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观与入定 – 万行法师

跑完香有什么感觉?身上有没有发热?若没有,那说明时间对你们来说还不够。如果跑好了,会有暖流从脚底产生,腿也不那么僵硬,坐下来容易静,散乱的心很容易收回来。如果跑重了,身体疲劳了,思维也缓慢了,容易入睡。一个人之所以杂念多,就是因为精力太充沛,躺在床上也不容易入睡。如果一个人太疲劳了,躺在床上什么杂念也产生不起来,很容易入睡。

为什么禅堂里静坐的人饮食特别少?一是为了对治昏沉,二是为了对治杂念。当一个人杂念不产生了,你们说在这个时候,将是一种什么境界?怎么用功?也许你会说:我还没有到这个境界。佛门里常用的一个字叫“参”。那么今天你们就参,没有杂念的时候,你们在做什么?怎么做?有了杂念当怎么处置它?我对治它的办法,就是不迎、不拒、不跟随。

那么延伸一句,不迎、不拒、不跟随,这时的你,又在干什么?这又是一个问题!打坐的时候,不是不让想东西,而是不叫你胡思乱想。如果打坐的时候什么也不想,一个个傻乎乎的像木头一样,那怎么开智慧呢?如果在静坐的过程中不想的话,你坐100年也不会开智慧!

佛门中有个用语叫止观。“止”是熄灭妄念,专心于一个境界上。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入定了。定到了一件事情上,乃至定到一个问题上。你不能定到一个问题上,就叫散乱。如果定到一个问题上,没有提起正念(没有观),你就没办法开智慧。“止”是为了定,“观”是为了开智慧。为什么不用“想”而用“观”呢?这个“观”字用得非常妙。“观”,很重要。观之一字,又见面了,意味着原本就有,不需外求。

通常佛门里把止、观连在一起,实际上是两重意义。后来又延伸到观想,这又是两重意义。有人说:我也在观,为什么没开智慧呢?“观”不是“想”。实际上“止”是定到一个事上,一个问题上。“观”是审查的意思。那么“想”又是什么意思呢?是追究的意思,你们通常习惯在静坐的时候,把自己观想成阿弥陀佛,或者是观音菩萨。这样想固然也没错。通常禅堂里有个词叫参究。参究和“想”的实质意义是一样的。比如说在你们静坐的时候,产生了一个念头,你说:“不管它”。“不要住在上面”。问题出现了,不管怎么行?没有解决问题,理不明,智慧就不能开。你一直止在一个问题上,那是“定”,而非“慧”。在你静坐的过程中,每个念头来的时候你要观察到,去的时候你也要观察到。并不是像大家说:“念头来了不管它。”,不管它,那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实际上每一个念头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你仅仅是个旁观者。你如果把这个方法用久了,训练熟了,你就是止、观双用。如果这个方法不会用,只能先修止,再修观!如果这个方法用得很熟练了,你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突然跳进去,与妄念合二为一,融为一体,这时就没有“能”看的和“所”看的。就像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周围发生的事情,你看得很清楚,没有参与。可能是怕惹麻烦,也可能是没有胆量参与,或者说“与我无关”。如果有一天事情与你有关,你还不敢参与的话,那么我们打坐出现的境界,你如果敢和它合为一体,以后在日常生活中发生的问题,你就不会回避。因为日常生活中出现的问题和你打坐中出现的问题,道理是一样的。

为什么我说要想修道,要学种菜、养花?因为种菜、养花是一件非常细心的事情。乃至于做饭、做菜做得好,说明你细心、很会把握火候,很会搭配。同样,你自己修行也需要搭配,比如说今天生理有反应,你怎么对治?明天心理上有反应,你又如何对待?这都需要调配。在日常生活中看一个人的做事方法与风格,就意味着他修道、用功的方法。因为这二者之间的用心是一模一样的。如果说你在日常生活中马马虎虎,用这种风格去修行,也会是马马虎虎,打坐时就不会发现妄念,更不会观察定中的境界,我经常看到我身边的人做事非常马虎。这种风格、本性,怎么能修道呢?如果做事非常细心、求完美,一旦转到修道上,也会一个杂念也不放掉。一个漏洞也不会让它出现。所以过去南泉禅师收徒弟,先让你去下地干活,以此观察你将来能否修道。如果一个人在种田的时候,地里长满了杂草,发现不了,在修道时,心田里长满了习气之草,同样也发现不了,不能发现自己心中的杂草,贪、嗔、痴之草。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很聪明、很完美,这就是众生。圣人恰恰相反,不这么看。乃至稍微有点修行的人,都不会认为自己是完美的。凡夫只看别人的过失,圣人只看到自己的过失,不会在别人身上挑毛病。如果说大家学佛修道多年,还不能“止”,或者能止不能“观”,那么你的禅定功夫或修行,根本不可能上台阶。要上升就是靠止观。

