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禅的开示 – 体光老和尚

体光老和尚

体光老和尚是云居山的老参,虚云老和尚弟子。

现在禅堂里提出来看话头,又是“念佛是谁”,又是“拖死尸的是谁”,还又是“父母未生以前如何是我本来面目”,总在一起,目的是明心见性,看自己是符合用哪一个,这话头不管用哪一个,只算是你想了生死、明心见性的一个开端,你指望它,那还不行,你这光念话头,那也不行,你要念“念佛是谁”,念这个也不行。

是谁?拖死尸的是谁?念佛是谁?前面的那个字丢了可以,这个“谁”字不能丢,拖死尸的是谁,念佛是谁,这个“谁”不要丢。或者你念阿弥陀佛,你这个“佛”字不要丢,前面的那个“阿弥陀”丢了不要紧,这个“佛”字历历明明。你看话头念佛是谁,“念佛”那个丢了不要紧,“是谁”不能丢,这个“谁”字现前,你要是有心执著它,这不对,你要没有了,也不对,你要是执著这个念佛是谁,在这上面用心用意,执著“这个是谁”,著在“这个是谁”,那也不对,你要是不执著,也不对,这个叫什么—“有知无妄”,“知”是了了常知,虽然了了常知,但没有妄想,这个样子用功。

话头就是你还没有起心动念,没有分别妄想,这个就是话头,禅门下提出来以无念为宗,有心即错,动念即乖,你不要别的再找个话头,没有,话头是你自己的话头,并不是在其他地方找一个话头来你看,你只要不生心动念,当下就是话头,还用找啊?这是个疑呀,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看样子,这个疑情很要紧,要想明心见性,一定得有疑。有些人还不知道这个疑,其实看话头就是个疑啊!并不是话头跟疑情是两个,比如念佛是谁?不明白,这就是个疑。这个疑可不是胡思乱想、分析猜测、疑神疑鬼的疑,不是在猜谜语,也不是要找一个谁出来,这都属于妄想分别,都不是疑情,疑情不属于思想,不属于分别,就是因为不明白,心中生起疑念,一疑疑住,再不要想了,保持这个疑情不散,看话头也就是看住这个疑情不失,疑情当前,万念不生,照顾好疑情,不昏沉,不散乱,历历明明,如流水一般,不使间断,昼夜六时,只是一个疑情当头。

古人说:修行要识路头,路头若识得,生死当下休。什么是路头?禅堂里说“离心意识参”,《楞伽经》上说“净除妄想六识”,能够离心意识参哪,这个就是路头。

禅堂里这些老前辈提出来看话头,怎么叫话头?话头就是还没有说话,思想还没有动念头的时候,这个时候清净本然,一念不生,这就是我们本来的面目,照顾好这个境界,这就是看话头,也就是上面说的离心意识,净除妄想六识。那就是废除见闻觉知,把自己的观点,自己所想、所准备的这一切,把这一切内思想、外思想,这观点、那观点统统去掉,这就是路头,别的再没有路头,另外再找个什么路头啊?假若你要在生灭之中找个路头,百千万劫也没有路。古人说:有觉有照是生死,无觉无照是顽空。这是说不能执著话头,话头不属于有无,你有心找个话头,就是找到了也不是话头,你无心找,什么都没有,也不是话头。禅宗说:起心动念,即乖法体,有心即错,动念即乖。这都不是路头。那什么才算路头呢?禅宗的老师父说:“有知无妄”,这是路头。有知啊,这个知要了了常知,一定要认识这个是路头啊!这个路头很容易知道,不管哪个人满嘴都是路头,要想做到啊,很不容易。说离心意识参,这不是很容易嘛,我们是不是离了?还不是一天到晚分别心在作怪!那就是正念站得住,功夫踏实,净除妄想六识,分别心、妄想心这个没有了,这就是路头,一定要这样用,不这样用就不是的。佛教千经万论,也就是指示我们这个路头,你仔细考虑这个离心意识,这个极深远哪!能不能离开心意识,再说能不能相信这个,主要是相信哪。

