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参老和尚开示:修行次第之-观心

    我上次跟大家讲过,我们受了三皈依,应该行持三皈依,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在行待过程中,我们要对治日常生活当中一些存在的问题。因为这一切问题是由我们自己心里产生的,一切诸未能都由我们自己心里产生。就是说我们对一切事物的看法,认识上不同,不能够统一,就有争议。我们自己的心就不能够清净,心不能清净,我们就得观察观察我们的心。

    皈依佛之后要修行。我上次告诉大家就是念佛、念法、念僧,但是有些具体的事情上,你要用具体的方法去分析、观察,才能够克服所存在的烦恼、所有的过患,这就需要观。观是修行的一种方法,要观心。怎么样观呢?当你有烦恼或干你要发脾气的时候,或者是你心里受到外在客观环境的引导、影响,有的时候是从你自己的内心里头生起的烦恼,总共有这两种情况。

    从你内心生起的烦恼,以及外在环境影响所生起的烦恼,这两种烦恼略有区别。比如人家骂你或者是侮辱你,就是不合乎道理的,加诸你身上的一些事物,这是外在环境来的。要是你自己的内心,无缘无故,好像自己跟自己过不去有时候是你不可理解的,或是你忆念过去想到某一件事情,你心里生起烦恼来了,或现前有所求得不到,生起烦恼来了。那么,这种烦恼是你自己内心生起的。比如你起贪,起嗔恨心,起一种邪见,邪见就是看问题看得不正确,这就是贪、嗔、痴三恶,你要随起随对治,对治的时候,就是观心。

    我们前面讲了三宝,你要用三宝的功德,用三宝所教导我们的来对待。就举宝为例,在法宝所提到一些问题,你要用那个法义来对待你现行所起的一切。比如说我们贪欲心很重,你要观想身体,观想人身的不净。人的好、坏、美、丑,都是你自己心的分别。我们就是一层皮,包著里头的血肉;如果把这层皮换了,没有什么好、丑。还有,什么人最美啊?跟你有情的最美;没情的,他再美,你看著他不美了。这里头有一个前缘、前因。你要这样的思惟、观察,你的内心就渐渐的明了。

    所谓观就是‘生明’的意思,明就是智慧。因为有了光明,你才能够认识一切事物。比如说有灯、有太阳、有月亮,有了这三种光明,你才能够看清这屋里是什么。如果我们把灯关闭,就什么也看不见了,也就是不明了;不明了,你还能分辨出来什么呢?房屋的事物你都分辨不了来了。所以你必须得到渐渐明。

    这种明是怎么产生的呢?要静。怎么样才能静得下来呢?要观。这是连贯的。如果你发米、发脾气,烦恼来了,是很热闹的,你要对治它。你要观想,为什么会生起烦恼?比如说小孩子不听你的话,你就会生起烦恼。你要他这么做,他偏那么做,你认为他所的朋友是坏孩子,你要他不去,他就气得要死,非去不可,那么你就烦恼,他也烦恼。这就是观察了,你知道方法不对,应当想办法,让你孩子能够真正听你的话。你必须想很多方法,不是硬性的,例如你打他,或者你管他;你反而要随顺他,之后辅导他,使他改正。

    当我们内心生起烦恼的时候,你要静下来找出原因。‘我为什么要生烦恼呢’佛教导我们一切诸法皆是假的,你要好好观察一下子。在观察思惟当中,你会产生一种智慧。你产生这个智慧是你性本具足的智慧,这种智慧一旦产生,你会渐渐的清净一点,这个时候你就能信得佛所说的话,不然佛所说的话你听不进去因为你的信心没有力量,也就断不了烦恼。

    具体说,当我们无缘无故被人家盗去一笔钱,或者是人家偷了我们的车子。你会很烦恼,任何人都会烦恼的。你可以用两种想法来减轻你的烦恼,你认为:‘他偷车,我欠他的。假使他没有偷我车,我开车也许要出大车祸,也许把命丢了。他偷去了,我就捡回一条命。’如果这样子想,你还感觉到很划算,你就愉快了,不会生烦恼。如果不这样想,认为他偷了,你会很烦恼。

    但是,假使你又能念佛,或者念菩萨圣号,这个事情就从另一个角度变化了。在纽约我有个弟子,她以前跟我拜忏拜了几年。她是个姑娘,还没有好对象,一心想成家;虽然信佛,还想有个佛的伴侣,想找一个也信佛的爱人同志。一个女人修行不方便,有障碍,如果有了一个如意丈夫,也信佛,两个共同修,不是很好嘛。她为这个拜忏,拜了几年,找到一个男道友,而且也是在我那里拜忏的。一个男道友,一个女道友,两个拜忏结交朋友了,他们就结婚了。结婚没多久,他们新买一部大车,价值几万块钱美金,停在门口。第二天早上就不见了,两人都很烦恼。这时候我已经不在纽约,她跟打个电话,说车丢了。我就跟她说:‘丢了很多,你们俩结了婚,也没做什么供养,你就拿这个供养众生。谁偷你了?有两种,一种是你欠他的,一种是他帮助你减少你的祸患。你就这样想。这样想,你渐渐就通了,就不烦恼了。’她说:‘佛菩萨要加持我们这次所受的损失啊!’我说:‘你再求菩萨加持,你这边丢了,那边会捡到,也许没有丢。’她说:‘可能吗?’我说:‘你要有信心,有信心就有可能,没信心不可能。’

    他们听我的话,就拜忏了。事情了一个月,警察局找到他们,要罚他们的款,就是罚他们这部车子的款。他们很纳闷:‘我们这部车子丢了很久,怎么罚我们钱?’警察说:‘你这部车子孙什么时候丢的?我们给你拖到警察局去了!因为你停的地方不对。’哇!她高兴死了,罚一点点钱,一部车子好几万块钱,又回来了。这件事隔了很久,她给打电话说,车子又回来了。

