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头空,空念头—南怀瑾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567bf040100f7to.html

 

念头空 空念头—南怀瑾老师讲述《答问青壮年参禅者》

念头空

空念头

三际托空

乡村大手印

第三踢的方法

  大家要我休息,又不肯让我休息。正在休息,我们孙教授又来整我一下,问我问题,我晓得他问得好,我刚才跟他说,空了再告诉你,他笑笑就走了;可是他走了我又感谢他,好在他提醒我注意,我正要吩咐你们。

  你们昨天听了那个采日月精华,看太阳月亮,听了不要去乱学啊!尤其跑到高山上,你不晓得怎么用眼睛看,搞坏了不要怪我哦!我可没有讲哦,那个要学过才行的。采日月精华,会那么简单可以乱看的吗!

  要采日月的精华,眼睛瞪大如如不动,定在那里,可以五六个钟头眨都不眨,把宇宙万有的光收回来。所以我昨天一看,己师打拳,那个眼神瞪得很大,神收不了,神凝不拢来。这都要练过的哦,不是乱搞。先告诉你这一步,将来如何看,再说。孙教授听到这些喜欢得很,他什么都要,唯恐不多啊。

  这一些都过去了,把这些都放下,我们没有时间,只有今天晚上,明天一下就过了啊。

  你们修行两个路线——渐修和顿悟,而渐修可以顿悟的。禅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我问你们,用的什么方法?佛告诉你没有方法,对不对?达摩祖师叫你们以“楞伽印心”。《楞伽经》说以无门为法门,没有方法的;没有方法就是方法。这部经你们看了没有?

  我这些是专对你们三山(嵩山、武夷、峨眉)下来的大师们讲的。你们注意啊!现在大家不要用笔记录啰,都给我放下,用你的心眼,用你的耳朵。你们诸位现在打坐修行,就拿小的法门来讲,你们是不是说念头空不了?辛老和尚,是不是啊?呃,好可爱的老和尚。说念头空不了,你们念头要怎么空啊?说啊,各说各的。

  古道师:念念相续。

  南师:念念相续,对了。这个念头是念念相续,空不了的,对不对?古道师那个话你们诸位同意吗?(答:同意)我们校长夫人讲,念念相续,无有穷尽,念头断不了是吧?

  教授:念佛、念咒子要念念相续,无有穷尽。

  南师:那是另一个法门,念咒子是这样。我现在问的不是这个啊!

  僧丁:空不自空。

  南师:空不自空,谁说的?

  僧丁:念头本来就是空的。

  南师:我问你谁说的?经典上说的吗?

  僧丁:我也体会到这个。

  南师:你也体会到经典上说的,“空不自空”?唏!

  僧丁:念头本身就是空的嘛!

  南师:念头怎么空?现在是讲实际工夫,你下座站起来。

  僧丁:因为刚开始用功的时候,念头老著在这个“色”上面,觉得这个念头是实在的,反观以后,觉得念头本身是空的,只是一个——“动”。

  南师:你现在没有反观吧?

  僧丁:没有。

  南师:你的念头在哪里?不要你去反观啊,现在就没有啊!要你反观个啥啊!它空你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啊!你去空它个啥啊!《金刚经》明明告诉你,“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你现在讲完了就没有了,讲完了就空掉了,还得个什么?还有个什么空不了在那里吗?再来,再来也是空的啊,是不是这样?

  僧丁:对。

  南师:不要去找第二个,嘿嘿,学弥勒哈哈一笑,笑也空,你不是讲“色空不二”吗?是不是?

  僧丁:对。

  南师:不要对不对,我问你现在在哪儿?(停了一下)你怎么不告诉我“空”?哪里有个空的相?会念《心经》“舍利子,是诸法空相”,本来空。也没有说不要动,也没有说动;动也空,不动也空。有个咒子给你念,一句话,“管他妈的!”明白啦?(僧丁默然)呵呵,恭喜!

