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心的方法 – 观云法师

观心的方法
观云法师
  各位营员,晚上好。今天,按照这次静修营的安排,晚上7点到8点之间是禅修时间。
   有些营员可能已经有一定的禅修体验了,但是,肯定也有部分营员是第一次体验禅修。所以,我要先介绍一些最基本的禅修知识。
   禅修就是俗话说的打坐。禅修的含义,从字面上来讲是静虑修,禅是禅那,本意是思维修或静虑修,但在中国,禅宗的禅,其含义不同于静虑这个层面的含义;修,就是修行。
   从古到今,禅修用功的方法很多,流派也很多。佛教最早的时候,是佛陀针对当时的人介绍了很多禅修方法。至今,这些修行方法,在南传佛教还保存得比较完整。汉传佛教中禅宗的修行,在宋代以前,方法活泼多样;宋代以后,强调“参话头”。参话头的方法,至今在国内一些禅堂仍然在用,教界举办一些夏令营的时候还有介绍和传授。其他宗派也有各自的禅修方法,比如说天台宗、华严宗,有止观的教法。另外,净土宗有念佛,把念佛作为无上深妙法。藏传佛教的禅修,一般是在上师的指导和加持下,修满一定的加行之后,有特殊的口诀和修法。
   我们学习到佛法的教理,要真正落实在我们的生命里,禅修是一个重要环节。今天晚上,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些禅修的基本常识,后面再带领大家初步体验一下禅修,希望大家能有所收获。
禅修前应做的准备
  介绍一下禅修前应做的一些准备工作。
   一、打坐之前,先要把外围的事务要处理好。
   我们不能在炉子上烧着开水的时候去打坐禅修,这样容易误事。禅修,要尽量选择没有事情打扰的时候,或者时间比较充裕的时候,比如在晚上,家里其他人都休息了以后。
   二、禅修的环境,尽量选择安静的环境。
   特别是禅修初入门的人,应尽量避免在吵闹的环境中禅修,如在有别人可能来的环境,打坐之前还可以在门上贴张纸条什么的,让别人知道你在打坐,否则可能会受到打扰。
   三、不要在饥饿和很过饱的状态下打坐。也不要在十分疲惫的时候打坐。总之,禅修时,不要让身心处在极端的状态下。
   四、不能在特别冷和特别热的环境下打坐,也不能在风特别大的环境下。有人讲究“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打坐时故意克服寒冷,这是不对的。因为打坐时,身体很容易受风寒。所以一些禅堂里,夏天打坐都用包腿布。有些人夏天图凉快,在客厅里打坐,两边门窗大开,风穿堂而过,这样容易受风。
   五、禅修之前应该具备一些教理的基础,对心行的特点应有所了解。我们平时用得最多的就是第六意识,思维、计较、分别、情绪的反应,都在第六意识里。禅宗讲参,是“离心意识参”,打坐实际上是要超越第六意识,直接去面对生命的本来状况。如果在禅修过程中,我们还是习惯地用第六意识,局限性非常大。所以,一定的教理基础很重要。我们可以通过看书、听讲座,获取相关的知识。
   六、要亲近禅修指导老师。在禅修中,每个人的根器不一样,理解不一样,具体情况不一样。如果没有老师指导,禅修时遇到一些情况不知道怎么处理,容易走弯路,倘若比较执著,甚至会出问题。
正确的姿势要领
   打坐时,臀部后面要垫得稍微高一点,腿部要稍微低一点,这样有利于身体的稳定。如果前面高、后面低,人的脊柱会感到不适的。
   大家坐的这个拜垫是平的,这一般是拜佛时用的,用它长时间打坐有点不太合适。南传的一些禅师,打坐时后面用布袋子垫着,布袋里边装的是一些谷物、豆类,有10到15厘米高。现在大家用这种拜垫打坐,可以坐在拜垫上,腿放在拜垫底下。
