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打坐禅定-四禅天的境界

一念不生全体现,六根忽动被云遮

参禅参到忘人无我的境界,便到初禅「离生喜乐地」。在这阶段,破了众生的执着,而得到禅悦为食,法喜充满的受用。在此定的境界上 ,呼吸停止,无呼无吸,不出不入,有一种特别的快乐。这种快乐,是妙不可言的。总之,这是一般人得不到的快乐。

二禅是「定生喜乐地」。在定中得到最大的欢喜。坐在那里,不饮不食。脉搏也停止,等于死人一样,可是还有意念,知道自己在静坐。

三禅是「离喜妙乐地」。在定中离开禅悦为食,法喜充满这种的欢喜,而得一种妙乐。这种妙乐,无法可形容出来,是微妙不可思议的。 在此境界,把念头也止住了,没有意念。所谓「一念不生全体现,六根忽动被云遮。」

四禅是「舍念清净地」。意念不但止住,而且也舍了。这时候,得到非常清净、非常微妙的快乐。四禅的境界,还是凡夫的地位,尚未证 果,不要以为了不起,此境界离证果尚有一段距离,应该努力去参,再接再厉去参,进一步才到「五不还天」的境界,那才是入圣人法性流。

有个无闻比丘,他参到四禅的境界,误认为证了果位,所以到处宣传,自己证了果。因为他对佛法不彻底了解的缘故,所以打妄语,最后 堕于无间地狱。

妄想不断不能开悟

一九八○年十二月禅七开示

参禅的目的,就为着开智慧,求解脱。要专心致志来参「念佛是谁?」参到极点,就把一切妄想都忘得一乾二净。吃饭、穿衣、睡觉都忘了,甚至大小便也忘了。这时候,风也吹不透,雨也淋不漏,绵绵密密地念「谁」字。这一念,犹如金刚一般的坚固,什么也破不了。上不知有天,中不知有人,下不知有地。到无人、无我、无众生、无寿者的境界;也就是内无身心,外无世界的地步,与宇宙合为一体,打成一片。

古时高僧大德,他们修到一念不生的程度。所谓「终日吃饭未吃一粒米,终日穿衣未穿一缕纱。」到无人、无我的境界,哪有时间去打妄 想呢?认为浪费一分钟的时间,就会把开悟的机会错过了。所以拼命地参「念佛是谁?」找不到「谁」字,永不休息。找「谁」字,就是控制 妄想最佳的办法。

在扬州高旻寺有位妙度老和尚,当初他在参禅时,参到「行不知行,住不知住,坐不知坐,卧不知卧」的程度,什么也不想,只想「念佛是谁?」有一天,要去小便,因为专心参「谁?」绵绵密密地参,所以误走到天王殿,在韦陀菩萨座前,当做厕所,正要小便时,抬头一见韦陀菩萨瞪着眼睛,举起宝杵,吓得清醒,知道走错路,急向韦陀顶礼,忏悔过错,祈菩萨原谅。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形?因为妙度禅师用功专心,一心一意参「谁」字,别的一概不知,所以把天王殿误做厕所。有人在打妄想,我也学妙 度禅师,不去厕所小便,来到观音台上小便。故意这样做,那就离道十万八千里。要知道妙度禅师不是学某某人的行为,而是一心在想「念佛 是谁?」精神集中在一个问题上,所以才有这种现象,你想故意学走错路,那是大错而特错。就是有这种想法也不可以的。

所谓「差之丝厘,谬之千里」。在禅堂里不用功修行,坐在那里打妄想,引磬还不响?开静可以伸伸腿,直直腰;或者打吃饭的妄想,还 不到吃饭的时候?肚里饿的受不了。甚至有人在数时间,已经过去十二天了,还有九天就功德圆满,快点过去吧!免得造罪。

人家打禅七,希望时间越长越好,能有开悟的机会;他坐在禅凳上,好像坐在针垫上,时刻不安宁,不是换腿,就是伸腰。人家在入定,他在想入非非,妄想重重。既然是这样,何必来打禅七?装模作样做什么?干脆不要来参加,免得自找苦吃。

可是要知道,想了生死,应该把「生死」二字挂在眉梢上,睁眼看见生死问题,闭眼不忘生死问题。要念兹在兹用功修行,才能了生死。 你在禅堂不是念兹在兹想了生死,而是念兹在兹打妄想。唯恐妄想打少了不够本,这是多么可怜!

用功修道的人,一秒钟也不可打妄想,所谓「大事未明,如丧考妣。」生死大事没有了,好像死了父母一样的悲哀。所以在参禅的时候,一分一秒的时间也不可以空过,也不放松。时时刻刻用功修行。用功到了炉火纯青的时候,自然就有感应。有了感应,功夫才能相应。就是已经开悟,也要再接再厉向前进,不可躲懒偷安,化城自困,到此为止,不向前走。有这种思想,就是修道的绊脚石。

妄想,明明知道办不到,为何还要打呢?明明知道是妄想,为何不收拾干净?这就是一般人的习气毛病,明知所以犯。说穿了,就是看不 破,放不下,执东执西,着男着女,把宝贵光阴浪费掉了。

打禅七的时间最宝贵,乃是不容易遇到的良机。在这期间内,把一切妄想抛到九霄云外,让心清净一 U ,专想「念佛是谁?」不要打闲岔,大家努力来参!参!参!

