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观照及注意事项 – 王骧陆居士

观心是正行

《王骧陆居士全集•佛说阿弥陀经经义略说》

法门无量,总不外乎正副二途。正者曰观心,即反问自己,于一切所行处痛切警觉,是曰修行,言修于行也。副者曰取法,即藉法以为缘助,藉以净心,至心净则无所用之。然法门因缘,各各不同,必以当机为尚,有持佛号者,有入禅定者,有说理以破幻相者,有起三觉者,有以所逆之人事,用以反省者,此皆念佛法也,乃至读经礼佛焚香供养,修一切善法,亦皆念佛也,以念念合乎佛心净意,念念勿失觉照而已。

《王骧陆居士全集•引人入道法门》

十五 观心一法乃入佛第一关键,其余尽属分外。为引入观心之前方便法,所谓指月之指毕竟非月,正一时之借用而已,至观心法实不可死执定法,当随其机而引之。

《王骧陆居士全集•学佛最初之决定》

十二问下座后,平日如何用功?

答:二六时中,无杂用心,方是真精进。无杂用心者,非不用心也,于无谓无益事,应时时凛觉。但人事往来,诸无谓酬应事,不能免也。惟接一切事时,常用智慧察照,了达一切性空,随缘应付,心无悬恋,即不污染。

观照方法:真心息妄法十门

《王骧陆居士全集•真心息妄法》

元知纳禅师有真心息妄法十门,兹再伸其义。

第一门觉察。此功夫最为紧要,由未悟以至彻悟,由初地以至十地,无一事无一时不要凛觉。不但才起一念要觉察,即日常应付人事,应对万机时,念念仍要觉察,觉察“动念即乖”。念念无住,不住妄,亦不住真,不住于觉察,更不住于不住。如是绵绵密密一、二十年,打成一片。初为有功用之觉察,进到无功用之觉察,遂至一切无所谓而未尝离觉,六根无所依,即妄无所依,自入于大休歇时也。

第二门休歇。不是休歇了便一无所有,如痴如聋,正是随起随休,随动随歇,亦不住于休歇,以休歇亦法也,心也。此功夫,呆不得一点,休即休去,歇即歇了,此境实说不出,好比冷湫湫古庙香炉,但此还不免有着,不落对治压制,即入沉空守寂,力量反不开展。此一二门功夫,当互相调剂去做,不可着实。

第三门泯心存境。心与境何可分乎,所云不顾外境,但自息心。即为有心可息,非境而何?若言无心可息,是本来无心,一落言诠,即又落境矣。何况有一泯一存之对,宛然有心有境,殊不干净。庞公云,但自无心于万物,何妨万物常围绕。此是无住心,故可接万物而不染,此第三门之意也,学人不可分作两截看。

第四门泯境存心。当知一着于法,其病与第三门等。当知心境内外,本自空寂。对境不必观了才空,是本来空,用观是初步对治法,以观即立境立心,非究竟也。既知本来是空,又何妨与万法为侣,与诸尘作对乎。但此亦用功时必经的过程,在初总不免倒东倒西,至彻悟后,自不会落于一边。至云真心独照,不是单有个真心去独照,要亲见实相后朗朗常见,惟有一真实。经云:无知觉明。以无知觉故,不立境,不立心;以明故,朗朗普照。真且不立,遑论乎妄,不泯而自泯,一了百了,更不必立泯存二见矣。

第五门泯心泯境。此法最险,容易落入死水坑中。人到无办法时,往往求定不得,求寂不能,见此一条,必喜出望外,以为能如是即可成就。昔智隍枯坐二十年,即中此病,非玄策引之见六祖,便活不过来。不知“人牛俱不见”是要死透了。“正是月明时”要你看“正是”两个字。在“俱不见”时,正“月明时”也。再活过来,参是什么光景,不可忽略,进门就在此。

第六门存境存心。此存字勿作有字会,否则泯时会作无时矣。须知存乃暂时不废幻有之意,泯为回复本来空寂之境,此心境各不相到,却又往来联系,应各住各位,心住于本来无生位,境住于本来不有位,以同属幻有而有遂各住于幻有位。故法华经云: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法位者,各有因缘而又同一性空为本位者也。以决定知其性空,故可接而不染,亦不畏其有碍,此门最可增长力量,方可下接四门矣。此法最上乘最圆满,非真认得清,空得透,悟得彻,即不敢承当。但切忌重着存字而落法见。稍稍偏重,即落于有,遂失存心之义,斯又妄矣。

第七、八门内外全体全用。只是一条,是物我情忘之境。体用本不分,宇宙一切都不离我之自性。

第九门即体即用,无所分别。到功夫纯熟时,打成一片矣。

第十门透出体用。心中更无内外体用之量,浑然一道清平,到事事无碍时矣。此功夫非可丝毫做作,亦无功夫可言,乃自然而致者矣。

以上十门,目的在借以息妄。非到相当力量时,决无从着手。因地正者必从心地上下手,决不从妄心上下手,若从妄心下手,必至越转越迷,辗转成妄。此十门功夫,亦是釜底抽薪法,使妄心自然而化,而不会抽薪的人,总跳不出圈子去。

