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利用负面情绪修行?

以下第一段是明珠仁波切《世界上最快乐的人》著作中的一段

利用情绪作为禅修助缘的方法,端视你正在经历的情绪类别而有所不同。倘若你现在的感受是正面的、会强化心智的情绪,那么你就可以专注在那个感受和感受的对境上。比如说,假使你感受到对小孩子的爱。倘若你对遭遇苦难的人感到悲悯,那么你就可以专注在那个需要帮助的人和你的悲悯感受上。如此一来,这个情绪的对境就会成为情绪本身的助缘,而情绪本身同样也成为一种助缘,让你能够专注在启发情绪的那个对境上。

相对而言,倘若我们一直专注在负面情绪的对境上,通常就会在内心强化那个人、那个状态,或那个事物“本身很坏”(bad in itself)的印象。无论你多么尽力试着生起慈悲心、信心或其他正面感受,你的心几乎还是会自动对那个对境生起这样的负面情绪。“哇!那个真的很坏,要想办法除掉它,跟它拼了,或者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而对负面情绪时,比较建设性的办法跟禅修负面念头的方法很像,要把注意力安住在情绪本身,而不是安住在对境上。就这样看着情绪,不要用头脑去分析,不要紧抓着这情绪,也不要阻挡它,只要观看着它即可,当你这样做的时候,情绪就不会像一开始所感受的那么巨大强烈了。

我第一年闭关时,由于突然要跟许多人相处,这使我内心生起了恐惧和焦虑,逼得我不得不跑回自己的房间独自禅修,当时我所用的方法就跟这个差不多。一旦开始单纯地观看自己的恐惧感之后,我便看清楚它们并非坚固无法拆解的,并非我永远也无法战胜的怪物。事实上,它们只不过是一连串小而短暂的生理感受和印象,由于它们在觉性中跳进跳出的速度非常快,因而看起来好像很坚实完整。(我稍后也发现,这就如同一堆快速旋转的次原子微粒制造了看似无法分割且坚实的显相一样。)这样觉察我的恐惧感之后,我开始想道:“嗯,太好玩了,这恐惧感根本没有这么巨大强烈啊!事实上,它还蛮没有伤害性的,而且只是一堆短暂的感受,显现之后,停留一、两秒钟也就消失无踪了。”

当然,这个过程并非一夜之间就发生的,我花了好几个星期时间让自己完全沉浸在其中,就像一个狂热的科学家埋首在一个实验当中一样,而且我还得益于多年的训练支撑。

从这个体验中,我对佛陀在几世纪以前所教导的种种方法更生感佩之心,因为这些方法竟然能够帮助他根本不认识的人克服种种困难。当我开始学到更多关于脑部构造与功能,以及现代物理学家对实相本质所阐述的洞见之后,对于佛陀透过内审而发展出的禅修技巧,以及科学透过客观性的观察获知这些技巧为什么有效的解释,两者之间的相符一致着实令我讶异不已。

不过,这些跟负面情绪有关的对境——无论是人、地或事件,有时是如此清晰深刻,让我们实在无法忽略它们的存在。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千万不要试图阻挡,而是要善加利用它们,把你的注意力安住在色相、气味、味道,或者先前学到禅修所用的对境上,如此,情绪的对境本身就能成为强而有力的禅修助缘。

这些方法在你开始直接面对本书第一部分所提及的根本烦恼时特别有用。刚开始学习有关烦恼的课题时,我心想:“糟了,我充满缺点,我很愚痴,我有很深的贪着和嗔恨,我一辈子都得这样痛苦下去了。”不过,后来我听到一个古老的谚语,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内容大概是说:“孔雀会吃一种有毒的植物,利用其中的毒素增进羽毛的光彩艳丽。” 由于童年时期曾被恐惧和焦虑逼得缩成一团,因此我很了解烦恼的强大威力。有十三年的时间,我每天都觉得自己会死去,而且为了从恐惧中解脱,有时也真的希望赶快一死百了。直到我去闭关,不得不正视这些烦恼时才知道,愚痴、贪着和嗔恨其实都是禅修功课的生命素材,就像是孔雀吃的毒草一样,会转变为强大加持的源泉。 烦恼不是敌人,而是我们的朋友。这是个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但每当你退缩、无法认同时,请想想孔雀的例子。毒草并不好吃,但孔雀如果真的吞下它,就能转毒草为炫丽的羽毛。

在这个修持的最后一课,我们看到面对最可怕、最痛苦的经验时,可以运用什么样的禅修对治法。细查这些修持之后,我们就会知道,任何使我们退缩、惊恐或脆弱的烦恼,也具有同等的力量,能让我们变得更强壮、更有信心、更开放,且更有能力接受自身佛性的无限可能性。

====

以下系1999年9月11日,堪布竹清嘉措仁波切《瑜伽十八乐》讲解摘选,短句为米拉日巴道歌《瑜伽十八乐》中的句子

乐哉猛起与狂跌!

