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问答 – 普巴扎西仁波切

问:请问上师,我睁着眼睛打坐感觉眼睛很干涩,但是闭眼就觉得很舒服,并且在观心之时精力也比较集中,不瞌睡,这种情况下,眼睛还是要睁开吗?

    答:对,眼睛还是应该要睁开。

    第一,闭眼禅修会令五根内收。虽然闭眼禅修的确有它方便的一些功德,比如眼睛闭上,看不到很多令人散乱的外境,心很容易集中,感觉没有那么多妄念。但是闭眼有一个不好的习气,就是五根内收,导致昏沉。

    比如平常睡觉的时候,我们都是先闭上眼睛,然后五根内收,越来越迷惑而进入睡眠之中。禅修之时闭眼,即便暂时感觉没有昏沉,但是时间长了,还是会往昏沉这方面发展。

    昏沉也有轻度和深度之分。当眼睛闭上,即便当时自己感觉好像还知道一些,但是与非常清明的状态相比,已经开始进入昏沉了。这是一种习气。

    第二,无上窍诀大圆满的修行要点是:身不动摇稳如大山,五根不动摇清如大海,意识不动摇净如虚空。我们必须要做到三不动摇。身不动摇稳如大山,于七支坐法中圆满。五根不动摇清如大海,主要讲的就是眼根——眼睛要睁开,但也不要睁得太大或太小,以自然为宜。不要专注在某一个境之上,既不往内,也不向外,如平常视物一般。睁眼修法对于我们增长智慧和光明,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因此修法时应该符合历代传承祖师的教言,尽量自然地睁开眼睛,不能因为暂时的不习惯而放弃。

问:顶礼上师!我想延长打坐时间,但是半个小时腿就发麻了,注意力也因此都集中到脚上而无法安住,此时该怎么办?请上师开示。

    答:禅修半小时左右感觉脚痛是刚开始打坐还不习惯的原因。

你们平常都坐在椅子或沙发上,可以舒服地坐上一两个小时而不觉得累,但如果在地上盘腿坐一两个小时,可能就会脚痛,甚至无法站立,这是你们不习惯坐在地上的原因。而我坐在地上,就会感觉非常非常舒服,相反,如果让我在板凳上坐一两个小时,我的脚可能还会肿。这都来源于习惯。

    凡夫的特点就是顺着习气行走,最终形成一种习惯,所以习惯是最坏的习气。

    比如你每天早上六点钟起床。今天六点钟起来,明天也六点起来,连续七天都是六点起来的话,以后一到六点,你就会准时醒来。打坐也是这样。今天半个小时脚疼,明天半个小时脚疼,以后一到半个小时,脚就开始痛起来,好像闹钟一样准时。但这时候我们还是要多忍耐一下。即便当时禅定效果不是那么理想,但为了腿功更好一点,不形成一种坏的习惯,还是稍微忍一点,这样才会让自己安住的时间更长。否则形成不好的习惯,每到半个小时的时候,就会腿痛得受不了,再也不想继续打坐。

    因此我们还是要坚持打坐,即便脚痛,也要安忍,相信这些都是慢慢可以调伏的。

问:初学者打坐,一座半个小时可以吗?

    答:可以。按照历代传承祖师的要求,初次开始打坐期间,时间要短,次数要多。因为初次修法时我们定力不够,时间长了很容易散乱,散乱之中修法的效果当然不好。为了避免这个过失,初次开始打坐的时间可以尽量短一点,但在短短的时间中,要尽量保证打坐的质量。

    修行初期可以每座半个小时,但绝不能形成一种习惯,今年一座半个小时,明年还是一座半个小时,这样就不对了。习惯是最坏的习气,我们一定要慢慢调伏,并根据自己禅定增长的速度,逐渐延长自己的修行时间。

    我们修持禅定不是为了逃避烦恼而是为了迅速成办解脱,因此禅定必须要与解脱相合。如果你的禅定与解脱已经分离,即便临时感觉有多么丰富,甚至几天几夜之中不起稍许散乱,可能对解脱而言没有丝毫之利益。只能临时压制烦恼却与解脱无关的禅定,我们称之为世间禅定,最终的结果还是堕落到轮回之中。因此我们现前修持禅定,必须先把自己的目标确定清楚,否则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可能只是轮回之因。

    以前有位老居士非常虔诚,每天不间断地禅修八九个小时,他的精进让很多人都自愧不如。但是由于不懂禅定与解脱的道理,如此精进修法能否成为即生解脱之因,也很难所言。

    因此我们初次开始禅修之时就要明白,我们所培养的定力,不是轮回范围中的定力,而是超越轮回的定力。只有这种定力才是出世间禅定,可以引导我们步入究竟解脱。

问:有时候自己的昏沉实在太沉重了,连剖析调伏妄念的力量都提不起来,但是放弃的话又随顺烦恼,此时该怎么办呢?

