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心法答疑解惑

一、佛法常识:     

         1. 问:什么是外道?
             答:心外有法就是外道。不受佛化,别行邪法;心游道外,故名外道。究竟来说,罗汉也是外道,因为他有法可得,法执未除。

         2. 问:何为感应道交?
             答:此感彼应也。念佛持咒为‘感’,佛菩萨加被行者为 ‘应’,彼此打成一片为道交也。

         3. 问:何为‘不即不离’?
             答:不即者,不就是也;不离者,离开它也就没有了也。此乃说性相不二,色空无异也。

         4. 问:什么叫身内身,身外身?
             答:身内身即佛性,真身。在认识本性后,时时保护它,到六根不为境界所动,清净了,我们的神识就出来了,不必等到死才出来。出来的身叫身外身,即意生身。它还是假身,是第七识。出来后还会有变化。第一次叫三味乐正受意生身,靠打坐的功夫。这时还不能要出就出,要入定才能出,动中出不来。超过五地就能出三个了。到八地以上,就是种类俱足无行作意生身。动植物山河大地一切东西都能变化自在。如不认识本性,纵然出阳神,还是有生死。吕纯阳祖师后来见了黄龙祖师,才完全醒悟说:‘自从得见黄龙后,方悔从前枉用功。’道教里有住著,要到最后才能化空,气功更有住著,所以不能了生死。道教、气功是以炼精气神为本,而佛法是以菩提心为根本,精修定慧积累功德而成道。一是有为之体,一是无为之德,故不可同日而语。

         5. 问:什么是无念?
             答:无念不是压念不起,与死人相似,而是念起不随,念念不停留。尽管做一切事,心中不留丝毫痕迹,无一点执著。

        6. 问:什么是无住用心?

            答:佛法不是消极厌世的,而是积极入世的,佛子故应身先大众干一切繁忙的工作,不可逃避现实,在工作时须应缘而作,心中不可存丝毫功德相。脑筋里没有一点东西,空空荡荡地就像没有做过一样才是无住用心。

        7. 问:什么叫无漏?
            答:修行是从有漏修到无漏。无漏是把你的一切妄想执著与一切功德相都漏光了,到了无善,无恶,无喜,无烦恼可漏了,这时就是无漏。有一点喜乐与烦恼在,还是有漏。你现在有妄心、妄想、妄念,赶快放下,不跟它走,把它都消光,没有东西再漏了叫无漏。所以应一切放手,一切不要执著。证到无漏时,十方圆明,道通具足,成就无畏妙德。

         8. 问:什么是无生法忍?
             答:真智安住于实相理体而不动,叫无生法忍。我们的佛性根本是不生不灭的。没有生哪有死?忍是安住不动,就是定力。最苦的,他也不觉苦了,在牛胎马腹也不苦,这就是自性大忍的力量,就是法身不生不灭。事相都是假的,不接纳它就没有苦,你接受它就有苦。忍苦者无苦可忍也就是无心可动。无生法忍要有力量才能证到。在六道尽管走,也是无生,不是坐在界外净土是无生。我们现在说,一念断处,能起了了分明的大功量是我们的佛性。你认可它,一点不疑惑,不动摇,叫无生法。更进一步,这无生法也不可得。才叫无生法忍。无生法忍是行人证到本性,更无生灭的自然状态,此时也就成道了。

         9. 问:什么叫微细流注?
             答:指微细的妄念,就是法相宗五遍行心所的‘意’,如水一样不停地流。平时人都不能见,因为它流得快。须入金刚喻定才能见它流动。

        10. 问:什么是见、定,行?
               答:见是见性,空悲不二;不著相就是大定,空明无依;行是指度生的行为而不著度生相,自性圆照,六度齐施。

        11. 问:对各种境界不留痕迹的功夫是不是修行正路?
              答:此不留痕迹的功夫正是修持正路。但于无住中仍要圆现大悲妙用,开显无量功德。

        12. 问:我们修法的人该看什么书?
              答:在修法前,显教的书都可以看。但重点应看明白正知见,开发菩提悲愿,建立正确身心行为的书。在师父传你法后,应该看有关修这个法的经论和其他参考书。

        13. 问:什么叫观自在?
              答:观照自己在本位上不动摇。这个自己不是肉身的自己,了了灵知才是自己。但又不住了了灵知。

         14. 问:什么叫起疑情?
               答: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15. 问:悟个什么?
               答:三世诸佛也不识!还会么?宗下答语切忌说理,须意在言外。现在人根机太钝,修禅定不易开悟,唯有净密双修似较合宜,此诚无可奈何之事也。但遇有缘之志者,亦可摄受一、二以教之。

         16. 问:什么是心中心法?
               答:全名是‘心中心又心’,即假心,真心,真假心都不可得的心,即证悟妙心。心中心法是大圆满法中的精髓,是中心的中心,是借假心打开真心,彻显妙心的无上。

         17. 问:修心中心法讲不讲成佛资粮?若讲,指的是什么?
               答:成佛的资粮:(一)打坐入定,除障开智慧;(二)广做善事,积累福德。因佛是二足尊,即智慧福德二俱圆满。

         18. 问:什么是阴神?
               答:人家看不见你,但你自己知道。

         19. 问:什么是密法?
               答:打开秘密宝藏叫密法,是以三密加持来修法的。三密加持即以本尊的身、口、意来加持。身体不动,手结印,腿跏趺而坐,是身密;口持咒不停,是口密;意不想,不思,静静听自己的持咒声音,是意密。能以无相密法打开秘密宝藏,见得本性,是真正的密宗。

         20. 问:密宗为什么一定要灌顶?
               答:灌顶是个仪式。灌顶可以给你消业障,给你开梵穴,给你菩提的种子。灌顶后修法,可以得到加持。所以灌顶后往往会拉肚子或呕吐,这是灌顶的力量。密宗要灌顶后才能修法。

         21. 问:什么是现量?
               答:现量者,如实而现,没有分别。像照相机照相,照出影子而不分别。前五识为成所作智,它是现量。坏就坏在第六识加进去了,这是张三,那是李四,张三对我好,李四对我坏,这是比量。我们做功夫要不分别,意识不跟前五识跑,也不随内影尘转,离一切对待,当体圆现,正量分明,即是真现量境。

         22. 问:缘从何来?
               答:缘是过去世所造的业感得的。业感缘起,心动就是缘。缘也是本性的妙能,大悲缘起,佛土庄严,都从菩提因缘而现。

         23. 问:佛性与觉性有什么关系?
               答:佛性就是觉性。什么叫佛性呢?它是成佛的根本。还有法性,法性是一切事物的根本,三者合起来就是我们一灵真性,也叫一真法界。它是最真实,最珍贵的大宝贝,是一切事物的根本。

         24. 问:《金刚经》云:‘一切圣人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圣人怎么有差别?什么差别?
               答:圣人有位次,四圣六凡。罗汉,辟支佛、菩萨、佛都是圣人,不是有差别吗?除此还有愿、悲、智、方便等缘起差别,方成之为利生的大用。

        25. 问︰实相念佛的要点是什么?
              答:不著相,念自性。内照念头起处,不跟它跑即名念实相佛。

        26. 问︰到率兜天还会退转吗?在兜率天比在西方净土成佛快些,是吗?
              答:没有退转,同样是阿毗跋致。至于成佛快慢全看自己的修行。释迦佛与阿难一起修行,释迦佛早已成果地佛了,而阿难还没开悟呢。不管什么地方,都要看你用功的精进程度而定。

        27. 问:关于度众生,在自己尚未证悟本来以前是否可减少外缘,安心修法,以自度众主呢?
              答:对!

        28. 问:何种情况不是无记空?
              答:一念不生时,一切都不知道了,就是无记空。

        29. 问:菩萨是觉有情,怎样理解?
              答:觉是觉破,把你的情见觉破了。一切众生,都是有情。这情最坏,情就是爱,爱就生水,水向下流,生死不能了。所以我们要觉破这爱欲情见,自觉还要觉他,帮助他人也觉破情见。憨山大师说:‘一句阿弥陀佛,要将自己的情见斩断,才能生西。’情重生不到西方。又,觉即菩提正觉,有情即众生。菩萨自觉已证,以慈悲心去觉悟一切众生,所以称为觉有情。

         30. 问:‘法性尽地’是什么意思?心密里如何讲即身成就?
               答:‘法性尽地’即修到最后,非但无法可得,连所谓法性亦不可得;非但神通不可得,连佛亦不可得,方是即身成就。

         31. 问:中道义有真实之相吗?
               答:非也。真假皆不可得。中道义乃既不废假,亦不执真也。空假皆不住也,无取无舍也。

         32. 问:有人问太虚:蛇斩二断,佛性在那一段?
                答:佛性无所不在。

         33. 问:我们看的经书太多了,好不好呢?
               答:太多就开杂货店了,这样就知解太多。所以我们师父说在百座中不要看书,免得干扰你打坐的专一心。知见多了,不易得定。

        34. 问:今世不能成佛怎么办?
              答:可往生净土,也可再来投胎做人。要发大愿,愿力不可思议,要真心切愿,成佛度众生。世尊发愿在五浊恶世度众生,到最苦的地方度众生。

         35. 问:因果也是缘起的假相吗?
               答:当然了!唯佛一人超出因果,大菩萨还跳不出因果的圈子。

        36. 问:梦中佛事是否指没有见性的人拜佛念经做功德一类的事?
              答:说法度生,也是梦中佛事也。

         37. 问:我们学生读书应如何起用?考试的时候又该怎么办?
               答:老师讲课的时候,你听得清爽,记在脑子里,明白了,就是启用。如果读书时,你想别的事情,老师讲的你没听到,考试考不出来,那就不起用了嘛!不是死记,要懂。‘得意忘言道义亲’,不能死在句下。

         38. 问:做功夫有什么决窍?
               答:不要著神奇,玄妙,认识这一念不生,了了分明的灵知就是当人的本性。以平常心,处理一切事务而一丝不可得。

         39. 问:道理说来说去是这么简单,可做起来总是走失?
               答:佛法本来就这么简单,没什么玄妙复杂。但多生积习,非一日可除,因这积习也非一生所积,故除起来也须长时期的精修磨炼。学人只须时时觉察,损之又损,自有水到渠成,圆证果地之日。

         40. 问:怎么能迅速成就?
               答:一切众生本来是佛,还想成就个什么?一切无求无著,但息妄,莫求真,自然归家稳坐。

         41. 问:听说中脉及左右二脉通后就是报身成就,可有此说法?
               答:这好像是外道、邪门的说法。我们的色身是业报身,不是佛报身。你在这色身上做工夫,是大大的错误,你如此修法,直到弥勒佛下世,亦成就不了佛。

         42. 问:密勒日巴尊者已至‘修行是个大妄念,不修亦是大妄念。’的境界。但却厌烦酬答施主,希望往雪山修行。为什么?是习气未尽么?
               答: 其实话已说尽,还要请他说法,说一句无说之说:到雪山无人处,无话说时,看是什么?会么?