    我举这个例子做什么呢?你想这个事儿绝对不要能,可是它就是有可能,这叫不可思议。你认为:‘我这样修能成吗?’你问我,我也主不见得能成;但是你真修了,有时候就能成。

    我们想要解脱,我们想要干净。你想要干净,你也不洗澡,也不洗脸,那怎么会干净了;你要随时光,随时打整,才清洁得了。我们心里的烦恼、心里的垢染,你想顿断,一下就清净,像六祖大师一闻就开了大彻大悟,这要善根深厚。刚才我们有些道友就在研究开悟的契机,这要渐渐来,有渐悟,有顿悟。神秀大师的方法是‘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这是渐修,这个方法不是错误的。佛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渐修,一种是顿悟。顿悟,得从渐修来的。神秀大师是北方人,后来做国师,南能北秀,神秀大师是渐修的,就是我刚才所说的那个方法。南方就是惠能大师,像惠能大师那样顿悟能有几人呢?还是渐修的多。如果你根基深厚,你可以顿悟。有些人,无明来了或者是业障来了,他马上就识破:‘一切诸法如梦幻泡影!’他当时就放得下,不要经过很多过程。有些道友就不行了。一个烦恼了,好多天都克服不了。

    还有,我们忆念烦恼。我这样说,大家可能不相信,谁会忆念烦恼啊?你当然不会忆念烦恼,但是你想过去的事就是忆念烦恼。明明过去的事,他放不下,有时候又把它拉到现在,想起来:‘哎呀!那件事我就是做错了,我该那么做、那么做。’已经过去了,过去不存在了,你想起来就是烦恼。如果想起过去我得意的时候,很欢喜,欢喜本身也是烦恼。我们认为欢喜,但在佛教讲,欢喜也是烦恼,叫留恋过去。你看不破、放不下,怎么自在呢?这都是没有智慧的表现。没有智慧,你永远不会自在的,永远被烦恼所缠缚,你怎么能得到解脱呢?

    皈依三宝了,就像医生来诊脉,来检查你的身体,用X光照,看你的毛病出在什么地方。或者用外科切除手术,或是吃药消除,你才能好。我们的佛所说的法,有些是方法,有些是药味,你服了之后,业障就能逐渐消失。当你身体礼拜的时候,消除你的身业;当你观想佛的时候,消除的意业。这叫消身口意三业,增长戒、定、恋,三业逐渐消除,智慧慢慢增长,你就解脱了。

    反过来,如果你特别懒,不大动脑筋,就是不修观,这叫不精进了,懈怠了。不修观,你智慧生不起来;生不起智慧,你对治不了烦恼;对治不了,你认识不够,内心便永远不清净。我们的心要是清净了,一切烦恼也就清净,大家必须多多观察这个道理。《经心》上告诉我们,你要这样观察之后,就生起了般若智慧;有了般若智慧,再依般若智慧来修,再来看一切事物,事物本质就变了。

    所以古人说:‘观山不是山,观水不是水。’你最初看山是山、水是水,这是凡夫的见解。等你悟得了之后,观山不是山,观水不是水了。等到再进修,观山还是山,观水还是水,你就究竟成佛,还一切事物本来面目。你虽然知道是山,但是你看到的体,不是看山的相;所以看见一个人,你看见人的性,不看人的相,你就不分他男相、女相、好的、坏的;你以是非的观点,知道是非,哪个对,哪个不对,但是你不起是非的观念,这是绝对不同的。例如我们都知道念佛、念法、念僧是对的,碰见一个不念佛,不念法,不念僧的,乃至谤佛、谤法、谤僧的,你认为是不对。

    我举个例子,广东的韶关有座丹霞山,以前住了一位丹霞祖师。他为了度化一个人,到一个地方去,那时天气很冷。他是南方人,到了北方去,天气很冷,他就把庙里的木头佛像,拿来劈了烧了。这是‘丹霞劈佛’。大家认为这是对吗?当然这是错误的,绝对不对的,但是丹霞祖师他这样做是对的。在他劈佛像烧火的时候,庙里的和尚说:‘我怎么把佛像烧了?’丹霞祖师说:‘我没有烧佛像!’‘你刚才劈了烧了,你还不承认!’丹霞祖师说:‘我不是烧佛像,我是在这里找舍利!’他说:‘木头里怎么有舍利?’‘木头里没舍利,我再烧一个。’丹霞祖师要度他,因为他太执著了。

    丹霞祖师是对机的。要是遇见我们,丹霞祖师不会领我们去烧佛像,他会领我们磕头拜佛。但是面对那一个人,要领他拜佛,用不著你领他,他自己会拜,因为他拜得特别执著。直到因缘成熟,丹霞祖师这么一烧,他那么一说,就开悟了。

    所以一切法,就看你怎么用。如果你要用,得会观,我们就是依著佛所教导的,从浅入深,从心里头一件一件的观想,慢慢的来。当你烦恼的时候,你就容易解除;等你解除了,到究竟了,你越修越深入,你会顿然悟道。要不然,不是那个机,你给他说那个法,他得不到的。他知道这种道理,就知道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的真谛。

    一说到皈依自性佛、自性法、自性僧,这就深了。要是皈依现象的住世三宝,不管铜塑的、木雕泥塑的,这是很浅的。但是如果没有浅的,达不到深的。你必须渐渐的降伏你的污染,渐渐的清除。渐渐的观察,这样你才能生起清净的信心。

    我们现在说一说南传佛教跟北传佛教。南传也叫解脱道,北传也叫解脱道。南传佛教就是我刚才所说的,按事上说,如实参你的身、口、意三业,磕头、礼拜、称颂功德,这样参,你必须得生起信心。这个信心也要决定心,信佛决定能够消除我的业障,信佛绝对能够加持我,能够消除业障、免除灾难,能够生起绝对的信心。至于大乘的信三宝。那是究竟心,是我自己的佛宝、自己的法宝、自己的僧宝,因为外界是的三宝引发我自心,心外无一未能。南传、北传两个是一样的,就是你的用心不同,分别大和小,这是你心里的分别。如果你信仰三宝,你就知道,这就是我自心的显现,‘万法唯心造’,还分什么南传、北传。

    南传佛教是因那时候的众生心,没有那么大器量,所以佛说《阿含经》佛最初想把所证得的马上就都给众生,所以说《华严经》,但众生没法接受,所以从头说起。等说到最后,还归最初所说的,给大家都授记,给大家都说一,说你们人人本来都是佛,授记的也就是这个涵义了。这个意思跟《华严经》有什么区别?没什么区别,‘心、佛与众生,是三无有效期别。’但是中间的过程,就有所区别。所区别的是什么呢?用的方法有区别了。

