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恒志居士论观照合集

观心方法

•观心

《般若花•学般若化二执》

这里特将般若观照法门的具体下手方法,作一归纳和介绍。观心方法的重点,是要随时随地回光返照当下的心念。在初下手时,宜于静中进行,先结跏 趺坐,调整身、息,放舍万缘,合目断光,细细静看(观即是看)自己起心动念的情况,这 时定觉妄念忽来忽去,生灭不停。我只是一味耐心观照,了知“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不取不舍。由于妄想分别被自心所照,便能湛寂不动,随著观力的深入,无不逐步消于无形。妄 念再起则再观,反覆用功,这样每日至少坐一次,每次至少半小时至一小时,在静中观照纯熟,妄念自能逐步稀少,同时觉照的力量,也便逐步增强,渐渐看到一念不生,心源空寂。 这时虽寂寂无念,却了了常知,就与般若自性相应。这是第一步,可说是由照而住的“照住”功夫,也即金刚经所说的: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无住”功夫。此后,不论行住坐卧,常常从这寂定的性体上起用观照,妄念才现,立即察觉。用功日久, 由于觉照时时现前,妄想执著起时,便能如片雪洪炉,顷刻消融。这时正是依圆觉自性之光明,照寂灭清净之觉体。圆觉经说: “一切如来本起因地,皆依圆照清净觉相,永断无明,方成佛道。”可见彻证觉性,更无别法。这一阶段的功夫, 实际上正是心经所说 “照见五蕴皆空” 的“照见”功夫,也即金刚经所说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生心” (生清净之心)功夫。

这样再继续前进,渐渐体会到自性本来清净,不必著意起照,入于忘照而终日未尝离照的地 步。圆觉经说: “有照有觉,俱名障碍,是故菩萨常觉不住,照与照者,同时寂灭。 ”功夫到 这一层次,不观而观,心即非心,二执齐消,我法双空,并空也空,证入‘终日无住,终日生心;终日生心,终日无住’的境界。此外,做观心功夫,必须与六度万行紧密结合起来,与种种顺逆境界的磨练结合起来,以坚强的毅力,与自己的烦恼习气奋斗,见为我执,解而空之,情为我爱,转而疏之,在障碍中忍得住、透得过,逐步功行纯熟,做到于一切法不取不舍,证入“知是空华,即无轮转”(圆觉经)便能迅速与空有不二、寂照同时的实相境界相应。

《般若花•学佛是怎么一回事》

观心的方法,先要将一切万缘放下,善事恶事,过去未来,都不思量。直下内观自己当下心念,此时但见念头憧憧往来,生灭不停,切勿执著它,也勿随逐它,也勿著意遣除它,只管细细静看(观即是看)。妄念起时,一看即不知去向,但旋必又起,仍如是看,至念头不起时,仍只看著(此时正是慧照),久久纯熟,看到一念不生,便证入空净之境。此时眼前种种,都是客观的真实(现量),明明了了,非不见闻(非空),然而寂寂然了无一念(非有),即此光景,正是自性的本来面目(注意:此时也没有这段言语文字)。但贵在认得透,咬得实,常常与这真实相应,这样就称作见性(可见明心见性,是当然事、平常事,毫无奇特处)。

《般若花•怎样实践佛法》

观心的方法,初下手时,是要随时随地放下一切妄想杂念,是、非、善恶都不思量,直下细细静看自己当下的心念。这时但见念头忽来忽去,幻生幻灭,切不可分别执着,也不可随它流浪,又不可着意遣除,因妄念本空,原是无可遣除的。我们只要平心静气地细细看察,妄念被自心所照,当下便能湛寂不动,以至自然化于无形。但在初观的时候,往往易于忘记,所以必须多练,每日至少须起观数十次,自可逐步纯熟。观至中途往往一念起后,力量甚大,有盘桓三四日不去的情况,这正是习气种子在内翻动。这时我只一味观照,不去管它,毅力坚强,埋头忍受,用“不取不舍”的办法。用功久久,就会觉得妄念不流,心地空净,寂照同时、灵光独耀。

《般若花•静坐入门》

这里特介绍一种简单、切要,便于下手的一乘观心方法。在初下手时,应先结跏趺坐,然后一切放下,连放下也放下,善事、恶事,都不思量,合起两眼,细细返观自己起心动念的情况。那时定觉妄念忽生忽灭,来去不停。我只一味耐心观照,了知妄想无性,其本空,既不随它流浪(不取),也不着意遣除(不舍)。这一妄念被自心所照,当下便能湛寂不动,以至自然化于无形;但其他念头,必继续生起,那时仍照前细细静看。这样,每日至少坐一次,每次至少坐半时至一小时,能多坐、久坐更好。久久观照纯熟,妄念自能逐步稀少(由慧资定),同时觉照的力量,也便逐步增强(由定发慧)。渐渐看到一念不生,心源空寂。这时,虽无著无住,却了了觉知,便与般若自性相应。《华手经》说:“汝等观是心,念念常生灭,如幻无所有,而得大果报。”

《般若花•心经的理论和实践》

观自在的”观”字很重要,修心关键,在一”观”字。此观并非眼看观,而是回光返照,观我非空非有,寂寂无念、了了常知的本来觉性,这是修心的总诀。所以《大乘本生心地观经》说:”须臾之间,摄念观心,熏成无上大菩提种。”又说:”能观心者,究竟解脱,不能观者,永处缠缚。”观心法门在初下手时,必先放下一切妄想杂念、心身世界,直下回光观看自己当下心念,这时定觉妄念忽生忽灭,奔驰不停,要既不随逐流浪,也不着意遣除,因妄念本空,原是无可遣除的。久观纯熟,妄念分别便能逐步歇落,达于空寂。这是慧以资定, 楞严经》所谓”生灭既灭,寂灭现前”。这时要继续前进,时时处处从寂定的性体上,起观照妙用,这是定以资慧,久久便能达到定慧一如、寂照不二的地步。所以《华手经》说:”汝等观是心,念念常生灭,如幻无所有,而获大果报。”“观自在”便是常寂常照,了了见性,自在无碍的意思。