         43. 问:近来对一切有相佛法难以众生恭敬心,看得见的世界尚属虚幻,看不见的世界又如何令人产生绝对信心呢?
               答:相虽属虚幻,但不是没有作用。所以说非空非有,有即是空,空即是有,二边具不能住。天空之大,世界之多,现代科学尚不能测其端倪。只有佛眼明净,一清二楚。你只一心按佛法修持,到根尘脱落时,所谓看不见的世界自然得见。

         44. 问:如何才能振兴佛教?
               答:著相的人多,无住的人少;迷信的人多,智信的人少;求佛的人多,用功的人少。出家人做佛事赶经忏的多,真正用功修行的也很少。很可惜,所以佛教才不景气。只要大家都好好地用功修行,那佛教就有希望了。

         45. 问:我想在师父出国前,与几位同修来拜见您,聆听教诲,可否?
               答:一切无住,潇洒自在是大神用。佛法精华全具于此。此外有说,皆是魔说。不见云门大师说:‘即此见闻非见闻,无余声色可呈君。’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何必再徒劳往返,浪费精神?还是在家安养吧。

         46. 问:不动心,脑子是否会迟钝?
               答:不会的,脑子反应反而快。不动心,不是说不起心用而是不执著假相,为它所转而已,我们知道一切事相都是假的,不动心,什么事情来了,一来马上就反应,更灵敏了。妄想多了反而会迟钝。我们做事情要善运正念,否则怎么做事?但做事时心不住相,随缘应付,没有杂念,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47. 问:我有时会用经书上看到的知识来评判自己的情况,这对吗?
               答:是有用的。可以将自己的言行与经书上的道理对照,检查自己有什么不对。寺院里早晚课的作用,就是教我们怎么做人,明白怎么修行。诵晚课是对照经文检查自己,这一天的行为做得对不对;早课是提醒自己,这一天的行为须按经文所说去做。

         48. 问:《大集经》里说:‘末法时代罕一得道’,这个得道是指什么?
               答:解决分段生死,断思惑,证无生,超轮回而常住。末法时代众生障重慧浅,恶习深厚很难做到。

         49. 问:怎样理解无念为宗?
               答:无是无一切妄念分别,念是念真如觉性。念真如即念本性,一念不生,了了分明,念念在本位上,保护它,时时刻刻见性,这是真用功。我们用功是灵活的,巧妙得很,不是死板的。

         50. 问:处处要空,会不会落空?
               答:佛法所说的空是说一切事物皆不可得,不是说无有事物也,所说真空妙有!空是空却执妄相的幻念。不是说不起妙用也,有由心得显,有而不有,所以无可执著。有人口口声声说空,但却心心著有,不行。即使真能‘空诸所有’,不能显现大悲妙用,正是‘实诸所无’落在空无一边。

         51. 问:有人念弥陀心咒一千座后又去念阿弥陀佛,这样可以吗?
               答:弥陀心咒就是阿弥陀佛。心咒是佛菩萨的心力,力量大,七遍咒相当于一千遍佛号。当然也应该多念阿弥陀佛的名号。因为除了深入阿弥陀佛的法界心体外,更要显现弥陀的慈悲愿海,救度方便,使自利利他的功德能圆满成就。所以心咒乃佛的心体妙能,佛名是佛悲愿外显,内外一致,体用不二,方能圆成净土的事理功德。

         52. 问:证到佛位还会迷失吗?
               答:不会的。佛经中形容它如出矿之金,不与泥沙矿石混在一块了。众生犹如在矿之金,不是没有金,但与砂石混在一起,所以迷于事物。修行断尽了无明就是去净了沙、石的纯金。就不会再迷失了。

         53. 问:我们为什么要发愿呢?
               答:愿为一切事物成功之母。愿能成事。所以修行须发大愿,要成佛度众生,即不怕艰难困苦,勇猛精进,遇任何挫折也不会退失初心。人如果没有愿,碰到困难就不肯修行了。我们心中心法第一印就是菩提心印,要发成佛的大愿。成佛必须靠众生,佛是福德、智慧两足尊。没有大愿,不做度众生的事,福德从何而来?

         54. 问:我确实感到周围的众生,有我的存在。佛感觉到吗?
               答:佛是圆觉遍照,圆证普利。如果他有此感觉,就不是佛了。以你的凡夫心去度量佛的心,大错了!

         55. 问:兜率净土与西方净土有何区别?
               答:是一样的。兜率净土是我们娑婆世界的净土。释迦佛是从兜率天下降的,将来弥勒佛也要从兜率天下降,而且将来的佛都要从兜率天下降。我们这个劫是贤劫,有千尊佛出世。释迦佛是第四尊佛,还有九百九十六尊佛出世。一切佛都从兜率内院下降。所以许多禅宗大祖师都是上升兜率内院去。西方,东方都不出我们本性之外、西方的净土和兜率净土无二无别。

         56. 问:有没有极乐世界?
               答:有。但非实有,乃真空妙有。心经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空不二,不可执著。阿弥陀佛也要退位的,由观世音菩萨继位。它比现在的极乐世界还要好。因为观世音菩萨的功德大,他早已成佛,为度众生而现菩萨身。但他也要退位的,由大势至菩萨继位。所以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57. 问:《净土十要》对修净土者很重要吗?
               答:《净土十要》实为修净土的重要典籍。惜今人多不重视,只贪便利,说什么散心念佛亦能生西。因之等到腊月三十到来,不免手忙脚乱,不能生西。

         58. 问:我心中没有妄念,与西方净土有什么两样?
               答:心体没有两样。因为随其心净则佛土净。但有人说大话,心不肯空。事情来了他还著相,著相了就不是净土。理明,事跟不上,没用。著相生西方,只能是生凡圣同居土。西方有四土的不同,一者,一心用功念佛了但不知一切皆幻现,执为实有,而生事相的净土,亦得极乐庄严的受用。二者心空无住,证无生正定,了见思惑,则入方便有余净土。三者,以广大菩提悲愿,普行六度万行,四相顿空,实报妙现,则生实报庄严土。四者,果德圆极,三身圆证,四智圆明,寂光圆常,则生常寂光净土。如果只是不生妄念,心不具净土之德,则离真净土远矣!

         59. 问:如何是戒?
               答:戒者,戒你心不妄动而易于入定也,故最要紧的是心戒。心不为境界所动,于一切境,无染、无著是一切戒的根本。再由不动的妙心起饶益众生的大悲方便,处处摄受利济,方能具足一切戒的功德。

         60. 问:善行是否主要是对治自己以往自私自利的习惯,达到‘无我之境’的一种方便呢?
               答:善行的确很重要,但不是最主要的,主要还在开智慧。‘佛’者,乃觉悟不著相之人也。如不开智慧只作善事,充其量不过做个享福之人罢了。福享完了,还要下地狱,仍不能了生死。但如果明悟心性后,以菩提心去做一切利生之善行,则一切善行又能成为道上的增上缘。

         61. 问:世上很多人不信佛,还讥笑学佛人。故要发愿救度一切众生是否很难或不切实际?是不是只救有缘众众生?

               答:发愿要广,不可分别有缘无缘以及亲疏远近。至于能否得度,这就须看因缘如何了,佛亦不能度无缘众生啊!

         62. 问:要度众生,首先自己要开悟,要有神通。否则谈不上度人,人家也不信你。但如果只顾自己修法,又不度人,会被斥为自了汉。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答:你的观点错了。现在自己修法正是为了度人而修的,不是为了自己寻快乐而修行,这就是菩萨心肠的大乘法。反之,只为了自己出苦海,不顾他人即为小乘法。另外,度人不在神通,而在道眼明正,不致指人入歧途。假如以神通来度人,那么外道与魔王都有神通,他们都能度人吗?你们修法都著神通,这是大错!须知成佛不在神通而在开发般若!