    如果我们去除贪、嗔、痴,我们不能够顿,就要一样一样来。所以念佛号啊!‘释迦牟佛说:‘你修不净观吧?你观身不净,观受是苦。就这么去腐烂了。或者,你看一切具丢到那里,没好久变成腐了。或者,你看一切事物都可以用心,你可以在这里体会到,这也就是佛经,没有一切法不是启发你体悟的。

    大家可能都看过小仲马写的小说《茶花女》,弘一法师在日本还演过茶花女,那是演剧的开始。《茶花女》那本书,是说这位妓女有一个情人,爱她像自己生命似的,后来因为某种原因,他从法国到亚洲来旅游。之后,他回法国想尽一切办法要看看她;茶花女已经死了,他还要看看她。他怎么看呢?就只有一幕,跟他家里的亲人说好了,跑到坟墓看。等一打坟墓,已不是他那时候看的美女,是具骷髅,一打开,他就醒悟了。

    在佛教,以前的出家人是住在森林里面,来对治贪欲心,修不观。我们一天到晚把身体清洗,乃至于化妆、美容,越打扮越丑,相信吗?越打扮跟本质越有距离。看见画皮没有?画皮戴上了,好像美女,要是画皮一揭,是具骷髅。类似的问题,是让你渐修、渐观、渐观久了,可以收服你的贪欲心。

    若是发脾气,嗔恨心很重,你要修慈悲,地一切都慈悲,但不是那么容易。你如果是一位见什么都烦恼、见什么都嗔恨的人,要修慈悲,那不是一天、两天就可达到的。修道的难就难在你想用一个什么功力,想一下子得到,这是不可能的。现在的末法众生,受捡便宜,听说哪一种好,就立地成佛,你就去了,你不但成不了佛,或许还入了魔了,有很多这样的人,为什么呢?方法不对,或者那个方法不适合你。‘师父说的,师父说的,不是对你说的,你拿来用不行。像蝎子、蜈蚣,这些东西是毒,吃了会死的;但是治某种毒疮的时候,有些医生给那人吃了,疮就好了,要是你吃了就死了。不是对你说的,那个药不是你做的,你拿来用怎么行呢?你要是学了佛法,懂了这个道理,你就不会起纷争。你要知道,不论大小要都要清净你的心。

    如果你没有别的方法,念佛、念法、念僧,也能够清净。如果你想用别的方法对治来修行,你就观想。如果是多贪众生,就修不净观,你要是观成了,你就断了生死,不堕入三恶道;那是直接的不堕三恶道,不假别人加持,而是你自己的自净其意就能证得。你自己可以体会到还有没有贪心?如果有,你没成,你生死断了;如果没有了,你已经断了。

    如果我以前跟大家说的方法,你都用不来,你就念‘扳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佛、皈依法、皈僧’念久了,等你心里产生一种明了,有了智慧就能修观。第一个就修不净观,不净观就断贪欲。之后你就分析,你爱些什么。情爱还有可说,有些迷爱古玩的人,爱上了古玩,会一个陶磁片:‘这一个古玩可久了,三皇时代的。’或者说是好久好久,把古玩当成生命,反而不注意自己的生命。就是爱,就是贪,就是愚痴、贪爱。如果谁把古玩打破了,就是断了他的生命。修道人就怕有所爱,你有所贪,走不了,你永远在这个三界轮转,走不了;若贪痴断了,就离开了。很多古德,在贪爱上试验的情况非常之多。

    我们修解脱道的时候,要经常这样观,一个一个去观。如果你不能观,你就念‘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念念的修了智慧了,你就修观;修了观,一个一个对治烦恼,渐渐就消失了。你不会起贪爱心,不论多好,你不会起贪爱心,就是不动心,不动心,心里就得定,得定之后,又产生智慧。因为我们的智慧不得很大的,所谓的一点点智慧,就从你念佛、念法、念僧之后,你才有这么一点点智慧,这个智慧不是很深的;你要使这个智慧再增长,越增长越大。

    在《华严经》(净行品)中,文殊菩萨所说的‘善用其心’。这个就是观,大家知道是怎观了。但是我们对治什么呢?现在我们最重要的就是财跟色。古来大德经常说整个世界只有两种人,一种贪财的,一种好色的,就是财、色。如果我财、色观过了,修学佛法的人才入门,才进入悟道。很多学法法了很久,信佛也信了很多年,始终不知道怎么修道、怎么样入道,因为他那贪爱心、财色始终断不了,道始终入不进去。

    佛曾经告诉他独生子罗候罗说:‘你应当精勤观,观想什么呢?身、口、意,就观想这三业,千万不要放逸。若你见色,不要起贪心,口里头不说这种贪爱的话,意里头不起这种念头。’这个很难我们说人到老了可以不想了,不对!老了更想,如果老了不想了,那是错误的。问问那些老年人,还爱不爱财?还好不好色?他身体是做不成了,内心的意念可越加重了。这是祸根,你这样怎能入道呢?所以佛告诉罗候罗:‘你一定要勤观身、口、意三业,不放逸,这就是你主要的修行道路。’

    所以说,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就是时时意念这想想,口里这样念,身体这样做,就是三业清净。因为你时时念三宝,你就想到佛、想到法、想到僧,你就不敢去做坏事,心里不敢起坏念;等你一起念头,马上就能止住,信心就有根了。第一念起,第二念又止住了,也就是身、口、意不会发生,在意念上就断了,这就叫修道。佛给罗侯罗说:‘假使你把持住了身、口、意,这就是修行的要道,以这个修道就可以了。’离了三业,不修什么呢?

