让它从点延伸到线,我也清楚觉察。从小范围清楚觉察之后,我慢慢把它扩大到比较大的范围,我也清楚觉察。

再来进一步再把比较大的范围再扩大,第三个阶段就是来到把这个腹部的丹田范围扩大到全身,让你的全身就好像一个丹田一样,所以这时候第三个阶段就是,我们的明觉范围是扩大到全身。如果你没有透过一个阶段一个阶段来开发明觉的话,你很不容易真正的去觉察到你的全身。我们很多的动作会处在冲动、不清、不楚、不明、不觉的情况,自己不知道。那我们明觉要从一个小点然后逐渐的扩大、扩大、扩大,所以第三个阶段就是来到从小丹田扩大到变成全身是个丹田,你的觉知范围来到全身。

再来,进一步,我们又要把觉察力扩大到虚空。我们本来第三个阶段觉察力是在我们这个全身五蕴身心,但到第四个阶段,要把觉察力扩大到虚空,放开。

我比如说,最初在学开车的人,他会很紧张、他会比较绷紧,所以他的注意力是在方向盘上面,注意在前面这里。那他因为比较紧张,所以最初在学开车的人,容易左碰、右碰、前撞、后撞,这是必经的过程,因为他的注意力是在前面这里,那旁边侧面的他不容易去觉察到,所以就比较容易会去碰撞到。

但是当一个人慢慢的经过这样的过程,然后他慢慢的扩大他的觉察力,所以当你开车一段期间之后,你一上车很自然的你的觉知范围整个车子就是你的身体,你很自然就放松,放松,所以整个车子就是你的身体,你下车的时候,“我”的觉知就是“我”这个身体为主,然后一上车的时候你就觉知整个车子的身体。所以这时候,你和你的车子的旁边左右的动态、动向,你都会觉察得到。所以开车比较资深的人他就很少出车祸,比较不会去左碰右撞,这样大家可以体验到吗?你的明觉范围越扩大的话,那你出错的就会越小。

为什么在驾驶执照里面他要分好多种,有开小轿车的、有开大卡车的、有开大客车的、也有开链接车的、货柜车的。因为开小车的人有他习惯觉察小车的范围,如果你没有大卡车的执照,那你开小车之后突然要你去开那个大卡车很容易出问题,因为你没有习性觉察到这么大的范围,为什么我们明觉要逐渐的开发。

好这样大家可以理解的话,我们再讲,为什么我们把我们的明觉逐渐的开发出来放大。一般人常常很容易活在自我的世界,我是我能,然后用着自己的意思在做,我们带给别人痛苦或是去伤害别人,你觉察不到。当我们有开发明觉之后,我们觉察的范围扩大之后,这时候你就渐渐能够将心比心,你就渐渐能够体会到众生的心,我讲这一句话有没有去伤害到别人,你可以从对方的表情、从对方的感受、从对方的眼神里面去观察得到,因为他的不舒服、他的不愉快,他会显露出来。

如果你感受不到,你的心、你的明觉没有感受到、没有扩大的话,你感受不到他的痛苦,你没办法融入对方的心,你没办法真正来到将心比心。所以就会变成,你是很爱你的爱人,但是他被你爱得很痛苦;你很爱你的小孩,小孩子被大人、被父母亲爱得很痛苦、很不自在、很不自由,因为你没办法真正了解他们的心。

那你要怎么样了解他们的心?真的我们要将我们的明觉、觉知的范围,我们要逐渐的扩大、扩大。所以学佛净化心灵那都是很实际、很实用的,你可以真的大大的改变我们的人际关系,你也会真的来将心比心,这时候你就会常常勉励自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不希望别人带给我痛苦,同样的我也勉励我自己,不要带给别人痛苦;别人对我怎么样做,会让我产生忧悲恼苦,噢,那你会知道,见不贤,内自省,勉励自己不要这样去对待别人;别人怎么样对待我,让我感受到我受到尊重、我受到重视、我这样感觉,包括别人这样讲话的口气,以及那样的一种对待,让我感觉到我很舒服、很顺畅,那你会体会到,我怎么样去带给众生真的内心的祥和、带给众生喜悦、带给别人受益。

