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座部佛教止观禅法

摘录自:玛欣德尊者《上座部佛教及其止观禅法》

止业处

观业处

断烦恼与证道果

止业处

在《相应部 定经》中,佛陀教导:

“Samàdhiü bhikkhave bhàvetha, samàhito, bhikkhave,bhikkhu yathàbh?taü pajànàti.”

「诸比库,应修习定。诸比库,有定力的比库能够如实了知。」

在《清净道论》中也提到智慧的近因是定。佛教不同于一般宗教与世间学说的殊胜之处就在于智慧。唯有通过智慧,才能证悟至乐的涅盘,才能断除一切烦恼。而要培育如实知见诸法的智慧,必须先培育定力。在强而有力的禅定力之支助下修习观业处,透彻地观照诸行法的无常、苦、无我,才能如实知见诸法,解脱生死、究竟出离。

1、入出息念

南传上座部佛教把修习止的方法归纳为四十种业处。禅修者可以选择其中一种适合自己的禅修业处来作为入门的方便。然而,在四十种止业处当中,最为禅修导师们推崇与教导的应该是入出息念[31]。(注:[31] 入出息念:巴利语ànàpànassati,或称阿那般那念、安般念,即保持正念专注于呼吸的修行方法)

佛陀于《大念处经》等诸经中教导入出息念的修行方法。佛陀于该经中说:

「诸比库,于此,比库前往林野,前往树下,或前往空闲处,结跏趺而坐,保持其身正直,置念于面前。他只念于入息,只念于出息。

1、入息长时,了知:『我入息长。』

出息长时,了知:『我出息长。』

2、入息短时,了知:『我入息短。』

出息短时,了知:『我出息短。』

3、他学:『我将觉知全身而入息。』

他学:『我将觉知全身而出息。』

4、他学:『我将平静身行而入息。』

他学:『我将平静身行而出息。』」

开始修行时,可以先找个安静、少干扰、少噪音且适合禅修的地方,以舒适、自然且能持久的姿势坐着,上身保持正直,然后闭上眼睛,将正念安住于禅修的目标——呼吸。只需觉知入出息的本身。入出息的本身才是入出息念的所缘,也即是必须专注以培育定力的对象。如果禅修者在过去世曾经修行过此禅法,累积相当的巴拉密,他将能轻易地专注入出息。

如果心无法轻易地专注于入出息,《清净道论》建议用数息的方法协助培育定力,在每一呼吸的末端数:「入、出、一;入、出、二;入、出、三;……入、出、八」。

至少应数到五,但不应超过十。通常鼓励禅修者数到八,因为它提醒禅修者正在培育八圣道分。禅修者应该下决心在数息期间不让心漂浮到其它地方,只应平静地觉知气息。如此数息时,能使心专注,平静单纯地只觉知气息。当心变得专注、单纯且少妄念时,则可放弃数息,只是觉知入出息本身。

能如此专注至少半小时后,禅修者可以对入出息的长短培育觉知。但自始至终只应专注于自然的气息,而不应故意使气息变长或变短。

对于某些禅修者而言,禅相可能会在此阶段出现。然而,若能如此平静地专注约一小时,禅相仍然未出现,禅修者则可以觉知呼吸从头到尾的整个过程(全息;息之全身;息之初、中、后)。如此修行时,禅相可能会出现。如果禅相出现,不应立刻转移注意力至禅相,而应继续觉知气息。

在禅相即将出现之时,许多禅修者会遇到一些困难。大多数禅修者发现气息变得非常微细而不能清楚地觉知气息。如果这种现象发生,禅修者应保持觉知的心,在之前还能注意到气息的那一点等待气息重现。

禅相(nimitta)是修行止业处时心专注的对象,是心的影像或概念。禅相一般上基于色法而产生,所以取此相为所缘而达到的禅定属于色界定。

修行入出息念所产生的禅相并非人人相同。不同的人会生起不同形态的禅相,因为禅相从「想」而生。像棉花一样纯白色的禅相大多数是「取相」 (uggahanimitta),因为取相通常是不透明、不光亮的。当禅相像晨星一般明亮、光耀和透明时,那就是「似相」 (pa?ibhàga- nimitta)。当禅相像红宝石或宝玉而不明亮时,那是取相;当它明亮和发光时,那就是似相。