    我们想一想,我们不是起心动念发之于身口七支,你又怎么会造业呢?不论善业、恶业、造善业也好,恶业也好,都是由你的意念而发动,支配你的身口而去做;如果是这样,勤观三业。

    但是在三业当中,主要对治的是什么呢?财和色。一切世间上的灾难、祸害,无非是发生于财、色离开这两种就没有了。为什么他要贪财?为什么他要好色?愚痴,没得智慧。所以要对治邪见,对治愚疾了,这些念头不会生起。所以菩萨在修道的时候,他要制止身口意三业,让他逐渐的发生智慧,越发生智慧,越能消除障碍,越能消除障碍,智慧越增长,这两者相生相长。你要是使这个身口意的善业增长,恶业就消失了;如果制止不了,恶业增长,善业就消失了。

    恶念跟善念,表面上说是两个,实际上就是你心里起念的一个念头,一念,众生跟佛平等平等,如果你有贪、嗔、痴,就是众生;没了贪、嗔、痴,就是诸佛,众生跟佛没有差别贵州省在一念心当中。

    你最初开始修道的时候,怎么修?怎么能入?要观。如果你观不成的时候,可以对照著观。怎么对照呢?你一观到佛的功德,观佛所作所为,我应当学佛,我应当怎么样做。佛怎么样成就的?佛说法四十和年,就是告诉你要怎么样做,这就叫法。法叉是方法,就是方便善巧。若是对你说的,你依照佛对你说的,你这样做就好了。你没遇见佛,你把佛所说的法,按照对你合适的法去修。

    有的法,你修观修不起来,内心太散乱,一坐下就睡著了,观不起来。你怎么办呢?你就念‘皈依佛、扳依佛、皈依僧’来对治,等念完了不是得修观。因为念只是口声,你的意还没能够跟佛、法、僧结合在一起,僧就是你自己的清净,法就是你的观想思惟,佛就是你原来的本性,这是大乘。如果你现在做不到,找尊佛像观想释迦牟尼佛;之后,看释迦牟尼佛所说的经;之后,想那些清净的僧人,虽然是没有过完全修成道,他能说脱尘了,离开世俗,就比我们在家的清净得多,我想大家都会承认的。这样你就可以初入佛道之门。

    你如果这样的逐渐增长,逐渐的训练你自己,磨练你的心,你的智慧渐渐明了,业障渐渐消了,道也就渐渐了,这个时候你就发出一种神通,明了就是通的意思,光明是没障碍的。像日光、月光、灯光,你如果隔起来,还是有障碍的。我说的光明是佛光、是智慧光,这种智慧光什么也障也不领带人有你自己的心光,心光是什么呢?是慧明。这个智慧的光明是遮住了。哪果你烦恼轻,智慧增长了,那个光明就越来越显现,这样子你还渐的就能入道了,但是你最初下手的时候一定得这样做出。

    刚才有位道友问我说,佛经的名相很多。佛经的名相,你不要去执著。贪,就是贪财、贪色。不贪财,不贪色,就是我没什么渴爱的。你先磨练你的心,不要讲名词。你要想真正的清楚,就看《教乘法数》,你可以去查,也可以看看《百万明门论》,法就有一百种,我说的只几种而已,你可以从《百法明门论》去学名相。

    凡是这些名词,底下一定有个涵义。说贪,贪什么?它的涵义就是贪财、贪色。贪财,也不过是一句话,怎么样贪法?贪到什么程度?像我们士、农、工、商一切百业,我们开画廊、开画展,经营费用,这算不算贪呢?如果你在工作,给人打工,一个月你出了劳力,收了他给你的待遇,这算不算贪呢?如果没这些费用,你又怎么能生活呢?这是正当的。

    怎么样子算贪呢?你掐了五十块钱,一心想挣一百块钱,乃至向老板讨巧,或者出些点子,或是打些个主意,意外的想得到,这就叫贪了。或者买彩票、买奖券,或买乐透奖,一下子发几千万,那不晓得多少年。买的人多,得的人只一个。出彩券的永远赚钱,这就说明了得不到的人太多了,不然大家都得了,他赚什么?还拿什么来给你?这就是贪,非分之想、分外之想,都叫贪若衣食已经满足,还没完没了的去做,这就叫贪了,如果我们自己吃不饱、穿不暖,我想去挣几个钱,你再说我贪,我就不要活著了。

    但是,还有一种说法,还有一个理解力,你虽然这么穷,贪心很大;他虽然财富很大,他有舍心,他没有悭贪之心。那就是说,看你肯不肯布施,你吝啬不吝啬。

    为什么说我们被财、色困住了呢?我跟大家跟一个故事,大家再参一参是不是这样子。这个故事也算是真事,我们东北,有一个在佛经上说是大富长者的人,他土地很多,财富很大。他一天到晚就发愁,总愁不让他的财富损失,怎么还能增长,所以他考虑很多;因为他家大业大物大,不能不考虑。可是他跟间遥一个放牛羊的孩子,早上出来,把牛羊摇摇出去,晚上摇回来,出来、进去一天都唱歌,欢欢乐乐的。于是这位老板娘,就跟老东家说:‘你连那放牛的娃娃都不如,你看人家一天唱来唱去的,你看一天到晚愁眉苦脸。’老东家说:‘你看他很高兴啊?我明天就让他不高兴。’老婆婆不信。他说:‘我跟你打个睹,看我明天就让他不高兴。’

    晚上这位老东家就拿著一锭银元宝,搁在他喂牛的槽里面。这个小牧牛童晚上喂草,就看见一个元宝,哇!高兴昏了,他也没考虑这元宝怎么来的,拿著这元宝,很喜欢。打主意了,就想制一套衣服,又想去投资,或者自己买点什么小东西再生产。他也不唱了,出去也不唱了,回来也不唱了,不晓得这锭银子该做什么好,整天就在那里愁。

    这位老东家的老婆婆一看,这孩子真的这样了。她就问那位老东家:‘你怎么害得他这样了?你看愁眉苦脸的一天,简直也不唱了。’他说:‘很简单,我今天晚上,我跟他一说,明天他照样唱起来。’老婆婆还是不信。

    晚上他就到那牧童房里去了,他说:‘我那一搁在槽里一锭银子,你看见没有?’那小孩子很老实,说:‘看见了。’‘那是我放在哪儿的,我看有没有贪心,是不是好孩子。’‘你害得我都睡不著觉,拿去吧!’第二天他果真又唱起来了。

    之后,这位老东家就跟他老婆婆说:‘我这么大财富,我能睡得著吗?一锭银子就让他折腾成那样子,他要是像我这样子,他不是愁死了!’