          63. 问:请问师父理上悟的和亲证的体应该是一个吧?
                答:对!体虽无异,但事用不同。理悟的只是知解,遇事则非,证悟的,则能遇事不惑,对境不动。

           65. 问:怎样才是真性妙用?
                 答:做事而不著相,不起二念,做等于没有做,这就是真性的妙用。乃至穿衣吃饭、迎宾、送客等等,都是自性的全体大用。

          64. 问:正定和普通睡眠的区别?
                答:等你定功深入,睡著亦是了了分明的,而不是昏昏沉沈的。

          66. 问:我现在知道了,一切东西全是佛性的变化。但还会感到痛苦,尤其生病时感肉体上的痛苦。碰到物质上有障碍时,亦作不了主了。
                答:你还是著相心未曾空啊!而且定力很差,你应该多打坐,培养定力。理解是妄识,不管用。必须将你身心世界化空,那才行。真正保护心不随境界转,走路也会脱掉,没有个‘我’在走路,没有马路,没有汽车,照样会到目的地。真做功夫时,睡梦中也会脱掉。解悟不行,一定要证悟。要透得过,一定要好好做功夫。

          67. 问:真正修行的人,知道得越少,见解越少越好。只须依止善知识与一两部经典,而不必广研经论,老实参禅念佛,必能大事成就。这种说法对吗?
                答:修法不是不研习经论。不懂道理,怎么修呢?这种说法是怕人著在文字里,钻牛角尖,不去实修,而耽误了修行。如能在精通教理后,一切放下,不再执文字相,而脚踏实地的去修,那是最好了。

          68. 问:请师父谈谈‘意生身’?
                答:意生身个个都能出,它是从第七识生出来的。上面的眼、耳、鼻、舌、身、意封住它时,它就出不来了。现在我们六根不清净,乱动脑筋,见相著相,就把它封住了。等你清净到一定程度,它就自己出来了。做气功做得好的,心清净了,也能出来。不过只能出一个,还不能够要出就出。入三昧时能出,不入三昧时就不能出。

          69. 问:现在还没有见性,能不能起用?
                答:一切时用都是我们佛性的作用,否则怎么会讲话,听话呢?这就是启用啊!我们在作用中不住相就是妙用。坐在那里不动,不起作用。要灵活,要认真做事而不著相,这就是起用。

          70. 问:中阴身与意生身的区别?
                答:两者不同。中阴身是前身已死,后身未形成,还没有投胎时的阴身。而意生身不是每个人都有的,要修行有一定功夫的人才有。是为济度众生如意受生的菩萨身,意生身有三种:三昧乐正受意生身、觉法自性性意生身、种类俱足无行作意生身。

          71. 问:灵魂与佛性有什么区别?
                答:灵魂是佛性与无明的和合。如你没有识得本性,著相的,就是灵魂。有分别心,有粘染的就是灵魂。魂与魄也有区别。有人说三魂七魄,就是三分灵魂七分魄。魂是阳气,魄是阴气。人身上都有阴阳,阴极、阳极。凡夫身上光明的一面只有三分,黑暗的一面有七分,所以要将黑暗的一面,执著的习气化掉。纯阳祖师叫纯阳,即阴气都消光了。著相出不了三界,著了阳神还是有生死,须一点都不著才好。

          72. 问:等觉菩萨尚有一品生相无明未破,我等凡夫怎么能在二、三年中修了心中心法而破无明,并能住六道里而度生呢?
                答:不是修心中心法的人都能破尽无明住六道里度生,而是看各人所证深浅,随自己愿望往生净土或随众生住世。

          73. 问:修到什么程度才能传法?
                答:修法人真正开悟证道,才有资格传法,‘欲知山下路,须问过来人’你不是过来人,不知道路径怎么可以乱传人。修法过程中有疑问需要人指点,如行人在十字路口向那里转弯,要人指点,你自己没过这条路,怎么能瞎指点人,岂不是以盲引盲,一齐走向地狱去了。

        74. 问:只怕心不死,不怕不活。先将心死透了,还会活得起来吗?
              答:心死透,是死去你的执著,不是死去你的妙用。用功过程中应注意适度锻炼。你心在事物上真正死透,不粘著了,当下神用就一起现前了。

        75. 问:万法皆空,唯有佛性不空。这样的话,佛性与万物岂不看作二物了?
              答:万物皆空,佛性不空是对初学佛人讲的;万法即佛性是对悟后人说的。二者不可混为一谈。

        76. 问:‘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地藏王菩萨成佛了吗?
              答:誓不成佛,是誓不取佛位。如果地藏王菩萨没有佛的资格,他怎能到地狱去度众生?怎能度化十方的菩萨成佛呢?他有佛的资格而不取佛位。其实在地藏王菩萨看来,地狱本来是空的,《心经》讲诸法空相嘛!而且无佛可成才真正成佛!

        77. 问:‘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怎么理解?
              答:世间法都是桑田沧海,瞬息万变,不常久。我们的身体也不常久。苏东波在《前赤壁赋》里有两句说得很清楚:‘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你们看水和月亮,水在哗哗地流,水尽管在流却没有减少啊。同样,月亮虽有圆缺时,但也没增减啊!这就告诉我们,事相就是如此,这不就是常住吗?‘是法住法位’,就是说一切事相离不开真性,真性常住,世相也常住,世间只是因缘变迁而已,都是假相。

        78. 问: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进一步,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 水。到后来,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怎么理解?
              答: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是正做功夫真切的时候,无所见,一切不著。反过身来,噢,山不过是山,水不过是水,法尔如是,没什么玄妙。于是随缘自在任运无碍了。如果一定要山不是山,水不是水,那就是断灭了。山水都是本性的显现,一切色相都是我们佛性变现的,都是妙用,那么自然就不著相了。

        79. 问:动念是妙用吗?
              答:是,动念都是妙用。具体说,动念不住相就是妙用;动念住相是妄想。‘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这就是妙用。用心时没有心,要‘常用恰恰无’,动念不住相,那是海印放光。

        80. 问:虚云老和尚在高嚰寺眼睛能透过墙壁,见到屋外有人小解,这能说是开悟了吗?
              答:这不是开悟,是色蕴境界。不能执著,一执著就要入魔了。虚云老和尚在自传中写道:顿断疑根,庆快平生。这八个字才是写的茶杯落地,疑根顿断。

 

二、修法及现象:

   1.问:修心中心法,加座时低于两小时行吗?
      答:加座很需要,但不可少于两小时。

   2.问:心情不好能不能上座?
      答:心情不好不能上座,压下来要生肝病。可先出去散散步,将不好的心情消了,心平气和了再上座。

   3..问:打坐两小时,能不能换腿?
       答:最好不要换腿,动来动去会影响入定,本来将要入定,一换腿就出定了。但如果痛得很厉害,影响入定,心定不下来,这时可以换腿。不管单盘、双盘、自由盘,怎么舒服就怎么做。腿痛是一关,过了这一关就好了。有的人用石头压腿,都是吃过苦的,痛过了就好了。

  4..问:子时能不能打坐?
      答:只要睡好了,有精神,就可以打坐。精神不足,等睡好了再打坐。子时是好的,正是心神相交之时,打坐也是心神相交。我们打七就是子时上坐的。

  5..问:我们这个法要修到大彻大悟,一千座也只是方便说,是吗?
      答:一千座就有人彻悟了。也有人虽在座上,嘴念咒,但心不念咒,不如法,有什么用?再三告诉大家,要心念耳闻,下座要观照,要看著念头起处。做功夫要靠自己,‘师父引进门,修行靠个人’啊。

  6..问:我修法后觉得胸口会发闷,如何避免?
      答:要注意三点:1、手印举起靠近胸口,手臂不能靠胸口。2、要呃气让它呃,泄下气就让它泄,打哈欠就让它打,不能屏住,呼吸要自然。3、身体往下弯会很疲劳。先睡好觉再打坐。

   7.问:打坐应朝什么方向?
      答:什么方向都可以,不要著相。

   8.问:以前修百座时觉得心较乱,不如法,现在要不要从头修起?
      答:不要,只要现在如法就行了,一定要心念耳闻。妄想来,不取不舍,不去理它。

   9.问:天热打坐,腿上不盖东西行吗?
      答:不行,膝盖关节不能进风,进了风会得关节炎。

  10.问:在空调房间里打坐可以吗?
       答:天热时,在空调房里打坐可以。但温度不要调得太低,空调的风不要直接吹在身上。夏天打坐在清晨最好。

  11.问:我在家里打坐,坐三个小时就坐不下去了,到寺院里时间可坐得长些?
       答:坐不下去的地方更要坐,要锻炼。坐不下去是心动了,不要贪恋安静的地方,要锻炼在哪儿都能坐下去,没有地方差别。

  12.问:我们工作很忙,不可能一天修8个小时,怎么办?
       答:保证每天2小时。有空的话,如星期六、星期天可以一天修8小时。

  13.问:夏日天气炎热,有同修光著膀子,只穿一条内裤在佛堂打坐,是否如法?穿背心可以吗?
      答:不如法,应穿短袖汗衫,膝盖全部盖好。

1 4.问:单盘时,哪一条腿在上面较好?
      答:都一样。一般说来,右腿在上为降魔座,左腿在上为吉祥座。

  15.问:打坐近两小时,颂咒千遍,还想继续坐下去,可以不再持咒吗?
      答:坐下去即须持咒,持咒是消妄念的法宝。须等你妄念不动,妄心不行时,才能自然不念。

  16.问:早晨与夜间修法有区别吗?
       答:没有区别。不过夜间修法,因一天工作疲劳,易于昏睡。早晨打座,因一夜休息后精神抖擞,不会昏睡而易入定。

  17.问:修法最要紧的是不间断,如遇特殊情况停修一、二天影响大吗?
       答:最好不要间断。修法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故停修一日,即可能倒退三日之功。

   18.问:一般饭后一小时上座。若有意少吃些,可以提前吗?
        答:一小时时间不长,不然易生胃病。

   19.问:腰背酸胀,影响打坐,反反覆覆,该怎么办?
        答:要有耐心,坐到气脉通。

   20.问:打坐渐觉平淡,观照绵密些了。只习染很重,仍有走失的时候,是否需加功打坐?
        答:打坐增加定力,确是不为境迁的要著。

   21.问:修法入座约40分钟后,右背痛,连续打嗝,影响持咒。
        答:右背痛,是气脉不通,过后即愈。打嗝是排除废气,使身体内部清净。这是好事,不用医治。

   22.问:修二印后拉肚子五天,十余次,是否正常?
        答:正常,是排去一切污染。

   23.问:自学佛后,一直喜看经书,若不看则有无所适从之感。请问师父如何对治?
        答:可持咒、念佛,可怡养心性。无所事事即是真心显现,一有枯寂感即是妄情。持咒念佛皆是游如来寂灭海,不作持咒念佛想。随你持什么咒,念什么佛皆无不可。

   24.问:在什么地方修行好?
       答:人都喜欢跑来跑去,这里跑跑那里跑跑,这里不好到那里,那里不好到这里,乱七八糟的。其实,处处都好,就是你的心不好。你心真清净了,处处都好。

   25.问:有同修知我加座,来劝说不要执法,并指责我认为有法可修,有道可成。
        答:这都是废话,叫他们扪心自问,是否已到无修无证的地步了。假如对境还动心,说什么执法!船未到彼岸,离开船就要淹死!这都是混帐人说胡话,未得谓得,未证谓证,说大话,吹牛皮,误人慧命,不下地狱才怪!其实修道是长远的大事,何能仅仅修过几座,即可歇手不修?!