达到这阶段时,很重要的是不要玩弄禅相,不要让禅相消失,也不要故意改变它的形状或外观。若如此做,定力将停滞且无法继续提升,禅相也可能因此消失。所以,当禅相还不稳定时,不要把专注力从气息移到禅相。若禅相出现在禅修者面前远处,则不要注意它,而只是继续专注于经过接触点的气息,慢慢地禅相就会自动地移近并停留在接触点上。

若禅相在接触点出现并保持稳定,而且似乎禅相就是气息,气息就是禅相,此时就可以忘记气息,只专注于禅相。保持注意力于禅相时,它变得越来越白,当它白得像棉花时,这便是取相。保持平静地专注于白色的取相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或更久,它会变得清澈、明亮及光耀,这就是似相。到了这阶段,禅修者应下定决心及练习保持心专注于似相一小时、两小时或三小时,直到成功。

在这阶段,禅修者将达到近行定(upacàra)或安止定(appanà)。近行定是进入禅那之前非常接近禅那的定;安止定就是禅那(jhàna,心的完全专一状态)。

这两种定都以似相为对象,二者的差别在于:近行定的诸禅支尚未开展到强而有力。由于这缘故,在近行定时「有分心」(bhava?ga,生命相续流)还能生起,而禅修者可能会落入有分心。经验到这现象的禅修者会说一切都停止了,甚至会以为这就是「涅盘」。事实上心还未停止,只是禅修者没有足够的能力察觉它而已,因为有分心非常微细。

为了避免落入有分心,以及能够继续提升定力,禅修者必须借助五根:信(saddhà)、精进(viriya)、念(sati)、定(samàdhi)、慧(pannà)来策励心,并使心专注、固定于似相。信是指相信修入出息念能够证入禅那;精进是指致力于修入出息念至禅那的阶段;念是指不忘失入出息念的所缘;定是指心毫不动摇地专注入出息念的所缘;慧是指明了入出息念的所缘。

当五根得到充分培育时,定力将超越近行定而达到安止定。达到禅那时,心将持续不断地觉知似相,并可能维持数小时,甚至整夜或一整天。

心持续地专注于似相两小时或三小时之后,禅修者应尝试辨识心脏里意门(bhava?ga,有分识,有分心)存在的部位,也就是心所依处。若如此一再地修行多次,能辨识到依靠心所依处的意门以及呈现在意门的似相后,应尝试逐一地辨识寻、伺、喜、乐及一境性这五禅支,一次辨识一禅支。持续不断地修行,直到能同时辨识所有五禅支。初禅的五禅支是:

1、寻 (vitakka):将心导向及投入于似相;

2、伺 (vicàra):保持心持续地注意似相;

3、喜 (piti):喜欢似相;

4、乐 (sukha):体验似相时的乐受或快乐;

5、一境性 (ekaggatà):对似相的一心专注。

它们个别分开来说称为禅支(jhàna?ga),但整体合起来则称为禅那。刚开始修行禅那时,应练习长时间进入禅那,而不应花费太多时间辨识禅支。同时,也应练习初禅的五自在:

1、转向自在:能够在出定后把心转向于诸禅支;

2、入定自在:能够在任何想入定的时刻入定;

3、住定自在:能够随自己预定的意愿住定多久;

4、出定自在:能够在所预定的时间出定;