《幻斋心鸿》

“观心”方法和要领,请参考您所印《般若花》43-45页,其中有详细、扼要的说明,可作参考。上坐时打坐修定,下座时不是放松,要观心,看生灭妄心,若看心无力,不能转化,则念咒、打坐以作帮助。(平时不打坐,就观心即可)打坐、观心、念咒,随宜而用,目的是一,即遣除妄想。(答哈尔滨杨振刚居士)

•初学,观相念佛念咒也可以

摘录自《2000年徐老于寓所幻斋对保定居士的开示》

赵居士:徐老师。刚初学的人可不可以象某居士说的那个,就是我特意找个什么?

徐老:找个什么?

胡居士:他的意思可能是说对于初学的人,为了对治妄想烦恼,是不是要看住个什么?

赵居士:对对对,有没有那么一个方便呀?

徐老:嗳,可以呀。

赵居士:可以是吧,用功的时候用那个方便。

徐老:可以可以。

赵居士:慢慢、慢慢做这个扭转。

徐老:嗳,这就是有相,比如有种法门啦,比如准提法门,它先观一个相,就顶上有两寸光明,放光。

赵居士:就是持咒。

徐老:放光就绿的颜色,黄的颜色,放光以后慢慢光明扩大,这个都是有相的法,就是看一个东西,不是真的,假的,慢慢慢慢,这个光也放下了,颜色也放掉了,到无相境界。

•观空观不起来,念咒念阿弥陀佛也可以

刘居士:我们还想问一个问题,就是您说坐下观照的时候,是以观空的办法最好啊,还是不行的话持持咒好啊?或者是注意一下这个问题,您刚才说我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徐老:这几个没有一定的,各人根性不同的,有些人应该从观空下手,为什么呢?我们凡夫都执有呀,都是烦恼多,观空了把烦恼都空掉了,心身也空掉了。

刘居士:观空。

徐老:从观空下手,观空以后再观假、观中,空、假、中,止观,天台智者大师讲的。所以还是先从空下手的,那么观空更观不起来,就可以念咒也可以,念阿弥陀佛也可以的。

•参禅修密

摘录自《般若花•怎样实践佛法》

1.参禅……参话头并不是将话头象念佛一样,一句顶一句的念;也不是象猜谜语般,反复思量卜度,研究道理;也不能有想开悟、求智慧等念头,总要将一切凡情圣解一刀两断!只是回光返照,全神贯注在这疑念上,勿间勿断,勿令驰散。妄想来时,由它来,不去理它,只以觉照的力量,钉住疑念。初参的时候,必定断断续续,忽生忽熟,渐渐参看纯熟,功夫成片,不疑自疑,这时尘劳妄想,也就不息自息。这样以长远心,追逼到山穷水尽之处,一旦瓜熟蒂落,一念顿歇,便能亲见湛然寂照的本性。然后从所悟的本体,起观照的力用,在一切生活日用上,锻炼打磨,能扫除一分习气,便增加一分定慧;以消融一分境界,便获得一分自在,这样真可谓尽学佛的能事了。

2、观心(此处略——见前《般若花•怎样实践佛法》“观心”内容)

3. 修密……口持咒不停,手结印不散,意则一切不管,不取于相,念头起时不去理它,一心只顾到持咒。这样依法修持,因有咒印奉持,所以不落于空;因咒印没有道理可说,所以也不着于有。不空不有,左右挟持着这个心,念起随来随扫,随扫随空,扫至无可再扫,自然就证入三昧。

4. 念佛……假使不能做到无念,那末世间出世间的一切诸念,哪个念头有比念佛的念头更好的呢?这个道理不是很明显吗?何况一句佛号,随时随地,提起就是,一念提起,则一念是佛,念念提起,则念念是佛,古人所谓:“佛号投于乱心,则乱心不得不佛。”这样,由“执持名号”,而“一心不乱”,虽不求见性,却暗合道妙。

论修持方法的统一性

我想把上面所说的参禅、观心、修密、念佛四个修持方法的名称来会通一下。在正“参”时,就寓有“观”的作用;观也就是“念”,因为观外无念,念外无观;至于观、念和参又都是“修”,这四个动词,无非都是能修的心。所谓“禅”是指真如“心”而言;真如心也就是“佛”;诸佛的三“密”,究竟不离于觉心,这四个名词,无非都是所修的心。这样说来,四种名称,意义上没有不同,名以表实,实际上岂非一样。

•回光返照本来面目

坐下呢,有两种功夫:一种功夫呢,坐下不能起观照的话,还是念咒, 嗡吧啦吧啦……”好比念六字大明,念“阿弥陀佛”一样的,持咒不断。还有一种呢,能够观照的话,有一个妄想脱落的时间,那么起观、回光返照一下看自己的本来面目,明白这个了了分明,一念不生的就是我的本体,以后就行住坐卧观照这个东西,随时观,多观,越多观越好,最好是常寂常照,一方面寂然不动,一方面照,观照分明,常寂常照以后呀,那么这个心越来越定,定慧俱足,定帮助慧,慧帮助定,这就是保任,这是坐下的保任功夫。

观照方法释疑

摘录自《般若花•书简节录》

A、手书敬悉。所询各点略陈愚见如下,未知当否:

一、仁者说:‘有妄念时好观,无妄念时难观。’当知无妄念时,虚明自照,正是般若放光。此时虽不起分别,而能微妙观察一切事物,这正是妙观察智的初步功能,与第六识的分别计度不同。此重在实证,非思量分别所能解了。