明觉的开发,真的很重要,慢慢的你会来到,用爱己之心去爱护每一个人,如果要讲更高深的话,你慢慢会来到,原来所有的众生都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我讲这句话是实相,佛教里面所讲的法身遍一切,当你的明觉逐渐的开发出来之后,当你的体悟、悟性开发出来之后,你会看到、你会体会到,原来我们的法身遍一切,原来所有的众生都是我们身体、法身里面的一部分。如果我去伤害任何人,就是伤害我自己,这是实相。

所以当你有正确的了解之后,你很自然的就会:哦,原来我在嗔恨别人我就在嗔恨自己呀;我带给别人痛苦,就是带给自己痛苦啊;我在骂别人,事实上就是在骂自己啊;我给别人难受,事实上就是给自己难受啊。

所以你慢慢会来到真的,哦,原来过去很多错误的观念知见,好我现在愿意彻底的改变过来,从新从现在开始,真诚真心的去爱护每个人,你真的爱护每个人,你就是在爱护你的生命,你尊重每个人,你就是在尊重我们自己的生命,你对待每个人好,这个法界它就是会回向,它这是一个磁场会回向,你投射出去什么,你投射什么出去,它就会回向相同的磁场过来,所以你才会真正的流露出用爱己之心去爱护每一个人。

静坐中的观呼吸的前四个阶段,从第一阶段开始是否要持续稳定后,再练第二个阶段,然后依次进入第三第四个阶段?(2010.12.28灵峰寺)

    答:是可以这样,每一个阶段你稳定之后,然后再进入下一个阶段,但是这是初步了。然后你慢慢地练习几次之后,事实上那个呼吸从第一个阶段到第四个阶段,那是你只要放轻松、保持明觉,它是慢慢地、自然地进入。慢慢地、自然地就进入。

观呼吸,行、卧、站,是否能练习?怎么练习?手脚怎么放?(2010.09.27章华寺)

    答:一般我们认为的观呼吸就是打坐、盘腿,那这样才在观呼吸,或是静坐观呼吸嘛,这是单纯的情况观呼吸。当然我们平常可以透过这样来练习,然后摄心入定,这个是可以的。

那现在就是说,如果是动态的时候,你怎么样观呼吸?动态的时候,我们可以有二个主要的所缘。我讲所缘,就是我们的心放在哪个方面、放在上面这样啦。如果是动态的时候:第一个,你可以把你的心、把你的明觉,放在你现在正在工作的动态的动作上面:脚到心到,手到心到。如果手动作明显,你就将你的心跟手结合,清楚的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你在工作的时候,在上班的时候,就把你的注意力、觉察力,很轻松的放在你当下的双手的工作上。你在工作,当下就是清楚的觉察你的动作,这个在身念处我们都已经讲过了。

那现在要加上一样就是,加上另外一个选择,就是你也可以当下观呼吸。如果这个工作,它不是很需要用心,这个工作你可以,比如说扫地,你也可以觉察当下扫地的动作。那你也可以另外一种方式就是,我手在动作,但是我的心呢,却是在我鼻子的呼吸的进出。手在动作,但是不管我手怎么动作,我的觉知力,就是放在鼻腔附近、人中附近空气的进出。

所以这两种方式是:一个是心随着你的手的动作在移动,明觉随着你的手的动作在移动。那第二种方式是,心不随着外面的动作移动,它是固定在一个点。那这样会好像是,一个人看着另外一个人在动作。

所以一样,你在走路,或是站着一样,你看是要觉察身体、觉察动作,或是这些都放下,然后就是觉察你的呼吸。坐公车、坐火车、等车,一样都可以。你如果在那里胡思乱想,这些没什么营养的话,我们就不要胡思乱想啦。我们就把这些时间,用来回来观呼吸嘛,享受呼吸嘛。如果有必要,我们就好好的认真的想、仔细的想,正思维,没必要我们就放下。

到哪里我们心的所缘就是两种,一种是在动作上面,另外一种就是呼吸。因为你到哪里你都会有呼吸,所以到哪里你都可以把心拉回到你的呼吸上面来。如果睡觉不好睡的人,你能够放松的觉察你当下的呼吸,很放松,然后觉察你当下呼吸,或是丹田的起伏,你真的能够放松,很快它就入睡。

弟子平时一打坐,坐下来进入松静状态后,就见一些禅相,不能再深入深定,达不到止观双运,不能再向前突破,怎么办?请师父开示。(2010.9.23章华寺)