当由快乐转为低落时,感觉甚至更好。

所以,当我们身上发生一堆事,有时是好事,而有时是糟糕的事。有时候我们觉得很棒,而有时候我们觉得简直就像大便一样糟(笑声,仁波切笑)。密勒日巴对于我们这些感受的波动,这些由快乐转为低落,他是怎么说的呢?(他说)这些感觉不只是好,它们简直是好极了!当感觉由好转坏的时候,这样甚至是更好,反之亦然。

举例来说,当你做梦而你知道你正在做梦的时候,你就可以一飞冲天,那是很棒的感觉。然后你可以掉头,垂直俯冲而下,啪的一声,潜入海里,或者火坑里,然而这都没有关系!它不过是另一个你所经验到的美妙感觉罢了(许多笑声,仁波切笑得很大声)!你能拥有各种不同的经验,这些体验都是非常美好的。

当你做梦的时候,你可以去一个美丽的花园飨宴,那里有一桌又一桌精致的菜肴,音乐家们弹奏着美妙的音乐,人们穿得非常好看,唱着歌、跳着舞,享受着快乐的时光;接着你也可以去到充满粪便的粪池,那里有着非常糟的气味,且通常是非常令人作呕的。当你不知道你正在做梦的时候,这两组显相似乎是完全的不同;但是当你知道你正在做梦的时候,飨宴和粪池都是一样的奇妙。你可以潜入粪池中,这是多么的令人惊奇啊!因为这些都只是梦罢了。

纷乱越多越快乐

我们的内心会生起各种的迷惑和烦恼:因为身体的状况,为拥有或缺乏物质的受用,因为瞋恨敌人,因为贪着朋友,以及因为没有工作,或原本有工作,后来失业,又或者担心工作做得不好等等。以上这些情形都会使心变得迷惑和纷乱。所以有许多不同的事物干扰着心,而这些全都是非常美妙的,因为混乱之心的本质即是寂静,就如同在梦中一般。

我们可以做以下的逻辑分析:关于「心的迷惑千姿百态」,当你了悟它们的真实本性时,它们是美妙的,这是因为它们的本性即是平等性,而平等性是自然美妙的。

在梦中,你因为不喜欢某人而受到的波动,与你因为喜欢某人而受到的波动,这二者是有所不同的。然而这两种波动的本质都是平等性,因为这仅是个梦而已。

在《十地经》里,佛陀教导了「十种平等性」,所有现象都是平等的十种状态。其中一种即是所有现象都是平等的,因为十种状态中的任一个,其本质都同样是超越概念的造作,也就是说它超越了任何它可能是什么的概念。因此,迷惑的真实本性是不可思议的。当我们对此得到确信,然后安住在此确信之中,我们的体悟即是开放、宽广和放松的。

因此,我们的迷惑、我们心的波动,这些都是非常棒的。这些体验对我们非常的仁慈,就好象帮助我们找到正确见地的上师,就好象帮助我们禅修平等性的法友一样。

恐怖的景象愈来愈猛烈,感觉反而更好。

恐怖之境增大乐!

感觉到害怕,经验到猛烈的恐惧和焦虑会如何呢?感觉会更加的好!甚至比心的迷惑更好(仁波切笑)。

这是因为我们经验到的恐惧,就如同在梦中受到惊吓。在梦中,无论我们生起了多少受到惊吓的想法,这些想法的本质都超越了恐惧。

因为我们不喜欢恐惧,所以恐惧是好的。因此,当恐惧生起时,我们对它的不安促使我们更努力的去寻找它的真实本性。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必须认出我们正在经验恐惧,并且接着问:「在害怕的人是谁?经验恐惧的自我在哪里?」如此去找,但却找不到任何东西,于是我们就观察到了「人无我」。

然后,如果我们去分析所害怕的人或事物,我们会发现这些对境是空性的,而这就是「法无我」。最后,我们可以找找看这颗恐惧的心在哪里。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了解到心不从任何地方来──心里的恐惧,并不先存在于别处,然后才来到我们的心中,接着又去了其他地方。因为恐惧不从任何地方来到这里,也不从这里去向任何地方,因此此刻它又怎么可能真的在这里呢?我们发现「恐惧心」的本质是大手印,超越了来与去。

因此,恐惧是奇妙的。由于恐惧的体验,我们会了悟「人无我」、「法无我」,以及心的真实本性──大手印。所以,恐惧不仅仅是非常好,它比非常好还要好!