二、仁者说:‘心安住于空性,不起第二念。’如此岂不成为断灭?六祖说:‘无相者于相而离相;无念者于念而无念。’又说:‘惠能没伎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数起,菩提作么长。’故拙赋观心诗有云:‘却喜心君招抚后,纷纷流寇作良民。’

三、所说: 无有分别即是止,没有观。’应知无分别时,不是木石一般,当下空空寂寂(止),而又了了分明(观),寂照同时,止观双融。于此若不证知,不得名为见性。

四、一般说来,由于凡夫心乱,故先修止,由寂定本体起用观照,故次修观。功夫纯熟,便止观双运,定慧等持。但学人根性不一,法亦无定,如学禅、参话头,是以极强的慧力照顾参究,圆教行人修观心法门,下手时回光返照现前心念,不取不舍,当下寂然,这些都是由观入止,以慧助定,再由定发慧,最后定慧交资,寂照现前。(答辽宁曲居士)

B、坛经说:‘若只百物不思,念尽除却是为大错。’这是说压制念头、不会起用之过。六祖指出:‘于诸境上心不染曰无念;于自念上常离诸境,不于境上生心。’这种无念境界,也可说是‘正念’,修至定慧圆明时,自然体用如如了。

C、观心时提起正念,返照憧憧往来的生灭心,不随逐、不执著、不排遣,知妄心本空,何须著意于取舍,总是不理。如小儿久哭无味,自然停哭。观心一法,正如伐木断根。经云:‘能观心者,究竟解脱,不能观者,永处缠缚。’因此佛法的根本在心,行法的根本在观。

D、观心与参禅下手方便,有所不同,但开正知见、悟本心性则一。六祖对惠明说:‘汝若返照,密在汝边。’故观心、参禅又都不离返照。仁者果能一念不生,而了了分明,正是本体现前。(答保定胡居士)

理虽如此,更要由解起行,由行而悟,由悟而证,不断以般若(无分别智)观照,或念佛、念咒,二六时中念起即觉,觉之即空;虽然,心空不动,但灵明遍照,了了不昧,于一切境、一切事,照样应付,照样处理,但心不粘滞,洒脱自在。在方法上,特别要常常与自己习气奋斗,常常与自己逆,在有障碍中忍得过,就能较快清除积垢,这正是宗下的保任和牧牛功夫。果能诸妄消落。自然心宝常现。(答安徽邓金祥居士)我们修心的主要目的是息妄念、去执着,但因多生贪着、污染,非一时可清,故人人都须经历一个翻腾、清扫过程;特别修心中心密法,功夫加深,习气被迫翻出的力量也愈大,翻到一定阶段,定慧力逐步增长,无始习染便逐步松动、转化。遇到世间之事,也不是不想,唯应以智慧照察,事来便应,事去便空,不留滞、不粘着。如经所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答保定刘居士)台宗以四观释”化法”四教:如来对藏教根性人,使修”析空观”;对通教根性人使修”体空观”;对别教根性人使修”次第三观”;对圆教根性人使修”一心三观”。当修一心三观时,行起解绝,唯回光直照此湛寂圆明之心,更直照去,则即空、即假、即中,圆融三观一时现前,不劳次第安排,所谓举一即三,言三即一;非一非三,而三而一,故名为不思议妙观。果能如此,便与诸佛菩萨、诸大祖师一鼻孔出气矣。(答上海李老居士)

摘录自《般若花•“三无漏学”略讲》

(一)“三学”与止观的关系

定慧(戒在其中)即止观,也即寂照;可以说:止观是因地下手方便,定慧和寂照是功效和结果。实际上因果不二,始终一如,三者是统一的。止观法门是超生死、证菩提的要法,一切大小乘佛法离不开戒定慧,即离不开止观。所谓止,就是止息妄念;所谓观,就是观照自性。通过止观彻证不生不灭,不来不去的常住真心。

(二)关于止观的实践

……到了智者大师,传慧思大师三种止观:说了不定止观,即《六妙门》,或次第相生,或方便对治,无有定法;渐次止观,即《释禅波罗密次第法门》,初持戒,次修禅定,后渐修实相,次第而入;圆顿止观,即《摩诃止观》,初后不二,行解俱顿。另外,还为其俗兄陈(金+咸)讲了《小止观》。……所谓“一心三观”,举一即三,言三即一。寂然无念是空观(体真止);明明了了是假观;(方便随缘止。知空非空。随缘利生。)寂寂无念,而又了了常知,寂照同时,不落二边,就是中道第一义观(息二边分别止)《小止观》在最后一章里,已阐述了这三种观法。……一般说来,在修系缘上,或修数息、随息,或随习气以“五停心观”对治,调停粗重习气的基础上,应时时刻刻回光返照,注意察看当下心念,不随不遣,不取不舍,日久功深,妄想自能逐步歇下,而本具智光同时逐步发露,空寂灵明的无念心体,便清楚现前。观世音菩萨修耳根圆通中所谓“生灭既灭,寂灭现前。”黄檗禅师《传心法要》也说: 但直下无心,本体自现。”

(三)、念佛与业观

现在特别须要提出的,持名念佛与止观是完全可以一致的。因为一句佛号蓦直念去,杂念不起便是止;一句佛号。心念耳听,明明历历便是观。

摘录自《般若花•学佛随笔》

●尝闻师言:世间无论千万最大事,都抵不过一个死;千万个死,抵不过我一修;千万个修,抵不过我一觉。觉则心空,此是最上福德,轻重利害,不可比拟。当知众苦只缘不觉,极乐无过明心,每於妄念习气坚固缠缚时,三致意焉。