    答:这里就是他提到的,当他打坐松静下来之后,就是一些禅相不断的出现。像这一种情况通常是,也许你在还没有学解脱道之前,你对于修行方面你就有很多的想像、很多的幻想。或是比如说,你觉得说,我念佛就是要求生什么世界,然后你要观想什么相,然后你要观想怎么样的境界;或是说你一念佛,或是一修行、一持咒,然后你就内心里面会有想希望看到什么样的世界、看到什么样的境界。通常是因为你内心有想要看,看什么、看什么,结果那个相就容易出现,我们内心里很多的欲望,他就会投射出来。

所以一方面我们要淡化我们的念头,要净化我们的念头,这是从根本,我们是要净化我们的意根,而不是在那里要看什么相、什么相,修什么相。所以第一个就是先净化我们的意根,简化、清静我们的念头。

再来明觉度要提高,明觉度要提高。当你明觉度提高的时候,那些相它就比较不会产生,就算产生也不会干扰。

再来如果你一静下来,比较宁静之后,禅相会容易出现或是产生困扰、干扰,那你可以练习静坐中的动中禅,静坐中的动中禅,它可以让你再继续提高明觉,开发觉性。如果还会有一些干扰,那你可以睁开眼睛,再来,再闭起来,然后稍微睁开一点点,眼睛不要全闭,这样就比较不会有那些禅相。那有了定力、明觉,你就可以进行止观双运。

无为法要怎样做? (2010.9.25章华寺)

    答:无为法要怎样做?我不知道,因为无为法,还要知道怎么样做?有为法我可以告诉你怎么做,无为法那就是无为,也就是说他是自然、没有任何造作。所以比如说,你给我讲说某个情况,我们应该怎么样用无为法去做,那我没有答案,因为那是见机行事,看当下的因缘情况,我们当下的自然的流露的去做。有为法就是有预设、有意念、有意根在操控,或者在沙盘推演,或是觉得我应该怎么样去做。

就比如说:要回答大家的问题,比如说了,我从还没有到湖北来之前,在台湾了,我就设想:这一次在这边有几百人来禅修,那他们可能会问很多的问题,好,我要先去找那个问题解答大全,然后去想……因为有些团体他们就是这样啊,他们就给他们的老师,一些问题,人家会提什么问题、你怎么回答,提到这个问题你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你怎么回答就这样。如果我就事先去看可能会提什么问题啊,然后我要怎么回答啊,这就已经事先已经准备好答案,然后准备看到什么题目就套招,这个是比喻,这个叫做有为法啦。

那无为法呢,我没有预设的立场,我没有预设的答案。来这里之后,你们提出什么问题,我当下从我所知所觉来做真诚真心的流露、回馈,这个也是无为法的一种。

我们再举个例子来讲。比如说要睡觉,有的人他要睡觉,他就是很努力想要睡觉,偏偏就是睡不着,睡不着然后又会想用各种方法让自己入睡,偏偏就是睡不着或是睡眠品质不好。因为你真的要入睡,那是属于无为法啦,你用有为要入睡,你只能够酝酿一个好的磁场气氛,准备好一个磁场气氛,然后他就自然的进入无为了。

所有的有为法,你想要真正进入深层的睡眠,那是不可能啦。包括说西医常常用的什么药物镇定剂、安眠剂,然后让你能够入睡,这个就是有为法入睡。这一种有为法入睡,通常,你只是表层在睡,你深层里面还是没有真正在入睡啊。所以吃了安眠药之后,隔天起来精神还不是真的很好啊,因为他没有真正的放松、休息,他是透过有为的方法然后才勉强入睡,像这样,他没办法得到真正充分的休息。

所以你要真正的入睡、睡眠,而且要睡的甜,睡的熟,唯一的最好的方法、唯一的方法就是:真的信任你的生命,信任法界,全然的交给它,无为,全然的交给它,无为,这时候你很自然的就进入熟睡、休息、充电。

要知道,睡觉、睡眠那是我们生命的灵魂在补充能量,在充电哪,我们生命是由有形的物质跟无形的这个心灵组合而成啊,不光只是物质啊,如果光只是物质的话,你只要吃饭吃东西,你不睡觉、不用睡觉啊。但是如果光只是吃东西、没有让你睡觉,人会怎么样?一样会死掉,它也会很快死掉。如果你只是给他吃东西,没有让他睡觉、没有让他休息,他一样很快会死掉。因为他那个灵魂、他需要充电啊,那你不给他充电的话,他这个电耗尽之后,你生命就死亡。