    答:在修行过程中所运用的修行方法,除了本身按照佛教的方式调伏自心的昏沉掉举以外,还需要创造良好的外缘,作为修行的辅助。

    第一,晚饭少吃一点。我等大恩根本上师喇嘛仁波切示现涅槃以前一直过午不食,一方面作为我们的导师,为我们做出严持别解脱戒的榜样;另一方面,喇嘛谦虚地表示,是为了避免早起昏沉。作为大圆满持明成就者的喇嘛仁波切,早已彻证与佛无二的见解,昏沉掉举等一切显现均为本体之庄严,如此示现,无非是让我们了知,晚上进食太多会导致第二天早起的昏沉。因此,作为修行者,我们平常晚上可以少吃点,甚至不吃饭。

    第二,调整自己打坐的外缘。比如所坐的的垫子不宜太软,上面盖的衣服不宜太舒适,房间不宜太暖和,身体应该坐直不宜塌腰含胸,打坐的时候不应背靠靠垫等等。这些外缘都很重要,要根据自己平常打坐的昏沉和掉举程度来不断调整。

    回顾历代高僧大德的精进修法历程,他们也并不是仅仅依靠一种正念就能调伏自己的内心,也借助了很多外缘方便道。

    以前囊加活佛的父亲翁知青美多吉小时候闭关期间,从河边找了很多圆圆的石头,组成一个垫子形状,上面再铺一点点草,坐在上面禅修,依靠这种方式断绝昏沉。又如我等历代传承祖师大瑜伽士龙萨娘波尊者,把头发吊到树上,如汉地的“头悬梁,锥刺股”般来断绝昏沉,精进修法。还有高僧大德坐在木棍上打坐,若稍不注意就会从上面掉下来,以此来断绝昏沉。因此在修行中,正念固然是不可缺少的,但是这些外缘也是不可忽视的。

    无垢光尊者曾经说过:“如今时代,若趋入修法伊始即衣食无忧,何堪苦修成就?”智悲光尊者也说:“修行人如若丰衣足食、住处舒适、施主贤善等样样具足,则正法未成魔已成。”我们纵观历代高僧大德的修行历程,都是进入苦行道而最终获得成就的,因此,修行期间吃一点苦,我觉得还是非常必要的。

    往昔我初次开始接触佛法期间,吃的也非常糟糕,曾经跟狗一起吃过两个月的饭,穿的就更不用谈了,但是那时修法却很精进。不需要自己刻意去观想,出离心、信心等自然就会在内心生起,感受深刻。后期条件稍好一点的时候,尤其和汉地居士一接触,好吃的、好穿的来了,但昏沉、掉举、散乱也全都来了。

    因此我们在家打坐的时候,应该善巧调整外缘和内缘,仅仅依靠一种是不圆满的。特别是初学者,当正念的力量还不充足的时候,外缘的苦行是必须的。这非常重要。

问:请问上师,您所传讲的《上师瑜伽导修》和《大圆满前行引导文》是否可以一起修?

    答:合在一起修是完全可以的。但这里需要了知的是,《大圆满前行引导文》是前行部分,主要站在外相的立场上,树立了很多的数量。

    当今在汉地也有很多人在修加行。能够修加行非常好,因为这也是藏传佛教的传统修学方式。但是很多人修习加行完全是为了一个数量,想在短短的一两年之内赶紧把加行修完,然后进入正行,完全不考虑质量。需知,修加行的目的是为了积资净障,使自己成为合格的正行法器。如《功德藏》云:“只随善恶意差别,不随善恶相大小。”功德的大小并不取决于表面所做善事的大小和多少,而在于是否调伏自己的内心。所以,若未调伏内心而仅仅完成一个数量,尚不圆满。

    我们修学上师瑜伽导修也是同样的道理,要注重的是质量而不是数量。数量不一定是解脱,质量才是解脱。如果我们一直都在表面上修法,执著于自己修行了多少的数量,修行了多长的时间,却不讲解质量,那就说明我们对法的理解太过戏论化,太执著于形式,而对佛法真正的心髓并不通达,这样见解很难增上。

    当今很多人修是修了很多,但因为一直在做表面上的修法,见解没有跟上,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信心和见解没有越来越增上而是越来越退转,甚至当自己情绪低落乃至产生疑问的时候,还会背离佛法。这都是对真正的佛法不通达导致的过失。

问: 自己有数位上师,座上是否应逐一观想?

