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再来:“觉”——醒了!

问:世人皆说某某人是菩萨再来,在我们发愿时也要发心再来娑婆度众生,我有疑问菩萨再来的人他是否知道自己是菩萨再来?如果不知岂不还是要受人间煎苦再成佛,那我们发愿再来有何意?但看古往大德好像都是不知道自己是再来人的,在这方面我有困惑,请行者给以指导。

坐在我的椅子里,我认识到,我既不是从哪里来,也不会到哪里去,我怎能离开当下而存在?我无法在此刻里回到过去,也无法在此刻里跃入未来,我只能不偏不倚地就处在现在。我可以进入过去或未来——那是头脑的,想象。除了想象,我一步也不能移。能动的是头脑,身体不关思考;而头脑虚妄不实,除了一堆虚妄的想法、感受等,并无实际的存在。

坐在这里的是一个无人,身体是一具和合而有的形相,似乎存在的缘心只是一个即生即灭的虚妄的连续的幻影。我发现,似乎真实的从无来去,似乎来去的从不真实。法本无生,何时当灭?若无生灭,何有来去?若无来去,这世上怎么可能有再来的菩萨或轮回的佛?我认识到,轮回并不实际存在,我从未投生——投生而来的只是一个念头。从没有什么真正存在过,存在过的只是一颗头脑。

我发现,我不是从时空里而来,我从觉性里返回。昔日,为除生命中的诸苦,在人间里,我心远离世俗而修圣道;找到净觉,成为菩萨,我从净土里返回。把净土安放在这个世界,我成了“再来的菩萨”。昨日迷惑,今日不迷,我对我而言是再来的菩萨。把觉性带回客尘世界,菩萨返回了人间……菩萨再来——这是我认识到的菩萨再来的方式。

我发现,没有别的菩萨再来的方式,因为本无轮回,本无轮回的主体。在轮回之外的不轮回,在轮回之内的是一些梦。对我而言,菩萨再来——那是“觉”,醒来在迷惑的头脑面前。当你以觉而活着,轮回消失了,你永远住世了。你是时间的初也是时间的终,你是世界的源头也是世界的尽头,因为一切出自你。再来的菩萨是醒悟的人,醒悟的人发现,世界不存在来去。

从这里移向那里,我注意到我未动——我行动在不动的心地上。我呼吸,我举手,我抬足……动在不动中,就像烟花开放在虚空中,就像镜像舞蹈在镜子中,不真实的活在真实中,真实依赖着不真实,我注意我是不断涌出的梦和那做梦者。变化,永远是梦中的情景;不动,才是那做梦者。我是心——千变万化而又不变的心,我的百千万亿化身频频相续,组成了生灭来去的我的影像。我清楚地知道,那来去的是谁,不来不去的是谁。

因为即行走在世间,又行走在出世间(它们是一),所以我理解,当有人说“菩萨再来”时,那是什么意思;当诸佛说“法本无生”、“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时,那又是什么意思。世间法和出世间法不相抵触,引起它们冲突的是不理解,不理解是因为我们没有认识到。人们说“佛法在世间,不坏世间法”,那是因为从一切故事中醒来的人理解还在故事中的人,那是因为觉普覆所有的梦。菩萨即觉,一切从浑浑噩噩中能复觉有情者,皆是菩萨再来!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