● 善乎梁任公之言曰:“种种烦恼皆我炼心之处;种种危险皆我炼胆之处;种种艰巨皆我炼智炼力之处,随处皆我之学校也。”故修大定大慧者,不慕山林,不厌尘俗,工作生活,一切照旧,但心已出难,种种境界,无所粘着,喜怒哀乐不动於心。大心居士,当从这里下手。融一分境界,证一分本智,消一分妄念,得一分法身。在烦恼日用处炼出,更为得力也。

●初学佛法,固须文字般若,以起观照,而达实相。迨渐入渐深,则能观能照者,亦觉其为妄心,何况文字。

●古德云:“罪性本空,放下便了”,是重在“放下”二字。“放下”者,慧照观空,知一切本空,不被流转,自然渐归消释。

净宗念佛,不起杂念即是止;字字分明即是观。禅宗参话头,不可用心意识参,即是止;不可堕在无事甲里,即是观。岂有一法能出止观之外?盖止观者本性之寂照也

●观行每用意识者,乃用其了别之功能,而除其攀缘之过咎也,念佛亦然,持名功深,循流溯源,从用入体,不期然而转识成智矣。方便善巧,孰逾于此。

摘录自《般若花•我的学佛因缘》

于是从二十五岁那年一月一日开始,下定决心,正式学习佛法,永不退堕,并到能海上师处去受了三归五戒。从此日日静坐习定。收摄自心。同时,得友人介绍与正在天津弘法的王骧陆师通信,他指示我以般若要旨,并函授观心方法:“常在未起念前及一念甫去时起观。观我本来相貌,即此‘非空非有,寂寂然,圆明普照,非不见闻,然而无念’由观力强,定力自得,定慧交资,则寂光现前”我起初觉得难以措手,因为惑业纷然,所谓“本来相貌”,实无从观起。但实际上,此法是仗文字以起观照。而引发实相。经我专勤如理作意:参研观照,一面在人事日用处,刻苦砥砺,时时与烦恼习气周旋,这样两年之后,自觉病况大转,心境比前明朗,与前判若两人。

摘录自《般若花•幻斋诗存》

观心

(一九四六年冬)

(一)

惭愧凡夫业力牵,升沉六道事堪怜!回光照处根尘寂,一角青山证道缘。

(二)

刹那分别魔军炽,直下观心业识清。且道当前何所似,非空非有一孤明。

(三)

无明忽起急留神,三毒牵缠众苦因。却喜心君招抚后,纷纷流寇作良民。

(四)

何须舍妄与求真,歇下狂心识主人。生死涅槃同一梦,山河大地法王身。

摘录自《幻斋心鸿》

•要悟在当下,修在当下,证在当下,用在当下

观心即是修心,两者不别,知“三心”不可得,当下见性!我们修心地法门,要悟在当下,修在当下,证在当下,用在当下,时时返照,刻刻用功,五蕴若空,苦厄顿消。 (答西安刘志强居士)•“注意当下”即是叫您默契“无念时的光景”观心,是学佛之重要法门,在拙作《学佛是怎么一回事》中有“观心”一节,文虽不多,但是观心的要领,依之实践,能有具体的下手方法。今再略告观心方法,(具体请多参究《般若花》,与“人事磨练”一节一起看)观心先看自己妄念即回光返照,不取不舍,既不随它流转,也不着意遣除,每日起观数十次,渐渐纯熟,妄念也渐渐息下。如此继续用功,虽然无念或少念,但继续返观,此时即由“观妄”,渐渐转向“观真(观自己真心)”,观到一念不生,“心空及第归”。这时虽一念不起,但见闻觉知,了了分明,并不断灭。此时即是动静不二,定慧双修,如明镜照物,虽镜体寂然,而诸影了了分明,前者即体、即空、即静,后者即用、即慧、即动,故观心的人最后悟心时,体用不二、定慧圆融,动静一如。据仁者所说是体用、动静、定慧都未圆融无碍,未能悟入不二法门,也即没有明自本心,见自本性,故有种种障碍、疑问,如云:“内观与心上不着一物,没有形成统一。”所谓“注意当下”即是叫您默契“无念时的光景”,否则始终是“识神”用事,安能修悟自性?故参禅必须起疑情,而且必须在“话之头”上起疑,以一念转万念,若落入话尾,早已起种种分别,即不能起“参话头”作用。……仁者说:老是在观照上“通不过”,其实可先以念佛息其妄念;妄念息处,而了了分明,灵光独耀即是观照,也即是“平常心”,请仁者试从这里下手,或可有所把握。 (答崔博居士)

•自性本来清净,这些虚妄想就不用去理它

到真正见性以后,这些法门不再是主要的,而是要时时返观自性,时时不忘记自己的观照功夫。当一切法来的时候,要不取不舍,不去跟它流浪,又不要着意去掉它、讨厌它。一味不理它!你为什么要理它呢?我们的本心,我们的佛性本来就是清净的,这妄想它是一时现象,你一定要去掉它,那就是妄想上面又加妄想,也就不能清净了。因此见性以后,我们只要明白自性本空,自性本来清净,这些虚妄想就不用去理它,反正它是虚妄的。《金刚经》上讲:“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跟下来马上又讲:“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如果知道一切相并不是真正的实相,也不去执著这许多相,就见到如来的本性了。因为即相可以见性,譬如金器虽妄,却全体是金子。所以修行人,不管动静忙闲,时时刻刻都要回光观照,用照住(定)的功夫,进而达到照见(慧),因此心经上说“照见五蕴皆空”!如果智金居士,你对这个观心功夫注意的话,我的《般若花》里有一篇文章“学般若,化二执”,你可以参考一下。照,由体起用,一个照住,一个照见,能够起妙用,就不被境界所转。(答保定胡智金居士)

•观念双修

近日既随息念佛,又回光返照心念,此即观念双修,并无不可,吾人妄心流浪,不用种种法对治,欲其安于一处,甚难,甚难。但须知念佛时能口念耳听,清清楚楚,即寓有观心作用,即念即观,即观即念,观念合一,定慧双融,贵在坚持勿见异思迁,勿得少为足,偶觉轻安,也勿自喜,为要。观心、念佛《般若花》中都已详说,不再一一。 (答保定胡智金居士)