   过去有些禅堂里,对出家人的腿子有严格要求。出家人要“三冬四夏”熬腿子,腿子经过三个冬天四个夏天之后,基本上就柔软了,腿子不再是打坐的障碍。清代有这样的说法:“金山的腿子,高旻的香。”金山寺的规矩很严,一般来说,腿子不过关的人不敢进那里的禅堂,要在自己的寺院里修得差不多了,腿子没问题了,才敢去金山寺讨单。过去讲:上等的禅和子到金山寺住禅堂;中等的挂一单;下等的隔江望一望,不敢进去。
   静修营里,不对腿子做严格要求,我只是把相关知识给大家介绍一下。
   你们看,一条腿放在另一条腿上面,这就是单盘;两腿交叉,脚心向上,这就是双盘。不管怎么盘,要以坐下来身心比较稳定为目标。
   禅修中,不要把腿子如何当成目标,怎样用心才是重点所在。
   有一位禅师教授步行禅,是在行走中全身心地感知脚踩在大地上的感觉,训练专注和观察的能力。连换步的时候重心是怎么转移的,都要觉知到。很多人在这样的过程中受益。有个坐轮椅的人问这位禅师:“我没有腿,步行禅的禅味我就体会不到了吗?”这位禅师说:“你可以在修行步行禅的人中间选择一位,他走的时候,你可以专注的用心去感受,他的腿也将是你的腿。”那个人坐在轮椅上,用心去感受。过了几分钟,他流下了两行热泪。显然,他用心觉知到了。
   腿子不是禅修第一重要的因素。但是,合理的坐姿有利于身心的调整,也很重要。如果姿态总是不正确,时间长了也会产生负面影响。
善用我们的心
   接下来,就要用功了。佛法是心法,在心上用功。“念佛不用嘴,参禅不用腿。”用的是什么?就是用我们的心。
   心,非常奇妙。有时候,你想让它怎么样,它偏不能怎么样。我记得看过一个片子,两个大人在说什么话,担心小孩听到,就说:“哎,你小声点,小孩在睡。”小孩听到以后说:“妈妈,我已经睡着了。”心就像那个调皮的小孩一样。修行的过程中,要明白心的原理。如果你刻意地想让心一定要怎么样,反而不好调伏它。
   今天晚上,我想给大家介绍的是观心的一种方法。这个方法,相对其他的一些禅修方法而言,比较简明。
   这个禅修方法,供大家参考。每个人适合的禅修方法不同,今晚的集体活动中,如果你们平时有自己长期适应的禅修方法,也不一定要用这个方法。我要介绍的是用正念观自己的心,是觉照的方法。
   平时,我们不是迷失在对过去的回忆里,就是在盘算未来。即使在当下,也是想东想西。禅修时,尽可能保持当下这一刻心是鲜活的。
   回想过去的事情的反思,是回忆;对未来的憧憬,就是妄想。这两种状态,念头和事情都有时间上的差距。所做的事情和你对这件事情的觉照,是同时进行的,这才是正念。
   也许禅修之前,我们在想念家里的什么亲人,或者是单位的什么事情,现在把这一切都放下。无始以来的过去,和没有穷尽的未来,这都是时间上的概念。我们把时间设定到当下这一刻。把我们的身心,不管是哪个方面,都收摄到当下。
   我们长久以来,用我们的心去判断,去分别,去看外在。今天,来照顾一下我们的心本身。从来我们都是为他人服务的,今天,我们来观察这个为他人服务的主体。如果你像一个灯管,每天开着都在照亮别人,今天,把光全部收摄回来,照亮自己的生命。
   用我们的心,来观察我们的心。
不怕念起,只怕觉迟
   大家可以试一试。每位营员穿着的统一服装背后,都写着两行字,坐在后面的人能够看到。我们看到眼前这两行字的时候,可能会把字默念一下,这就是念头了。对这个思维的过程,我们要如实地观察到。只是观察,不要取舍。
   如果你们对我所讲的话产生了思维,那么你要清楚:“我刚才在动这个念头,想法师的话是什么意思。”我的话好比是指月亮的手指头,与你们自己的观照相应的,才是那个月亮。
   如此,我们观察自己的心。任何一个想法出来,我们都要观察到。每一刻,如果有念头,我们要观察住这个念头,看这个念头往哪里去。只要一观察,念头就像吹出来的肥皂泡一样,破灭了。有些“肥皂泡”可能持续几秒钟,有些是半分钟、一分钟。
   如果身心清净,没有任何念头,很好,那我们就观察没有任何念头的状态。
   如果发现自己不断产生杂念,也很好,应该高兴,这说明我们正念现前了,否则怎么能观察到这些念头?
