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的规矩 – 万行法师

按过去丛林里的规矩,每次打完禅七解七后,凡是参加禅七的,都应该讲一堂开示。那么闭关出来的人,也应该给大家讲讲开示。不管你用功达到哪个程度、效果好坏、功夫深浅,都是自己修行的感悟。因为在讲开示的时候,都是讲自己通过修学以后,对佛法的认识,并不一定需要引经据典。

实际上讲开示,要比讲经困难得多,因讲经它有一个主题思想,有个路线,有个框架,还有个纲领;而讲开示呢?它不仅是讲自己内在的“心经”,而且讲出来以后,还要有一套很清晰的思路。也就是说讲出来的“理”很清晰、很明了。“讲开示”往往是讲自己内在的“心经”,而“讲经”,实际上是讲外边的,某个祖师、某个佛、菩萨的经。讲开示都是由自性流露出来的、自己修行证悟以后的内在的心经,而不是外边他人的经。

讲开示可以说明自己内在修道的历程以及证悟的层次;而讲外在他人的经,往往是照本宣科,佛语怎么说,我就怎么讲。在丛林里面有这么句话:“老参怕讲开示,新参喜欢讲开示”,因为“新参”在没有亲履本地风光的时候,什么都敢讲,什么也愿意讲。而真正亲履本地风光又走出来的“老参”,一是不愿讲、二是不敢讲。因为听的人如果没有达到那个层次,你讲出来他也听不懂。另一方面他没达到那个层次,你讲出来以后,反而容易误导他。实实在在的悟境,本身它已经超越了语言和文字。过去的老参,在讲到真实功夫的时候,通常会用一句话一带而过。比如:“言语道断”、“心领神会”、“不可思议”……等,指的都是那一个层次的境界。因为用语言表述出来,你就会随着对方的语言转过去。如果他不用语言表述出来,你会朝四面八方,乃至十方去参、去静虑。所以佛一生中在讲法的时候,常常是一边讲,一边再把自己所讲的话否认掉。古人通常讲“一落言诠,离道远矣”。只有不落言诠的时候,道方为究竟。有好多初学佛的人,说释迦佛“故弄玄虚”。讲到真正境界时,都要说:“不可说”、“不可思、不可议”。实际上佛也是在感叹文字的匮乏。文字它是有相般若,可是大家往往都想用有相般若来完全阐述清楚实相般若。

何为实相般若?也即无相般若。用有限的般若,怎么能把无限的般若阐述得清楚呢?古时候的祖师大德、乃至佛菩萨,在讲到关键的时候,突然来个急刹车。而我们现在没有完全达到实相般若的境界,还是处在途中、在朝这个方向走过来。既然是走,还是处在有为的阶段,既然是有为的阶段,就完全可以通过语言描述出来。只有达到实相无相的层次时,才能够说“言语道断”、“不可说”、“不可议”。

今天应超师从洞里出来,他闭了八十天的关,必然会有一番感受和认识。我们请他讲讲这八十天的思想心得,我们也从中能够受益。内在的根本智重要,外边的后得智也是很重要。我曾经讲过,为什么古时候的祖师大德,通过三分之一的时间获得了“根本智”以后,还要拿出三分之二的时间,出去学习“后得智”呢?如果你拥有了内在的根本智,而没有后天的后得智,那么先天的根本智是很难以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像过去有很多古师大德用十年的时间,就已经证得了“根本智”,还要花二十年、三十年的时间出去云游、参学,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后得智”。

功夫用得好、方法正确、心态平和的话,三年绝对会有大的成就。佛门里边通常讲“世间”学问和“出世间”学问,你获得了出世间的学问,你世间的学问不通达,仍然没有办法把你出世间的学问推销出去。但是你一旦有了出世间的学问,就如同你做人有了脊梁骨一样,永远不会随风四面摇摆。佛门里有句话叫“耳根子太软”,这一类型的人,他就是没有内在的这根脊梁骨。听说这个师父修得好,跑到这儿来追随他;听说那个师父修得高,又跑到那儿去围绕着他转。转来转去,围来围去,最后把他所遇到的几个师父全都否认掉。就是因为他内在没有脊梁骨,所以他总报怨别人不究竟。只有自己内在树立了这根脊梁骨以后,才不会随人家跑。随人家跑,就是没有正知正见。这根脊梁骨就是正知正见。就像你们今天跑到万行面前,也是一样的道理。明天再来个“活佛”、来个“法王”,一转身,又跑到那边去了。后天又来了一个“更大的法王”,又跑过去了。都是这样!参学不是不对,但是你自己内在一定要有正确的知见,才能够参学。你内在没有知见,就很容易让自己误入歧途。