所以要知道,我们的有形身体是向大自然的地水火风、食物吸收这些有形的能量,我们的无形灵魂它是向宇宙、黑暗的无穷尽的能量吸取能源。那你要真正进入熟睡,真的就是要用无为。

再来,还有有为跟无为怎么……我再举个例子来讲,比如说,人家告诉你:你要行善啊、布施啊、积功德啊,这样会有多少功德,你要多布施,要多出一些钱,那这样才会有多少功德……所以你的行善布施,背后都是为了一些功德,或是别人告诉我们行善有多好,那我们才去做,这个就是属于有为法的阶段。

如果你行善是不需要任何人讲,你也没有想要求什么功德的那种观念,你只是很自然的觉得说:这一件事情我该去做,你就去做,无条件、无所求的去做,自然的流露,这就是属于无为法的行善。所以无为一样,都可以应用到一切处。

还有通常对一般人而言,你要真正来到历缘对境的无为,通常是要透过有为法,通常是要透过有为法。如果你来到这个地球,你早就知道这个无为,你用无为在做的话,你必是高等心灵世界的要来这个地球,来度化众生。如果本来你就会,那是属于这样的人。

但一般地球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需要透过有为法这样的熏习,包括说我们打坐、禅修、开发明觉、开发佛性、佛心,也都是一样,透过有为法这样的熏习。然后包括明觉、透过有为法的开发、开发,包括让我们的心宁静,也是透过一些方便法、有为法,让我们的心逐渐宁静下来,这样才能够把我们那些不良的习性透过有为法一遍一遍的扭转过来。到有一天,比如说你累积到了百分之八十的能量之后,然后它就一个临界点出现,再来它就自然的跳入无为。

就像有一天,当你开悟,当你了解生命实相,真的不需要别人跟你讲:你应该怎么去做、你该怎么做,你很自然的就是从你的良心、清净本心自然流露出来,然后知道该怎么去做。

当我们禅修到了空、明、觉,体悟清静本性,当体空寂之后,是否此时就到了像禅宗里讲的即而保任,但保任需要到何种程度视为解脱的彼岸?(2010.9.23章华寺)

    答:不错,这时候是当你能够真正来到开发出空、明、觉,超越那些二元对立,善恶止息,这时候我们的清净本心会逐渐的流露出来,当下空寂。那这时候就是需要我们继续,所谓的保任就是说需要把这样的空明觉的程度、稳定度逐渐的让他扩大、稳定。那不止是在打坐的时候我们能够有空、明、觉,出了禅堂、下坐、走路、经行、做其它事情,我们一样都能够维持这样一种空、明、觉的心灵。所以这个就是,为什么说明觉不嫌多,因为我们要来到遍一切处,我们都能够处在明觉的情况。

那至于说要到何种程度视为解脱彼岸,因为并不是说空明觉当下就是解脱,而是你能够处在这种情况的话,那因为我们的心灵清静,而且敏感度越强,所以这时候呢,你容易去体悟到三法印、容易去见法、容易开启智慧眼。所以,并不是说我保任、保任在这样的情况就是了,不是。就好像说明心,明心下一步你要去见法,你要去体悟三法印,你要去如实观生命实相,真理实相,甚至有时候正思维,止观双运那是很重要的,因为要透过空明觉进行止观双运,你才会真正的开启智慧。

如实观,如果你没有开发出空明觉的话,你是用意根、意念在推想、在想象,这个不叫作如实观。所以你要来到不带成见、清静的心来看,这时候你才能够来到所谓的如实观。

但是往往是你情况好的时候,你可以很客观的看,但没多久你又开始打妄想,或是带着、用着个人的成见、个人的习以为常的观念知见在看、在论断,你又不知道。你离开了那个空明觉、离开了那个客观你都不知道。所以为什么说又要随时回到开发我们的明觉,然后让我们回复到很清静的心,不带污染、不带成见。那这时候是要来止观双运,你才能够真正如实观,你才能够看到真正的真理实相,你才会真正开启法眼、智慧眼。

所以不是只是这样一直保任,不是这样而已,那是一个过程。那至于强调说,不是只是一直在保任,而是要进一步来到止观,来到如实观,讲到这里就又要讲一点,很多贪求快速的人,他们就认为,我们就是这样啊,开发那个明觉之后,然后就保任哪,就保任哪。