5、省察自在:能够辨识诸禅支。

熟练地掌握了初禅之后,可以进而次第地修习第二禅、第三禅与第四禅,以及它们的五自在。

禅修者的定力将随着修行四种禅那而增强,呼吸逐渐变得愈来愈平静。在进入第四禅时,呼吸完全停止。

禅修者修行入出息念达到第四禅,并修成五自在之后,当禅定产生的光晃耀、明亮、光芒四射时,他可以随自己的意愿继续修行三十二身分、十遍(地遍、水遍、火遍、风遍、青遍、黄遍、红遍、白遍、光明遍、限定虚空遍)、四无色定(空无边处定、识无边处定、无所有处定、非想非非想处定)、四无量心(慈心修习、悲心修习、喜心修习、舍心修习)、四护卫业处(慈心修习、佛随念、不净修习、死随念)等其它止业处,也可以转修观业处。

2、四护卫业处

上座部佛教的止业处可分为两类,即:应用业处与一切处业处。应用业处是依禅修者性行差别而修习的各别禅修方法。一切处业处是所有禅修者皆应修行的业处,即四种保护禅修者免除种种危险的护卫业处:佛随念、慈心修习、不净修习与死随念。

1、佛随念 (Buddhànussati):思惟佛陀的九种功德:「彼世尊亦即是阿拉汉、正自觉者、明行具足、善逝、世间解、无上调御丈夫、天人导师、佛陀、世尊。」也可以只忆念佛陀九德中的一项功德如「阿拉汉,阿拉汉」。此业处只能达到近行定,不能证得安止。

2、慈心修习 (Mettà-Bhàvanà)[32]:先以自己为对象修习慈心,然后对所敬爱的同性、无爱憎者、怨敌等散播慈爱,直到破除存在于不同类人之间的差异,达到第三禅。再修行五百二十八种遍满慈爱至十方的方式。成就慈心禅那者可获得十一种功德,即:安眠,安寤,不见恶梦,为人爱敬,为非人爱敬,诸天守护,不为火烧或中毒或刀伤,心得迅速等持,容颜光彩,临终不昏迷,若不通达上位(即未证得阿拉汉果)则可以投生到梵天。

3、不净修习 (Asubha-Bhàvanà):有两种不净修习,第一种是思惟三十二身分的不净与厌恶(身至念);第二种为思惟死尸肿胀腐烂的十种不净相(十不净)。修习不净业处能暂时地镇伏贪欲。

4、死随念 (Mara?ànussati):可选择「我必然会死,我必然会死」来专注,思惟自己命根断绝、死亡无法避免,从而生起悚惧感,警策修行。

3、修习止业处之功德

修习止业处属于八圣道的最后三项,也是戒定慧三学之一,在佛陀的教法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修习止业处有五种功德,即:

1、现法乐住:安止定是今生的安乐住处。

2、修观:强而有力的禅那是修习观业处的基础。

3、神通:以禅那为基础可以修成一种乃至五种神通。

4、胜有:证得禅那者死后能投生于梵天界。

5、灭等至:成就四禅八定的不来与阿拉汉圣者能入灭等至。

注:[32]慈心修习:过去多数依北传的「五停心观」讹译为「慈心观」。实际上培育慈心业处属于止而非观。巴利语的正确译法为「修慈」或「培育慈心」。

观业处

观业处的所缘必须是究竟法(paramattha,胜义法,第一义法)。根据《阿毗达摩》,究竟法有四种,即:心法、心所法、色法和涅盘。其中,涅盘属于无为法,并非观智的目标;而心法和心所法合称为名法。名法和色法,亦即精神现象和物质现象,乃是由因缘和合而成,因此也称为缘生法、有为法、世间法、行法等。修习观业处,就是如实地观照诸行法的无常、苦、无我三相。如果还未能知见究竟法,就不能修习真正的观业处。为了如实知见究竟名色法以及名色之因,禅修者在修习观业处之前必须先修习:

1.色业处(r?pa kamma??hàna),辨识究竟色法;
2.名业处(nàma kamma??hàna),辨识究竟名法;
3.缘起(pa?iccasamuppàda),透视过去、现在、未来三世名色法之间的因果关系。

1、色业处

有两条修习观业处的途径:第一条途径是先修行止业处达到禅那,然后进一步修行观业处,这类禅修者称为「止行者」(samatha yànika);第二条途径是以四界分别培育专注力达到近行定,但尚未达到禅那就直接修行观业处,这类禅修者称为「纯观行者」 (suddhavipassanà yànika)。然而,无论依循哪一条途径,禅修者在开始修行观业处之前,都应当先修行「四界分别」。