我们用功,禅堂里有两个方法,一个是看念佛是谁,一个是参念佛是谁,这个是云居山大慧宗果禅师提出来的,他就在那里作方丈,他是念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开了悟、见了理,他提出来参念佛是谁。虚云老和尚多少年都是叫看念佛是谁,看话头也就是观心,看什么呢?观察我们自性本体不生不灭,观心无念。你观这个念佛是谁,静观来处,不要用劲,那不是用劲的事,你去劳动要用劲,这看话头你不要用劲哪!我们不是气功,越轻越好,越细越好,只要你那个话头使它在,这些修道的方式方法都是摄受初发心的,有些禅宗的善知识,念佛是谁?究竟是谁?到底是谁?拼命的参,用力用劲,这只是刚开始一个初发心,你不这样弄一下的话  他这妄想太多了。看话头要细,细中之细最难明,直到寻到无寻处,始知凡心是佛心。这个心要细,只观看妄想的来处,落在何处,你不管妄想再多再大,你追究一下这个妄想的来处,确实你找不到地方啊,这个样子对付刚用功是有好处,你要不用这个,那就只顾打妄想了,你想念阿弥陀佛也不行,用力用劲弄不好他会出毛病,实在来说不要用力用劲,它不是用劲的东西嘛,做事要用力,这个话头你要用力用在哪里去呢?你只要细心的看着它,使它在,开始也叫想,你想着它,如母忆子,就象妈妈丢了小孩子,又象小孩要找妈妈,时时刻刻,忆念不忘,跟念佛一样,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看话头也是忆兹念兹,念念在兹,这个忆就是个疑,只忆不念,就是疑情,只有这个忆的念头在,不要起心动念去想,只照顾这个意思,只照顾这个疑情,总来说不要忘了,走路也不要忘,吃饭也不要忘,做事也不要忘,这时间久了,会有一个水落石出,用就这样用。

禅堂人首先要做到内无身心,外无世界,就跟经上所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要这个样子来用自己的功夫。要踏踏实实,越快越好,放下的越多,功夫越纯熟,放下一点,功夫纯熟一点,放下的多,乃至完全放下,这行住坐卧、二六时中就完全是功夫,一定要这样。

莲池大师规定,一个比丘,每天八、九个钟头的坐禅,看经学习一、两个钟头,这个坐禅的时间一定要超过看经的时间,那为什么阿难尊者久远劫以来就读诵大乘,他怎么还没有证果位呢?就是他的慧多定少。百千万亿见解人比不上一个行解人,行,他是做到了,行解相应,定入祖位。有人问南泉禅师:当时有五百人依止黄梅,为什么黄梅的正法眼藏传给了卢行者呢?南泉禅师说:人有五百个人,四百九十九个是学佛法的,.只有卢行者他不学佛法。

功夫要做的纯熟,妄想烦恼就会辗转消失,那就是在这日用之中,要主宰,应事待物,功夫时时现前,境界现前,不动心,不动念,上殿、过堂、坐香、出坡劳动,这一切时一切处,功夫不能打失,不被这个音声色相所约束,功夫做到这个样子,才算有点受益,这生死到来,可能也有一点把握。要是做功夫一会有,一会没有,烦烦恼恼的,这事那事的,生死到来,那一点也做不了主。

