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法语 – 一定要每天看一点

佛陀法语

 

达尔卡法师著

郭锦彪、刘妙莲译

 

作者简介

前言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作者简介

舍卫城·达弥卡法师(Venerable Shravasti Dhammika),一九五一年生于澳洲。早年在印度落发为僧,后来到斯里兰卡修行,并由于致力于推广佛教而闻名该国。一九八五年,他来到新加坡,担任Buddha Dhamma Mandala Society及数个佛教团体的宗教顾问。法师也曾在新加坡教育部课程发展署讲课,并为该署制作数部教育电视片。他的其他著作有:“问得好,答得正”、“佛法的瑰宝”、《Matrceta’s Hymn to the Buddha》、《Encounte’s with Buddhism》、《All About Buddhism》、《Middle Land Middle Way》。

 

前 言

佛陀曾发表过无数的演说,任何人只要专心阅读其中几则,即刻会意识到包含在其中的调和、宁静、超越、稳固、不变的慈悲与无量的耐心。这些演说包含了无数的忠告、格言与提示,是达成心的宁静的方向与方法。

—荷盟贺士(Hermann Hesse)

佛陀说教的目标是自由—摆脱了情感束缚的自由、摆脱了因无知而加诸于自己身上的忧虑的自由、以及最终摆脱了生死轮回的自由,即涅槃。

涅槃的自由有如可以遥望,但还不能抵达的一座遭冰铺雪盖的晶莹闪亮山峰一样,是座落在道路的尽头,即八正道的终点。这条道路很漫长,曲折很多,时而崎岖,时而平坦。我们若要避免走入歧途,而以稳健的步伐踏上此道,就必需有外援。对于佛教徒而言,这外援源自三皈依—佛、法、僧。

佛是我们的皈依处,因为他的生平事迹与得道证实了证悟真理是可能的、达臻圆满是人生的真正目标。佛陀是所有探求精神成熟者的最高模范。冥想佛陀的生平与事迹,能使我们充满走上正道所需的热诚。

法,佛陀的教诲,是我们的皈依处,因为它提供我们有关世事的实际与完整的说明,同时也给予我们在道德上、人际关系上、禅定上以及近乎生活的各个方面上的忠告。

僧是指过去的、现在的、悟道的、未悟道的佛弟子,秉持相同的信念,即要证得佛陀所证悟的而结伴修行。僧伽是我们的皈依处,因为在这道路上,走在前端的可以给予我们忠告;与我们同行的可以与我们做伴,在我们迷失时,帮我们回返正轨,在我们失足摔倒时,加以扶助。

当佛陀了悟佛法并加以宣说时,僧众们热切希望能通过修习佛法,达成佛陀所证悟的,因此,佛法可以说是三个皈依处中最为卓绝的。佛陀本身说他在生活中依靠佛法、恭敬佛法、推重佛法、顺从佛法;以法为旗帜、以法为标准、以法为主。

佛陀在公元前五二八年证得正觉,不久后,便开始教导他所发现的真理。他有时通过口头的讲述,有时则以例子来教导。在说教时,他的用语既贴切又清楚。他也常借助意义深长的比喻来加强演说内容,使那些有福份听闻的人永远铭记在心。他的行为圆满地体现出他时常鼓励人们所发展的仁慈,人们也长久牢记著。

在佛陀入灭六个月后,人们开始把他所说与所做的牢记下来,有如一条金线穿过水晶珠子一般地由导师口授给弟子。这种口传方式后来转为文字记载。首先以佛陀常年所用的语文—巴利文编写成三本巨著,称为“三藏”。第一本是《经藏》,记载了佛陀和他的一些证悟弟子的演说,以及描述佛陀的生平事迹。第二本是《律藏》,收录了僧团戒律与行政程序。第三本是《论藏》,收集了各心理过程的详细分析。

多少世纪以来,佛弟子为了对巴利文“三藏经”表示敬意,把它写在金碟子上,把其中几页夹在镶有宝石的封面中,或把经典收藏在宏伟的图书馆内。但是更为重要的是他们非常推重“三藏”,极力使自己的生活围绕著『三藏”中所包含的法,在“三藏”中找寻指示与激励,而“三藏”,永远指向自由的涅槃,则使他们的意念平静,心灵纯净。总之,熟悉佛陀的教诲是我们的精神生活所不可或缺的部分。