要修行四界分别,首先应逐一地在全身辨识地、水、火、风四界的十二种特相。根据《法聚论》,这十二特相是:

1.地界:硬、粗、重,软、滑、轻;
2.水界:流动、黏结;
3.火界:热、冷;
4.风界:支持、推动。

有系统地熟练辨识全身的十二种特相后,再辨识它们为地、水、火、风,使心平静及获得定力。继续以四界分别观培育定力,并趋向于近行定。此时,禅修者发现全身呈现为一团白色物体。继续辨识白色物体中的四界,将发现它变得晶莹透明,犹如冰块或玻璃。持续专注于此光中的四界,即能达到近行定。禅修者将发现透明体粉碎成许多微粒即「色聚」(r?pa-kalàpa)。达到此阶段时,称为「心清净」,禅修者可借着进一步分析这些色聚而培育「见清净」。

辨识个别色聚里的地、水、火、风四界,将发现这些色聚非常迅速地生灭。由于还未破除三种密集,即:相续密集、组合密集与功用密集,禅修者还看到色聚是有体积的微小粒子,所以还停留在「概念法」[33]的领域,尚未达到究竟法的境界。更进一步分析四界,直到能在单独一粒色聚中见到四界。随后再逐一地辨识眼处、耳处、鼻处、舌处、身处与心所依处里诸色聚的四界,分析每一粒色聚中至少含有八种基本色法,即:地、水、火、风、颜色、香、味与食素[34]。

在分析了诸色聚里的八种基本色法之后,进而分析个别色聚里的其余色法,如:眼净色、耳净色、鼻净色、舌净色、身净色、心所依处色、命根色、性根色等,直到分析了一切种类色聚里的所有色法,并依次辨识六处门与四十二身分里的业生色、心生色、时节生色和食生色,以此来修习「色业处」。之后,即可进而转修「名业处」,也即是辨识名法。

2、名业处

名法可分为能认知对象的「心」与伴随着心生起的「心所」;「心」可以分为八十九种,「心所」可以分为五十二种。如果禅修者已能达到禅那,那么分析名法可以从辨识与禅那相应的心和心所开始。禅修者先进入初禅,出定后辨识初禅的五禅支,直至能够辨识在每一个初禅速行心的心识刹那里的所有三十四种名法。之后再辨识初禅心路过程里其它每一种心识刹那中的所有名法。

能够辨识禅那心路过程名法后,还应以同样的方法系统地辨识眼门、耳门、鼻门等六根门在取相应的颜色、声音、气味(香)等所缘而生起的所有六门善与不善速行心路过程里名法。

在分析了内在的名色法之后,还必须以直接的观照力分析外在的名色法,乃至把观照的范围逐渐扩大至整个宇宙。如此辨识内外的名色法时,能够暂时断除「有身见」,因为当时不见有众生、男人、女人等等,只不过是名与色而已。于是证得了「名色识别智」。因为这个阶段暂时地镇伏了执取有所谓「我」、「人」、「有情」等的邪见,故称为「见清净」。

3、缘起

此后,禅修者应进而修习缘起,即分析名色法之因。由于令禅修者获得此生的因是前一世临死时成熟的业,所以必须照见自己过去世的名色法。禅修者需要辨识过去、现在、未来的五蕴,之后再辨识在这三世之间因与果的关系。

禅修者可以先培育定力,然后把智导向过去,渐次地观察自己过去的名色法:一天前、两天前、三天前、一个月前、两个月前、三个月前、一年前、两年前、三年前、十年前、二十年前、三十年前……直到今生结生(入胎)时的那一刹那。然后再以智慧之光照向过去,禅修者将会见到前一世临死时的名色法,或临死速行心的目标[35]。该目标将是业(kamma)、业相(kamma nimitta)或趣相(gati nimitta)三者之一。如果找到了该目标,就肯定能够找到作为今生果报五蕴之因的行与业有,以及围绕着该行与业的无明、爱和取。辨识前一世的无明、爱、取、行与业这五因,造成今世的结生识、名色、六处、触与受这五果,以此方式来观照前世与今生名色法之间的因果关系。此后,以同样的方式逐渐地向过去辨识以前的第二世、第三世、第四世……。如此尽能力辨识过去多世。