•亦可觉照中,提起一句洪名即观即念

此外凡修心密,已能由体启用,觉照现前,亦可觉照中,提起一句洪名,即观即念,观念合一,心佛一如,逐步可以做到“恰恰念佛时,恰恰无佛念,无佛恰恰念,当念恰恰无”也,即证入“念而无念”“无念而念”之境也。利根之人至此必能恍然,禅净无不圆融无碍,而证入自在之境。(答复魏老)

•与人讲话时,照样可以不失觉照

不过初学必先从坐中练习,才能逐步安定下来。否则平时不易觉照。功夫成熟,与人讲话时,照样可以不失觉照。初学的人,与人谈话过后,马上顾到觉照,也是一样的。(答南通王居士)

•真心不即不离见闻觉知

萧居士说,真心离见闻觉知(妄心)。此说似不全面,也可说“真心不离见闻觉知”,是不即不离。故祖师说:见色闻声不用聋。《楞严》说:“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皆如来藏妙真如性。”六祖大师也说:“不离见闻缘,超然登佛地。”因见性明道后,虽无虚妄的六尘境界,但不无真知妙用,所谓从根本智起差别智也。(就萧平实之著作答刘东亮居士书)

•练心之法

练心之法:要在有碍中忍得过;于一切法取不舍,常与自己逆便是进功。有碍中忍得过是实际功夫,不是口头活计,事上证得才能真得大自在。(《幻斋偶谈》)

摘录自《2000 年徐老于寓所幻斋对保定居士的开示》

•照住的时候就是起念也没关系

刘居士:您说正照见的时候应该是一念不生的时候,有妄想的时候是不是算是照住?

徐老:照住的时候就是起念也没关系,知道它就是妙用,所以妄想就是妙用了,只要不粘了,不粘。我们跟佛菩萨的界线就是,粘还是不粘就是一条界线。我们处处地方都粘了,色声香味触法都粘的。佛菩萨就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应生无所住心,无所住还有心的,《金刚经》后面叫,首先讲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嘛,后面就是讲“应生无所住心”,生无所住的心,无所住什么心啊,无所住不是没有呀,还有心呢,这里就是无所住的,无所住而有心,这就是清净心,就是清净之心嘛,所以这里我们把它搞清楚,就容易体会到。

•照看

苏居士:观照,怎么观照法?我一说看到要观照…

徐老:观照就是什么呢,好比我看一个东西。我看,这是观照,但是我看了以后回光返照,看里边不是看外面的,看里边的,里边的影像,大大小小变化,不去理它,还是看这个影像,影像看着、看着都是空的,都是没有的,这个就叫照见,照见五蕴皆空嘛,就是照见。照见以后就五蕴皆空,这个空不是没有,它还是了了分明,叫妙有。我们见到妙有境界,妙有就是真空,真空就是妙有,一回事。

•念咒的时候呢,不要管前念已灭后念未生

刘居士:哦,观不起来的,念咒。

徐老:念咒的时候呢,不要管前念已灭后念未生。

刘居士:哦,不要管这个。

徐老: 如果管这个),这样子呢,念咒的力量就分散了,这还是要一门深入。

•就不理当下就是呀

刘居士:自己做一念不生的功夫。

徐老:嗳,做一念不生,一念不生到妄心歇下来。“妄心不歇,歇即菩提。”歇下来就是菩提。

刘居士:徐老师,您看做一念不生的功夫,我是平常不想事,这样对呀。还是象您昨天说的那个不理?

徐老:不理是习气来的时候不理。

刘居士:习气来的时候不理呀。

徐老:习气来的时候不理,不理它就歇即菩提了嘛。

刘居士:只是一念不生的功夫怎么做呢。

徐老:做一念不生的功夫,你念来不随,念起不随。

刘居士:哦,不取不舍啊。

徐老:不取不舍,对,就是不取不舍。

刘居士:那么徐老您说说这个情况,您平时也说吧,您比方我现在做到不理了,我要不理了,那是个什么样的了?那心态调整什么样的了?

徐老:你讲吧。

胡居士对刘居士:让您自己参,呵呵。

徐老:那是什么境界。

刘居士:让我个人说吧,如果要是一念不生的话,如果知道那个念头来了,马上做到不理,那我个人觉察,就应该又回到本位上去了。

徐老:道理讲的是对的,但是这些都是分别心。

刘居士:是呀,哦。

徐老:实际上你见到本来的时候呀,没有话。有许多人啊,什么叫自性本来面目,这什么是本来面目?因为万法不离自性,全相即性,心相不二,所以这个拿茶杯、讲话,都是本来面目,一切法皆是佛法,“青青翠竹皆是般若,郁郁黄花无非法身。”就是这个道理,万事万物都是佛性。

刘居士:徐老,您刚才说我,如果不理了,我现在有个念头来我马上不理它了,我认为不理以后就回到本来上去了,这是理上的认知。

徐老:嗳!你真正做功夫的时候呀,习气妄想都没有,都扫掉了,都歇下来。

刘居士:回到本来上去这想法也没有。

徐老:回到本来,你一切分别心都没有。

刘居士:不理就是对了。

徐老:就不理,对。

刘居士:就不理了。

徐老:就不理当下就是呀。

刘居士:不理了。

徐老:当下就是。

刘居士:当下就是了,明白了吗?不理了,当下就是,不用再回到一个什么地方去了?

胡居士:回到法位呀。就是不理了,当下现成。

徐老:嗳。

刘居士:不理了,当下解脱。

徐老:所以古人讲:“不用求真,唯须息见。”不要求真心,把妄心歇下来就是这个,就这个。

刘居士:哦,不要,不要再找了。

徐老:只要把妄心歇下来,就是这个。

•不要作意保持一个什么状态?