  你们都念过《金刚经》,也知道“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六祖因此悟的。这一句经典不究竟,你们知道吗?鸠摩罗什法师翻译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他翻译得老实。这句话是这么来的,《金刚进》开始,我们演电影啊,须菩提来问佛,善男子,善女人,发心求证菩提,“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他问要进入般若菩提境界,作什么工夫,安住在什么境界?怎么降伏这些妄想心?佛说“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应如是,就是这样已经安住了;就是这样已经降伏了。佛的答覆,看起来等于没有答覆一样。

  当你问的时候,那个念头早空了。后来佛讲一句方便,“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每一个念头都不停留的,自然不停留。行云流水,前念已灭,后念不生,当体即空。不要你去用心,你去用心求空,已经被一个妄念遮住了,自性本来空。换一句话,我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个“应”字是方法论;如果以本体论来讲,“本无所住而生其心”,此心本来无所住,尽管启用,用也空。

  因此,后来佛再三讲到,所谓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已经讲完了嘛!你也会念,晓得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偏要求个得,偏要求个住。它过去现在未来,哪里妨碍你了?自性本空嘛。

  所以,牛头融禅师一个偈子,告诉你用功最亲切的,记得吗?“恰恰用心时",就是刚刚用心时,你念头一动的时候;“恰恰无心用”,用过了已经没有了;“无心恰恰用”,它本来空的,所以起用;“常用恰恰无”,没有一个停留的。

  过去未来现在心不可得。哎,不要记录啊!这个时候记个什么啊!你还有所记录,有所住啊!赶快放,不要你放,当下就是。有没有体会到?好像丁师有。我不问丁师了,现在一棒已经把他赶出去了。这是赏棒罚棒,他心里知道,不管了。你们诸位做到了吗?就那么简单,“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辛师做到了没有?(答:没有)老实话。

  辛师啊,俩,你看著我,你在讲一声“没有”,那个有没有?有没有?再讲“没有”,你一路没有下去,你看那个有没有?有没有?不要低头。有没有?禅宗祖师一句话,“一箭过西天”。又跑掉了,又跑掉了一个,不对。所以禅门心法,后来五祖和六祖提倡用《金刚经》印心,就那么简单。

  这个办孤儿院的己师有没有?听到这个理论,自己心境是怎么样?啊,没有,过去了。

  禅门心法,用不著你“外息诸缘,内心无喘”,你一切都不管,不管也不管。有一个不管的,有个空,已经不是了。它本空的。所谓空,不是你去造一个境界的空,自性本来空,念念不停留。

  你们念过《普贤行愿品》没有?读过没有?有两句话:“犹如莲花不著水,亦如日月不住空”,你看太阳月亮一天在空中转来转去,它没有停留过,本来空,非常活泼的。念念犹如日月不住空,住在那里干什么!所以大乘的三解脱门“空、无相、无愿”。

  谁懂了这个了?到了这个境界的,谁敢承认?你承认吗?我想你承认了。你不承认我帮你承认。

  好!这是第一步。第一义,其实已经不是第一义,过去了。再来,第二义。告诉你们走捷径啊,年轻的注意啊,不要在那里再这样玩啰!是为你自己不是为我,老头子陪你玩了几天不容易的。

  注意啊!第二义,你当下就走“三际托空”的法门,三际托空,就是《金刚经》上讲,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就是这三际,过去、现在、未来。

  诸位,你们跟着我做一下,现在你就学我吧!学傻瓜吧!你注意啊!诸位来,提起精神叫一声,呸!(众:呸!)不是“屁”,不是放屁的屁。是呸!呸!(众学:呸!)你这一念过后,还有没有?

  然后,你感觉到有,是后念,后念不怕,它马上跑掉了,所谓过去不可得,就是现在不可得,过去的已经过去,“呸”一下,已经过去了。未来念头还没有起来,就不要管了。一来念头就是现在,现在不可得嘛,呸!没有啦!是不是这样?你随时注意,起心动念,念念在三际不可得,这样用功下去,这就是话头!什么是话头?《金刚经》告诉你,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辛师啊!你怎么又拿纸跟笔去记啊!那是纸那是笔,不是你啊。你拿自己来体会啊。辛师啊,再叫一声“呸”!你看有没有?你还是有。哎,你“呸”到后面就是屁了。

  你们以为我传给你们的是什么?我告诉你,这是密宗“大手印”,无上大密法,最高的方法。当年我求这个法门,磕的头花的钱,太痛苦了,最后师父上座,拍案一声走了,我们大家等着,“不是传大法吗?师父怎么走了?是我们不诚恳。你代表我们去求师父来吧!”我们忏悔,把师父请来,师父又坐在上面,“叫我来干嘛?就这样传完了,不懂吗?不懂,只好传你第二等的。呸!”又走了。