佛弟子的生活重点是禅定。在佛陀所教的最为重要的禅定修习法之中,有一个是冥想佛法(Dhammanussati),即在“三藏”中选出一节经文,然后静静的冥想它的涵义。人若能抱著恭敬与愿意接纳的态度,每修习此禅定经文的涵义经如此沉思冥想,必定能铭刻在心中。

阅读或聆听佛陀的教诲就有如与佛陀直接接触。虽然这本书是专为那些修习冥想佛法之禅定者而编写的,但是,凡是对佛陀的教诲有兴趣的人都会觉得这本书很有用。书中包括有收录在“三藏”中的演说摘录,收录在正统文献中的演说摘录。这些摘录按一天一则编排,除了一些是新的翻译,其余大部分是根据巴利圣典协会(Pali Text Society)的英文译文而重新整理的。佛教的神圣文献中有甚多重复部分,这在佛法处于以口传授的时期非常重要,然而大多数现代读者则认为这会使人分心。这些重复部分在不会改变经文的原意的原则下,已被我删除或集合在一起。

此书编写完毕后,我的朋友:刘妙莲居士和郭锦彪居士将它译成中文,施性国居士和陈英德居士帮忙校对,以供华文读者阅读。愿我们一起分享法施的功德,也愿所有读者能从书中受益。

达弥卡法师

 

一月

一月一日

在缺乏好导师的情况下,应该依据佛法来修习。佛法是确实的。正确的修习将带给你永久的快乐与幸福。

一月二日

“设想大地被水覆盖了,有一人将一副穿有一个洞的牛轭(牛马等拉东西时架在脖子上的器具)抛入水中。牛轭随风四处漂流。再假设每一百年中,有一只瞎了眼的海龟浮出水面,那么,依你猜测,这只每隔百年才浮出水面的海龟的头部伸入轭上洞孔的机会有多少?”

“世尊,那是微乎其微的。”

“是的!人能出世为人的机会也同样是微乎其微;彻底了悟的如来住世的机会也同样是微乎其微;佛法与如来的戒律能在世间教授也同样是微乎其微。你既然已出世为人,如来又已到世间并教导佛法,你就应该力求了悟四圣谛。”

一月三日

永生之门已开启,

有所听闻者都满怀信心地做出反应。

一月四日

一个对佛陀的教诲有信心,并能将教诲纳入日常生活中的信徒,他的想法是:“导师是教主,我是修习者。教主无所不知,我则不然。”

一个对佛陀的教诲有信心,并能将教诲纳入日常生活中的信徒,导师的教诲将会不断地帮他茁壮成长,发挥力量。对他而言:“只要能争取到人力所能达到的,就算我的皮、骨、腱都萎缩了,肌肉都干巴了,我也在所不惜。”

一个对佛陀的教诲有信心,并能将教诲纳入日常生活中的信徒,即在此时此刻拥有渊博的知识或如果有轮回的业力,就会投生在‘不还’阶段。

一月五日

在个人德行的修习法方面,佛陀的教学法是无以伦比的。一个人必须忠诚,不欺骗、不唠叨、不多嘴、不搬弄是非、不轻视他人、不汲汲谋求增加利益。他应严守感官、适量进食、促进和平、提高警惕、积极行动、孜孜不倦。他应修习禅定、念念分明、言语庄重、循序渐进、意志坚定、明白事理。不渴求感官欲乐,只保持正念、谨慎。这是个人德行的无上教诲。世尊在这方面已大彻大悟,没有其他修道者或婆罗门比世尊更了解德行。

一月六日

世尊问:“镜子之作用何在?”

罗侯罗答:“在于反映,世尊。”

“既然如此,在造任何身业、口业、意业之前应反复思考。”

一月七日

被惧怕所驱动的人,

来到了神圣的山丘、森林与树丛中,

来到了神圣的灵树与灵庙前。

然而它们皆非安全之避难所,

皆非最佳之皈依处,

不是去了那儿,

苦痛便能解除。

然则谁若以佛、法、僧为皈依处,

谁便得以启发智慧,了悟四圣谛;

苦(苦谛)、苦的来源(集谛)、

苦的断灭(灭谛)、灭苦之八正道(道谛)。

这是安全的庇护所,

是最佳之皈依处;

到此处求庇护的人,

能摆脱所有痛苦。

一月八日

没有了日月,也就没有光亮,没有光芒,只有无明;世上也没有昼夜、年月和四季之分。但当日月形成后,便能发射光亮、光芒,驱走黑暗、无明;世上便有昼夜、年月、四季之分了。

