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成佛最好,最快的方法

南怀瑾 成佛最好最快的方法
佛讲用功的方法,而且是成佛最好,最快的方法。

 

—–南怀瑾老师讲述

 

摘自圆觉经略说

【善男子,但诸菩萨及末世众生,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辩真实。】

这一段是大乘道平时修持的法门。在修持这个法门之前,先要认定“心即是佛”。一般人学佛修道都在希求一个东西,都向心的外面去找,因此,犯了一个最大毛病--不敢承认“此心就是佛”,这是众生的大病所在。人总是把佛、菩萨的境界幻想成非常高不可及,深不可测,所谓“高推圣境”。人都受幻想或回忆的宰制,就是不愿面对眼前的现实。如果能够很平实地认清平等的心就是佛,那又何必汲汲外求呢? 若能认清这个道理,那么便能“居一切时,不起妄念”,在任何时间,不起虚妄的幻想,此心就是那么平静就好了。假如真能做到了,这就是菩萨道,不须再念什么咒,或是观想、拜佛。这时就如苍雪大师所说的:“南台静坐一炉香,终日凝然万虑亡,不是息心除妄想,只缘无事可思量”,“什么是佛呢?心即是佛。什么是道?平常心即是道。如何平常呢?平常就是不加任何的方法。“不是息心除妄想,只缘无事可思量”,非常平实,这是真正的观心法门,正修行之路,这也就是禅,如来禅所标榜的法门。 但是,你说我做不到,还是有妄想怎么办?“于诸妄心亦不息灭”,妄想来了就让它来嘛!妄想自己会走,用不着急急忙忙拿个扫把去赶走他,他自来还自去。我在“楞严经大义今释”上写了十七首诗,透露了用功的方法,其中一首:

“秋风落叶乱为堆,扫尽还来千百回 一笑罢休闲处坐,任他着地自成灰。” 我们的妄念像秋天的落叶一样,到处飘,到处落,想要去空他,想要去扫他,那就差了。你把第一个妄念去掉了,第二个妄念又来了,你把旧的树叶扫干净了,新的树叶又掉下来,这样你一天到晚忙不完。“一笑罢休闲处坐”,不如我不扫了,不管了,“任他着地自成灰”。妄想用不着你去空他,他自然就空掉了。唐代的诗人杜甫有两句诗,可以拿来形容妄想自性空,

“自去自来粱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 佛告诉我们第二步,“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什么道理呢?因为你你很平静坐在那里,妄想来时,自己都知道。既然知道了,此时,妄想早已跑掉了。你能够知道妄想的那个“知”,他没有动过,他是“居一切时不起妄念”的。 接下来,佛告诉我们第三步,“住妄想境不加了知”。我们学佛的人往往认为妄想不对的,妄想来,我总要看住他,没有妄想才是道。佛说你错了,例如我现在讲话是不是妄想?是妄想。不要怕妄想,妄想就妄想。妄想来的时候,不要再去研究这是无明啊!因缘啊!业力啊!“不加了知”。

第四步,“于无了知,不辩真实。”你就傻乎乎地坐在那里,听也听到了,看也看到了,很平安,很自在,坦然而住,这样就好了。你不要再去分辨这是不是清净境界?这是不是空?这样不晓得对不对?那么简单,应该不是吧?自己又骗起自己来了。

什么是佛?心即是佛;什么是道?平常心就是道;就这么简单。一切众生何以不能明白?因为不肯平常。一个真正了不起的人,一定是很平凡的。真正的平凡,才是真正的伟大。一般人学佛修道何以不能成就呢?只因不肯平常。各位看看学佛的人好忙哦!这里拜佛,那里听经;又是供养,又是磕头;又是放生,又是捐款;忙得连自己家人都不顾。结果,什么都没有,当然没有,因为太忙了,太不平常

【善男子,知幻即离,不作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

注意!这一段非常重要,此是禅宗心印,也是密宗的大手印,普贤如来、金刚萨埵心法。

我们现在把眼睛闭起来体会,一切的思想感觉都是假的,这些来来往往的妄念都是假的。你会发觉心中有妄念,可是当你发觉的时候,妄念已经跑掉了。“知幻即离”,妄念自己走掉了,不用你再去除妄想,不必再用个什么方法去除他,“不作方便”,不必再另外用方法了,所谓念佛、念咒都是多加的方便,念佛也是生灭法,也是梦幻空花,这些一概不用。

“离幻即觉”,离开了妄念幻想,知道现在清净了,这就是如来觉性。例如我现在讲话,各位闭着眼睛听,耳朵听到了声音,这个声音是幻的,已经没有了,用不着再用个方法去掉声音,它自然就空掉了。但是,知道声音的知性不空,本来就在,“亦无渐次”,不管你修不修,他还是一样听到,这个东西没有什么初地二地三地……十地,也没有什么初果二果三果四果,本来一切众生自性是佛,此即是佛,此即是净土。 有些人跑来告诉我,老师,那个道理我懂,不过,还要慢慢修。对这些人,我怎么办呢?我只好说你讲得对,完全对,慢慢修,修到天边与海角,总归有一天修到啊!因为他没有气派,说到了就到了嘛,对自己有信心就到了呀!信什么?信我这个我,清净圆觉,天上天下惟(唯)我独尊,所以释迦牟尼佛一生下来,就把佛法说完了。 摘自圆觉经略说