借着辨识过去世因果而培育起观智的力量后,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来辨识未来世的因果,一直辨识到证悟阿拉汉果以及般涅盘之时。那时,禅修者能辨识到因为无明灭所以色法灭等等。能用这种方法辨识缘起后,也应继续学习佛经与注疏中教导的其它辨识缘起的方法。此时,禅修者能暂时断除断见、常见、无因见、无作见等邪见,亦能断除对过去、现在与未来世的疑惑,证得「缘摄受智」,达到「度疑清净」。

4、观业处

在分析究竟名色法与缘起之后,应进而修习观业处,观照它们为无常、苦、无我。因为观业处的所缘必须是究竟名色法与缘起,所以在还不能够辨识它们之前就修观并不能算是修习真正的观业处。

第三种观智是「思惟智」,培育这种观智需要将行法以分组的方式进行觉照。将行法分为——两组:名与色;五组:五蕴;十二组:十二处;十八组:十八界;十二组:十二缘起支。于此阶段,禅修者必须逐一观照每组行法的「无常、苦、无我」三相。以智观照一切行法的生灭本质为「无常」,不断受到生灭压迫的本质为「苦」,没有永恒不坏灭的实质或我为「无我」。

在「生灭随观智」阶段,禅修者必须观照一切名色法直至它们的当下刹那(kha?a paccuppanna),并很清楚地观照到它们极其迅速的生灭。从「坏灭随观智」开始,禅修者不再作意行法或名色法的生起,而只作意其坏灭,观智成熟时,将会只看到行法的坏灭。此时,禅修者在观照称为「所知」(¤àta)的行法之同时,也必须修习「反观」(pa?ivipassanà),即观照称为「智」(¤à?a)的观智也是无常、苦、无我。禅修者如此观照所有内、外、过去、现在、未来行法的坏灭为「无常、苦、无我」之后,会看到没有任何东西可执取的诸行法之过患,并因此对它们感到厌离,内心之中自然会产生从它们当中获得解脱的愿望,寻求唯一的无为法——涅盘。

如果禅修者在过去生中累积了足够的巴拉密,而在今生又足够精进地修行观业处,当观智成熟时,就能够证悟以涅盘为目标的道智与果智。此时,禅修者将发现所有的行法止息了,而内心却能完全地觉知寂界涅盘,获得四圣谛的真实智慧,现法亲证涅盘。

如果对上座部佛教止观禅法感兴趣的禅修者,应当阅读巴利三藏圣典及《清净道论》、《摄阿毗达摩义论》等,也可以阅读缅甸帕奥禅师讲述的《智慧之光》、《如实知见》、《去尘除垢》、《菩提资粮》、《正念之道》、《显正法藏》等止观禅法的指导书籍。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之后,就应该直接去实践并亲自体证。

注:[33] 色聚是最小单位的密集概念。

[34] 这八种基本的究竟色法称为「八不离色」。

[35] 前世临死速行心的目标与今世结生心、有分与死亡心的目标为同一目标。

断烦恼与证道果

所谓「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

导致生死诸苦之因是烦恼,有烦恼就必定有生死诸苦,这是世间之因果。要出离生死就必须断除烦恼,通过修习戒定慧,在证悟圣道时则可以断除烦恼,这是出世间之因果。世间之因果属于苦圣谛与集圣谛,出世间之因果属于灭圣谛与道圣谛。