刘居士:不要作意保持一个什么状态?

徐老:不要作意,不是方便就是相嘛,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刘居士:对了。不要作意,一作意又不是了。

徐老:这个,我也是在心地上做功夫,讲也讲不清楚。

观照功夫

•一种妄心观妄心,再后来真心观妄心,最后真心观真心

《2000年徐老于寓所幻斋对保定居士的开示》

刘居士:徐老师,您简单的说说,这个初学的人,修心中心法修的时间比较短的人,观照的要领怎么做呀?怎么观照?

徐老:观照呀,这个话只能用言语讲出来,不一定讲你针对性的。总的来讲,观心,比如这个茶杯,我回光返照,本来我看茶杯,现在眼睛闭起来,看自心,所以观心有两种,观真心、观妄心,分两个方面。观妄心,就是妄想生生灭灭,眼睛闭起来生生灭灭很多,妄想很多,这是观妄心。观真心,妄想歇下来以后,由智慧回光返照,这叫观真心。那么大多数的人都是观妄心下手的,都是妄心生灭,不去理它,慢慢慢慢它妄心由多到少,由从有相到无相,到最后呢,了了分明而一念不生,一念不生、了了分明,这个境界就是观真心了,妄心歇下来了,真心现出来了,这个境界也叫清静心,什么时候出来呢,你无所住的时候清净心就出来了,所以无住生心,生的就是清净心,假如有住生心的话就是妄想颠倒。观的时候有两种,一种观的时候呢,它不是眼睛看的,用智慧回光返照,观自己妄想生生灭灭,到后来呢,它这妄想生灭心歇下来了,就是照了,照见五蕴皆空,照见。照见的时候呢妄想不起,生心、起心动念没有了,到最后这个时候观的是真心观心。所以观心有两种:一种妄心观妄心,再后来真心观妄心,最后真心观真心,都是自性三昧,这就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境界,到这个境界时,无实无虚、无来无去,清净自性很清楚的现前,所以这个观心的境界是很容易误会,为什么误会呢?哎呀,一观心呀,好象我就回光返照看见心就是真心,实际上观心的心不是真心,被心所观的心,能观的心都不是真心,到真心现前的时候,妄想脱落,这个是真心,但是妄想脱落不是简单的,有时候觉得你好象妄想脱落了,实际上还没有脱落,还有这个境界,总的来讲,观心反反复复的观,一天要观,《般若花》里有的,观数十次。我以前观心,就从观心下手,一天观心,以前没有事情的时候,观、观,没有起念的时候什么境界,等下妄想来了,就停下来,回去再起观,重新起观,起心动念,起观,起观还是观的妄想,越观越清楚,那么妄想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到后来呢~不观而观,心即非心,不观而观!它自然观,你用不着起心动念,起心动念还是妄想么,不观而观,心即非心,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心就不是心,讲到心讲到观都是善巧方便,这时无所谓观无所谓心,但是呢观心清清楚楚,这样。所以这个观心的法门呀,讲起来就是般若波罗密多,就是般若、智慧,智慧观,观,一切佛法不离开观心,禅宗的也是观心,六祖也有观心的文字,六祖呀,六祖的《坛经》里面有观心的法门,禅宗也讲观心,止观也讲观心,天台宗讲止观就是观心,净土宗也讲观心,印光法师不是讲,即念即观,即观即念,观,也不离开观。所以观心是佛法里的大法门,很大的法门,很殊胜的法门,当然到最高境界,不观而观啦。你用不着成心去观就在观照中,你就寂而常照,寂然不动,这时候观照分明,到这个境界,得到很大的受用,但这以前经过很大的翻动,习气翻出来,妄想翻动出来,这都是进步的现象,以后慢慢慢慢消下来,所以我可以跟各位讲一讲,就是这个修行的艰苦呀,憨山大师在《禅门日诵》里面有段话,这段话很重要,我向大家来简单来供养各位。他这么说呀:修行,不管你念阿弥陀佛也好,修禅宗也好,修止观也好,是吗?修行到功夫得力的时候,妄想都大量的翻出来,所以说力量很大非比寻常,这是憨山大师讲的,力量很大,不是一般的力量,他有烦恼歇不下去,没办法控制它,这时候呢,你就是要用大忍耐力、大精进力、大勇猛力,他讲三个力量,大精进,大勇猛,大忍耐,还有三句话, 切不可被它笼罩”,习气出来的时候不可被它笼罩,罩住了。“切不可被它调弄”,你不可哎呀,今天这个事情好象很重要,实际不是重要,重要不重要你自己懂的,你说它大事就是大事,你说小事就是小事,但是这个时候你习气来了,很小的事情当它大事,大得不得了,这个事情好象一定要解决,所以就不要被它调弄了,你被它调弄就你上它的当。“切不可当作实事”,当作它实事情,这是假的,梦幻泡影呀!你当它真,习气翻出来了,他讲的三句话“切不可被它调弄,切不可当作实事,切不可被它笼罩”,要用什么呢?要用精进勇猛之力,好比我拿一把刀呀,魔佛皆挥,魔来也斩,佛来也斩,魔佛皆挥,什么境界来都放下,都斩断,要经过这样子,艰苦奋斗慢慢歇下去,歇下去以后呀,慢慢清楚,清楚以后,最后,胜利了,你斗争过去,胜利了,无量轻安,无量自在。《禅门日诵》里有,憨山大师讲的一段话,叫“禅宗法要”,这开示,好得很。在这里,这个时候你不要生欢喜心,你一生欢喜心欢喜魔又来了,这个功夫得力的时候,这时候还不能相差一点点,相差一点点就上当,所以修行的人呀一定要善持于金刚持地就是这个道理,你不去理它就不动啦。哎呀,我习气多得不得了,我这法不修了,越修越乱,不修不修了,其实这是越修越进步哇,他这不知这是进步呀。所以一定要参访良师益友呀,好的朋友、好的师父,多参访参访,很重要!不然的话,他不能出来呀,转不过身来就拉倒了,生死就不能了了,这是憨山大师一段话,我供养给各位

刘居士:徐老师,您的《般若花》上吧,提到这个问题。

徐老:我讲一下,你这个照住跟照见呀,我在《般若花》上这个“破二执”这个地方有的。

刘居士:就照见和照住的区别?