    答:上师是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之总集,若具备如是信心者,当观想一位上师时,即总摄一切上师,故不需一一加以观想。

问:初学者应如何观想皈依境?皈依境在自己面前的距离多远?多高?多大?只观想眼前一个皈依境?还是目光所到之处的所有场景都在观想之中?

    答:观想皈依境的目的是令心专注,以此赤裸觉性的清明,并趣入真实空性。如同乘车,我们的目的不是乘坐何种外观的车,而是凭借汽车的方便到达目的地。

    因此观想皈依境的距离、高低、大小并无定规,各人根据自己的状态自然观想即可。

问:初步修行有相止时,眼前观想上师的法相总是不断变化,此时是否应该重新观想皈依境?

    答:所缘法相不断变化乃妄念漂泊、自心散乱之显现,故不应随之而转。而应依靠剖析调伏妄念、持风等殊胜方便逐步调伏自心,重新缘于皈依境,如是止观交修方为正途。

禅定中应仔细辨别八识

    从文字的角度当中,第八识阿赖耶识是产生一切有漏无漏现行法之种子,如仓库般的习气,能产生一切识聚。在文字上,我相信大家都能理解,但在境界上,对阿赖耶识的认识可能还存在迷惑。

    平常起现烦恼的时候,都是从第八识阿赖耶识开始,逐渐变成第七识末那识,有一个从细到粗的过程。因此第八识阿赖耶识是最细微的,其时五根遮止,眼不见色,耳不闻声。用词句来比喻,就犹如酣睡和闷厥般。比如昨晚你睡眠非常好,一觉醒来已经天亮,睡眠过程中完全没有梦境,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这样的状态就是第八识。或者有人在你头上打了一棍,你昏倒在地。当你醒来的时候,并不知道昏过去多长时间,这种闷绝状态也是第八识。

    现前很多人说,当他开始入定之时,眼根已经不起作用,所以什么都看不见了;耳朵也听不见一点点声音,但自己仍有稍许明了的感觉。这样一座几个小时不知不觉过去了,既没有烦恼也没有痛苦,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这样的状态就是纯粹的第八识,它是一种无念状态,虽然依靠这种无念的力量,可以暂时压制烦恼乃至一切痛苦,但这并不是出世间的等持,更不是了义的见解。

    细致观待我们平常行持的禅定。除非你的禅定已经完全达到圣者,才不会有这种现象。若现前还没有达到圣者之境界,不具有这种现象是不可能的。

    我们细致讲解第八识的原因就是告诫大家,平常在行持等持的时候,一旦具备这种显现,可不能把它当做了义之禅定来护持,而应运用各种方便来对治。如持风,或者依靠剖析调伏妄念——观想上师皈依境、念诵莲师心咒、观修四厌离法、发菩提心等等。第八识属于世间禅定,即便于无念中能安住多长时间,也不能超越轮回,所以绝不能停顿在这样的状态之上。

    虽然第八识不是我们追求的终极目标,也不是了义之禅定,但是它是赤裸了义禅定乃至辩证了义禅定的最佳方便道。当你在实修中产生相应体验、并在理论上了解这些辨别以后,再去看密宗或禅宗的一些教言,相信你会更清楚一些。因此这些道理都要铭记于心。

座间时时依改造意念之正念树立见解

    我们在修法期间,尽管有时候座上修得不错,心相续也稍微有所改变,可是如果我们在座下没有思维,没有好好护持这样的状态,我们的心相续又会落入以前的积习中。因此我们不仅要在座上护持正念,座下也要时时观待自己的内心。

    《金刚顶续》云:“所有的心念归摄起来,怀着极为善妙的意乐而谛听,对于忘失者,金刚萨埵等三世如来不予以加持。”也就是说,纵然座上能护持正念,但若座下的时候完全放松,甚至进入懈怠放逸的状态之中,即便诸佛菩萨亲自降临,也无法获得加持。

    比如,铁在炉中煅烧时是红通通的,一旦把铁块从火里取出放于地上,它就会变得黑乎乎的。也就是说,座上的时候即便具备很好的经验,但座下若不提起正念,就如同从火炉中取出的铁块般,冷却中不复之前的状态。所以,作为一个修行人,即便在座下,也绝不能忘失正念,让自己堕入妄念与昏昧之中。