现在我们请应超师讲一讲他的体验。

(应超师讲了他进关前、中、出关后的心理活动,对师父慈悲的感恩,对护关居士的感激,等等。)

就闭关来讲,会有以下几个反应过程:

在进关7天以后,有一段时间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且有一点点焦虑;再就是一口气到70天的时候,会渴望出来;如果你没有出来,咬牙挺过去了,这三年的关期就会圆满。

实际上在70天左右这个阶段的感受,不是我一个人有,过去好多闭过关的人,差不多都是七、八十天的时间,就走出来了。因为在这个时间段,身心的力量浮动比较大。如果在这个阶段把这股力量给降伏了,它就不会再起来。如果没有降伏,你下一次再闭关,到了七、八十天这个阶段,还是会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迫使你想出来,不愿意再闭下去。因为身心都有一种记忆功能。你这次闭到这么一个阶段走出来,下次再闭,还是会在这个阶段走出来。就像我们学坐禅的人,如果你第一次学坐禅的时候,一口气坐了一个小时,以后几乎每次都能坐一个小时;如果你第一次坐了半个小时,以后几乎每次坐到半个小时的时候,都想把腿拿掉,下座活动。如果你一咬牙,挺过去了,再给它重新设定一个时间,把这股力量给扳出来,以后它又会形成新的记忆,习惯了你新设定的时间。

当三个月闭关时间成功了以后,在到了半年时间的时候,身心还会出现一点焦虑。但这时的焦虑不会持续太久,最多也就是5分钟的时间。然而在关中的5分钟,如果处在焦虑状态,那身心的感受真是无法形容。当动了“想走出来”这个念头以后,一分钟都不能再坚持了。

过去有很多闭关的人,当他准备闭关时,就在内心非常明确、肯定地告诉自己要闭几年。这几年不成功、不圆满,就不出来。当一个人真的动了心以后,他的身心里边就有了这个力量存在,或者说是把这个记忆给输入进去了。如果你给自己订的:不到三年不出来,那么这个记忆它一定会到三年的时间,到了三年,他自己就会动念头走出来。就像我们明天早晨要赶6点的班车,你在晚上睡觉前告诉自己,明天早晨5点40一定要起床,那么第二天早晨你一定会按时醒来。为什么能这样呢?因为身心有一种记忆力,你把程序输入进去,它就会产生记忆。这也就是为什么古人说修行的人一定要发愿。

要给自己制定一个期限。这种方法对大多数人来讲,非常有效果。佛门里讲“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当一个修行人一起心动念,就会和三界内外的力量沟通。只要你是真的起心动念,就一定能够走出自己的空间,和外边大的空间的力量融为一体。前几堂课我曾经讲到:当一个修炼的人进入了第七层墙的时候,他的念力就非常强。他如果认为自己做事情能做成,他真的就能做成,他如果认为自己做不成,结果他真的就做不成。因为进入第七层墙的时候,你起什么心,就招感什么果。起心动念它本身就是个因,有了这样的因,就一定会结这样的果。一个常人,为什么这方面的力量不太强呢?因为他的心太散乱,他的起心动念,不是由第一层墙的力量起的,而是通过头脑来的,很少渗透到第二层墙。

今天下午来了一位广州的老居士,他修道的心是比较高强的。他说八月十八想来闭关,问我有什么条件?我说:你闭关前写一份责任书,说明在关房里出现任何意外(比如死亡了,疯掉了……),都和东华寺没有关系。其余的你就不用再管了。至于吃、住、用以及护关等,我们全部给你安排。另外,你要来到这个地方先住一段时间,让大家对你有个了解,你是不是在逃犯? 以后闭关中心建起来的话,来要求闭关的人,必须要写《责任书》;是比丘,要看他的戒牒;是沙弥,要看他所在寺庙的证明。如果身份不明确,绝对不能接纳。不管你是谁的关系介绍的。不能因为你有关系,而坏了我们道场的规矩。不出问题便罢,出了问题谁都担当不起。居士来 ,我们也要通过一些途径,查明他政治是否清白。