徐老:这区别,写得很详细的,你再看一看,好吗?

胡居士:《学般若、化二执》是这篇文章吗?

徐老:对。什么叫照住?什么叫照见?照住跟照见不同的,先照住,住了以后,才能照见呀,你住也没有住怎么见呢,没有开智慧呀,可以供参考,参考参考。

刘居士:您老在观心的那一段当中,提到这么一个问题,您说观照的人吧,这个妄念起来不理它,它自然就过去了,有个人叫我问问这个问题,就是那个妄念吧,妄想起来不理它,但是又想知道这个妄念起来是不是要时时刻刻光是那么盯住,你要不盯住妄念起来也不知道哇?

上海胡居士:这讲到智慧的问题。

刘居士:是吧,是不是总得盯住这个心看着它呀,你不看着它,那它起来就不知道?

徐老:定慧呀大定大慧,小定小慧。开悟一样,开悟也不是一次的,大悟一十八,小悟无数次,所以禅宗上也讲。这个有时候看到妄念起来了,其实他已经有定力了,如不修的人,没有定力看也看不到,一天到晚起妄想,自己不知道。当你看到哎呀妄想起来了,这已经有定力了,慧照的力量还没有。所以被它调弄,被它牵着跑,随它流转。要等这地方有定慧力的话,妄想起来就能不理它。能够把握住,不理!不理的时候它妄想又来了,好比与我相对的,一个一个贼进来了,你要不搭理他,他也不能劫东西。我观照,看到一个一个贼进来了。但是你还没有力量打出他,这就是观照跟习气相对治的时候,这个我在《学佛除习气的过程》这篇文章里边有的,叫“照”的过程。有七八个照,最刚开始时候的是不知道照,一天到晚起妄想,后来起妄想怎么呢,妄想起了很久以后,哎呀,我这会马上回来,马上回来再观照,已经很迟了。再后来呢妄想起来了,观照也跟着一起来。再后来,观照在前面,妄想在后面。再下去呢,观照,一天到晚观照,寂而常照吧,一天到晚观照,妄想无影无踪了。这是起观、观心的过程,这个在《除习气的过程》里面有这篇,《般若花》里都有的。

刘居士:徐老师,比方说我现在要学习观心了,我看着自己的心,就在静悄悄的时候,我看着自己的心。看着自己的这个起心动念,比如我看见念头起来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念头起来了,那我怎么去处理它。如果念头现在起来了,我怎么处理这个念头?

徐老:不取不舍嘛,当下就是不取不舍,不去理它,不取不舍就四个字,不理就两个字。你越理它越多,我自己有体会的,有时候妄想习气来了,抗战的时候我在重庆,家里在宁波,我去信寄出去一两个月,有时还寄不到,心里很挂碍,哎呀,这信到没到,心里很挂碍,那么妄想起来的时候呀你让它起来,吃饭尽管吃饭、办公尽管办公,也不要去住著它,一住它就不行,你越是住它越是厉害,不住它,不睬。不睬很重要,一个是我用“不睬”的功夫,一个是用“不取”的功夫,不去理你,一个是它要你分别,叫你挂心呀要写信呀,就是不写,让它去!这样子呢,斗争以后,慢慢、慢慢、慢慢妄想就少下去了,最多的时候经过八九天呀,八九天它不跑的,你也打不掉它,它也打不掉你,对治呀,对治八九天呀,慢慢才歇下来,那是不容易的呀,所以学佛也要有勇气的呀。

刘居士:徐老师,比如我现在正在想一个事,正在考虑一个问题,我突然想起来了,我这是打妄想,突然想起来这是在打妄想,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要是不舍它,我又不想办法切断它,那我是不是会继续想下去呀?

徐老:不会的。你想事,这个时候想起来了,要想切断它,这是什么东西,因为“要想切断它”(这个念头)还是你的妄想。你妄想上面加上妄想,妄想只会多不会少的。不理,办法最好,不理会,我不来理你,我不来干扰你,也不跟你流转,这时候,你到一定的时间,可能有时候三天两天,有时候半天,有时候两个小时。各人习气不同啊,过去他习气深,越是不动,越是习气越深的人时间越长,习气少的人一下子就过去了。你只要不理它,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你越理它,你理它本来就是妄想,妄想加上妄想,永远搞不清楚,所以我刚刚讲了,佛教里边呀,把不取不舍做为最高的法门。我们这里倒没有什么稀奇的,《六祖坛经》里有“不取不舍”四个字,你去看。不取不舍很大的法门啊,妄想只有这个办法,我自己最清楚,不取不舍就解决问题,你要随它、取它永远解决不了问题,越想越多。

刘居士:徐老的意思就是要不取不舍呀,那妄想就成为什么样的了?

胡居士:要是不取不舍呢,妄想会怎么样子了?

徐老:不取不舍。

刘居士:不取不舍会到什么程度?

徐老:自然下去,它不要你去加功的,它自然下去。你不去取它,你也不去舍它。一舍它就不行,我跟你讲,修行的人用一个不取办法,不取它,但(你想)最好是妄想赶快甩掉它,不行吧?你越耍掉它,它越来啦,你越是要耍掉它,它越多,越是要取它当然越多。但耍掉它也是越多,最好的就是不理,不理它,所以我最后用“不理”两个字,“不理”两个字比不取不舍还要好。

刘居士:徐老师,您说不理它,它就没了,是不是?