    我讲这个道理,大家可以参悟一下,我们是不是这样?我们也许不同,总是想积累一点,怕丢掉了。经营商业也是这样子,做学问也是这样子,你若不进,一定要退,你想保守,恐怕守不住,这叫贪,贪得无厌,在我们佛教说是看不破、放不下。

    每一天人都有这么个过程,都如是打算,你还怎么修道啊?你怎么入道啊?什么都考虑,就不考虑我什么时候死。一提起死,就恐怖、害怕,不想死。但是你想也好,不想也好,死是必然的、决定的,也是你抗拒不了的。我们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你参一参是不是这么回事。如果有人不死,或者都不形象化,我看这个地球老早住不下了。必定得死,每一个人知道必定得死,但是每一个人的心,永远不死,这个贪得的心永远不死。我们想到这点,你放下一分,你就自在一分,你放下十分;你一分也放不下,你一分也解脱不了,这就是贪。

    发脾气跟贪是两回事,好像相彷,但不是一个。有时候,人的嗔恨心来了,什么都不顾了,他的财富都不要,连妻子儿女也洒脱,就是要把气泄出去。但是这个气没等泄出去,命都丢了,第一个人就是这样。对一个修道人而言,嗔心更厉害,‘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当你的嗔心发动的时候,什么智慧聪明都没有了,很现实。你自己看不见,你在发脾气的时候,你的面貌,你的音容形态全变了,你自己不感觉到。

    我在纽约有一个皈依的弟子,他们俩夫妇都皈依我。但是他俩看不破,一点小事就吵,吵起来就没完没了。有个女儿十七、八岁了,一家就三口人。为什么吵呢?要是一问,一点事儿都没有。或者先生把碗搁在这儿了,太太说:‘我正要用这个地方,你把它搁在这儿来挡我!’拿开就是了,她不,她要跟先生吵。我们每个人吵架,必然的规律,就是把以前成股的烂帐都拿来了,越吵越没完。你们大家吵过架的人妇道友们,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还牵扯好多,永远扯不清了,怎么扯得清,又不就事论事,类似这事儿谈来很多。

    她女儿也感觉很苦恼,就来找我。我说:‘他们正在吵的时候,你劝也劝不了。我拿你家的照相机,把你爸爸妈妈吵架的样子照下来,你去洗,洗完了就给他们自己看。‘她照下来,就搁在那儿,她妈咪一看吓坏,说:‘这是谁啊!’她女儿说:‘不是你吗?你那天跟爸爸吵架,我照的。’她看了半天,不开腔了。之后,她先生也看了相片。之后,她天天来拜忏。我说:‘你拜忏的功德一点都没有。为什么一天到晚起嗔心?’她说:‘他不讲理啊!’我说:‘他不讲理就是你不讲理啊!他不讲理,你讲理,就没吵的。若他不讲理,你更不讲理,你们两个就吵。其中有一人讲理,还会吵吗?’我说:‘你好好看看你那个相片。’这个方法还是好的,两人以后想要吵架,看看自己相片。’渐渐的,嗔恨心就消失了。

    我们做很多事的时候,往往充满嗔恨心,没办法。修道者就没有嗔恨心了?恰恰不然。我在大庙里头过,我们参禅的道友们,脾气非常大,平常是压著的,要是一点著,无明火三太。他在修的进修就观,越坐火越越盛。话头,他看得很好,机锋转语也转得很多,就是脾气很大,放不下,一触到就火冒三丈,这能算得道吗?这不能算得道,所以嗔心很难降伏。

    应当怎么样来修持?如果这个人心地慈悲,不论他长得多丑,相貌怎么不好看,谁见到他谁喜欢。我跟大家举个例子,广钦老和尚你们都见到了吧?他的样子多难看啊,但是谁见到他都磕头啊,都很高兴。

    还有,今天李居士拿著弘一法师的相片给我看,弘一大师五十多岁就老得很,为什么能谁见到他都喜欢?他已经修得内心有德了,他感人,一看那相,你就受感动,他永远也不发脾气,他不生气,他只是不说话。弘一法师还有一个特点,他要是哪件事不高兴了,他第一个不吃饭,第二个不说话。你给他端来饭,早上端来如是这样子,中午端来又这样子。

    在青岛的时候,不知道弘一老法师跟谁生气,也不晓得是谁得罪他,他也不说话。我跟传贯法师紧张了。我们想,别人没接近他,或者是我们俩得罪他了,或是惹他烦恼了,我们就给他求忏悔。他就摆头:‘跟你们毫不相干。’跟我们毫不相干,那是他自己的内心了,他是对治他内心的烦恼,他用这个方法降伏。他就是这样修的,他绝不说一句伤害别人。他自己烦恼了,他自己压迫,他就忏悔,不吃饭,不跟你说话,跟谁都不说话。

    每个大德都不同。我亲近的这几位大德,各人有各人的特点。虚云老和尚就不同,学禅宗的就不同。老和尚的脾气很大,但是有个特点。我们这些小和尚在他跟前,你再怎么样,他都是非常慈悲的;如果你是常住的执事,或者是负的责任越多,他对你责备越重,这就不可思议。每个大德你可以从他日常生活中受到教育,他是以身作则的。

    像我们不法的人,要是一嗔念,你不要发作,也不挂在你脸上,把烦恼布施给别人。你要收到你心里来,给人家欢喜;再大的苦痛,你自己忍受,给别人是欢乐。一回、二回、三回、五回,你自己的烦恼就渐渐清了,这就叫修行,修行就在你日常生活当中,不要另外找。你要是尽想你的烦恼事,过去的也好,筹画未来的也好,你永远通不了,通不了就是障碍,障碍就是解脱不了。如果你经常这样做,修道的时候,你就通达了,通达了你逐渐就解脱,这就叫解脱道。这在你日常生活当中方法很多,看你遇到什么境界;遇到什么境界,你就对治什么境界。

    贪嗔之外,还有邪见。对治邪见非常之难,如果你不是从学习来的,就念一句‘阿弥陀佛’,你的邪见除不了。况且,你用邪见心来念‘阿弥陀佛’,你念的‘阿弥陀佛’也邪了。邪人修法,无法不邪;圆人修法,无法不圆;要是用发脾气来修法,无法不发脾气,在那个上头他都跟人家发火。