    我们把正念总分为改造意念之正念和无造法性之正念。当我们修学佛法进入胜观之禅定,座上时则有一定的无造法性之正念。但是出定的时候,由于我们座上见解尚未圆满,与座下完全契合一如是很困难的,这时候,必须依靠改造意念之方式去树立正念,反复串习座上所修的见解。

座下如何与法相融

    现前很多居士都有这样的疑问:作为远离红尘的出家人,平常可以有很多时间依止幽静山林离事专修,但是作为在家居士,即便有这样的心念,却束缚于家庭、事业等世间琐事而无法抽出很多的时间修法。面对这样的实际境况,于后得之时该如何行持,才能更好地与法相融?

    世间有句俗语:“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我等历代传承祖师华智仁波切在《自我教言》中也曰:“恒念示道之佛法。”这些都告诫我们,内心若要与法相融,恒常忆念、修持佛法,是必不可少的。

    我们在传讲《前行备忘录》时讲过,日常生活的种种显现,可以总摄于快乐之因、快乐之果、痛苦之因和痛苦之果四方面。因此,我们若能将平常所有的一切行为都纳入这四个范畴之中而转为道用,就能时时与法相融。这时,虽然我们没有七支坐法、排九节佛风的外在形象,但是这种转为道用就是正见。

    比如,当你见到一位正在感受痛苦的众生之时,如果能以广大意乐菩提心摄持修习自他交换,并与发愿(但愿他能远离一切苦因及苦果)、希求心(如果他能远离一切苦因及苦果该多好!)、立誓(我一定要让他能远离一切苦因及苦果)、祈祷(为了能让他能远离一切苦因及苦果,我要虔诚祈祷上师三宝加持!)相联,这就是修行,就是护持正念。

    那我们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呢?刚开始入门的信众要完全做到这一点,可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首先我们要阅读历代传承祖师的教言,并数数思维将其纳入心相续之中如实奉行,慢慢就能做得到。

    有时候我们可能觉得,这些教言不是不懂,但由于常常忘失的缘故,总是无法时时提起正念。当情绪高涨乃至呈现闲觉受之时,间断性地生起正念当然做得到;但大多数时间,似乎仍旧与庸俗同道。这些都是没有提起正念所致。

    对于修行者而言,平常在面对一切显现之时,是转为道用还是随顺习气而漂泊,完全取决于正念之上。因此现前我们就要培养好的习惯,当面对种种对境之时,时时要把这些快乐和痛苦转为道用。若能做到,你的见解决定会日益增上。这是非常重要的。

在家居士工作繁忙,应该如何安排禅修时间?

:我们作为在家居士,平时工作及家事都很繁忙,应该如何安排禅修时间?

    答:依传承法规,应该晨起,上午,下午和晚上一日四座瑜伽,每座2小时左右.作为在家居士需要工作及料理家务,利用早晚及休息日修法比较适宜.每天不少于一座(1-2小时),若能多修几座,则更为善妙.总之,作为居士,虽面对诸多世间琐事,仍应尽可能根据现有条件精进行持.因上师瑜伽导修是我等从今乃至菩提间成就解脱之唯一方便,故应誓愿:只要气息尚存,每日决定不能少于一座禅修!万望切勿错过今生成办解脱之善妙缘起,否则解脱之日遥遥无期.

    上师瑜伽之重要性亦曾数数宣讲,想更加细致了解的可以参看如下文章,

1.上师瑜伽统摄大圆满法修行之总纲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3fc4cb0102dru1.html

2.修持上师瑜伽的重要性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3fc4cb01017lj7.html

3.《如意宝藏–上师瑜伽之圆满引导》上部第四第五章节

http://www.krmzz.org/xzzq_info.aspx?id=374

做不到双盘怎么办

问:初步尚不能做到双盘时,该如何行持?

    答:双盘能令坐式自然端直稳固,故尽可能依双盘而行,或者双盘、单盘交替而行。

    但身体僵硬或四大衰弱者,若无法做到双盘,则单盘或散盘皆可。平时可通过瑜伽、运动等锻炼,疏通脉络,提高身体柔韧性,作为双盘之助益。

    然修行以调心为根本,坐式为调心之辅助。因调心之故,高原众多修行者仅以散盘即获得殊胜成就。

    总之,我们既不能因内心的懒惰习气而放弃双盘,亦不能因自身的条件限制而心生烦恼,而应在身心不紧不松的状态中成办解脱为妙。

关于身不动摇的疑问

问:三不动摇修法要求“身不动摇稳如大山”,行者如果在禅定过程中出现身体姿势不正,可以调整吗?如何调整?