一样的,当至上、彻底了悟的如来未到来之前,世上也没有光亮、没有光芒;只有黑暗,只有无明;人间也没有关于四圣谛的宣言、教义、解说、推动、开放、分析及阐述。但当至上、彻底了悟的如来到来后,世上便有了光亮、光芒,驱走黑暗、无明;人间也有了关于四圣谛的宣言、教义、解说、推动、开放、分析及阐述。

一月九日

“我将为你讲述八正道;为你分析八正道。我这就讲,请仔细听。何谓八正道?八正道就是: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和正定。

何谓正见?正见即正确了解人生的痛苦、痛苦的根源、痛苦的断灭以及断灭的方法。

何谓正思维?正思维即离欲、慈悲、助人的思维。

何谓正语?正语即不说谎、不搬弄是非、不恶口和不绮语。

何谓正业?正业即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

何谓正命?正命即放弃不正当职业,以正当职业谋生。

何谓正精进?正精进即兴起,扬善去恶的念头,做出努力,集中并引导心念去制止恶念的滋生、断灭已升起的恶念,培育未升起的善念以及促进已升起的善念,使它全面发展,达至圆满。

何谓正念?正念即保持清醒,时刻关注自己的行为、感受、思想、心念,以便制止世间的一切诱惑与嫌恶。

何谓正定?正定即修习四禅定。

一月十日

抛向天空的一把泥土,

肯定会坠回大地;

至上佛陀的教诲,

是同样肯定与可靠的。

黑夜消失之后,

太阳肯定会升起;

至上佛陀的教诲,

是同样肯定与可靠的。

雄狮步出洞穴时,

肯定会吼叫一声;

至上佛陀的教诲,

是同样肯定与可靠的。

一月十一日

凡不能促使人迈向割舍、放弃、镇定、寂静、高深知识、觉悟或证入涅槃的教义,你可肯定它不是佛法、戒律,不是佛陀的教诲。只有能促使人迈向割舍、放弃、镇定、寂静、高深知识、觉悟或证入涅槃的教义,你才可肯定它是佛法、戒律,是佛陀的教诲。

一月十二日

广阔的海洋只有一种滋味—碱的滋味。

我的教义也只有一种滋味—自由的滋味。

一月十三日

如果众生都像我一样了解布施的功德,那么“吝啬”的污点就不会缠住或逗留在心中。在应用事物时,如果没有与他人分享,他们就不会感到享受。即使是最后的一点食物,如果不与他人分享,他们也不会感到享受。

一月十四日

摩诃利(Mahali)问世尊:“世尊,造恶业的原因是甚么?”

“贪、嗔、痴、不专注和邪念,这些都是造恶业的原因。”

“世尊,造善业的原因又是甚么?”

“慷慨、慈爱、智慧、专注和正念,这些都是造善业的原因。”

一月十五日

修习甚么佛法才会给自己带来莫大好处?关于这点,圣洁弟子会自我反省:“我珍惜生命,不愿死去;我喜爱享乐,憎恨痛苦,我不愿意被他人杀害;同样的,他人也不愿意被我杀害。因为凡是我觉得不愉快的,他人也一定觉得不愉快,我又怎能把不愉快之事加诸在他人身上呢?”如此反省,就能促使人戒杀、劝勉他人戒杀、赞扬戒杀的行径。

圣洁弟子会再次自我反省:“如果我的东西被别人盗取,我会不愉快;同样的,如果我盗取了他人的东西,他们也一定不愉快,因为凡是我觉得不愉快的,他人也一定觉得不愉快,那我又怎能将不愉快之事加诸于他人身上呢?”如此反省就能促使人戒偷盗、劝勉他人戒偷盗、赞扬戒偷盗的行径。

圣洁弟子再次自我反省:“如果别人奸污我的伴侣,我会不愉快。同样的,如果我去奸污他人的伴侣,他们也一定觉得不愉快,因为凡是我觉得不愉快的,他人也一定觉得不愉快,那我怎能将不愉快之事加诸于他人身上呢?”如此反省就能促使人戒邪淫,劝勉他人戒邪淫,赞扬戒邪淫的行径。

圣洁弟子再次自我反省:“如果别人通过撒谎来破坏我的利益,我会不愉快。同样的,我通过撒谎来破坏他人的利益,他人也一定不高兴,因为凡是我觉得不愉快的,他人也一定觉得不愉快,那我又怎能将不愉快之事加诸于他人身上呢?”如此反省就能促使人戒撒谎,赞扬戒撒谎的行径。

