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与脉轮

音乐与脉轮

作者:肯·威尔伯

译者:胡因梦

 

不同种类的音乐会影响不同的轮脉,毫无疑问的,摇滚乐影响的是第二轮和第三轮,性与力量。饶舌音乐通常影响第一个轮脉。最好的爵士乐,例如查理.帕克、迈尔斯.戴维斯或温顿影响的则是第三轮和第四轮。

伟大的浪漫主义作曲家萧邦和马勒影响的则是第四个心轮的能量,有时甚至令你感动得潸然泪下。对我而言,海顿、巴哈、莫扎特以及后期贝多芬影响的是第五和第六个能量中枢,当你在放这些音乐时,你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注意力被不同的能量中枢所吸引。

我发现当我在撰写有关普拉提诺、艾克哈特和爱默生的论文时,唯一不会干扰我思绪的音乐只有莫扎特与后期的贝多芬,或是某些海顿的曲目,但是当我在进行单调的资料搜集和下注脚时,我通常会选择摇滚乐。

拙火瑜伽以及七个轮脉的关键在于:七个轮脉无一例外全是夏克提与湿婆的永恒交合。夏克提象征女神的能量,湿婆则是纯然无相的目睹,因此万有与真空的结合就是夏克提与湿婆的永恒交合,不论时间、死亡、命运或任何的扰动都无法使它们分开。

在藏密大圆满中,同样的理念也表现在唐卡的本初佛普贤王如来与明妃普贤王佛母的交合。普贤王如来被描绘成一个深蓝与黑色交融的形体,赤裸的身体双盘成莲花座。普贤王佛母则呈现出透明的净光,裸身盘坐在普贤王的大腿上,面向着他,与他进行性爱的交合。普贤王如来象征法身或根本空寂,因此以「黑色」来表现彻底的无相(如同处在无梦的深睡之中)。普贤王佛母象征的则是整个有形世界,因此以灿烂而又透明的白色净光来加以呈现,也就是所谓的空寂即是万有,意识即是物质,神即是世间的一切。然而真正的重点是他们正在做爱;他们正处在性爱的狂喜中;他们以无法被摧毁的爱永远结合在一起;他们已经结合成「一味」。

唐卡中的普贤王如来与普贤王佛母不只是一种象征,而是一份直接的体悟。你一旦安住在「我即是自性」的无相目睹中,你就是普贤王如来,你就是伟大的无生,以及没有任何属性的神之源头。你也是那无限的解脱,以黑色来象征的空寂,但是从那空寂之中,整个宇宙每一刹那都在升起,云朵从你的觉知中飘过,树木从你的觉知中出现,而那些正在鸣叫的鸟儿与你也是一体的。你即是无相的目睹(普贤王如来),而整个现象世界(普贤王如来佛母)与你永恒地结合在一起。你真的正在与整个世界做爱,主体与客体的无情分裂已经被瓦解,你和世界进入了亲密的性爱,在至乐中获得解脱,进入了雷电交加的一味。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