    我们有个道友,他看看佛经,把桌子一拍:‘怎么能这样说呢!’别人说:‘你跟谁说话呢?’因为你的内心生起烦恼,那是文字,什么都没有,是你自己在烦恼,不是文字在烦恼。

    类似的事非常多。我们每个人,具体存在不同,我不能说得太多。你自己发生什么问题,你就在佛经找方法对治。你要是捡现成的方法,你拿来,不适用,为什么呢?你不见得跟经上所说的一样。佛所说的,就我刚才说的,每个人那财好色,可是你就不是这样子,你生性就很愚钝。我有个外甥,他就不知道财色。女朋友要找他,跟他交朋友。他就跟她发脾气:‘你缠著我就知道财色。女朋友要找他,跟他交朋友。他就跟发脾气:’你缠著我做什么!你没事儿做了?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到了二十岁还不懂得男朋友关系。现在他出家了。他家没有色的问题,从来不生烦恼。当然,他也去找朋友,也没有这个事儿,他从来没想过结婚。

    他另外有个烦恼,好练武术,他看见哪个人武术比他高了,他烦恼了,非要练得超过他不可。我说:‘你这点本事,你练好久也超不过。你看看武侠小说,那练武术的,功夫到什么程度。’他是在北京学大鹏拳的。我就拿他做例子,他的烦恼跟任何人都不同。别人不会像他这样愚蠢,挣的工资拿回来,或给他姐姐,或给他妹妹,都给人家妹妹,都给人家分了;他自己也不用钱,也不花钱,挣的钱都给别人。你要是说财色是生死根本,他就应该断生死了?完全不是这样子的。他有邪见,这邪见很不好纠正,他认为他是对的,谁跟他说什么,绝不听。

    后来,我就这么劝导他、引诱他,念《金刚经》。他一念《金刚经》,就入了。他一直念《金刚经》,念的念的,一天念几遍。打坐,有时候一夜坐坐都不睡觉。因为他生性愚钝,有点呆滞,小的时候几乎智障,但是他两件事不智障,一个是练武术,一个是读佛经,他不智障,居然还有很多人请他讲经。他讲《金刚经》,我听了笑死了。他妈妈跟我说:‘社会上居然有这么多人,把这个傻小子当成一个智者,跟他去学。’我说:‘你认为他在干什么?’跟他学的人还不是一般人,而是他住家附近的读书人,北京师范大学的老师、学生,他就跟他们讲佛经,也有跟他学武术的,也有跟他学佛经的。

    你说这个怪不怪?世间上的就有这么多怪事,也就是各人的存在不同,烦恼也就不同。怎么办呢?你就薰习啦,《大乘起信论》讲‘薰习修’。你感觉你哪一样烦恼重,你就慢慢薰习,把你薰变了。如果你一天在香铺里,你出来满身是香的。如果你在鱼市,你出来都是臭的。你要是坐车,在卖鱼的码头走一趟,你那辆汽车闻起来都是鱼腥味,马上就得洗车。特别是在美国,只要在鱼市过夜,你感觉身上好像有股味道。这就是薰,如是你成天在那里头,你会不臭吗?

    如果大家整天在自己的小佛堂,共同的学佛、学习佛经,或共同的拜拜佛,这就是薰习。虽难你没有根深蒂固,这一薰习,就把你过去本具有的薰,出来了,你就自己发生智慧。

    我是得到薰习的好处。我在家当小孩子的时候,没读什么书。等到了福建鼓山,读《华严经》,可是我有好多字还不认识,怎么读《华严经》呢?就那么薰薰薰,还有忏悔。忏悔的方法是最好的,忏悔能把你业障消失,你自然就会有智慧。生出智慧来,一切都无惧无碍;有了智慧就是光明现前,什么都会通达的。这就要靠修,这是修得的。有时候是不、学的不扎实,学完了又丢了、又忘了。如果真正自己薰得的,你忘不了,永远都丰承著。

    我是自己证明的,我住了几十年监狱,住监狱,住监狱这一段时间正是三十七岁到了六十七岁,这几十年也应该把以前所学的全忘了,而且从来再没听到那以前所学的全忘了,而且从来再没听到那以前所学的,眼睛看不到以前所学的,身体当然也行不到以前所学的,全断了。经过几十年,又恢复了。这是因为我不是学来的,我能够把以前所有的显现出来面已,所以丢不掉。

    大家现在所受的皈依,所受的三宝,你丢不掉,这是种子。当你受三皈依的时候,给你受的老师就说了,你的身体现在虽然在俗,但是你的心已经是菩萨了。为什么这样说呢?种子不掉。这是一个善种子,你再加以薰习,善根仲子就发生了,这样就可以入道。

    再也不要问‘我怎么样修行啊?我信佛好久了,还不知道修行啊!’这是不对的。你只要皈依三宝,能念三宝,都是修行;能这样的思想,这样的用心,不贪财,不变色,这就叫修行。常时观身体是无常的,是不干净的,是幻化的,是要死的。你这样观,你的烦恼就清了,这就叫修行。以后,逐渐的你再不堕三恶道。恶业既然消失,善业自然就增长,这两个是相对的;那边消失了,这边自然就增长了。你这样来修行,我想大家都会吧。

    当你一想到:‘我多挣几个钱。’回想再问一下:‘我挣钱做什么?如为了生活,我应得的够了,生活也就够了。’那个时候在印度,我们的和尚不准家里搁一点吃的东西,穿的东西不能多,到吃饭地时候出去化缘,化到了你就吃,化不到你就饿。这就是断你的贪心,这个制度就是这样子。到我们中国来了之后,自己的厨房做做,买很多菜囤在那儿,米也买很多。到我们中国来,佛法就已经变了。对修道者而言,那就是使你烦恼增长,消失的时候很少。