   26.问:大乘佛法都讲:上求、下化、普度众生,而我现在感到越来越淡,那种发心越加不切。
        答:没有大愿,怎么能成大事?!你发心不切,所以修法不力,应赶快改过!

   27.问:碰到逆缘是避开还是一试?
        答:避开,即不是好手,应随力应付。从前我师骧陆公说:‘欲修最上乘,尘劳为资粮,冤家一齐到,庄严此道场。’

   28.问:密勒日巴尊者在歌中反复强调的是厌离心和山居禅观,这是否是现代年轻人虽然学佛但一直未具备的,所以有隔靴搔痒,蜻蜒点水之态?
        答:现代人心多浮躁,确实应多打坐,加强定力,在任何境上皆不动摇,方有少分相应。切不可夸夸其谈,说得做不得,以至误人误己。

   29.问:弟子已修法一年多了,虽然从理上明白了一些,但至今尚未亲证身心脱落之境。请问师父,若不亲证,是否遇境不动心的力量会很差?亲证是否不太容易?若欲亲证是否主要靠打坐修法?
        答:修行不只是打坐修法,更须在事上磨炼,不随境转,这样修行才能得力。但如在事上磨炼的定力不够,还须多打坐以增加定力,此法易亲证本来。

   30.问:有了是非,是解释还是不理会?
        答:用功人无有是非。

   31.问:有时我坐在那里,不动的东西在动是怎么回事?
        答:是你的心动。

   32.问:平时可持咒吗?
        答:可以。走路可以持,睡觉也可以,持到睡著了,持熟了,睡梦中都在持咒,乃至于大小便也可以持,但不要出声。

   33.问:为什么一定要打坐证得三昧?
        答:因为告诉你、指点你,你不相信、不明白,即使明白道理,定力也不够,境界来了还是跟著跑,所以要打坐证得三昧。月霞禅师在参禅开悟后,觉得心还在动,他师父冶开老和尚让他闭关三年,三年后出来才行。印光大师也闭关好几次;虚云老和尚在高旻寺打坐开悟后,也到终南山闭关;来果老和尚在金山寺打坐,开悟后也是去终南山闭关的。现代的几个大师都是这样用功的。

    34.问:我打坐时,没有念头,是不是没有慧力?
         答:你能知道自己没有念头,就是慧力。没有念头很好,这是定力。如果没有念头时你不知道,糊涂那就没有慧力。定中要了了分明。

    35.问:弟子现在每日修六字大明咒,谨拜乞上师慈座赐示:
         答:虔修六字大明咒,很好。只要能一切放下,死心塌地,一门深入,修任何法门都能成就。否则偷心不死或朝三暮四地此法修修,彼法修修,虽到弥勒佛下生,亦无成功之日。

    36.问:我从前念往生广咒,现在想改念慈氏咒可否?
         答:可以。龙华三会愿跟弥勒佛下来度众生的,那就念慈氏咒。各随各愿,毫不勉强。

    37.问:我每天坚持做早晚课念佛,平时在行住坐卧中训练自己努力提起佛号,想起就默念。
         答:这种念佛方法很好,妄念确能一时消尽。只要不断地与之斗争下去,慢慢地即能由多而少,由少而忽然断息,与阿弥陀佛打成一片了。

    38.问:我一直是修‘持名念佛’法,现虽授了心中心法,但仍不愿舍弃念佛法门。如若于念佛外每天再加一座‘心中心’法作为念佛的助行,是否成了杂修?  
         答:一心修净土法门,可以不修其他宗法。但于念佛外,最好加念往生广咒。

    39.问:念佛时,毕竟还是妄想多于持名,故知即使老实念佛亦非易事。
         答:要注意,念来不要怕它,也不压它,只不睬它,提起佛念,妄念即自行化去了。

    40.问:往生广咒与往生咒有什么差别?
         答:两个咒都可以,关于往生广咒,看一看《净土十要》第八要,那里面讲得很清楚。

    41.问:修心中心法的人可以帮朋友治病,但我现在还没有修,我的朋友在医院里开刀,我该怎么来帮助他?
         答:你可以持药师佛的心咒对他加持,《药师经》里有此咒。让你朋友自己念更好,求药师佛加被。

    42.问:咒语是佛菩萨的心法,诚心念最重要,发音是次要的。我念一个咒已念惯了,但发音不准,是否要改一下。
         答:不要改,念惯就好了。

    43.问:一位居士持准提咒一百万遍后,该如何修法?
         答:持准提咒的大多皆是有所希求。这位居士求些什么?现在应验没有?若应验了,即应以咒印心,将心空尽,不再有妄想,以证入如来地,从而达到准提菩萨‘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之本怀。不结印功效不大,应加结手印。平时在座下于行住坐卧中,也须绵密金刚持咒。

    44.问:现在念四皈依、祈祷文及持咒时,皆模仿上师之发音。今忽发觉,似有著相之感。
         答:不要生此妄念,须知一切法皆是有为法,即有住著。但要无住无为,须先将妄心制于一处,而后才能将所住、所为化去。

    45.问:楞严咒在任何时间持诵都可以吗?
         答:任何时间都可以。

  46.问:修随心陀罗尼时几次出现这样的情况:浑身像被大石头压著,而且压力也随著持咒而变化。
      答:念咒能消障,所以‘石头’就起变化。总之,一切不顾,要心空,才能成道。

  47.问:刚睡下来是持咒好,还是观照好?
       答:持咒好。念念咒就睡著了,观念头观得紧了反而不易入睡了。

  48.问:观心与持咒有无差别?
       答:观心等于持咒。观心是自力,持咒是他力。

  49.问:只在山上修行不好,是吗?
       答:在山上修并不是不好,在山上练一段时间是可以的,完全依靠住山是不行的,还要到都市来练。只在山上修,到都市一看心又乱了。在大都市里隐,才是真隐。道家也说: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罗汉有初果、二果、三果、四果之别。初果罗汉在山林里可以一点不动心,但到了都市就动心了。二果罗汉到都市,前念才动,后念即觉。在山林也有好处,先练空,再到都市来练。

  50.问:由于工作关系,我每天只能打一座?
       答:下座观照就好。不好好观照,打两座也没有用。能观照就一定能成就。

  51.问:我觉得自己修行总在原地上打转,上不去。
       答:不要急,一急就坏了。没有什么上去下去,佛性本来不动。要放,但问耕耘,莫问收获。有个要求就坏了,要上去反而上不去了。

  52.问:《成就胜道宝曼集》谈到:不要一意舍弃欲望,因为欲乐能灌溉和增益证悟及觉受。欲乐怎么能有这种作用?
       答:这是让你生起欢喜心,感受良好,而更勇猛精进故。但如执著不舍,又将入魔或不得出欲界矣。

  53.问:修心密至一千座不可再坐,还是继续?
       答:这个问题说过多次,坐与不坐,要看你是否成道!未到对境不惑,都要好好修下去。如果能在修时,做到一念不生,而了了分明时,一眼认透本来面目,那末不坐也可,主要功夫是事上磨练即所谓悟后起修也。

  54.问:一千座还没打开,怎么办?
       答:果真做到上座时心念耳闻,下座时绵密观照。三百到五百座一定会打开。有许多人一百座就打开来了,这个法的力量是很大的。一千座还没打开,这就不好了,怎么办?从头再来!上座依法修定,下座观照修慧。

  55.问:我与一些喇嘛有缘,拜了几位上师,他们传了些法给我,我都在修,这是否太杂。请问大德我该怎么办?
       答:是太杂了,你要专心修一种法,选一个你最喜欢的法,一门深入。法是药,生病要吃药,什么药都吃,病不易好。对症下药,一味药就好了。又如挖井,在这个地方挖二三尺没水,又换个地方挖,挖来挖去还是挖不到水。应该选一个与自己相应的法修才是。

  56.问:弟子认为密法一脉相承,不能混修,混修好比两个人各自跑得都很快,但却绑在一起跑,这就被束缚了。
       答:对!你有这清楚的认识,就不会再上当了。

  57.问:虽说水到成渠,但岁月不待人。请师开示在今后有限的岁月里如何用功?
       答:在境上锻炼,一切无住,顺逆无拘,纵横自在,即能自由来去,变化自在,了分段生死了。再不然,多持慈氏咒或往生广咒即能往生净土。何忧之有!?

  58.问:我丈夫与儿子一块儿闭关可以吗?
       答:闭关,第一要真能闭得住,心真定。第二要有人护关。不要将小孩子弄坏了,硬压要出毛病的。

  59.问:在打七的第五天,座上出现了一片白色的虚空,什么也没有,我自己也没有,但我心里很清楚。我反问自己这是什么?难道真是自性显现?我还把头动动,但我觉得太平淡了。一起疑念,未能认识它,抓住它。
       答:这是你自性的光明。在什么也没有中,认识这知道没有的是谁,则大事毕矣。这不是自性是什么?别错过良机!头动动即被他影子惑矣!这本来是极平常的事,但也是惊天动地的事,你认识不足乃可惜许!说抓不住它,知无可知,又抓个什么?