修行戒定慧,或者说修行止观可以断除烦恼。然而,烦恼是在哪个阶段被断除的呢?断除哪些烦恼呢?又是如何地断除呢?为什么能断除呢?下面将依据上座部佛法对此进行解释。

烦恼的根本有三种,即:贪、瞋、痴。若再细分,又可分为「十结」(dasa saüyojanàni),即:欲贪结、色贪结、无色贪结、瞋恚结、慢结、见结、戒禁取结、疑结、掉举结、无明结。此「十结」将分别在四种出世间圣道中被断除,而阿拉汉圣道则能断除一切烦恼。

在修行观业处时,依据修习世间慧乃至出世间慧而次第成就的观智可分为十六种,即:名色识别智、缘摄受智、思惟智、生灭随观智、坏灭随观智、怖畏现起智、过患随观智、厌离随观智、欲解脱智、审察随观智、行舍智、随顺智、种姓智、道智、果智、省察智。其中能够断除烦恼的是道智。

道智又可分为四个层次,由低至高依次为:入流道智、一来道智、不来道智与阿拉汉道智。

所有的道智皆执行与四圣谛有关的四种作用,即:

1、遍知苦:如实知见五取蕴;

2、断除苦之因:道智能断除(减弱)相应的烦恼;

3、证悟涅盘(苦之灭):道智取涅盘为所缘;

4、开展圣道:道心中同时具足八支圣道。

1、入流道智

当禅修者观照一切诸行无常、苦、无我的世间观智成熟时,即生起一刹那缘取涅盘为目标的更改种姓心 (gotrabh? citta),超越凡夫种姓,而达到圣者种姓。此后即刻生起一刹那的入流道心。

入流道心 (sotàpatti maggacitta)又称为入流道智、初道智。入流,巴利语sotàpanna[36],又作至流,即已进入圣道之流,必定流向般涅盘。

入流道智能断除最粗的三种结:

①、执着实有我、我所、灵魂、大我、至上我存在的「有身见」(sakkàya di??hi,又作萨迦耶见,身见,我见,邪见);

②、执着相信修持苦行、祭祀、仪式等能够导向解脱的「戒禁取」(s?labbattaparàmàsa);

③、对佛法僧、戒定慧、三世因果及缘起的「疑」(vichikicchà)。

同时,入流道智也能断除一切强得足以导致投生至四种恶趣(地狱、畜生、饿鬼、阿苏罗)的贪瞋痴,以及所有尚未产生四种恶趣果报的恶业。因此,初果入流圣者不可能再堕入四恶趣。

入流道智生起之后,即证悟入流圣果。对于漫长的生死旅途来说,入流圣者已经走近了轮回的终点,他们的未来世将只投生于人界与天界两种善趣当中,而且次数最多不会超过七次。也即是说:入流圣者将于不超过七次的生命期间,必定能得究竟苦边,趣无余依般涅盘,绝不会再有第八次受生。

所以,圣典中常如此描述入流圣者:

?ti??aü saüyojanànaü parikkhayà sotàpanno hoti avinipàta- dhammo niyato sambodhiparàya?o’ti.?
「灭尽三结,成为入流者,不退堕法,必定趣向正觉。」

入流圣者已经断除了邪见,他们不可能在任何情况下故意造作诸如杀生、偷盗、邪淫、妄语之类的恶行,即使是在梦中,他们也不会再造作此类的恶业,因为他们已经根除了造作这些恶业的潜伏性烦恼。守持五戒是证悟入流圣果以上的声闻圣弟子们的行为素质。同时,他们对佛陀、正法与僧伽具有坚定不移的清净信心,戒行圣洁(四种不坏净),深信缘起,深信因果,并如实知见四圣谛,亲证涅盘,成为出世间圣者。

入流圣者根据投生的次数又可分为三种,即:最多七次者(sattakkhattuparama)、家家者(kola?kola)和一种子(ekab?j?)者。

在《人施设论》中说:

「哪一种人为最多七次者?有一种人灭尽三结,成为入流者,不退堕法,必定趣向正觉。他流转轮回于天[界]和人[界]七次后,作苦之终结。这种人称为『最多七次者』。

哪一种人为家家者?有一种人灭尽三结,成为入流者,不退堕法,必定趣向正觉。他流转轮回两或三家[37]后作苦之终结。这种人称为『家家者』。

哪一种人为一种子者?有一种人灭尽三结,成为入流者,不退堕法,必定趣向正觉。他只投生为人一次后即作苦之终结。这种人称为『一种子者』。」(Pp.31-33)

2、一来道智

一来道智并不能断除任何「结」,但却能减弱较粗的欲贪(对欲乐之贪求)与瞋恚。

一来道智生起之后,即证悟一来圣果。一来,巴利语 sakadàgàmin[38],意为再回来此世间结生一次。

在《人施设论》中说:

?Katamo ca puggalo sakadàgàm?? Idhekacco puggalo ti??aü saüyojanànaü parikkhayà, ràgadosamohànaü tanuttà sakadàgàm? hoti, sakideva imaü lokaü àgantvà dukkhassantaü karoti Y ayaü vuccati puggalo `sakadàgàm?’.?
「哪一种人为一来者?于此,有一种人灭尽三结,贪瞋痴减弱,成为一来者,只来此世间一次即作苦之终结。这种人称为『一来』。」(Pp.34)

一来圣者初道时已断了有身见、戒禁取、疑三结,于今又减弱了较粗的欲贪、瞋恚与愚痴,最多只会再回来此欲界世间受生一次,即尽苦边。一来圣者偶然还会生起一些较轻的烦恼,但并不会时常发生,同时它们的困扰力已经很弱。

对于「只来此世间一次」(sakideva imaü lokaü àgantvà),《中部?若希望经》的义批注释为「只来此人界结生一次。」(ekavàraüyeva imaü manussalokaü pa?isandhivasena àgantvà) (M.A.1.67)

该经注和《人施设论》注又提到有五种一来者:

1. 有一种在此人界证得一来果后,即在此人界般涅盘。但这种人并不在「回来一次」之列。

2. 有一种在此人界证得一来果后生于天界,并在其处般涅盘。

3. 有一种在天界证得一来果后,在其处般涅盘。

4. 有一种在天界证得一来果后,再生于此人界才般涅盘。

5. 有一种在此人界证得一来果后生于天界,在天界命终后再生于此人界才般涅盘。

一种子者和第五种一来的差别在于:一种子者只有一次结生,但这种一来还有两次结生。《人施设论》注认为只有这第五种一来才属于真正的「一来」,因为他还要再回来此人界结生一次。(Pp.A.34)

3、不来道智

不来道智能断除欲贪与瞋恚二结。
不来道智生起之后,即证悟不来圣果。不来,巴利语anàgàmin[39],意为不再返回欲界受生。

圣典中常如此描述不来圣者:

?pa¤cannaü orambhàgiyànaü saüyojanànaü parikkhayà opapàtiko hoti, tattha parinibbày? anàvattidhammo tasmà lokà.?

「灭尽五下分结[40],成为化生者,在那里般涅盘[41],不再从那世间回来。」

因为此圣道已断尽了能把有情系缚于欲界的欲贪与瞋恨两结,所以不来圣者不会受到欲界的烦恼力牵引而再投生到欲界。不来圣者若在今生不能够证悟阿拉汉果,死后只会投生于色界或无色界梵天,并于其处证趣般涅盘。

4、阿拉汉道智

不来圣者虽然已经断尽了「五下分结」,不再投生于欲界,但却还是被残余的五种极为微细的「上分结」系缚于生死轮回之中。阿拉汉道智能彻底地铲除此「五上分结」(pa¤cannaü uddhambhàgiyànaü saüyojanànaü),即:色贪(对色界生命之贪)、无色贪(对无色界生命之贪)、我慢、掉举与无明。

阿拉汉道智(arahatta-magga¤à?a)是使心完全从一切烦恼中解脱出来、并直接证悟阿拉汉果之心,它断除了残余的有漏与无明漏,而使阿拉汉圣者被称为「漏尽者」 (kh??àsava)。同时,阿拉汉道智也断除了剩余的所有不善心所:痴(无明)、无惭、无愧、掉举、慢、昏沈与睡眠。