   禅修,不怕念起,只怕觉迟。我们修行,并非要修成木石一样,而是不管有没有念头,自己都要知道。
   我们的心具有观察的能力,现在我们不用这观察的能力观察心外的东西,就观察心本身。在正念之中,每一分每一秒的生命,都是如此鲜活和真实。
   我们能观察的心,和所观察的心,在此时此刻,不是两个东西。
   我们的身体有任何状况,比如身体稍微发热,腿稍微发痛,我们都要观察和体会到。
   如果我们的腿痛到难以观察,我们可以把腿轻轻地放下来,但是动作幅度要小,不要影响他人。
   在我们观察的过程中,任何引起我们身心注意和反应的现象和过程,都应该被我们观察到。整个禅修过程,就是我们自己观察我们自己身心的一个过程。
   佛陀开示,世间的一切都是无常的,包括我们的身心。我们在观察的过程中,会观察到我们自己,某一个念头,或者某一种身体的感觉,是如何产生、持续、变化、消失的,我们就是在观察无常的缘起。
   我们观察身心的能力越强,我们对外在的人、事、物的观察就会越深刻。
   接下来的时间,15分钟,我们认真、专注地观察自己的身心。
  (集体禅修15分钟……)
  大家可以把腿慢慢放松一下。
   正式的禅修,止静的时候是三声木鱼,开静的时候是一声引磬。
   今天我主要是讲观心的方法,具体的细节并不是有板有眼、可以凭据的东西。在南传佛教里,有很多具体的禅修方法。比如说,安般禅法是观察自己的吸气和呼气。用这些有依凭的方法,操作起来可能会更加方便一些。但是,我介绍给大家的观心方法,可以随时随地去用。你在等公交车的几分钟里就可以观察,哪怕只是一念的观察。
   我们平时对自己的身心没有当下了知,就是失念,也就是没有正念的状况。
   济群法师说希望大家做“三好营员”,生活好,学习好,休息好。要把这“三好”做到,实际上就是正念。
   我们这种方法,就是训练自己对当下身心状况的了知。
常见的两大问题
   昏沉和掉举,是禅修中经常会出现的两个问题。
   打坐时间稍长,有些人就有点瞌睡了,丧失了观察。这个状态在禅修里就叫昏沉。打坐的时候出现昏沉,我们发现了,就把身体挺一下,整顿一下身心,打起精神重来,继续观察。由于刚才睡了,你可能对刚才的昏沉有一点懊恼,对这一点微小的懊恼,也要能够观察到。如果的确实是因为缺少睡眠而困了,那么干脆去睡觉,等精神饱满了,再来禅修。
   还有一种可能发生的情况是,打坐的时候,我们的思维非常活跃,东想西想,就是不能观察自己的身心。但就是无法与法相应。这是掉举。这时候,我们可以用观察呼吸时的出息和入息,来做一些针对性的练习。还有人说,我的心无论如何都不能跟法相应。那么,我们可以直接观察这个不相应的身心状态。
   总之,不要让身心处于分裂或者对立的状态。
禅修时间的灵活掌握
   然后,讲一讲禅修时间长短的问题。刚开始的时候,时间可以稍微短一点,坐五分钟,十分钟,或半个小时,都可以,并不是一定要坐多长时间。关键是,我们要使自己的心变得专注,在禅修的过程中,专注地保持正念。
   可以阶段性地禅修,比如说,我今年,或者是上半年,或者是这半个月,专门修止。
   所谓止,就是把心置于一处。我们的心平时是很散乱的,禅修的时候,要把心专注在一点上,使得我们的心有力量。我们用这种专注力观察身心的变化,这就是观。止观,就是这样一个道理。
   具体禅修的时间长短,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决定。实际情况有两个方面:一是客观的,比如说半个小时之后有什么事情,于是设定坐20分钟;一是自己心行方面的,有些人,心狂野惯了,专注五分钟就很难受,十分钟就更难受,或者腿子受不了,那就可以打坐15分钟到20分钟。
   经历了不断调整、适应的过程,功夫纯熟了,身心相应了,打坐时间可以循序渐进地加长。
禅修的意义

   在野外,我们要生火,没有打火机,有凸透镜,可以把太阳光聚集到一个点上,把一堆柴火点燃。把能量集中到一个点上,会有所突破。
   我们平时的心是散乱的,散乱的心没有力量。由于心是散乱的,我们对人世间的人、事、物的观察也是肤浅的。当我们经常训练我们的专注力,我们的心将会变得有力量,对一些事物的观察就比一般人要深刻,能穿透一般人穿透不了的东西。
   “置心一处,无事不办。”把心置于一个点上,当你有这种能力,长时间观察身心的苦、空、无常,可以帮助我们认识这个世间的真实,甚至可以藉由这一途径得到解脱,这就是禅修的意义所在。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