圣洁的弟子又进一步反省:“如果别人通过搬弄是非、挑拨离间来破坏我与朋友的感情,或者咒骂我,以无聊无意义的话来扰乱我的心,我会不愉快。同样的,如果我如此对待他人,他们也一定不愉快;因为我觉得不愉快之事,他人也一定觉得不愉快,那我又怎能将不愉快之事加诸于他人身上呢?”如此反省,就能促使人戒搬弄是非、戒咒骂、戒绮语,劝勉他人戒搬弄是非、戒咒骂、戒绮语,赞扬戒咒骂、戒绮语的行径。

一月十六日

贪 所应受的责怪较轻,然而,要纠正它为时较慢,

嗔 所应受的责怪较重,然而,要纠正它为时较快,

痴 所应受的责怪较重,然而,要纠正它为时较慢。

一月十七日

在家人能从间或性的感官享受中得到四种快乐。哪四种呢?有物权之乐、有财富之乐、无债务之乐和无过失之乐。

何谓有物权之乐?在家人通过自身的努力与血汗,正当合法地挣得财富,想到这一点时,他就觉得快乐和满足。

何谓有财富之乐?在家人以正当、合法的途径赚得财富,并用它来行善,想到这一点时,他就觉得快乐和满足。

何谓无债务之乐?在家人不欠他人大、小债务,想到这一点时,他就觉得快乐和满足。

何谓无过失之乐?圣洁的弟子,在身体、语言、思想上都清净无过失,想到这一点时,他就觉得快乐和满足。

一月十八日

有智慧、守纪律、

善良、聪明、

谦虚、不高傲,

这种人获得他人的尊敬。

清晨早起,蔑视怠惰、

争吵时刻能平心静气,

德行圆满、行事灵巧,

这种人获得他人的尊敬。

广结朋友,珍惜友谊、

善气迎人、福泽共享,

是个向导、哲人、益友,

这种人获得他人的尊敬。

慷慨解囊、言语温文、

积极行善、一视同仁,

这种人获得他人的尊敬。

一月十九日

世上有四种人。哪四种?一种是不关注个人或他人利益的人,一种是只关注他人而不在乎个人利益的人,另一种是只关注个人而不在乎他人利益的人,还有一种是既关注个人也关注他人利益的人。

不关注个人或他人利益的人有如火葬柴堆中的一根柴,中间搽了粪而两边著了火,既不能当村民的燃料,又不能充当森林中的树木。只关注他人而不关注个人利益的人比前者卓越、高超一些。只关注个人而不关注他人利益的人会更卓越,更高超。能同时关注个人与他人利益的人则是四种类别之首领;是最佳、最高和最至上的。

就有如从牛身上取得牛乳,从牛乳中提炼出乳酪,从乳酪中提炼出酥油,再从酥油的上层撇取精华,就可说是四种类别中最好的一类了。同样的,能关注个人与他人利益的人是四种类别之首,是最佳、最高、最至上的。

一月廿日

有十样东西能滋养十样人们所渴望、喜爱、陶醉而又难以得到的东西。那十样?精力与努力滋养了财富;华丽的衣服,精雅的装饰滋养了美貌;有规律的生活滋养了健康;结交善友滋养了德行、抑制感官之欲滋养了圣洁生活。摒弃争执滋养了友谊、反复温习滋养了渊博知识、多听多问滋养了智慧,学习与检查滋养了对教诲的了解、正当的生活滋养了往生天道的机会。

一月廿一日

当一个犯了五戒的愚人坐在大会堂里,大街上或十字路口,听到别人议论他,他必定寻思:“这些人在议论著我,因为我做了这些事。”这是那愚人此时此地所感受到第一类苦恼与沮丧。

当愚人见到国王捉拿及处罚小偷或犯人时,他必定寻思:“这国王正在处罚这犯人而我也做了这些事,如果被国王知道了,也必定会处罚我!”这是愚人此时此地所感受到的第二种苦恼与沮丧。

当愚人坐在椅子上或躺在床上或睡在地上,以往在身、口、意上所犯的错必定笼罩著他,就有如夜幕低垂时,山峰的阴影必定笼罩大地一般。这时愚人不禁寻思:“我过去不曾行善,也不曾积德,面对可怕事物,也不曾找到避难所。我会到专为不行善,只行恶的人而设的地方。”于是这愚人悲伤、恸哭、捶胸顿足、神智不清。这是愚人此时此地所感受的第三种苦恼与沮丧。