你不知道下一步要去止观双运,结果,很多的观念,因为这方面我遇到过不少,遇到过很多,很多人这种情况,当他处在空明觉的情况之下,然后他常常是背着一把锐利的宝剑要去跟人家较量,要去砍别人。他就认为我保任,我保任功夫多厉害呀,那你这个都还算……就是水准都还很差的。真的这个就是变成你处在那一种,事实上一直处在保任的情况你还是有张力的,如果你没有进一步去止观双运,真的很容易就停留在还是在世间法里面的明觉的情况。

所以很多贪求快速的人,他就是一直只是我想,我只要打坐就好啊,我只要怎么样啊,我只要保持那个空明觉这样就好啊。所以为什么说要有逐渐的深入闻思、正思维,要有深厚的闻思基础,你才知道下一步,你现在停留在什么样阶段,下一步应该再怎么样继续深入,那你才会知道怎么样回来反观、怎么样回来净化我们自己,不然那个空明觉,他很容易又形成一个张力,然后把我们内心的结缚、污垢又把他遮障住,然后背着一把剑到处要去跟人家比量、比剑、比高下,设法要把别人比下去。这个就是如果你的闻思观念没有深入、不正确的话,很容易形成狂禅,又容易走入狂禅。

在未证无我之前,禅定中自我是否被石头压草,不注意就容易以禅相着魔?(2010.11.22灵峰寺)

    答:没有证无我之前,禅定中自我是否被石头压草,这个是网络学员问的,并不是说未证无我之前是这样,而是说如果你的观念知见不正确,你在用世间法在运作,你在修世间定的话,这时候不是说自我被石头压草,而是你的忧悲恼苦是用石头压草这样压下来。

很多人他在世间遇到很多的忧悲恼苦,那没办法解决,解决不了,也不知道怎么去解决,结果他就透过修行,透过打坐。他觉得在打坐禅定之中,他没有那些烦恼。但是他内心的问题有没有解决?还是没有解决啊,内心那些贪心、嗔心,那些习性,还是依然存在啊。所以如果他没有正知正见,那他修定、禅定再深,这时候他的禅定都只是把他的忧悲恼苦,用石头压草这样把它压下来而已。当他出定,历缘对境的时候,所有的习性、忧悲恼苦又浮现出来。所以像这样的解决方式,它只是短暂地压下来,就好像止痛,有病痛赶快吃个止痛剂、止痛,但病根没有解决。

并不是说他那个自我就被石头压草压着,不是。因为如果你没有正知正见的话,你不知道什么是出世间定的话,你很认真地在修,但你要知道,就算你有很强的这个定力,并不是说自我压下来,如果你观念知见不正确,你是用世间法、世间的观念在修,那不管你定力再多深,你都是在强化自我,不是把自我压下啊,是在强化自我。就算他能够入定,也是一样,那是自我在练功夫,他要练就:我要有更强的定力、我要练就神通、我要怎么样……那一样是在强化自我。

所以不是说他还没有来到无我之前,禅定中的自我是被石头压草,是忧悲恼苦石头压草把它压下,但那个自我没有被压下。自我还是一样他继续在强化、继续在练功夫。但我讲这些,你真的要有相当的闻思基础,而且进入实修,你是真的愿意让自己出离苦海、愿意如实面对自己,你才会真正的听懂我刚才所讲的那个分水岭。至少你先建立这样的一个观念知见,知道说这里是有它的分岔路的,所以如果你没有正知正见的话,你落入这些岔路里面你都不知道,不以为然。

观无常刹那的同时,是与空溶为一体,所以就坐在那永恒的现在,这样对吗?(2010.9.25章华寺)

    答:对一半。因为这是在打坐禅修的时候,你容易来到坐在无常法印啊,无常法流啊,或是与空融为一体的这一种情况,那是在禅修的阶段。

有两个问题:第一就是:你要应用宁静的心进行止观双运开智慧。第二就是:你所谓的与空融为一体,心与空相应。要知道禅修的时候、打坐的时候容易啊,但这个不是真功夫,真功夫要在历缘对境中。你历缘对境的时候,你能不能展现真的心量的宽广、无边无际。用讲的很容易,你要真正做到,我提醒:不容易。

历缘对境,很快那个身见、我见马上出来,我慢也很快容易出来。所以你说要来到与空融为一体,禅坐禅修中那都很容易啊。但你要历缘对境、你真的做到,那才表示你真的体证到。所以不要以为:哦,这样就是了,这样就好了。你历缘对境能不能展现真的心量的宽广、无边无际,外面的顺境、逆境不会干扰你,不会在你的心灵里面卡住、碍着,或是在那里二元对立。