管用什么功,开始的时候总是不容易,不容易的原因就是妄想多,妄想多、烦恼重,功夫不熟,妄想烦恼分别心太熟了,也弄惯了。好象不用功还好些,一用功这么多烦恼、这么多妄想都来了,要按说有这么一个情况还是好事,从来不用功,从来也不知道烦恼,也不知道妄想,不是不知道,因为你没用功,你哪里晓得妄想?知道了妄想总是个好事。古人说:家贼难防时如何?实在不为冤。你知道了烦恼阻碍你用功,你不要招呼它嘛,你知道了嘛,那就算了,不要继续,你只管照顾你的工夫,要这样子搞,不要烦恼妄想来了,算了,不用了,那可不行。再一个,要是用功时间久了,你仔细观察一下烦恼妄想的来处,烦恼是贼,要用智慧回光返照,烦恼当下消失,要这样做功夫,这样做功夫就要有耐烦心,要有长远心,像你搞一下不耐烦了,还是不行,耐得烦,吃得苦,发一个长远心,管他得利益不得利益,你只管用嘛!要这个样子用啊,你不管怎么样,总还是个用功人,时间久了,用功用的纯熟了,就跟走路一样,越走越近。这功夫在,妄想不在了,虽然是没得到实际,你也是个修行人,怎么?你在那里用啊,不管这个路多远,你只管走就行了。一定要耐得烦哪!这做功夫一定要耐得烦,得利益是长远心得利益,得实际是耐得烦才得实际,并不是弄一天两天算了,那个不行。古人用功三十年五十载才得一个实际啊,我们现在来说根本还没用功,一个还不会用功,一个根本没用功,你光想得到好处那怎么能行呢?

用功第一条,不能管他人的长长短短,通身放下,时时刻刻照顾自己的功夫,说这个功夫难用,实在也难,你有一丝一毫的放不下,这功夫不得现前!有人用功上火,头疼胸闷,那就是没有善调身心,意念太重了,你不要用劲,不要竖着腰杆子紧往上提,也不要往那儿一趴,头一勾,准备睡觉了。用功开始要端身正坐,很细致的照顾这个功夫在,说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看话头也是这样,要时时刻刻忆念不忘,你会念佛,也会看话头,你会看话头,也会念佛,不是两个用法,都是一样的。

各宗的祖师,都有个修行了生死的方式方法,我们不要多,采取一个就行,要比较起来呀,参禅这一法比较简单一点,也不要学这,也不要学那,只要是话头看准确,行住坐卧之中不要放弃,不要怕苦,也不要想得什么利益,你把功夫用的这个样子,就是利益,你自己用功,从自己本分上得到实际,这才是真正的利益,不是从外得的,我们自性本体就是佛,有这个戒律、清规护持,有祖师说的这些用功的方法,我们就在这里用,就在这里信。这说来说去也没有什么用,全靠自己脚踏实地去用功,你用什么功都要实际,一天到晚都在功夫上,没有打妄想的时候,你说烦恼有什么烦恼呢?这个丢不开,那个丢不开,要知道这个就是生死。这也用不好,那也用不好,那是你还没得到实际。自己要认真,因为我是用功的嘛,我这个功夫不在我就没有用啊,一定要一时一刻的使话头在,念佛只有阿弥陀佛在,其它的都不在,下手用功就这样用!

用功有多少时间,不用功有多少时间,要把功夫用熟啊,那不是个小事情!历境验心,二六时中检验检验,打妄想和用功的时间,比较比较哪个多哪个少?哪个占优势?时时刻刻都要检验一下,这全靠自己,用功的方式方法有人说一下,真正用功全靠自己。他们说,高旻寺来果老和尚人家发心用功的时候,到斋堂里添好了一碗饭一碗菜,他把菜碗端起来当饭吃,饭碗放在桌子上用筷子夹,他这个人在斋堂吃饭的时候功夫己经现前了,没别的,就是功夫熟了,拈来便用,你说我们学别人学什么呢?就学他那个认真,学他那个踏实!这古代的祖师,他们都是从不纯熟达到纯熟,开始功夫都不熟,古人在哪儿住,就是十年二卜年不动,叫“久参有禅,久住有缘,”你住儿天到这儿去了,住几天又到那儿去了,你怎么用功呢?