当然,我也不希望在东华寺出现以上所说的情况。因为建一个道场很不容易。广州这位老居士,他可以达到随时进入状态。他在家里已经关闭了四年了,我对他说:你虽然有这么高的境界,但你还是要到我们这里来,和这里的知客师、当家师认识认识,了解了解,和护关的人也熟悉一下,你不了解我们,我们也不了解你,是不能马上进关的。按过去丛林里的规矩,要来这个庙里闭关,最少要为常住做一年的事情。实际上这是在为自己培福报。因为你闭关三年,别人为你端吃端喝三年,而你只为常住做一年的事情,可以说是不多的。名义上是为常住做事,实质上是为自己培一年的福报。你们居士闭关,我们庙里要适当地收一点生活费,每天10元。如果你能闭到三个月,以后的生活费用全都免掉。对这个老居士讲了以后,他说:“我在这里闭关闭多久,生活费就交多久,我知道修行叫别人端吃端喝,是在舍自己的福报。”修行人一是修福报,一是修智慧。纵然你修行开悟了,你没有福报,做任何事都做不成。一个人能够成就大事,智慧重要,福报更重要。

这位老居士已经67岁了,他能够发这么大的愿力要闭关,我对他说:你这个心很难得,不管你能不能闭得成,我都会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来体验一下。我也希望我们东华寺闭关的人,能够有一个长期闭关的。本来我最初计划要建100个关房,通过这一年来所有闭关人的情况,我马上决定只建50个关房,不建那么多。好多人来闭关时 “雄心万丈”,你不让他闭,他一定要闭。我一看他,就知道他闭关不行,那么浮躁、那么激动、思想那么极端。可是我又不能不让他闭关,如果我不让他闭,他会说:“你这个道场就是给人家闭关的,而且你又有地方(关房),为什么不让我闭呢?你不相信我?还是跟我过意不去?”我为了要面子,就让他们闭。结果是一闭关,三天、五天跑出来,十天、八天跑出来。要出来时是“万丈雄心”,谁都挡不住,一定要出来。

好多人想闭关都是出于好奇,不知道闭关是一种什么感受,但是你只要能够发这种心,确实已经很不简单了。不管你能闭多久,你敢这样想,这样做,这种精神就很了不起,多数人连想都不敢想。好多居士来了,闭了三天都受不了跑掉了。因为闭关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你坐在山洞里,功夫用不上路,在这里打发时间,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身心没有片刻的宁静。

实际上自己能不能闭关,到不到时间,自己非常清楚,根本不需要问别人,你一个人关在屋子里边着不着急(比如说一、两个月不出这房间,你会不会着急),你是否随时能够进入状态(功态)?是否能够和道相应?难道自己不清楚吗?难道说你在房间里用不上功,进到山洞里才能用得上功?实际上真正的闭关,是走出山洞,进入红尘。这叫做“闭大关”,由红尘进入山洞,这叫做“闭小关”。在红尘里,直接考验的就是我们的六根。而在山洞里面呢?前五根都考验不到,只能考验我们的意根,因为住在关房里,眼、耳、鼻、舌、身自然被切断,也就是说五根与五尘没办法对应了。

以后凡是来这儿闭关的,顿汉和觉西,你们两个要严格把关考核,一定要搞清他的身份。我就是管他的功夫,看他到不到闭关的时候、境界怎么样。你们要搞清楚他有没有政治问题。当然,我们也不希望有这样的人出现在这个道场里面。过去丛林里有这样一句话:“宁可佛法没人要,不拿佛法送人情。”因为佛法本来是大多数人很难认识到的。当他没有认识到的时候,你送给他,他反而当作垃圾。如果他是识货的人,你怎么难为他,他都能够接受,他都能够把你的货给买下来。佛门里常讲:“方便出下流,慈悲出祸患,”如果他是块材料,他不会因你给他脸色、跟他过意不去就退失道心。如果他是一个没有道心的人,你怎么鼓励他、成全他,最终他还会报怨你。当然我们也会尽力做到:只要大家发心闭关,都可以成全大家。闭不住那是你们的事情,如果说我们有条件而没有给你提供这个机会,那真的是说我们做得不到位。

有时我也经常想,现在我们花这么大的心力来建这个道场,一旦建起来,是否能够有人闭得住关?是否能够有一个人在这里成就?都很难讲。果真有一个人在这里成就了的话,那我们来创建这个闭关中心的这一帮人,所得到的福报和功德,生生世世受用不尽,哪怕是有一个人成就,我们第一批来东华寺创建闭关中心的人,生生世世的福报都用不尽。比如说我们自己没有修炼成功,可是在这个道场里有人成就了,那么不论他处在任何一个虚空层里面,都带有我们的一种力量,和他是一体的。比如说他超越了三界,那么我们也自然跟着他超越三界。佛门里讲:“供养十方诸佛,不如供养一个无心道人。”何谓无心道人?佛、菩萨就是无心道人,成就了的人就是无心道人!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