    现在大家所看到的、所听到的、能够有多少人不贪财、不为色的?你打开报纸看,所有的灾害、死亡,为什么会发生?你可以很明白醒悟了,离开财色还有什么?说他没有贪财,只是贩毒。贩毒做什么?抢劫做什么?不都是为财吗?为什么强暴?一个中国的小孩,就做很多这些事情。现在的罪业越来越重,这就是贪、嗔的种子,要是这样的来薰染,这个社会跟人类真是悲哀啊。现在你听见的,你所看见的,都是什么?他往哪儿去?如果你很清楚了,学佛的一看,你就知道,他们瑞走的什么道路啊!将来他的结果是什么,很清楚。

    所以我们才希望能够有一个明白的方法,让大家离开贪、嗔、痴、慢、疑。虽然是名词,其实就是贪心、嗔恨心,愚痴邪见,还有慢。

    慢也很难除,明明不及人家,还感觉得比人家强。我们就拿钱来说,人家生意做得很好,你没有钱,你没看见人家辛辛苦苦怎么经营才有这个财富,你就感觉著「我比他强,我虽然没有钱,道德品质比他强。’其实你的道德品质本身就具足障碍,这个本身已经就不强了,你还感觉什么强?这就是慢。本来不如人,还感觉比别人强。或者是他本身是一个做学问的、会画画的,他看那个不会画画的人,他认为那些人都愚蠢;或者他自己读了很多书,他认为那没读书的人是愚痴的。这都叫慢,慢本身就是罪过,在佛经上讲就是罪过,叫骄慢。凡是骄慢的人,他不会再增长智慧,他认为满足了。但是别人的长处,他从来没看见过。

    我在美国,他们说哪个人种低贱,在那里评论,之后他们说:‘老师父!你怎么看法?’我说:‘现在说这些话的人最低贱。’他说:‘你敢这样说!不是污辱我们吗?’我说:‘哪个低贱?你说人家低贱,你本身就是低贱的。你脑子里尽是尊贵的,你看见人家都是尊贵的。你看见的现象,人人都有佛性。哪天要是遇到因缘,一闻到道,他会超过你的,走在你前头,你的慢把你障住了。’

    我们不要骄傲,不要自满。我们看见别人,在某一方面是不如我们,人家比我们好处多得多。例如,他心地很纯善,不会拐弯抹角。你知识越丰富,造的业越重,看你往那边用。有些人的知识用得不恰当,用到拐变抹、万般设计,怎么抬高我自己,怎么把别人都压下去,这都叫慢。在佛教的术语说,就是‘狠害’

    还有怀疑,对什么都怀疑。有些人怀疑得简直不尽情理。如果他想追求真理,所以想问、怀疑。在禅宗,怀疑跟疑情不同了,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怀疑不是这样。禅宗的疑,是起疑情,他想追求的他的本性。好比说,当我没有到这个世界来,我在什么地方呢?生下我来,哪个是我呢?就问了,找个我所存在,找个真我,这叫参。念‘南无阿弥陀佛’,之后就问了:‘念佛的是谁?谁在念啊?口在念吗?是我心在念吗?我现在这个心是什么心?这个一定要参,这不叫疑,这叫参。

    我们的怀疑是怀疑佛有没有?法有没有?僧有没有?圣僧有没有?真有成道的吗?他对什么事儿都怀疑所以就不学了。乃至学的时候,他学什么都带著问号,这是学不尽。他本身都没有想入,他又怎么怎得进去呢?

    例如说,念佛能生极乐世界,很多老修行是在家老居士,念了几十年佛就生不了。我从来没有怀疑:‘我死了能生到极乐世界,我念一句就走一步,念一句就走一步,从来没有第二念说‘我死的时候生不了极乐世界。’这一辈子念佛,绝对生极乐世界。

    还有些人念了《地藏经》,看了那些地狱,他很害怕,他来问我说:‘师父!我很怕地狱啊,我不会堕地地狱吧?’我说:‘你是常想地狱吗?’‘是啊!我常想地狱。’我说:‘那你非下地狱不可。’我说:‘你想想极乐世界、药师琉璃光如来世界、兜率陀天弥勒菩萨内院去听听法多好;你不想这些世界,为什么常想地狱呢!《地藏经》中,地藏菩萨希望你别造这个业,告诉你专造地狱业的人,他一定到这儿来;你没这个业,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没业,跟你没关系啊!

    大家不要怀疑。学佛法的第一个要求,不要怀疑,相信佛一定能救度我,这就够了。皈依佛了之后,我依靠佛了,我心依靠佛了,我身体皈依佛门了,我一定得救了,再不怀疑了。再不去找外道去学神通!学佛一、二十年了,还找印度锡克教去学神通。锡克教是有些道术,而且他自己还做了很多的注解,写了很多的书,之后还去学外道。你说这是什么原因产生的?根本没信,他对佛教没信,没信就没入。

    有些人信佛没几天,就念佛,念佛就害病,之后他就死了,生极乐世界了。应该确信不疑,临终十念就可以了。《弥陀经》说:‘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乃至若一日。‘他这样一心念佛,一心不乱,就再不想世间事了,再不留恋这个世间,他一定能生。

    如果你没有坚定的信心,怀疑,你什么也入不了。如果你创一个事业,乃至于说你想发财,你今天干这行,明天干那行,你挑来挑去,你哪里也发不了财。你得一门深入,久了也就精了,精了你就能有智慧了,有智慧了,对这门你就能入得进去。

    我讲的都是偏重于智慧。我们的智慧怎么产生?凡是你能鸲天天念佛、念法、念僧,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没有智慧是做不到的。没有智慧的人,他会里头夹著很多的想法,他认为他很聪明,这就要被聪明耽误了。这种聪明叫世智办聪,这就是障碍,障道因缘,最厉害了,八难当中的一难。

    要是这个人很老实,他听见了就以此为真。他相信《法华经》给我授记了,我认为一定能成佛;连佛都夸了,何况生极乐世界呢?生不到?绝对能生,你也绝对能成佛。就是看你信的力量坚不坚、纯不纯。要是信了,一定要发菩提心。修解脱道到最后阶段,就要发心,就要发究竟的解脱心。

    现在讲的这个法,现在我们所犯的错误,我们必须认识我们哪点没对。知道了哪点没对,把不对的纠正过来就对了,对了我们决定就去了。决定干什么呢?决定走到菩提道上去了。你最初的时候,一定要坚定信心,一定要皈依佛、皈依法,之后,别再怀疑一定坚定去做、去修行,就是念、诵持。当你念的时候、持的时候,你心里的忆念就缘念,就是绝对的,不缘念你念不出来。