修行没别的,就是你把你思想上杂七杂八的东西放下来,把你所受的三坛大戒谨慎不放逸,这就是出路,照这个样就是个出家人,那什么是忏悔呢?忏悔是什么样呢?什么颜色,什么样子都没有,那就是忏悔,你要杂七杂八的,在脑子里长长短短的你忏悔什么呢?说修行是个啥样?什么样都不是,世间法、染法都没有,那就是修行。

历代的善知识都在那里说,叫我们放下,诸佛菩萨,语录、经书、论著,都是叫我们守规矩,放下用功,他们说的再多,人再多,一天到晚在那儿听,假若你要放不下呀,菩萨也没有办法,诸佛菩萨叫我们修行,我们要是放不下,不能老老实实的修行,也辜负了佛菩萨的言说。以前印光老法师,他是常惭愧啊:我们惭愧不惭愧呀:这么多的佛菩萨善知识给我们说法,我们还没有用上功,要惭愧!惭愧自己苦恼,赶快发心。你们还年青,老了就不行了,老了提也提不起来了,行也行不起来了,坐也坐不得,吃也吃不得,趁年青赶紧哪,赶紧用功哪!

这用功是一个很难的事情,为什么难?一个是没用熟,功夫太生了,弄不好就到它那边去了,打一阵子妄想还不知道呢,想起来才晓得,开始用功就这个样,把你的功夫想起来,不要忘了,时时刻刻想着它,忘了赶快想起来。世上无难事啊,就是我们这个修行要难哪,有的弄了几年还搞不到一个水落石出,怎么?就是我们妄想太熟了,烦恼太多了,一动就被它转了。古人用功都是三十年五十载,赵州三十年不杂用心,这一天吃一粥一饭还动念头,你看这用功难不难?

开始一坐香就把你那个功夫提起来,这枝香不叫它断,它要断了,你赶快提起来,开始用功就是这个样,要把他转熟成生,转生成熟,我们打妄想,功夫老打失,这就是功夫太生了,要把他转熟,忘了赶快提起来。古来过来的人,他这话头一提,一星期不断,我们现在做不到、做不到就是太生了。 古代赵州禅师,三十年不杂用心,这三十年功夫都不打失,他这极熟啊!昼夜六时功夫都在,我们这枝香能不能叫它在?可能还不容易,这样来说我们比占人就要差一些,那古人他怎么能多少年都不打失?念阿弥陀佛一日乃至七日,一心不乱,不要说是七日了,你能有一个钟头不乱啊,你这个行走坐卧,就不是一般的人了,还用七天啊?你走路吃饭就不是那个样子了,这个功夫上了正规的人,他不容易害病,因为他已经走上正路了,病也少了,妄想也少,这个样的人哪,很好用功,他功夫熟了,他不断了,他信心也坚固了。我们现在一会用一会不用,勉强的用上一下,有的半天、一个钟头还不提起来,这怎么造成这个样了?就是没有信心,这妄想太多了,用功的时间太少,没别的,就是不熟。那自己要认真的把自已所用的功夫用熟,吃饭的时候叫它在,睡觉的时候叫它在,睡觉一睡着不在了,醒了赶快叫它在,长期认真把功夫用上,功夫用上了,那还怕打妄想?还怕烦恼啊?因为他没有这个了,他已经越过这个坎了,他已经有主宰了,就是有病也不怕,没有什么可怕的,他能够自己善调身心,他不胡思乱想了。现在没有用上的赶快用上,用上的更好去用,这全靠自已,别人帮忙也帮不上,因为打妄想是自己打的,并不是别人打的,真实用功个靠自己,这班首师父也不过说说。

这总的来说呀,初发心用功,把不定,没有主宰,处处都要被这些境界所约束,你说修行在什么时候注重呢?就是在这些地方,就在这个行住坐卧,二六时中,吃饭穿衣,迎宾待客,搬柴运水,这一切时一切处,要谨慎莫放逸,把自己的功夫不要断,不要被他人的音声色相所约束,用功就这样用,用个三年五载,可能得一个实际,得一个实际也就是在功夫上、在见地上有点把握,有点主宰,有点真实,这么就不辜负出家呀!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