再来,那是一个心量展现,真的实际的无边无际。所以你说:体会空了,佛教所讲的空了,或是你来到与空相应……那个都不是观念知见而已,不是在禅相——四禅八定里面的那个空无边处定,你多么的会修、你进入多么美妙的世界,禅修禅相那都是一回事。你历缘对境要真来到心与空相应,你的心是空无边,那才表示你真的做到、真的证悟到。

再来,你说那个与空融为一体,那一般来讲,那是会来到与众生、与境界融为一体。禅修禅定那都很容易,问题还是在于历缘对境的时候,你能真的做到吗?你能够在历缘对境真的没有那些身见、没有那些我见?能做到吗?能,那代表你是真正的证悟到。

如果我们在历缘对境还没有真正做到,要知道那些还都只是一个过程,还都只是一个粗略的体悟这样而已。所以要做到才算,这样知道么?所以不要得少为足,不要以为说:我打坐禅修,我有一些非常殊胜的禅相,非常殊胜庄严的境界出现,然后就以为这样就是了。历缘对境才是真修行。所以你们现在都在打基础啊,你们的闻思、你们的禅修那都是在打基础啊,让你能够真的更具有雄厚的基础,然后在历缘对境时候,能够真的做到,应用的出来。

证初果是断除身见结、疑结、戒禁取结,那证初果是深入到四禅八定中的哪一个阶段?(2010.12.03河北封峦寺)

    答:这个是很多人会误解的问题,以为证果跟那个禅定有直接关联,这希望大家要有正确的了解。证果跟禅定不相等,并不是说你禅定越高,你证的果位就越高,不是这样。

因为禅定有世间定跟出世间定之分,那大部分如果你没有正知正见的话,你所修的定是在世间定里面下功夫。如果你真的要证果,证果那是要透过止观双运,止观双运所强调的这个“止”,他是需要未到地定或是初禅,在未到地定跟初禅,有这样的基础,你要止观双运,然后更深层的去体悟就容易。

如果你有正知正见之后,然后你又有更深层的这些定力的话,当然你可以看到的更深。所以要以正见为首,你有正知正见之后,再来你的定力是来配合你的反观觉察的能力,所以是来到止观双运。当你能够止观双运你就能够去一方面照见到自己的问题、结缚,一方面呢你可以处处见法。当你要处处见法,这个都是处在未到地定跟初禅的阶段。如果你进入比较深的定,你反而不容易处处见法,不是说不重要,深定他可以培养你的定力,但是真的要止观双运,那是要、还是一样要回到初禅,所以大家要有正确的了解。

阿罗汉是解脱者、了脱生死者,请问阿罗汉还会面对无常吗?(2010.3马来西亚16)

    答:他的问题就是,认为阿罗汉是解脱者、了脱生死,那阿罗汉还会面对无常吗?你们认为会不会?如果是阿罗汉的话,他们就很肯定的回答啊。我这个跟你们讲,这个观念我们要先厘清楚,因为很多累积下来的观念知见并不正确。认为说:阿罗汉,那就是无生,阿罗汉,三果就已经是不来果,他死了之后,他就不来这个世间了。

所以北传的很多、很多在讲经说法的时候都提到、跟众生强调:你们不要去学那个阿罗汉那些,你们去学那些,那就、三果他就已经不来这个人间的了,他们没有慈悲心,他们不会来这个人间。四果,他是无生,他生命他就消失啦,他就不会、他就不会再出生、再像我们要发大心来普度众生……

这些真的都是不了解经典里面的深义啊,而且是错解。生命的实相不是这样啦!我们要了解,生命他是不会消失、不会断灭,所以不要落入断灭空。那所谓的无常法印跟面对无常,这方面我们要正确了解。

宇宙的现象、一切、宇宙的一切都一定在流动、生灭、变化、变化。这一句话好好听好:宇宙的一切、一切都一直在流动、生灭、变化、变化,这就是无常法印,这就是中国易经所讲的变异。宇宙一定是如此。也因为有变化,所以才有生命的存在。一个鱼缸,如果鱼缸的水不流动了,里面的鱼会怎么样?就会死掉。如果你要他不变化,如果真的不变化的话,那你的生命也就会死掉。所以要知道,宇宙他的实相就是这样,他一定是流动、变化、变化,一切都在变化。