徐老:它自然没有了,自然没有,并不是你加工叫它没有,它自然没有了。

刘居士:它自然没有了,您假如说我不理它了,它自然就没有了,没有了我的心是成了什么样的了?

徐老:你回光返照下看看成什么样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嘛,你而生其心,心生出来了嘛,你不取不舍就应无所住了,应无所住、不生一念,妄想一念不生,一念不生清净心就出来了嘛,你烦恼没有,清净、菩提马上来了。妄想歇掉当下就是菩提,当下就是。所以这里说方便也是很方便,这样你就见到本性了,如果你不会的话,将来还是搞不清。

胡居士:我现在平时我就那么做的,平时你看我也没念头,心中没念头,但是很清楚明白。我就保持这个心态,但念一来凛觉了,不理它。

徐老:不理它。

胡居士:而且我这时候。

徐老:你没有念头时怎么用功呀?念头没有?

胡居士:念头没有。

徐老:念来的时候就是不睬它。

胡居士:念来不睬。

徐老:你没有念的时候怎么用功呀?

胡居士:没有的时候,我感到这个时候说话、做事、走路一切作用,这个东西都是很清楚、合一的,这个就是佛性。

徐老:这时候就是照,……[此段录音不清晰,编者]照就是这个东西。

胡居士:那么这个很安祥的。

徐老:安祥呢,安祥就是照,不安祥就是烦恼,就是这个分别。

胡居士:我就是凛觉妄念,没妄念我就这样平平淡淡、自自然然。

徐老:对不对,用妄想来考验,妄想颠倒把它离剥了。不放掉,就是妄想,它妄想没有,但是照样起用,照样吃茶,照样可以穿衣吃饭,就是妙用,就是照,对的。

胡居士:对的啊。我想这个东西,现在要这样就作用反而感到挺简单的啊?

徐老:停止怀疑,你现在怀疑的话你又没见到性。

胡居士:是吧。

徐老:明明见到你还不相信它。

胡居士:对对对。

徐老:这很重要。

胡居士:而且我经常出现这种状况。

徐老:对,也是你用功多年了,观照的力量起来了。

胡居士:是,是呀。

徐老:好的。

胡居士:比方我喝水,用杯子来喝,我也知道就是这个东西。

徐老:下一步呢,就是在各种境界上磨练。磨练你的习气,但这个时间不要怀疑。因为怀疑的话永远见不到性。很重要!这很重要!你要自信啊。

胡居士:现在我在您这儿房间呆,现在没有念了,一个念也没有。一念不生但很清楚明白。

徐老:一念不生、灵知了了。妄念不起了,一念不生,但是灵知了了,这灵知不是识知,识知也不行,分别心就不对。灵知,灵知就是离念的叫灵知。

胡居士:离念的,不是木头、石头。

徐老:不是木头、石头,对,不是木石。

胡居士:没有起念,但是它能用,都能起作用。

徐老:就这样,这就叫妙用呀,不然变妄用了,是虚妄了。

曹居士:要出现那个境界我就去去去,可能那个去也是执着吧?

徐老:哎!对呀!

胡居士:师父说不取不舍。

上海胡居士:我们要不睬它!不取不舍,不理它!

徐老:就不理它很好的,这是修行的妙法。别管它,这“不理”两个字很好的,这是修行的妙法。“不理”两个字,修行的妙法。

上海胡居士:因为你不理它了,你执着了。

徐老:魔又来了。

上海胡居士:它不死心的,这个魔又来了,你不要它了。

徐老:要它也不好,不要它也不好。

上海胡居士:所以刚才师父讲的不取不舍。

徐老:不取不舍。这个《六祖坛经》里也有不取不舍这句话,还有《金刚经》,大家有空的时候多念念。

•觉照力量的进步层次

《般若花•怎样实践佛法》

修一切法门,离不开觉照,因心和境相接时,不照就不转,不转就不空,不空就不定,不定就不慧。在扫除习气过程中,觉照力量的进步,可分为下列几个层次:一、心起在前,觉照在后,且必须竭力提起;二、虽觉照在起心之后,但提起可不甚费力;三、起心时就能觉照,但还是略有先后;四、起心时,觉照也同时而起;五、觉照在前,心念在后,但也有时忘照;六、觉照能时时在前,但还是顾及觉照; 以上在用功地)七、不知有照,却未离照,明知有境,本来无碍;八、入于常寂常照的地步。我们可以考问自己,究竟到了那一种境界。

•阶段和位次

《般若花•怎样实践佛法》

关于觉性显发的过程,假使用教理来说明其位次,那末各经所说,各有广略开合的不同。象《仁王般若经》说五十一位;《璎珞经》加上“等觉”说五十二位;《楞严经》加三渐次、乾慧地及暖、顶、忍、世第一等位,共说六十位;《大日经》则依十住心而说十位,及说十地的十位。天台智者大师,将流入此土的一代化导众生的佛法,根据时机说教的深浅,释成藏、通、别、圆四教。……此外,我们再把念佛九品往生的情况来说明一下。凡具足真信切愿,但念时仍散乱的,是下品下生;念时散乱渐少的,是下品中生;念时便不散乱的,是下品上生;以上虽还没有断见思惑,但能生安养的同居土(极乐四土都是清净的),一得往生,就是位不退。 其他的教相中,必须断见惑,才谈得到位不退。)若能在一切时,念念相续,不散乱、不昏沉,在事上念到一心不乱的,便同断见思惑的罗汉,是中辈三品生,生安养的方便土。若能体究到万法皆如,心佛不二,在理上念到一心不乱的,便同破无明惑的大士,是上辈三品生,生安养的实报和寂光土。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