修持「施身法」,或者称为「断除法」的要点,就是要生起恐惧,然后了悟恐惧的真实本性。修持「施身法」的时候,首先就是到一个你会生起恐惧的地方。在西藏,修行者会在夜晚独自前往坟场,并且睡在那里。这些坟场相当的恐怖,它们处在偏僻的地方,而且到处是仍穿著衣服的腐坏尸体、仍然有着头发的头颅,以及四处散落的骨头。野兽、神祇和魔鬼,种种邪恶的众生都来到这些地方。

现今,来自其他国家的人会到西藏参观坟场。直贡寺有一个大坟场,色拉寺有一个,祖普寺也有一个。

「施身法」修持的重点,就是到那里去,然后感到害怕,生起恐惧,接着观照着它──观照生起恐惧的人、产生恐惧的原因,以及恐惧的心本身。如果你在修持这个法门的话,你就会想要感到害怕。感到恐惧是好的。所以当你感到恐惧的时候,你感到非常的好!

由于分析恐惧,并观察到这个分析的结果,当我们问:「有任何的理由感到恐惧吗?」我们发现没有理由感到恐惧。「无惧」的真正原因只有一个,而这是我们需要去领会的。

烦恼、生、死、从这些中解脱,感觉非常的好。

纷乱越多越快乐!烦恼生灭解脱乐!

密勒日巴在此描述纯正实相本性的方法,与佛陀在二转*轮时的教导一致。举例来说,在《心经》中说道:「无无明,亦无无明尽;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没有无明,也没有无明的止尽;没有老死,也没有老死的止尽,而在这两者之间什么也没有)。」

生、老、死只是迷惑的显相。举例来说,我们会梦到疾病和死亡,然而这些显相仅只是迷惑的想法和感受而已,因为在梦的真实本性中,完全没有疾病或死亡等等。同样的,尽管有生死的显现,然而在纯正实相之中,完全没有生死。纯正实相超越了烦恼(梵文:kleshas),超越了生死,纯正实相是开放、宽广和放松的。

那么,什么是烦恼、生、老和死呢?这些都是迷惑的想法。它们完全不是真实的。它们仅只是不了解实相的真实本性时的迷惑想法而已。

艰苦越深乐亦深。

当你到这些坟场,并睡在那里的时候,你会真正地与可怕厉害的鬼魔面对面,而这会是怎么样的情形呢?这甚至比之前更好。它不只是奇妙而已,它甚至比以前曾经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还要好。

有时候,当密勒日巴在山洞中禅修时,就会有一个或一群恐怖的魔鬼前来,试图要惊吓或伤害他。当他不受干扰时,这些魔鬼就会更奋力的尝试要吓他、伤害他。然而他持续的禅定,然后魔鬼就成了他禅修的友伴。所以对密勒日巴来说,魔鬼不能带来任何麻烦。魔鬼甚至成了他的学生。

无论魔众如何伤害你,引起你任何的痛苦,只要你能够安住,并且了悟它的本质皆是明光自身的能量和展现,那么实际上你自在、放松和大乐的经验,将会比以往更加的好。当你愈了解痛苦的本质时,你会愈加快乐。

猛烈的情绪会从不同的方面针对我们而来:来自敌人、来自朋友、来自我们不完全熟悉的人。当我们生气的时候,它就来自于我们的自心。我们修持的要点,就是要认出所有针对我们而来的猛烈情绪,其本质是本然的平静和宽广,而这就是心的实相。然后,无论我们经验到什么样的猛烈情绪,那都是我们修持的友伴。这对我们是有益的,而不是伤害。

至于如何禅修猛烈情绪的本质,有一个例子是瑜伽士安卡桑贝瓦,以及他的瑜伽女伴侣。他们和孩子、羊群住在南千就让的山洞里,那里离我的出生地康区不远。他们是一对很特别的伴侣,因为无论他们的供养主(为他们带食物和其他礼物的人)何时来拜访他们,总是看到他们在吵架。他们激烈的争吵,大声叫骂,并且用各种贬低人的名字来称呼对方。

有一次,在供养主的面前,他们激烈的争吵,瑜伽女跑上了山顶并大嚷着:「我恨死你了,所以我要跳下去!」而瑜伽士则从下面回答:「跳啊!跳啊!」(笑声)但是她没有跳,她反而下来跟他吵得更厉害!然后,有一个晚上,他们吵得非常大声,所以不只他们山洞下的村落整晚都听到他们的争吵,甚至连三个山头外都听得见。到了早上,人们看见他们的山洞上方出现彩虹,但是当人们上到山洞的时候,他们全都不见了──他们已经证得了虹光身。这是因为一直以来,他们其实都在禅修愤怒的本质。因此,如果我们可以禅修愤怒和猛烈情绪的本质,这也能够成为一种最甚深的修持。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