  60.问:打七回来后,心境觉平淡了好多,只不过有些事仍粘著,其力未充,难于顿断。
       答:人生如梦,一切皆空花水月,何有粘染?

  61.问:有时默念佛号时,会出现好像里面有个念佛机,自动念,挥之不去,提起佛号又不行,不提也不行。但我既不喜它,也不厌它。该怎么办?
       答:你不可听它,只管自己念。再不然,你可出声念。总之里面的任何声音皆不可听,要自己老实念佛,否则就会走火入魔!你如果能够既不喜也不厌,当没这回事,也无碍。

  62.问:念佛念到‘外断内不断’指的是什么?
       答:外面的声音断了,而心里仍在念。

  63.问:静坐参话头时,念‘念佛是谁?’念到后来,迷迷糊糊的,只听一声‘是我’,接著脑子里‘嗡’的一声,就再也念不下去了。
       答:不是念,而是‘静虑’这念佛的是谁?这是参究!‘是我’这是六识的反映,是妄想,不是真智,所以你身心不能化空。

  64.问:禅定就是打坐吗?
       答:禅定不一定是打坐。我们对境不迷惑就是禅定,不是坐在那儿不动。坐在那里不动是枯木禅。行、住、坐、卧都是禅。《圆觉经》说得很好:‘知幻即离,不假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一切菩萨及末世众生,依此修行,如是乃能永离诸幻。’知道一切都是假相,不可得,就不执著了。如水中月,我们不会去捞它,离幻就是大禅定。‘不假方便’是也。

  65.问:修心密已有两年多,其中收获颇多。以前许多所惧所爱,往往在蓦然间已不成问题,令我有喜出望外之感。因此对上师和心密生起了很大的信心。
       答:这的确是大收获。我们修法为的是了生死出轮回。生死之所以不了,是因对境生心,执著不放。今能无所惧,无所爱,则当下一念,生死无立脚处矣。

  66.问:我认为修‘心密’,一则有佛力加被,二则是按要求修法,勿急勿怠,一切放下,心念耳闻,自然得三密加持,不会有偏差。
       答:是呀,修法须勿急勿缓,依法修持稳步前进。但到相当时,须加工打坐,不可总是老样子,疲疲遝遝地修而不奋力精进。所以修法百座后,如时间精力充沛,即须打七或坐九座,以资圆成正果。

  67.问:密宗里讲的上师相应法,心密里如何做到相应、相续?
       答:我们修的是无相密。一切不住,无相可得,最相应。二六时中,行住坐卧,时时处处莫不如是,即为相续。更进一步这相续的状态亦不可得,相续可见亦不可得,才是真相续。

  68.问:自从去年授心法后,手纹起著变化,何故?
       答:这些小变化,不算什么。要从量变到质变,起大变化才对!

  69.问:做功夫一般分哪几个阶段?
       答:做功夫一定要注意,第一步,身心世界一切化空,定慧具足,才能亲见本性。没有这第一步,后面的功夫就做不到,第二步,要保护这个佛性,保护它不要沾粘境界,不跟境界跑。保熟了,就不要保,须忘记保。第三步,放任。就好比孩子长大了,不要大人管著他了,他可以自立了。最后连‘任’也没有了。佛性本来如此,功夫是一层层做上去的。我们开悟见性了就到家了吗?没有,不要糊涂,那只是初步。六祖大师听人念《金刚经》就能悟道,这么好的根基,他在五祖处悟道后,还要到猎人队中隐藏十五年,在境上磨练自己。就是说我们虽然见性了,但是多生历劫的习气还在,执著习气还有,还会动心。所以,要悟后起修,一定要把这个思惑,…对境生心的迷惑、贪嗔痴等打掉,这样才行,才能了生死。难道我们一悟道就行嘛?不行。赵州大师根基也非常好,但他悟道之后还要四十年的保护。他说得很清爽,老僧四十年,除二时粥饭无杂用心。所以禅宗说三关,不是假设的,真有这功夫。见到本性这是初关,即破本参。进一步到第二关…重关,就是要做保护的功夫。保护到连‘保’也没有了,就出重关。这时对好的境界不喜,不好的境界也不烦恼,顺逆无拘,很自在消遥,那就是出重关。出了重关还要向上,还有末后牢关。就是做功夫做到完全无为的地步,发大神通,大光明,朗照十方世界都无所住。尽管大神通完全齐现,也不作神通想,一切都不可得。所以说,路途就是家舍,家舍就是路途,能入佛亦能入魔真正到家时,末等于初。开始时,什么都不知道,最后是大智若愚,也等于不知道一样。它没有什么知道,没有什么神通妙用,不执著一点点。真空净了,六道轮回就是了生死,了生死就是六道轮回。地狱天宫一样,再没有分别心了。畜生道里尽管走,无所谓,它是很自然的,不带一点勉强。如果不能去,还是发心生西方极乐世界吧!功夫做到末后牢关,那才是法界究竟,什么地方都可以去。好好做功夫吧,不是一下子就能了的。

70.问:请师父开示修行用功上的知与行。
      答:知而不行,等于不知;行而不知,岂非盲目。所以实际上是即知即行,知行不二。你不知道,但你去做,做到后来,一下子贯通了,你就明白了,就真正的知道了。知而不行,这个知就浅得很。没有实践,只是理解的知识,不是真知。你去实践才能达到真知。老实人不懂多少道理,但他能死心塌地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心念耳闻,功夫到时,前后际断,忽然贯通,一下子心都空净了,他就明白了。所以说,净土宗人越愚笨越好。古人说‘唯上智与下愚不移’最愚笨的人他肯做,他能死死地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所以他就能得定。聪明人不肯做,懂了一点点道理就自以为是了,不肯死心塌地地念,这样不好。你不做,就到不了这个地步,你就不能真正地明白。就像吃东西一样,你吃过这个东西,这味道你就自然知道。你没有吃过,整天想也不能知道这个食味。所以说,你不知道这个真理也不要紧,只要一心做下去,就能到这个程度,自然就通了。一切思想念头都是从这个心生出来的,‘无不从此法界流,无不还归此法界’。念佛或念咒,心念耳闻,死心塌地,到一切都没有的时候,有个了了分明在,此时,回首豁然明白,噢!这才是我们的真心妙用,这才是真知。光懂了点道理而不去做,没有实证,碰到事情就不行,事情来了就乱了,不晓得这个事情是假的空的,把它当作是实在的了。

71.问:法相宗是如何指示修行用功的几个阶段的?
      答:法相宗说得很清爽,初悟得者只到法界初境欢喜地,是登初地菩萨位,后面还有十地呢!所以要在境上磨练,好好保护用功,不得放逸。有人以为开悟了,就什么都不在乎了,喝酒、抽烟、吃肉都来了,放任自流。真到了这个地步吗?没有,那是胡来。离最后究竟还差得远呢!我们一定要注意,真正开悟了,面对一切境界,都如如不动。如果还在动,那就不行。是否真的开悟了,要问问自己‘境界来了还动心吗?在事上透得过去吗?’境界来了还动心,跟境界跑,那就没开悟。你真悟道了,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相,不可得。你能不动心,一切无住,才是真正的开悟。所以说,到了法界初境欢喜地,俱生的我执法执还在,要把这些除掉。不到八地菩萨,不用功都会退下来。现在有很多人就糊里糊涂,今天坐坐,明天停停;今天用用功,明天出去玩玩,到处跑跑。这怎么行呢?不行啊!所以要不忘用功,一丝毫不要放逸,真正用功到无功可用时,才能放手。到八地菩萨才能将俱生我执除掉,到十地菩萨才能除去俱生法执。法相宗就说得这样清爽。‘观察圆明照大千’,到了十地菩萨之后,圆照一切,十方世界在你心中。好好用功,不是一步就能到家的,做功夫要有耐恒心、长远心。

72.问:在座上结的手印突然一下子拉开了,是怎么回事?
      答:那是气的震动。你的身体还没有化空,不要紧,再结起来,气足了是会有这种感觉的。头都要爆的,不要怕,不要去抱头,不会死的。我们的佛性永远不死。但一动念,它就不爆了,就退回来了。所以变化的时候,看到什么恶境界,如凶猛的护法神或佛的愤怒身、金刚神、凶猛的野兽也不要怕。看到善的境界,如佛菩萨现身,也都不睬。有时候,我们坐得好,佛会来加持我们,但是不可求啊。比如说,佛来了,送一个宝贝给你,你一去接,当下爆炸,一炸。把你的身心世界都炸空了。当下认知,这就是佛的加持。

73.问:打坐时,似有大风吹得我要飞起来。
      答:那就飞吧,一切随缘,没关系,不要怕,跌不下来,跌不死。因为你的身体不飘,是你的意识在飘,身体还在。

74.问:能见到六道景像,是不是未空所致,对修法有影响否?
      答:不住于相即无碍。

75.问:弟子深感业重,天天修二印。有时1个半小时后疼痛难忍,腿上全是汗;有时浑身很热,尤其手掌心温度很高。
      答:痛即是消障,障消即不痛了。出汗、身热是法力,都是好事,不要疑惑。努力前进,即轻安自在了。

76.问:目前修二印时,出现气憋、气促现象,感觉气全部直向整个头部冲,刹那之间感到整个头脑轻利、灵敏。
      答:这是清气上升,打通头部气脉的感受。座中一切现象均不管,只一心持咒,任其自然,决不会出偏差。最忌著相、惊恐。

77.问:昨日修二印时,数次出现气憋、气闷,似感气直向上提,犹如这口气要断了似的。
      答:真入定时,呼吸是要断的,不要害怕。

78.问:心魔重时修五印,何谓心魔重呢?
      答:你搞错了!修五印不是破心魔,而是破外魔。心魔指心动,即淫念妄动,须念‘楞严咒心’对治。

79.问:到人我皆空,印咒也没有时,这时的印咒是否还有作用?印咒是否也属虚妄?
      答:印咒犹如渡河的船,你到了彼岸,不上岸,还在船上作什么?所以说它是虚妄的。因它很有作用,故又说它是真实的。到彼岸即须放弃,不可住执。所以佛法是非空非有,无可住执的中道。

80.问:有时早晨四、五点钟准备上座时,出现恐怖现象,其实什么也没有,就是害怕。好像身边有什么怪面的或龇牙咧嘴的东西嘲笑我一样。有时刚睡下,半睡半醒,什么都没有,就是害怕。睡时也有.问:有时早晨四、五点钟准备上座时,出现恐怖现象,其实什么也没有,就是害怕。好像身边有什么怪面的或龇牙咧嘴的东西嘲笑我一样。有时刚睡下,半睡半醒,什么都没有,就是害怕。睡时也有此现象,但座上没有。

      答:恐怖是你贪生怕死的劣习。须知色身是幻相,假有生死。法身佛性亘古亘今常存,不生不灭,无有生死。你真彻悟此理,还有什么怕呢?