  贡嘎师父很厉害哦,他个子比我还高一陪,我走路,他手按到我的头,我变成他手棍了。那么宽的身体,他一天到晚双盘坐在上面。晚上我们经常有个单独的对话,也讲笑话,有个喇嘛翻译的。他晓得我学禅宗过来,我一进门,他已经知道,一叫师父,他就笑了。

  我说:“师父啊!您今天这个无上密法,我五岁就知道了。”   他说:“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是乡下出生的,我走夜路怕鬼。”尤其当年乡下夜路,会经常遇到“鬼打墙”,你们听到过没有?走路走走,忽然四面都黑了,一下就懵住了,没有方向了,这叫鬼打墙,被隔住了。用什么法门破它呢?有个种田的朋友告诉我说,不要怕,长袍一拉,对到黑的地方屙泡尿,呸,呸,呸……就冲过去了。贡嘎师父听了哈哈大笑,说你们汉人啊,很有意思。后来我们就说别的笑话了。

  刚才我教给你们“呸”,这是无上大法,属于密宗的“椎击三要”。再教你们修持,很简单啊!这是第二义,刚才“呸”一声,你也没有懂。懂了的话,定啊慧啊,就是一直这样下去,就如如不动下去了。起座也是一样,都在这个境界上,这样你一定成就。

  谁相信啊?谁信得过啊?你们诸位里头哪个信得过了?我看没有真信。然后不信,我是“贵州驴子三脚头”,踢了两脚头了,已经给你们两套了,你们再没有办法,我只好踢第三脚头。那你们就喜欢了,那可是差等的脚头,我的口音听懂吗?贵州驴子踢三踢就完了。第三个踢来了啊!坐好,大家坐好,不要闭眼。将来你要练采宇宙精华,也可以从这里体会。不要闭眼哦,看著啊,你们看我吧!

  把我当成假佛吧,像电影上的佛,看我这地方。看著啊,看我眉间啊,我的眉间跟你们不同,还比你们亮一点,你看你们年纪轻轻,一脸的晦气色,真糟糕!看这里啊!眼睛看著,然后眼睛不要眨,不要用力哦,然后把看的注意力拿掉,不看,眼睛还是张著的。注意哦,眼睛张著看我这里,把看的注意力拿掉,然后,一片白茫茫,是不是啊?慢慢把眼皮闭下来,上下眼皮慢慢的关起来。两个眼睛还是看著我,可是眼皮关起来看不见了,只看到前面的亮光,一阵白茫茫的,是不是?(众答:是)

  然后,忘记了一切,跟这片亮光定在一起。“心(没有心)注于眼;眼注于空”,跟空合一,空即是我,我即是空,用两个眼珠子像插头一样,插上以来后,眼睛都忘记了,一片光明。《阿弥陀经》跟你讲,青色青光,黄色黄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我加上黑色黑光;光色有变,色空变动,我一切不变,对不对?这一下对了吧?哎,如如不动,色就是空,不求空。最后忘记了眼睛,丢开眼睛,身心内外,一片光明。(止静片刻)

  好,诸位,慢慢张开眼睛,再来,看到我这里,然后闭起来;张开眼睛,看到我这里,然后闭起来。再一次张开眼睛看我这里,然后闭起来,前面白茫茫一片定住(又止静)。《楞严经》上佛告诉你,“开眼见明”张开眼睛看到明,“闭眼见暗”,眼睛闭起来看到的,迷迷糊糊的这叫做暗。明、暗有变动,那个能见明见暗的在这里如如不动,自性本空。

  我现在讲一句话,放参,大家休息。如果你体会到,在那个境界上不想动,不愿意下座,就不下来。没有体会到你尽管自由,休息一下。

  这个事情不能讲客气的啊,是你们自己的事,不要说对我不好意思,下座就下座。辛师,你下座就下座,坐著玩玩就玩玩,你要记录就记录吧!

  ——摘录南怀瑾老师讲述《答问青壮年参禅者》,老古出版,购买正版,支持正版。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