    一起意,一作意,起意就是你心里一起意,就是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贪、嗔、痴、慢、疑,你感觉你哪一样最重?你对财特别重,财特别重的人有什么相表现呢?不但他自己的东西,人家的东西,他甚至于把他的妈妈、把他的太太,都可以卖了换了钱。

    我这样说,大家可能不信。我住在四川监狱里头,有一个刑期二十年的人,他的案情是什么呢?他把他妈妈、他的太太骗到河南,把她们都卖了。卖了,又回到四川,他是四川人。他又骗他弟弟,因为没有什么可卖了,又卖他弟弟,他弟弟就说:‘你不是领妈妈到什么地方?’他说:‘我就同领你去找妈妈去啊!’他弟弟就怀疑了,说:‘你领妈妈出去,你一个人回来了,让我到哪儿去找妈妈,我外头也没亲戚。’他弟弟跟他去了。结果他弟弟一看,就跑到大陆的公安局去告了。大陆公安局把弟弟、把他都抓住了。一了解他是骗他的弟弟,他就是人犯。他除了卖别人之外,没得可卖了。这才把他妈妈、他的爱人都骗去卖了。

    他当然不是为了色,他是为了财。你说拿这些钱做什么?他卖人所赚的钱,自己一点也没享受,也没存在银行。起出贼物的时候,在一个过桥底下,桥底有石洞,他把他所有卖人的钱都存到石洞里,他犯案了,这一起,才起出来。是十几万,在七几年的大陆,十几万不得了。这个人得枪毙才对,他只判了二十年。像这样的人,恐怕像他这样的人还是不少。像贩毒的贩子,明知道道是害人,他拿这些去挣钱,你说这个人爱钱爱到什么程度?

    所以,如果你对于财的观念特重,你要修对治财的观想,你可以修很多的观想。怎么观想呢?知道财是假的。就像我说这个例子,大家想想看,把钱搁在洞里,你也没有享受,反而造出这么的罪。把自己亲人,妈妈、妻子是最亲近的人了,都骗去卖了,卖了换钱,钱搁洞里头,你说这是不是迷?大家想想,这是不是迷?迷什么呢?迷钱。把钱搁在洞进而头还能起什么作用呢?这叫迷,这叫业,我们所说的业障,这就是作业障住你的思想,就是没有智慧,一点智慧都没有。

    我们再说色。好多人在情上自杀的,大家想想划得来吗?那时候我住在厦门大学附近,这期间厦门人大学发生几件事情,有一位男生跳海,一位女生跳楼。他们爱情怎么样,当然不管了,反正是为了情。两个人,一个是读外语的,一个是读科技的,毕业了得爱国家分配,你要找工作,国家给你找。一个分配到云南,一个分到河南,这两个就不能结婚了。这一离离很远,大学毕业了,想不开,一个跳海,一个就跳楼。有些人还表示赞成,说他们为了情死,是演《红楼梦》。他不晓得《红楼梦》是一部道书,林黛玉告诉你虚幻、假的,你认识不到,当成真的,这样就死了。

    有些学生问我:‘他们为情而死,死了之后该会很好吧?’我说:‘他们都下地狱,下地狱像射箭那么快,比杀他快得多。’密过的中阴身也讲这个问题,现在我们祥细讲。这就是迷色。

    大家想一想,这两种都叫迷,一个迷财,一个迷色,大家要看破。看破了之后,你才能够解脱。财色是生死根本,你要想解脱,一定要看破财色。

    这些问题在《可含经》、《俱舍论》讲得非常之多,学《华严》的人不讲这些?《华严》就是从这个开始啊!看看〈净行品〉,智首菩萨问文殊菩萨,问了一百一十种问题,文殊师利菩萨就答四个字‘善用其心’。你的心,要会用,别迷到财色上。怎用法呢?如果不理解了,你把〈净行品〉念一念,有一百四十一愿,见什么发什么愿,不是成佛就是度众生,一百四十一愿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总义就是‘善用其心’。

    现在我们闻到佛法,随时缘念佛、缘念法、缘念僧,这就叫修行,就是‘善用其心’。看到罪恶的事情,你躲开一点。自己那些不好的念头。对人家没利益,对已又有害,绝对别做,绝对别起信这个念头。对别人有利,对自己有害,一定要做。学佛的人,要把一切众生摆在前头。

    现代进步的社会,民主文明的国家,都标榜著为人民服务,全世界都是这样子。我走过的因家还少了一点,我所看到的国家当中,很少是为人民服务,反而是颠倒过来为已服务。不论广告说得多好,处处为人著想,其实为我赚钱,很简单。

    我们可以看看事实,我们要看做的、看行的,不要听说的。所以我劝大家,不要听我说的,我说这个你要去做,或者我也得去做。谁要这样做,我们认为他是佛子;谁没这样做,不是佛子。这是佛教导我们的。怎么来判断呢?就是依著佛所说的话,看他所行的。我们不要听说的,我们要看做的,他要这样做,绝对能成道,也绝对入道;不这样做,入不了道。每位道友,你要想离苦得乐,你要想得到佛菩萨加持,一定要做。

    你说那么多名相,我记不得!你就念佛、念法、念僧,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一天你就这样念,你就成了,一定能入道,你地开智慧的。开了智慧,你再看经,自己看自己就懂得。佛经就是这样,跟世间典籍不同。如果不懂,你念一遍没懂念两遍,两遍没懂念十遍,十遍没懂念一百遍。

    若我求地藏菩萨、求观世音菩萨,我念十声不行,念一百声不行,念一行声不行,念一万声、十万声、百万声,念到一百万声,有点热呼气儿,一直念下去,绝对加持你。不是地藏菩萨来了,也不是观世音菩萨,你自己的心就灵了,就是自己加持你自己。心外无法,法外也无心。所以说,一切诸法皆是我的心,涵义就是这样。

    我最后讲的这个结论,就是华严义。但是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也是南传,也是北传,不论什么传,最初都得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显教如是,密教也如是,如果离开三皈依,什么都不是,不是佛教。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