阿拉汉道智生起之后,即证悟阿拉汉圣果。

阿拉汉,巴利语arahant的音译。直译为应当的,值得的,有资格者。

诸经律的义批注释「阿拉汉」有五种含义:

1.以已远离(àrakattà)一切烦恼故为arahaü;

2.以已杀烦恼敌故(ar?naü hatattà)为arahaü;

3.以已破轮回之辐故(arànaü hatattà)为arahaü;

4.以有资格(arahattà)受资具等供养故为arahaü;

5.对恶行已无隐秘故(pàpakara?e rahàbhàvato)为arahaü。

圣典中经常如此描述证悟阿拉汉道果的圣者:

“`Kh??à jàti, vusitaü brahmacariyaü, kataü kara??yaü, nàparaü itthattàyà’ti pajànàti.”

「他了知:『生已尽,梵行已立,应作已作,再无后有。』」

阿拉汉圣者已经圆满地培育了戒定慧三学、完全地开展了八圣道,所应作者皆已成办,所应学者皆已圆满,故阿拉汉又被称为「无学」(asekha)。他们已经竭尽了一切作为生死之因的烦恼,究竟正尽苦边,在身坏命终之后,将不会再有生死轮回。

在四种出世间圣道每一者之后,声闻圣弟子通常都会省察道、果与涅盘,前三种道还会省察已断与残余的烦恼,但第四圣道则只有四种,因为已完全解脱的阿拉汉再无可省察的烦恼。

注:[36] 入流:巴利语sotàpanna。sota, 意为流,河流;àpanna, 意为已进入,已到达。《增支部?第十集》之义注中说:「入流者,为已进入圣道之流。」(sotàpannà’ti ariyamaggasotaü àpannà.) (A.A.10.64)

汉传佛教依梵语srota-àpanna音译作须陀洹、窣路多阿半那、窣路陀阿钵囊等。

以上是就圣果位而言的。若就圣道位而言,巴利语则为sotàpatti。sota (流) + àpatti (进入,到达),中文也译作入流。在圣典中也常作sotàpattiphalasacchikiriyàya pa?ipanna,直译作「为现证入流果的已行道者」或「正进入证悟入流果者」。

[37] 从证悟入流果之后就不可能投生在低贱的家庭,只会投生于大富贵家。「两或三家」即投生在天界或人界两或三次。

[38] 一来:巴利语sakadàgàmin。为sakid (一次) + àgama (来,前来) + in (者, …的人)的组合,直译为只来一次者。《中部?若希望经》注中说:「一来者,为回来一次。」(sakadàgàm?’ti sakiü àgamana- dhammo.) (M.A.1.67)《人施设论》注中说:「再回来结生一次者,为一来。」(pa?isandhivasena sakiü àgacchat?’ti sakadàgàm?.)(Pp.A.34)

汉传佛教依梵语sak?d-àgàmin音译作斯陀含、沙羯利陀伽弥等。

[39] 不来:巴利语anàgàmin。为na (不) + àgàma (来,前来) + in (具有)的组合。在《五部论注》中说:「不来者,名为对欲贪、瞋恚于心不动摇,以及决定性不会再从其世间退回来者。」(anàgàm?’ti kàmaràga- byàpàdehi akampan?yacittàya ca tamhà loka anàvattidhammatàya ca ?hitasabhàvo nàma.)(Pk.A.188)

汉传佛教古音译作阿那含、阿那伽弥等,也意译为不还。

[40] 五下分结 (pa¤cannaü orambhàgiyànaü saüyojanànaü):下分,意即连接到下界的;为投生到欲界之缘的意思。五下分结即前面所说的三种结,再加上欲贪结和瞋结。不来圣者已断除了这五种下分结。

[41] 成为化生者,在那里般涅盘 (opapàtiko assaü tattha parinibbày?):不来圣者已排除了胎生等三种生,只会化生为梵天人,并在梵天界那里般涅盘。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