81.问:淩晨五点钟,似醒非醒中,时常出现光明、星空、高山,寂静天空中有太阳。后来可能是住相所至,夜间睡不安,见窗前有鬼影,十分恐怖。时有黑暗无明压向头而被吓醒,并感觉睡中有人打我嘴巴而跳起,惊恐万分,于是挥手胡打一气。
      答:这是你修有相法,执相所致。现在你一切观空,不要住相,则一切幻影消亡。虔修心密,则外魔不侵,安然入睡,圆证大觉矣。

82.问:在打七中,总是坐不定,妄念多。座上功夫很差,这使我信心不足,总感到比别人进步慢。
      答:百忙中不忘用功,还抽时间打七,这就是上上好根器。只要努力上进,定能成道果。能坐四小时,这就是定,不然是坐不下来的。至于妄念多,那是串习,只要不断地同它斗下去,最后胜利必归于你。

83.问:打座过程中,会不由自主地讲出很多听不懂的语言或念许多经文,并伴有各种手势、手印,且不断地自动变换。下座后感到十分轻爽,精神特别好。
      答:一切定中现象,不管好坏,均不可理睬。因为这些都是第六识的幻影,不是真实的东西。千万不能执著,否则易入魔道。

84.问:有时在座上,所念之咒不觉而断,手仍结印,觉知了了,无有妄念。这种情况是否就不持咒了,继续坐下去而不著时间相了?
      答:知手仍结印。可见身未化空,妄知未断。此时如真断念即前念已断,后念未起,身心世界皆不得,哪里还有手印与咒?当然不须再念咒了。如未化空,仍须念咒。如实在提不起,也可不念,但要观照即看著这不起念的正念,时机成熟时,自然化空,此时还有什么时间相呢?

 

三、种子翻腾、观照、见性与保任

1、.问:修心中心法当种子翻腾猛厉,忍无可忍时,怎么办?
     答:不要怕,只须出声持咒,即能化去种子。经过千百次的翻腾上下,便可证入不动。

2、.问:座上有时种子翻腾剧烈;有时一座却十分空净;有时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闷、难受。这是为何?
     答:种子不是一下子即能消光的,要不断在事境中锻炼,所以不可大意、骄傲。功夫没有到落堂的地步,总不免有反复,所以你要努力上进,不可懈怠呀!

3、.问:一直修第四印,是否可以把种子翻光?
     答:不可以,还须在事上磨炼。不过打坐修法可以帮助你在事上透过去。打坐是修定,事上磨炼是修慧,要定慧双修才好。

4、.问:修法至一阶段后,反复出现心似刀割,心情烦燥,著急之状况,该如何对治?
     答:八识种子在翻动,故有此感受。修行不是一帆风顺的,只要耐心闯过这波涛起伏的难关,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又,难过时,出声持咒,容易度过难关。

5、问:我在修行中时常因身虚心烦而进进退退,是不是应坚持加坐?
     答:免不了的。功夫未到不动地,总是要发生进进退退的烦恼现像,因八识田种子被般若火薰起,翻腾而使然。种子翻腾起来很难受,觉得退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睡也不是。此时要顶得住,不被吓倒,要透得过,其实这是进步。可出声念咒。但如实在感到身体不支,也须稍放松,减少打坐的时间。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要抓紧用功啊!

6、问:打坐后觉得睡眠不太好,还会做梦。
    答:觉不要睡得很死,做梦是在翻种子,是好事。

7、问:种子翻腾如何调伏?
    答:修学佛法不是一帆风顺的,功夫没有到彻底的时候,会有反复,就是这样一浪一浪的。要督促自己不要跟种子翻动的妄念跑。所以过去的大禅师都念楞严咒心,用楞严咒心来调伏这个种子。最坏的种子是淫欲心,这是最深的生死根本,这个根子断了就好了。如种子翻腾得厉害,不打坐,只念咒,也可出去散散心,过去了就再来打坐。我们八识田中的种子太多了,所以明心见性后还不能了生死。很多明心见性的人还要犯错误,因为种子埋伏在里面,碰到缘就起现行,翻出来了。因此要明白这个道理,要在事上磨炼,将种子磨光才行。

8、问:虽然加坐,烦恼似乎并未因此减少多少,而且经常心头发闷,厌人恨己,是否由于坐得太久了?
    答:打坐应该是一种享受,无半点烦恼,你倒烦闷欲绝,走到反面去了。似应调剂一下,去外面游山玩水,再来打坐吧。多和知友谈谈,交心也不失为一种调剂的好办法。应病与药,法无定法。总之打坐用功,应该是心态平静,安稳、舒适,而无烦恼。纵然种子翻腾,有进退失据之感,只要出声持咒一番,即能安然无恙。‘厌人恨己’是你心量小的旧习翻出来之故,赶快呵斥自己,放下这一切不应有的恶习。

9、问:近来碰到点逆缘,一直子气得我妄念纷飞,腻透了,想尽快搬家去净土。虽明白诸法皆幻,却仍有所希惧。
    答:唉!要成佛,不是图舒服快乐,而是不怕吃苦。因为佛是入世度众生的,不是厌世逃避的。佛是二足尊,你不吃苦,福德从何积聚?!没有福德你怎么成佛,更如何出离六道?!所以要出苦就要不怕吃苦。在苦难中锻炼,才能将执著消光,而恢复本性光明。

10、问:有次因一点小事和人家顶撞起来,当时我自知不好,但按捺不住。这都是我心量小,爱面子的结果。这又是修法的大忌,该怎么办?
     答:这是观照不得力之故。人人都有爱面子的习气,其实这是最愚蠢的,就是为这莫须有的面子,把自己拉到生死之中去。要问怎么办?就是赶快放下。

11、问:除习气是否不能太著急,著急本身也是习气。
     答:对!不能著急,你心空了,还有不好的行为吗?讲对治就落下乘了。当心动时,只‘呸!’一声就完了。

12、问:只要时时心空净,做到‘念起不随’就行了,其实也没有什么‘习气’,是吗?
     答:习气就是著境,随境转。能不随境转,则习气自除矣。

13、问:证悟本来后,最难的就是除习气,我一直以为自己能放下名利,可一听说可免费考读研究生,心就动了。好几天一上座就被‘去,还是不去?’的念头困扰著。
     答:这叫做‘当断不断,反遭其乱。’也。一切境界皆如空花水月,不可得。我们只游戏其间,不执不废。不做亦得,有什么放不下的?学佛就要潇洒自在,要坐就坐,要行就行,毫无拘束,方无碍也。

14、问:有时忍不住发怒怎么办?
     答:发怒时持咒,念起不住,念起不执。

15、问:弟子修法已有百座左右,因自己业习深重,定力仍然很差。但我感觉还是有进步,内心比以前安稳多了,平静了。
     答:那也不错呀,用功功不唐捐,不会白费的。何况是修这样的,怎么会一点没进步呢?做功夫不能性急,须耐心坚持下去,始有成就。因我们多生历劫的习气深重,不是短期内就可以消除而亲证佛道的。努力用功吧!

16、问:若精诚修法,待智慧开启,是否业障即除?然修法以发心为首,不得不为之虑,敬乞赐教。
     答:果然精诚修法,化空妄念,心且不有,又何有障?!所谓障者皆妄心作祟也。你如真发心学佛,即能精诚修法,切忌空谈,贡高我慢。

17、问:愚现在修法,以稳妥前进为原则,下座后注意饮食及休息充足,以为助力。此是否属身执?
     答:修法本应注意保养色身,所谓借假修真,何有身执之嫌?

18、问:我这星期觉得障重,天天在修第二印,准备修一至二星期,可以吗?
     答:可以。更重要的是要明白什么叫障重?‘障’没有个东西,你把它拿出来看看。所以说障是虚幻的,还是心啊,是心著相了。还是心没死透,心死透了就有力量了。所以,月藏问文殊菩萨:‘明知生死本空,为什么我偏偏受生死流转呢?’文殊菩萨说:‘其力未充。’力量从何而来?关键在于心必须死透。如果真知道这世界上一切都是假的、空的,那自然就有力量。但是如心不清净,没死透,没有真正知道这本性是不垢不净、不生不灭的,则不行。所以还是理性认识不够。禅宗讲:大死之后才能大活。你死得不透,或半死半活,不行啊!所以我们一定不能著相啊!