只是重点、我们要修行的重点在于,一般人不了解实相,然后抗拒无常法印,你所不要的,你就希望他赶快流走、变化;你所要的,你就希望把他抓住、停留,让时光停留住,不要变化,这个都是在跟宇宙的运转法则相对抗。这就是有迎有拒,有得失心,你的痛苦就存在。

所以那以阿罗汉来讲,这就代表一个人,修行净化到智慧高层次的这样的人、了解真理实相的人,阿罗汉他代表一种了解生命实相、真理实相。那他一样,接受、全然的融入、接受整个宇宙法界的流动、变化、变化。所以你说阿罗汉还会面对无常吗?同样,面对这宇宙,而且他是来到完全的融入,不迎不拒。他知道一年一样会有春夏秋冬;会有白天,会有黑夜;我的呼吸有进有出;我吃饭有进有出,一样无常、流动、变化,所以他全然的接受这宇宙的无常变化,但不是一般人的无奈。一般人不了解,然后有很多的得失心,我要、我不要,所以你会有很多的拉扯、抗拒、无奈。但如果一个了解真理实相的人,他不会这样,他会珍惜当下的因缘,也能够随顺因缘。

再来现在要强调一点蛮重要的就是说,就像阿罗汉他们有开启高等智慧,了解生命实相、真理实相之后,那跟一般人的心态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一般的凡夫,一般人,比如说,你喜欢春天,你就希望四季如春,所以面对炎热的夏天,你就觉得:好闷热,好讨厌。那面对冬天,你就觉得:冬天好冷,冬天落叶,冬天好萧瑟,冬天好凄凉啊。

所以一般人的心境很容易随着外境的变化而在那里起迎拒、起欢喜或是起嗔心;所以一般人的心,很容易随着外境变化而起变化。别人骂你一句话,你就在起嗔;别人夸赞你一句话,你就在那里乐得忘了我是谁;看到一些现象不符合我们欲求的时候,我们就在生气;看到一些现象符合我们欲求的时候,我们就很欢喜;看到某些人展现出来符合我们欲求的时候、预设立场的时候,我们就觉得这个是好人;看到一些人他展现出来不符合我们预设立场的时候,不符合我们框框的时候,我们就界定别人为坏人;别人讲出来的一些话不符合我们,不中意我们心里面预设立场的时候,我们就认为别人在批评、批判,别人在斗争我,别人在对我过意不去,别人在为难我,别人在扯我。

一般人就是很容易被外境的变化而牵着鼻子走,你的心随着外境无常在起起伏伏啊。外境符合你,你就飘到天堂;外境不符合你,你就落入地狱,起贪、起嗔,忧悲恼苦不断。这是一方面,因为处在无明的情况之下不知道,一个是不知道整个法界大自然的无常流动变化,然后你在抗拒无常;一方面因为没有看到实相,没有真正去透彻了解实相,然后对外境有很多错误的批评、批判,所以常常成为外境的奴隶。结果你抗拒无常,却常常成为无常的奴隶。

阿罗汉,开启智慧的人,了解真理实相的人,他们能够来到,面对别人的夸赞,我也平等心接受,当然也会高兴啦,但是不会那些抓取;面对逆耳之言,别人的批评、批判我也不会起嗔,而且去感恩,感恩别人为我们好,感恩别人协助我们;面对春天,我也很高兴,面对秋天、冬天,我也都很高兴,很快乐。外面、外境有这样不断的在变化,他的心境呢,却能够处在不变的世界。外境在变,他心境能够不变。

别人,同样的一句话,别人听了之后会起嗔,会生气,对他而言,他听了他不会起嗔、不会生气。并不是麻木不仁,而是他了解,那些……有的是不了解,不了解所以也随缘让他流过。那有些逆耳忠言,事实上也是在帮助我们。所以所谓他能够来到无生,不是生命抗拒外界的无常变化,不是啦,而是不会在那里起贪,起嗔,我要这样,我不要那样,我一定要怎么样,我一定不要怎么样,然后在那里跟境界拉扯,所以他能够处在所谓的涅槃寂静。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外境变化对他而言,都是处在天堂、净土、极乐世界。这样可以了解什么叫做变、什么叫做不变,什么叫做面对无常、什么叫做处在常乐我静的世界。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