    答:三不动摇虽为自宗修法之要义,但初行者难以圆满做到。若禅修过程中发现坐姿偏斜或过紧过松等状态,应在发现当下立即调整。如身体重心偏移(或前倾后仰,或左右歪斜),需重新调正重心;如身体过紧,出现胸闷、腰疼、背部酸痛等现象,则适当放松,或通过持风中的“哈气”来调整(深吸一口气,然后用力“哈”出);如身体过于松缓,出现塌腰、垂头、昏沉甚至昏睡等现象,则应稍紧而做护持。

问:初步修行如何做到“不松不紧,自然端坐”?禅修时坐姿如果过紧或过松有什么过失?

    答:入座调整身体端直后,先体会身体何处尚处于紧张状态,逐一放松。如果觉得全身都紧张,可先从头至脚每个部位(头、颈、肩、手、胸、背、腹、腰、髋、双腿)逐一放松。特别是腰髋和全身的关节部位,尤须放松。

    禅修时若身体坐式过紧,会产生胸闷、背部不适等现象,且易起诸多妄念;若坐式过松缓,容易导致昏沉,故应及时调整。

问: 如何在实修中做到“身体端直如箭”?

    答:端直如箭是自然状态下的身体中正。头项放松,下颌微收,自然垂肩略向后展,略微挺胸但不过度,腰自然垂直但不能用力挺直,后背不倚不靠(倚靠易导致背部气血不畅),如此达到“身体端直如箭”。

一边闻思一边实修,感觉时间精力不够,却又不愿割舍,该如何抉择?

问:有些道友一边上菩提小组的课程,一边依止您修上师瑜伽,道理上知道彼此不矛盾,但现实是时间和精力有限,两头又都不愿割舍,请问站在解脱的立场上,应该如何抉择?

    答:我们必须要知道,闻思修三种智慧缺一不可,在修学过程中不可堕入一边。

    闻思是实修的前行,是了知如何修行的过程。恰当的闻思可以避免我们在实修的过程中误入歧途。若无闻思基础即盲目趋入实修,则如盲人迷路,难免步入险境。犹如渴的时候,如果不观察杯中液体的成分而盲目喝下,若是盐水,可能更渴;若是毒药,可能丧命。所以,闻思是非常重要的。

    但若单纯闻思而不做实修,则如无垢光尊者曰:“胸中虽持十万之多法函,临终之时亦难获真实利益。”及“口头空言之了知境界,故不得菩提胜果。”惠能大师也曰:“善知识,世人终日口诵般若,不识自性般若,犹如说食不饱。”这些教言都在告诫我们,仅仅站在闻思之上而不做实修的过失。犹如渴的时候,仅仅知道水可以解渴,但若不喝水,最终也只能干渴而死。所以,闻思和实修要并驾齐驱,不能偏堕。

    在实际修学中,闻思和实修如何安排比较合理?一般而言,当自己对所要修行的法理解好以后,就可以开始修行。修行期间,还要不断听闻上师的教言,深入理解法义,随时调整修行中的细微之处。实修是非常细致的,只有将教言与实修契合,才能最终理解佛法的微妙法义,品尝到佛法的甘露妙味。所以,希望所有的弟子们都尽量能做到闻思修三种智慧同时修学。

关于持风的答疑

问: 请问上师,关于持风的正确方法是怎么样的?

    答:持风方法为:念诵心咒、观想皈依境时不需以口呼吸,观诵至内心趋于平静,放下念诵,专缘于皈依境,此时断绝以鼻呼吸,改为缓慢地以口呼吸,呼吸越细越慢越好;呈现较细微的昏沉和掉举之时,可向外呼出一大口气,出“哈”声,再缓慢地以口呼吸,或者缓慢深呼吸以调伏。尚需了知,风、心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心念若粗,无论如何持风,呼吸均难细慢,此时应以调心为主(通过念诵心咒、观想皈依境止息粗大妄念);心念若细,呼吸自然缓慢深长,甚至自然停止。此时断绝业风飘动,极易赤裸觉性。

问: 可是我平时习惯以鼻呼吸,持风用口呼吸反而有憋气或者口干的感觉,该怎么办?