19、问:如何保护?
     答:开悟并不难,但要保护它却不易。不保护它就会跟著念头跑,杂念纷飞,乱七八糟的事全了。所以必须绵密保护,才能将妄习消光。但护念不可死,更不可执著。只一觉,拉回来即可。这就是念起不随。外面的事情都是空花水月。《圆觉经》说:‘知是空花,即无轮转’。缘起性空,知道一切都是假的,不跟妄念跑。一切随缘,因缘是这样,我们就这样做。尽管做事,一点不动心,为了众生做一切事而心不粘著。能时时这样做,不须几年,即‘皮肤脱落尽,唯露一真实’,就能大放光明,神通显现了,但也不能执著神通。识得本来后,还没有归宗,跟念头跑时,要像牧牛一样,用鞭子打它。哪个祖师不是这样做功夫的?我们修心中心法,打开了,见到本性,与一念不生了了分明时也没两样。但要亲证一回。噢!原来什么都没有,而了了分明。开悟是方便的,但要绵密保护,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夹山和尚在船子和尚那儿开悟后,赶快到山上去保护十八年。识得本性后打坐与没有识得打坐是两样的,识得后打坐就是保护它了。念头来了不睬它,行住坐卧中,时刻保护,保护自己不要著相。

20、问:上座安心修法,下座绵密观照,时时让自性现前,如此用功下去,时节因缘到来,就不愁不开悟了。以上知见正确吗?
     答:知见不错。

21、问:心中心法后半部如何修?
     答:观念头起处,不跟念转,差别境当前也不为之心动。这就是禅宗保护本性的修法,这样修下去,也能了生死。

22、问:修法是为了明心见性,见性后就能明了诸法实相,从而不会迷惑颠倒,造业受报了。修法的诀窍在心念耳闻,不管身体上的任何感受。只将咒分分明明地念下去,最后将咒也化去,就孤灵灵地剩下灵知觉性了,但也不可著。对吗?
     答:是的。妄念化空,咒即念不出来了,当下忽然根尘脱落,世界化空,真性即现前矣。

23、问:我在起念时,不知不觉就去压它,对吗?
     答:不能压念,尽管启用,但不跟它转,不睬它,这叫做‘青山本不动,白云任去来。’坏不是坏在起念上,而是坏在跟念跑。不是压住不起念,而是念念不停留,这才是无念。六祖所谓‘无念者于念而离念。’比量而现量,比量是知道,有分别,而现量不动。这与镜子照物还有些区别。镜子照物不管好坏,没有区别,而我们知道好坏、美丑,但心不动。功夫做到这里就行了。但非要见性不可,不见性做不到。所以说,活活泼泼地做很难啊。

24、问:请师父开示‘念起不随’与‘毫无分别’?
     答:‘念起不随’不是叫你做个呆子,连好坏、是非也不知道,而是了知,但不住著,这是第一步功夫。第二步功夫为‘毫无分别’,是指善于分别客观万法,于第一义而不动。即知道是非、长短、得失,但心中不动,不被任何事物所影响与染污。

25、问:弟子在下座观照时,有时没有一念,但一会儿就忘记,一忘就随妄想而去。
     答:正观时一念不生,知道这一念不生的灵知即是本性。一会儿就忘了,就赶紧拉回来,不要随念转。

26、问:平时知道不要著相,可碰到事情又忘了。
     答:这有什么用?!这是你仅懂一点道理而未真实修炼的缘故。应该赶快改正,精勤修习,多多打坐,绵密观照才是。

27、问:请师父谈谈‘时时观照。’
     答:我们的念头多得不得了,刹那的念头很多。因为我们八识田里的种子太多,好的、坏的都藏在里面。比如我们看香蕉,只用眼识,不用意识,香蕉就是香蕉。眼睛就好比是照像机。如果用意识,看到香蕉就想:‘这是香蕉,很好吃。这个大,那个小。’所以一用意识就产生分别心了。耳根也如此。意识跟著跑,六识的消息就交给了第七识,七识就传给第八识,就有种子了。所以要时时观照,观照就是:念头一动就知道,不睬它,要观照念头的起处。

28、问:‘安住保护’是不将此无念而知觉了然的灵明寂寂光景,常常在人事逢缘之境中相应相印,守之护之?或者才有念起,即迅速回光转而空之,与这空性相应呢?
     答:对!在应缘接物时,只有当事的一念,无有第二念。做后毫不留念,如未做过一样。这是无住无著功夫。

29、问:若在闻声时,仅闻‘闻声者谁?’有时似乎近似无念而空然,但有知觉的光景,可转而又失。是否要承当第一?如何承当?
     答:问‘闻声者是谁?’是在未悟时用。如已悟这能闻声者即自己主人公,则不须问。但保护它不住声即得,更不须起念承当,起念承当则是头上安头了。

30、问:常于妄念流动时,回光返照‘前念已断,后念未起’之中间空明。这样做好吗?
     答:不对,妄念断处即自性空明,不须再起念观照。

31、问:因工作忙,有时观照力不足,便采用了大圆满中‘断’念法,一天数十次,这样于颠倒中似较前有些把持力。
     答:这种简易禅法于事忙人最适用。你能每天做数十次,日久功深,自然于不知不觉中打成一片,而归家稳坐矣。

32、问:座下‘断’念法,即于事忙或心念外驰散乱之际喊一声‘断?’。
     答:不一定喊‘断’,一觉即行。

33、问:座下很少忘记保任,干活休息也一样。有时一想观音圣号或弥陀圣号,耳边自动响起念佛声,甚至流行歌曲也是一样。怎么办?
     答:这耳边的一切音声,均不可睬它,任它自生自灭。

34、问:有时在念头上没觉察,念尾巴上才知道。
     答:这是觉迟了,力量不够。要看话头,念头一来就化空它。如念头转了个圈才看见,那是看的话尾巴。所以禅家说:‘不怕念起,只怕觉迟。’观照的好处就是,念头来了就知道,境界来了,有的觉照在前有的觉照在后。顺境不易察觉,而恶境界却易觉察。

35、问:《般若正观法门》中讲观的问题,要求从心窝处起观,不取舍之,而避免某些学人因过于集中头部引发高血压之类病症。对吗?
     答:观心是观心念起处,不随之流浪。即念起即觉,一觉即空。既不著在心窝、头部,也不著在丹田或脚下。持咒也只是‘心念耳闻’,不著处所,松紧须随时调整,不可过紧或过松。

36、问:下座观照,应了了觉知。我起了什么念,应该清楚,是吗?
     答:起念要知道,但不能跟它跑。不能记住这个念,念起即觉,一觉即空,像水上画图一样。

37、问:如何观心?
     答:心者即念头,念头来了就化掉它,不跟它跑。起初是通过持咒化掉妄念,看见念头,念头就没有了。定力增强到一定程度时,念头来了不用化,自己就化了,直到寂而常照,而常寂。了了分明即照,不动就是寂。起妙用时,应缘接物时就起念,不应缘时就没有念,这是最好的禅法。观心是佛法的根本法门。

38、问:‘观自在’就是对事事物物不粘著,也不偏废,一切都是自自然然的。如雁过长空,不留痕迹,就这样老老实实地随缘度日就行了。这种理解对吗?另外,我与丈夫将在元月27日开始打七。
     答:你的体会非常正确!就这样老老实实地随缘度日是了。所谓‘随缘消旧业,更莫造新殃!’也就是‘饥来吃饭,困来眠。’的一种绝学无为闲道人的平常心是也。你们夫妇真是好样的!既能于理上醒悟,更不废事修。于此苦寒时节,不忘打七用功,将来定能证成大道,圆满菩提。

39、问:对下座的观照功夫,其下手处,仍未明白。今观照似有三种下手法,请师开示。1、直下观照妄念,不取不舍照之。2、观照心念起处,念起即觉,不随之攀缘流浪。3、观一切事物皆如梦幻泡影,皆属无常幻化之物,应远离贪著。
     答:前两种看起来似两种,其实是一种。因能念起即觉,即直下观照妄念,不然不能念起即觉。不随念转即是不取,念来只是不随之转,而不是压它不起,也不是讨厌它而舍离。故二种是一法也。第三种很好,除对妄念调治外,对事境须如此观照。

40、问:弟子采用上面的第三种方法,这样是否符合上师要求?
     答:只观境,不观心念,会随念流转。因为妄念在不对境时,还是流动不息,所谓‘家贼难防’,不是不对境就一念不生了。仍是无用,必须双照才行。

41、问:有人说:念念不停留也是修行中的过程。但按师父的开示,念念不停留是本性的大机大用,请师父再为指点。
     答:‘念念不停留’,如还有个念念不停留在,就不究竟,仍要化去。我说的‘念念不停留’是用,‘当下即是空’,不需用心去化。

42、问:‘照而常寂,寂而常照’,究竟起念不起念?
     答:照即是用,即是念念不停留。无念之可念,无起之可起,法尔显现,自然应缘。

43、问:我们平时保的就是这个灵知吗?
     答:对,就是保这个灵知,而不是保空,不是守住那个空境。念头来了不睬,不睬就是灵知。

44、问:我们做事时也要了了分明吗?
     答:对啊!我们念咒时听得清清楚楚,也是了了分明,咒不清楚就不是了。不是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个了了分明。到一定的时候,‘啪!’一脱,脱的时候还是了了分明,什么都没有,唯一真性现前。

45、问:《六祖坛经》说:‘善知识!又有人教坐,看心观静,不动不起,从此置功。迷人不会,便执成颠,如此者众。如是相教,故知大错。’这两点怎么矛盾了?
     答:‘看心观静,不动不起’,这是压念不起,故大错。现在叫你观照,是叫你看著妄念的起处,不跟它跑,而不是压念不起,故不相同,没有矛盾。

46、问:平时用功无非是息妄显真,但《圆觉经》说:‘善男子,但诸菩萨及末世众生,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这似让人无法把持。所以弟子在平时观照和静坐观心时,总觉得左右不是,不能确定具体方法,又怕念起,又怕犯压念的毛病。
     答:让你观心,不随念去,就是不起妄念。平时不故意起念头,不向外攀缘,而当妄念起时也不执著妄念。念起即觉,不随逐、不压制。只是了了觉知,不起分别。这就是‘于诸妄心亦不息灭’的用功方法。