净极光通达

心明如镜,光明普照,无拘无束,无罣无碍。

参禅的功夫,是由忍耐中得来的,是从受苦中换来的。不是说,我参的腿痛,就向后退,遇着困难就要投降。这样不会有相应处,必须要 坐到极点,自有境界现前。

所谓「净极光通达」,净到极点,智慧光明便现出,通达宇宙,照天照地。这时候,没有贡高我慢的心,没有骄傲自大的心,没有嫉妒他 人的心,也没有障碍他人的心。看大地的众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这时,智慧时时现前,愚痴时时减少,心明如镜,光明普照,无拘无束 ,无罣无碍。

在禅堂里是修「戒、定、慧」三无漏学。在禅堂不讲话,没有妄言、绮语、恶口、两舌,把口造四恶的门关上了。在禅堂专一其心参话头,不生贪念、不生瞋念、不生痴念,把意造三恶的门关上了。在禅堂静坐不动,不会杀生、不会偷盗、不会邪淫,把身造三恶的门关上了。这时候,五戒十善具足。行住坐卧,都修习定。定力具足,慧力现前,所以才说「净极光通达」。净极,就是定;光通达,就是慧。

要修无相的功德

把妄心停下来,现出真心来修道,就有无量功德。 在禅堂里是选佛的地方,是种功德福田的地方。所谓「若人静坐一须臾,胜造恒沙七宝塔。」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在外边所造的寺塔 ,是有形有相的功德。在《金刚经》上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若能静坐片刻的时间,就有永不磨灭的功德 。有人说:「外边的功德我不作了,来修内边的功德。」这种思想也是不对的。而是要并驾齐驱,修功修德,到功德圆满,福慧具足,成为两 足尊。

当知所造的庙,经过长时间,皆会变坏。所建的塔,经过劫火,会被烧空的。唯独静坐,能把自性中的佛法僧三宝修行成功──这是无漏 的功德。不怕风雨,不怕劫火,永远存在,所以无相功德胜于有相功德千万倍。

在禅堂里,把妄心停下来,现出真心来修道,就有无量功德,否则,就无功德。所以才说:「你能静坐片刻的时间,就胜过造恒河沙数那样多的七宝塔,比那功德还要大。」

各位来参加打禅七,都是有善根,才遇到这种因缘,共同来参禅。现在要把心清静下来,不可心猿意马,时刻不安静,总想向外跑。那就 与道不相应,浪费了七天的光阴。一无所得,辜负当初的发心。设法控制妄念,令心静下来。所谓「心清水现月,意定天无云。」因为这种原 因,拟在明年(一九八二年)举行十个禅七,静坐七十天。今时今日,在全世界找不到连续打十个禅七的道场了。

万佛圣城要将末法改变为正法,所以我们拼命修行,用功办道。如有人想实实在在修行,只有到万佛圣城来,才有机会真修行。在外边修 行,不过在皮毛上打转,敷衍了事。在名义上说是打禅七,实际上时间有所不同。万佛圣城打禅七,从早上二点半钟开始行香,到夜里十二点 才休息,在中间只有一小时养息香,这是打禅七的规矩。

参禅要回光返照

要回光返照,认清过错,痛改前非,不要抱着臭习气而放不下。

行住坐卧,不离这个; 离了这个,便是错过。 「这个」是什么?就是用功参悟的话头。用真心来办道,提起绵绵密密不断的话头来参悟,来研究。一时一刻,一分一秒,也不生杂念妄 想,总是念兹在兹去参悟自己的话头。哪有时间讲话,打闲岔?也没有时间躲懒偷安,更没有时间说人家是非。专一其心,在参悟话头。

事事都好去,脾气难化了, 真能不生气,就得无价宝。 再要不恨人,事事都能好, 烦恼永不生,怨孽从哪找。 常瞅人不对,自己苦未了!

参禅打坐,具有这种思想,才能入门。在禅堂里,每个人都要回光返照,反求诸己。问问自己,是在用功?还是在打妄想?看看自己,是 回光返照照自己?还是反光镜照外边?这一点要特别注意。

在禅堂里,要记住这两句话:「摩诃萨不管他,弥陀佛各顾各。」时时刻刻管自己,不要去去管他人。更不可打闲岔,障碍人家用功修道 ,耽误他人开悟的时光。这种行为,最要不得。我常对你们说:

真认自己错,莫论他人非; 他非即我非,同体名大悲。

人人有这种思想,就不会乱讲话,打闲岔,一心一意用功办道,并无二想。

参禅的人,要把根本问题认识清楚。什么问题?就是习气毛病。我们打禅七,就是打掉恶习气坏毛病。洗心涤虑,解除妒贤嫉能的心理。 把嫉妒障碍心、无明烦恼心,统统灭尽,这样,真心现出,智慧现前,才有好消息。

人为什么讲是讲非?因为愚痴。为什么嫉妒障碍?因为愚痴。为什么有害人心?因为愚痴。凡是做出不合理的事,都因为愚痴。为什么愚 痴?因为没有禅定的功夫,所以没有智慧。在人我是非圈中转,跳不出圈外。这一点要回光返照,要认清自己的过错,痛改前非,不要紧抱着 臭习气而放不下。

打坐的时候,为什么要睡觉?因为求法心不真实。如果真心求道,绝对不会睡觉。大家不妨试一试,这个道理正确不正确?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