    答:首先应该掌握修习持风正确的方法,初步经口呼吸可能出现憋气、口干甚至鼻吸口呼或口吸鼻呼等不协调的现象,此乃尚未习惯以口呼吸所致,故勿生烦恼,习惯即好。持风若感憋气,应观坐姿有否过紧(挺胸)、过松(塌腰勾背)?饮食有否过饱?并随时调整。若感口干,可能因口张得过大所致,应自观待而做调整,切不可离座喝水,因三不动摇之身不动摇乃成办解脱之关键,只要坚持一段时间,这些不适会自然消失。

问: 请问上师,在每次的入座准备之中,弟子该如何忆念上师恩德,祈请上师加持?

答:每次禅修之前,忆念上师恩德、至诚祈祷呼唤上师的目的是与上师相应,并于心中生起一种誓愿成就、以利群生的决心。

①观想:在自己对面虚空,观想上师坐于莲花座垫之上(也可观想上师瑜伽皈依境或任何与行者内心相应之上师法相),并在心中生起一种感受或定解——真实的上师就在自己的对面,正在倾听自己的祈祷,并赐予加持。

②忆恩:初学者若观想不清楚,可将上师法相摆放在正前方,边看边观。观想若难以在心中生起与上师相应的觉受,则需依靠刻意的思维造作,忆念上师恩德。

③祈祷:《显密甘露心滴》中的祈祷文可供参考:

愿充满虚空之际有情父母,证得原始怙主之界,是故吾乃修持甚深之道。(一遍)

   三世诸佛之本体大宝上师知!加持吾之意识获得成熟解脱!加持自心证得殊胜甚深之见!加持即身圆满光明大圆满之胜道!(三遍)

修法状态时好时坏该如何调整?

问:有时修法感到很有力量,也很有兴趣,可有时修法却感到内心毫无动力,似乎只是走了个过场,此时该如何调整?

   答:信心随情绪波动正是观修共同外前行基础未固所致。此时一方面细致观修共同外前行,另一方面可多读祖师大德传记、上师教言等,培养内心修法的力量与信心。

   此外,初行者有时因自感修法久未增上,因而怀疑自己是否不堪法器而退失修法信心和动力,此中有三个主要原因:

   ①修法未完全依教奉行。大圆满无上窍诀法乃诸法之极顶,法义至简至奥,看似简单的窍诀,步步缜密,故需对修法的每一个环节如理思维,细细体会,不断调整。

   ②有者如上所行,若仍觉自己功德未曾增上,乃修法时日尚浅,如烹佳肴,物料齐备,工序无误,唯火候未到所致。故当数数观修,日久必证殊胜之见。切勿心生急躁,反成法障。

    ③修行过程中会出现各种心理体验,包括烦恼炽盛、内心起现种种令人难堪之妄念、内心在法与非法之间痛苦挣扎、欲精进修法却无法提起心力等种种劣觉受,也包括法喜充满、烦恼减少、正念具足等贤觉受。在认识到这些现象都是觉受的前提下,需知如是种种无非自心习气之显现,不执著贤劣而如法调伏,转为道用,则见解可迅速增上。但若不能认识而产生执著,则会造成见解增上之违缘,称之为着魔。故勿以觉受之多少、贤劣、持续时间之长短作为衡量见解之标准。因觉受乃世间空行母考验修法者之内魔显现,也是次第根机行者修行过程中必然经历的过程。修行时,无论出现何种境相、觉受或者梦境,切勿执著。所现境相若为过失,自会消失;若为功德,必然日日增上。故不执著乃遣除内魔之法。随修法增上,烦恼、执著减少,觉受自然减轻,故当以贪嗔痴烦恼是否减少,信心与慈悲心等功德是否增上,面对各种显现,能否转为道用来判断修法是否增上。如是以共同前行为基,座上如理造行,座下以法护心,必日日精进,速疾增上。

 问: 上师好!我觉得我已经很努力地观修四厌离法了,可在修法过程中还是有懈怠和拖延的现象,该如何调整?

   答:能够认识到自己懈怠、拖延,说明法义已初步纳入相续,已经在护持正念。

    然次第根机的初行者信心不稳固,懈怠和拖延正是信心退转、内心见解尚未成熟的表现。故一方面应加强座上修持,另一方面在初步了知四厌离法义的基础上,以改造意念之正念将四厌离法融入现实生活中。如清晨懈怠迟起,可观自己晨起修法的短暂时光是从何而来(人身难得)?如是懈怠浪费的宝贵修法时间还有几多(寿命无常)?如是懈怠将导致何种后果(业之因果)?这种后果将是何种境地(轮回过患)?如是刹那刹那观自心,日久必生定解,修法如救头燃。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