47、问:下座后,对境生心,为境界所转,当如何用功?
     答:下座要时时观照。这个更难,因为人都是跟著境界跑。刚刚下座时还有个定境,知道看著自己不要乱动。可是,在事情上一做一滚,就忘记观照了,跟著境界跑了,与平时没打坐时一样的乱七八糟,这就不好。所以,我们上座的时候要死心塌地地心念耳闻,下座的时候要绵密观照,不要忘记。但是我们在境上也容易忘记,和几个朋位一谈心,什么事情一做,马上就乱了。念头来了,要赶快拉回来,观住自己。一定要做这个功夫,否则就不能上路。功夫到后面,观熟了,就不要观了,再观就多事了。所以,先下手要‘观’,做到后面就不要‘观’了,把这个‘观’字忘掉才能进步,功夫才能上上升进。再更进一步,连‘忘记’也没有了,那功夫就由有为进入到无为了。功夫就是要由有为渐渐地进入无为。无为一下子是做不到的,开始一定要有为地观,就是有心地做功夫。到了后来,无心做功夫,什么功夫都没有了,就更进一步了。

48、问:有人认为心中心法下座后的观照,没讲清楚,而台湾禅师来传的观照有下手处。他认为观照即是法法平等,不起分别。做任何事,均要清楚,每个细节都不忽略。在观照中,当下即了,要念念不停留,如有停留即有不清楚处,即是妄心。
     答:真没讲清楚吗?如果初观心的人对样样事都清楚,这是观境而不是观心。观心者知境本虚而不将心循境;知心本空而不住心,心境两空,当下无念。正无念时也不执著于无念,而当念起时也不落于有念,有无皆消,当下灵觉。而此灵觉之性,非心非境,全体是空。正于空时,却又了了分明,全体是假。空假不二,更无分别取舍,正于此时,正观历然矣!这不是如实观照吗?难道要如此人所说,将吃东西的味道留在心中或将同房的淫乐长期藏贮在心脑中,才是观照吗?假如这是观照,只是魔王的观照,是下地狱的观照。再说,讲这个观照已是多余,已是钝置了行人。本来大家都是佛,只要醒悟,这一念不生,了了分明的就是当人的佛性。起念就是妙用,用不著照空,才是真正的禅法。此人叫大家每个细节都不忽略,这是‘不起分别’吗?这不是著相吗?细品食味与淫乐,还要将食品经过咽、喉、肠、胃的情形体会出来,这是‘当下即了’吗?既要念念不停留,又叫人将淫欲念发展扩大到身体各部和一切生活中去,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吗?魔王说法,就是这样矛盾百出。

49、问:有人在一些地方说某某人开悟了,不用再用功了,他的说法对不对?
     答:理解不是开悟,懂点道理就说他开悟了,不要用功了,那是大错特错。理悟,遇到事情还是透不过去,没用。如苍蝇见血,马上叮上去了,见境就动心了。如是这样的话,临济祖师只要说一句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说三句?禅宗也说法身边事、法身正位、法身向上。从前古人根基厚,一点就知道了,继而又绵密保护不肯放松。现代人保护不住,跟境界跑。他的错误在后边,叫人不要用功了,不要打坐了。应该绵密保护,功夫要上上升进,觉受增长。认识本性是第一步,绵密保护是第二步,离开保护是第三步。因为保护也是执著,忘记保护不容易。要把忘记都忘记,这是第四步。我早就对他说,不要得少为足,要小心谨慎,好好做功夫。我问了他好几个问题,他都答不出来。永明延寿禅师的《宗镜录》上说,证明开悟有十条,第一条就是所有的语录、经文,能一目了然,一看就懂,他做不到。

50、问:打坐念咒,身体不要化空,只要体认这了了分明的觉性,即是见性。
     答:这只是理解,不是亲证。

51、问:光靠理解,认定这能听能写的算不算见性?
     答:这都是理解,不算亲证本来。

52、问:我认为行者在疑团未破之前,或摄心归一,遇大手眼,见机直示心源,‘噢’的一声,根尘脱落,入现量境,这是真见性?
     答:果真根尘脱落,了了不昧,当然是真见性。

53、问:修法念咒至能所双亡,虚空粉碎,身心化空,了了分明,生灭灭己,寂灭现前,有此境界,才是见性,才知如何保护!
     答:对!

54、问:理上明白缘起性空,色空不二,而心境没有消融,是否见性?
     答:没有见性。

55、问:当一个人见性时,是否要完全根尘脱落,都要爆炸吗?
     答:心中心法做到一定时候,就会根尘脱落。但每个人并不完全一样,有的人不是爆炸。其实我们一念断处就是那个境界,只是力量不同,而悟到的本性是一样的。无念时,身心世界都没有了,但有知觉在,这灵知就是本性。功夫到了,自然就到那个地方。

56、.问:脱开时,外界的声音听得到吗?
     答:入定与脱开时没有区别。这时没有声音、时间,一切都没有,只有一个绝对的真性。我们有了这功夫,反过来就是神通发现,如天耳通,他方世界下雨的声音都能听到。

57、问:是否每个人都要爆炸?爆炸是否有声?
     答:各人体质、根基、习性不同,不是千篇一律的。爆炸不可求,更不可等。有的人爆炸是有声的,有的则不然,只要能所脱落即是。

58、问:至今修法整一个月,座上有了轻安的感觉。有时坐至没有腿,没有手,没有身体,好像在虚空里,只有一个咒音自然地流出。这时没有一点杂念,只是静静地看著咒。有时座上恍恍惚惚,咒好像停停念念,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基本上每座都能入定。
     答:整个身体没有,这最好。真无念时,咒也脱落没有了。真是好样的!还须更进一步,坐到身心世界连同虚空一起消失,而灵知不昧,才是见性。

59、问:我一般后半夜上座,坐完,念随心咒入睡。有时睡下刚一念咒,一阵恍惚就感觉身体升到空中,到处游动。过去能看到蓝天、星星,最近能看见地上的村庄。有一次我专门看了一下表,从升空到清醒过来,大约15分钟。像这样的现象一般十天半月就一次。这是不是出阴身?
     答:这是出神游太虚,但不能执著,太执著了要著魔的。

60、问:还有一次打过坐刚躺下,就听到头脑里有蜂鸣的声音,好像在头脑里转圈,大约有六七秒钟。这是不是气脉通了?
     答:对!此时不要动,任他响,忽然一声爆炸,整个身心世界都消殒了,天真佛性就现前了。

61、问:在上师的关心下,通过修‘心法’和读经典,我觉得突然明白了。其实开悟的人每时每刻都是了了分明的。师批:很对!只有这样修行才有方向,才不迷。《楞严经》上讲:‘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言语道断,心行处灭’说出来的都不是。其实‘本来’就是未动念之前的那个东西。师批:对!你明白了,就是见性。但遇事还不能了,切不可得少为足,以为见性了,没事了,不须用功了,那就错了。须要加紧,努力用功,在事境上磨练,将自己多生历劫的执著妄习除尽。遇好事不喜,遇坏事不恼,还要将微细流注消光,才算究竟。望你好好努力。那个了了分明,本具万法,既是真空又是妙有。现在座上座下都觉得我已经悟得本来了,师批:对!很好!但我又怕犯了未得谓得的错误,为害自己。请上师给予印证,指点迷津。
     答:见信后不谬,欣喜欢慰!你用功仅15个月,即能证到如是境界,足见你根基好,肯精进努力,一心向上才有如是成效。同时也证明了心密功法深厚、高超,得佛力加持的力量特别大,才会收效如此迅速。

62、问:修法以来,我基本上是后半夜上座,下座后睡下就持随心咒平时一般是持咒,经常夜梦飞空。最近有一次下座,刚躺下,一阵恍惚,感觉自己赤裸著身体在一条清水河边走好像是戏水,脚下踩了一个图钉,一惊。再向前一走,又碰到墙壁的图钉上,又是一惊。这一惊之下,身心世界、河流、墙壁等均没有了,只有一点灵知了了。这是我本性现前!我当下承当了。动念之后接著出现了一片蓝,又不像是蓝天。这时其他东西都没有了,只有蓝。后来才找到我的身子,又在空中飞翔起来。上师,我是下了决心今生一定要修成就的,不管在修行道路上多么艰难困苦,我都能克服它。请上师严格要求我,便于弟子修行。
     答:你修得很好。一切皆空,只有灵知,这就是你的本来面目。你能见到它,这确是多生修法积累的福根厚果,是很不容易的。好好地保护它,还要进一步用功,在事上磨练,把所有的财、色、名、食、睡五欲烦恼统统消光,才算到底。千万不要得少为足,认为见性悟道可以了手了,那将自误前程,不能成佛。要知大事已明,还有一个‘如丧考妣’在。

63、问:我修第一印第一座63、问:我修第一印第一座时,止息几分钟,继而全身像著火一样,热得不得了,全身出汗。这是密法说的拙火定吗?
     答:对呀!你亦任其自然,不要在意,即能上上升进而无过患。

64、问:昨天修四印时,咒提不起,止息,室外的景物现前,马路、房子历历分明。后心动出定。这时该怎么办?
     答:任其现前,不要管他,这是色阴境界,并不是神通。

65、问:修法到第八天时,咒提不起,身心皆空,感觉有一股微细的力量使心出定。这是微细流注,还是五蕴之行蕴呢?
     答:这是行蕴。

66、问:上座时,咒很少提得起来。念也很少起,念起即觉,一觉即空。前半月修二印时,看到好多护法善神天王、密法里的不动明王、金刚密迹等,还有韦陀菩萨。修三印时,止息后,突然有股力量好像撞破头顶梵穴要飞起一样,心惊出定。如果再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冲出去怎么办?
     答:不要心惊,这是气血的变化。冲出去,是气打开梵穴,不是出神。出神时会发生大光明,后脑要响声大振。出了神也不要怕,初出神,不要走远,在房里慢步,随即可与身合。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