在过去用功的时候,古人创造了一个非常笨的方法。但非常有效!身上带着一支笔、一个本子,把自己这一天当中的每一个起心动念全都记录下来。他是采用点、圈、叉来说明一个问题。产生的念头不好不坏,就画一个点;好的念头,就画一个圈;坏的念头,就画一个叉。如果你们采用这种既笨又有效的方法,一个星期下来,你们会发现打叉的时候最多。那时候你会惊出一身冷汗。你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坏念头会这么多。

每一分钟产生无数次念头,看不清自己的念头,又怎么能用功呢?功夫不是打坐坐出来的。用功的方法当然也包括打坐,但打坐并不是惟一的方法。当你把“止”的方法培养出来以后,随时随地都可以“观”。实际上“止观”是“入定”前边的一个加行法。

在入定前,首先你会感觉到身体逐渐、逐渐消失,不存在了;接着是呼吸逐渐、逐渐微细;再下来会发现自己的念头逐渐、逐渐减少,不存在了。这是入定前的三个层次,每个人入定前都必须经过这三个步骤。当你妄念没有了,这时身心内外就像一面镜子一样,内在偶尔产生一个念头(即游丝的念头和起初的念头又不一样),这种游丝的念头好多人觉察不到,以为是没有念头。初禅、二禅,还没办法断掉游丝念头,只能熄灭粗糙的念头。

一般初禅、二禅、三禅,前三禅身心都会产生一种喜乐。“喜”是指心理的感受,“乐”指的是生理的感受。那就是说,在前三禅,生理,心理还没有完全空掉,只是妄想熄灭了。有的人在静坐的时候,偶尔也能碰到入定的感觉,但不知道怎么出来的,出来后想进入又不知道怎么进去。这是为什么呢?就像你们平常睡觉时,不知道怎么睡着的,也不知道怎么醒来的。如果有一天你能够知道入定是怎么进去、出定是怎么出来的,也就意味着掌握了怎么睡着,怎么醒来,也就对生死做得了主了。

掌握了死亡的人,在临终的时候,就像入定一样,也就是采用入定的方式去死亡。怎么入定就怎么死亡,怎么走掉。死亡的经验和入定的经验是一模一样(指圣人的死亡与入定是一样)。死亡的时候逐渐逐渐感到身体消失了,再感到呼吸停止了,再感受到念头没有了。打坐时同样也是身体空掉了,呼吸没有了,念头没有了。都没有了,还有没有什么存在呢?带着一个觉知的力量,来去自由、横超三界,逢山过山。逢海过海。走直线不走弯路,真是直来直去了。你们坐在这里念头就是直来直去。是不是想到北京就去北京,想去天津就去天津,想去上海就去上海?而不是铁路线那样(沿着路线弯弯曲曲地去)。

死亡之后,觉知超然于虚空之外,独来独往,来去自由的时候,你会感觉到什么叫解脱。那你们会说:我在做梦的时候,有过这样的经历。为什么不能把梦中的境界让它在定中产生呢?想(思维),靠独头意识,禅定中的境界也会靠独头意识。禅定功夫深的话,它绝对不是靠独头意识产生的。为什么有的禅定功夫深的人,全身消失,呼吸微弱,妄念消失了,觉知不能持久?这是禅定功夫不持久。为什么不能安住于禅定里边?最初是因为不能清清楚楚地知道,乃至把握如何进去、如何出来。经过无数次的训练、实践,才能有一天达到随时从定的境界中出来,随时进去,定境要多久就能多久。在禅定境界中已做得了主,要坐多久,就坐多久。就像今天在观音洞里打坐,没有电灯,凭感觉慢慢摸进洞里,又凭感觉慢慢摸着出去。一开始可能不知道怎么摸进来,又怎么摸出去的。如果你反复的摸进、摸出,就掌握了它的规律,随时可以进出,想在洞里停留多久,就停留多久。这就是禅定功夫。

今天讲得是最基本的,也是最终的。开悟的人就是通过这个方法入定,学坐禅的人也是用这种方法。

* 大家打坐都是胡思乱想。如抓住一个问题,一直追下去,就不会胡思乱想。如果一件事情牵动了你的心,你就不会胡思乱想。(只想此事)如果不能,说明修道还没有牵动你的心。

* 功夫不高的人,靠念佛的习气往生西方。功夫高的人,靠定力往生西方。定力也是习气熏修来的。

* 一个人的性欲容易超越,情欲不易超越。前者属生理,后者属心理。三禅修完已超越性欲,四禅修完不一定超越情欲。超越了性欲不会堕入三恶道,超越了情欲才可超三界。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