此十门乃不得已而强立,一着意即入圈套,不易摆脱。故宗门总无法以示人,只教伊自悟自觉。故曰:无法向人说。又云:我不会佛法。经云: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是在活用。到大休歇时,更有何门可取乎。论到入佛正宗,只有见性一门。不见性者,学法无益。学人不可妄认妄心为无,但切不可妄认妄心为实有。初学人,只是怕妄,是认为有也。若先见性,自然渐渐化除,切须先看“妄”究竟是何物?觉圆则妄尽,法空则见亡。惟佛一人居净土者,言十地菩萨以下,皆不免于微细惑也。经云:无明者,非有实体。又道:心无形段,妄无处所。你在未见性前,自然处处畏缩。明白了,却又怕什么?

前者,我欲诸仁于此十门中,看哪一门与自己有缘,诸仁已上了当也。无怪又上了知纳的当。老在此十门中翻身,出不出圈子。今天我又以文字圈子惑人,大胆的且进圈子来,再跳出去。倘有人问我,既要人跳出圈子去,何必立此圈子呢?我只可哈哈大笑,反问道,你即今立在哪里?

妙诀

《王骧陆居士全集•断烦恼偈》

心本不有 烦恼何起 但此一转 即是妙诀

观照注意事项

•觉后一刀两段,不得再拖尾

《王骧陆居士全集*印心语录》

有一毫恐怖,即是极大挂碍,即是修道人的耻辱。贵在时时察知,莫作等闲观也。用功时无非摄心,但不可有一带尾,病恨即从带尾上变化发生,当谨记。如一善念起后如何,一恶念起后如何,一凛觉后如何,于寂然无念时又如何,觉后一刀两段,不得再拖尾。若再有所计,不归入这本位去,觉亦为病,此便是带尾,不就此截断,又带下去了。此是生死种子,尝体会得么?

•忌失觉照

《王骧陆居士全集*乙亥讲演录(正修分)》

此是修行者最大毛病,凡修行至数十年,不得丝毫受用者,正坐此病。盖修在一时,而用在平日。觉照功夫,是修行人唯一目标,亦断苦证真唯一方法。众生颠倒苦恼,只因不觉,外物来诱,不问顺逆,枉被流转,若以慧力觉照,知其虚妄,内外双空,不受摇惑,自然无喜无嗔,不造恶因,不起恶缘,不受苦果矣。觉照是因地先觉,觉在事前,故名大智觉,照是练习抵抗,诸境前来,得失利害之辨,于人天交战时,能一决进退,不动不摇,力自充足。故无论何时何地何事,皆当警觉观照,不宜忘却。

行者每分修时与平时为两件事,以为平时行住坐卧,待人接物,都不是修,一误也。

行人不知觉照即是对境练心,以不明心地法门,故不知用心方法,二误也。

行人口说空,所作事业仍不能空,因不能觉照,无由证空,三误也。

行人不知觉照是最要紧之用功法门,越多练越好,越逢刺激事,越可反证自己之定慧力。而彼但求福报,不能大受,不起大用,四误也。忘失即是忘其所以,便是因循、不痛切,此所以明道多而修道少,修道多而证道少耳。

•明知之而力有不足,则有二法

《王骧陆居士全集•学佛最初之决定》

十四问:平居习气来时,如何制止?

答:习气来时,只怕不觉,觉则未有不转而空者。第遇极难排遣之事,明知之而力有不足,则有二法:一曰移化,把此心速移于他事而化之。二曰量果,言思量凡事必有其果。如是流浪深入,步步演进,必不堪收拾,则自然凛觉而止矣。

•不是有心 不是无心 不是不见 不是不闻

《王骧陆居士全集•悟心铭》

不是有心  不是无心  不是不见  不是不闻  了了觉知  不着见闻  荡然无住  是名无心

心若无住  妄依何立  妄既不立  夙障自除  问心何来  因境而起  境亦不有  同属幻影

妙用恒沙  尽是缘心  缘心息处  顿证无生  无生实相  非可眼见  杳杳冥冥  其中有精

证悟之者  名曰见性  是故无求  心自宁一  无心可惑  即是大定  得大定者  无动无静

无得无失  无喜无嗔  本位不移  起应万机  不变随缘  即无生死  成佛要诀  如是而已

观照功夫:觉照过程者十

王骧陆居士《修心中心密证体启用之过程》

二十三、上来各条,是明心性之真实相貌,与用功及常常保持之法。但觉照一起,习气即消,此中迟捷各有不同。

一为境,一为觉,此又有过程者十:

一境来而不觉;

二境来而再觉,惟起觉极费事;

三境来时起觉不难;

四境来即觉,略有先后;

五境觉同时并起,而有时忘失;

六同起而可以勿忘;

七觉先于境,但有时在后,或偶而竟回到忘失时;

八常觉不动;

九觉尚未净;

十常寂而常觉照,并觉亦无住矣,此是力量真充足时。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