一月廿二日

修持佛法者,

应戒酒及劝勉他人戒酒,

应知道酒会令人迷醉。

愚者因迷醉而造恶业,

并且导致他人疏忽大意,

故,这祸根应闪避,

这愚行只为愚人所爱。

一月廿三日

凭借四种素质,聪明睿智,德高望重的人过著踏实、有活力、无过失、不被智者责备的日子。哪四种素质?清净身业、口业、意业及感恩图报。

一月廿四日

本无过失者,

与恶人为伍,

会被人怀疑行恶,

名誉也因此受损。

一个人受朋友与领导者影响,

在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之下,

变得与他们一般样。

被跟随者与跟随者相似,

被触动者与触动者相似。

一支涂了毒药的箭,

触动了未涂毒药的箭,

结果全被沾染了毒药。

正直者不愿被污染,

不与愚人为伍。

若将腐鱼片串于“孤沙”草上,

那草迅速染上臭味,

与愚者相伴,

结果也是一样。

若将乳香包于普通叶子,

那叶子亦迅速染上香味,

与智者相伴,

结果也是一样。

谨记叶子之例,

并了解其结果,

人应与智者为伍,

绝不与愚者为伴。

一月廿五日

我们可以以三种素质辨认出谁是正信者。哪三种?他渴望会见有德之士;他渴望听闻佛法,他并不吝啬,为人慷慨、廉洁、乐于布施、乐于助人,乐于与他人分享财物。

一月廿六日

基于怜悯众生,为众生与天神的福利与快乐著想,能如此卖力地为众生谋求福利与快乐的,查遍古今,唯有世尊,别无他人。

佛法是尽善尽美,显而易见和不受时限的。它任人自愿尝试、循序渐进地学习,是智者所能成就的。能宣说这循序渐进的教诲的,查遍古今,唯有世尊,别无他人。

世尊清楚解释何者为对,何者为错,何者该指责,何为该赞扬,何者该仿效,何者该避免,何者为低,何者为高,何者纯净,何者不纯,何者混浊。能解说得如此详尽的,查遍古今,唯有世尊,别无他人。

世尊教导弟子通达涅槃之道。涅槃与通达涅槃之道是互相配合,合而为一的,有如恒河与耶木那河(Yamuna)汇为一体,一起奔流,能引导我们踏上通达涅槃之道的导师,查遍古今,唯有世尊,别无他人。

世尊拥有很多同伴,包括初学者与断灭烦恼者,世尊与他们共居一处,共享团结之乐。这样的导师,查遍古今,唯有世尊,别无他人。

供养佛陀的果报卓著。显贵们因为世尊声名显赫,便特意寻找他以赠送礼物。然而世尊并不因此而高傲自大。如此导师,查遍古今,唯有世尊,别无他人。

世尊已解开心中疑问,不再犹豫。对于圣洁生活的宗旨,毫不怀疑,他已完成自己的目标。能达至如此境界的,查遍古今,唯有世尊,别无他人。

一月廿七日

倾盆大雨由天而降,雨水流入沟渠,沟渠涨满之后,便流入洼地;洼地涨满之后,便流入陷坑,再流入小池、大池、湖泊、小溪、小河与大海。同样的,圣洁的弟子具备了对佛陀、佛法、僧团的坚定信心,具备了圣者所喜爱的德行,凭借这些条件,他能像不断向前冲流的雨水一样,最终会到达彼岸,断除一切烦恼。

一月廿八日

想要告诫他人时,应先自我反省:“我是否在修习身体和语言上的清净?我是否已完美无缺、纤细无遗地修成了身体和语言上的清净呢?这些素质是否已在我身上显露出来呢?”若答案是否定的,他人必定会说:“去修习你自己的德行和语言吧!”

再者,想要告诫他人时,应先自我反省:“我是否已修成了友善之心,对同修者是否不存任何恶念?这些素质植根在我身上了吗?”若答案是否定的,他人必定会说:“去修习你自己的友善之心吧!”

一月廿九日

一堆鲜花,

可以编成许多花环;

同样的,一个人,

可以成就许多善业。

一月卅日

从三样东西我们可以辨认出谁是智者。哪三样,他能看清缺点,当看到缺点时,他会尽力纠正,当其他人承认缺点时,他会原谅那人。

一月卅一日

不造恶业,

力行善事,

净化心念,

这是诸佛的教诲。

不轻视、伤害他人,

严守僧团戒律,

饮食要适量,居处幽僻,

专心修习禅定,

这是诸佛的教诲。

故,修习慈悲观,

应是为自己与他人,

大家应满怀爱心,

这是诸佛的教诲。

页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