居一切时,不起妄想,

就是说……现在不要看黑板,等你下座,现在先用功体会,我讲,你听,这是观音法门,耳根而入,也就是声闻众,用声音说啦,佛怎么说,居一切时,在平常的时候,不起妄想,不要乱想。第二句话,于诸妄心,亦不息灭,妄想来了,不要另外用个心把它压下去,又说这都是《圆觉经》上,好好去研究。

知幻即离,妄想本是幻,假的,你空妄想干什么,妄想来空你啊,哪一个妄想永远在心中能够停留吗,昨天的妄想,今天有吗?明天的妄想没有来啊,前一个秒钟的妄想过去了,下一秒钟妄想你不要去引发它,所以知幻,知道妄想是幻化,即离,一知道妄想已经跑了嘛,你还要起个心来压妄想,那不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加上去了,告诉你不增不减,《心经》不是告诉你,不增、不加,也不减。知幻即离,不假方便,不需要用个方法,用个什么,念咒啊,观想啦,止观啊,用什么方法去压它。 知幻即离,不假,“假”就是借的意思,不借一个,不借用一个方法。离幻即觉,离开了幻,知道妄想,这个知道了,妄想已经跑,离开了,现在不要抄,心中体会,现在一抄有什么用,又不是纸来,那个笔跟纸两个参禅,是你参禅,下座再来抄板子。

我再讲一道,知幻即离,你知道这个是妄想,妄想已经跑了,那个知道的没有动。不假方便,不需要另外借用一个方法。离幻即觉,妄想已经跑了,你知道妄想这个灵灵觉觉,这个非常灵光的,灵明的,它本来在,就是觉性嘛,就是众生自己的觉性。离幻即觉,本无次第,没有说一步一步功夫来的,此所谓如来大圆觉也,大圆满,这个就是禅,一门深入,一刀就进来,没有第二个方法。 知幻即离,《圆觉经》上的,不假方便,不要借用任何方法,离幻即觉,离开幻了,本身觉性就在这里,本无次第,那里有个菩提道次第,菩提者,觉也,我的话,放狗屁一样,讲过了,屁用都没有,懂了,就拉倒,此所谓自性本空,你看,我也不讲了,你也蛮清净的,记住啊,居一切时不起妄想,于诸妄心亦不息灭。

《圆觉经》上佛说的话,居一切时不起妄想,于诸妄心亦不息灭。知幻即离,不假方便,离幻即觉,本无次第。你把这几句背来,一个咒子一样的念,你就会到啦,不要念,念就是妄想,你们都说看过我的书,很多人说,老师啊,我看你的书啊,怎么好,怎么好。我说,哪里……不敢……我乱吹的,他也骗我,我也骗他,世界上的人就是这样,骗一堆,根本就看了,也没有看,没有懂,看……譬如我写的《楞严大义》上面都讲了,我写的有一首偈子,也就是诗,在《楞严大义》这个书上面,讲妄想问题的,你们哪个答的出来,请你吃素包子一百个,答不出来的,我自己吹自己,背给你听,

秋风落叶乱为堆,秋天到了,树叶子掉下来,给风吹的一大堆,地下都是。扫尽还来千百回,秋风时候,秋天扫落叶,以前的深山里头,小和尚干这个事,把院子的树叶掉下来,扫干净,扫尽了,刚刚扫了,一阵风来,树叶子又咻咻,又掉了一大堆,扫尽还来千百回。一笑,哈……罢休,算了吧,闲处坐,拿个扫把,不要,丢掉,自己坐在那里。任它著地自成灰,让这些落叶,让它落吧,落下来在地下,自己变成灰尘了,没有了,它久了就变泥巴,变灰尘了,所有的妄想在心中,你现在两腿一盘,管它呢,秋风落叶乱为堆,不要去压制妄想,想个办法清理它。扫尽还来千百回,一笑罢休闲处坐,任它著地自成灰。谁说的啊,有一个姓南的,那个傢伙说的。

我初到台湾,讲佛法说《禅》开始,后来台湾还有些朋友说,他不姓南的啦,姓南是他的假姓,因为他学佛嘛,所以跟到南无阿弥陀佛嘛,所以他故意弄个姓南的,他到处问人,他真的姓南吗,后来我一听,蛮好玩,原来跟南无阿弥陀佛俩个同姓。你看,正在这个时候,我在上面乱说,你也听见了,外面车子叫,也听见了,一切杂乱声音都听见了,同你的心中明白的心,有没有妨碍,一点妨碍都没有,然后心里头也在妄想,妄想也跑掉了,同你有没有妨碍,也没有妨碍,就是这样,一坐,这一刹那,一弹指,一弹指之间就了解了,此乃观世音、观自在之方便法门也。

【离四病者,则知清净。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

佛说如果能够离开这四种病——作病,任病,止病,灭病,才真正知道自性本来清净,不假修证。要离开这四种病,好像很难,造作修行也不对,放任自在也不对,止息妄念也不对,灭尽烦恼也不对,那怎么办呢?

不知诸位是否记得‘圆觉经’前面讲过‘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辨真实。’各位对这几句话多加体会,自然晓得怎么办,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再提示各位一句,这也是‘圆觉经’前面讲过的,‘知幻即离,不作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你知道一切妄念、思想、感受,这些都是假的,痛苦是幻,快乐也是幻,‘知幻即离’,知道这些是幻就不去管它。

 ‘不作方便’,这中间没有方法,用一个方法来离开妄想幻境,这一个方法本身也是幻,也是妄念。‘离幻即觉’,离开了这些妄念、感受等等,就把知觉自性摆在那里,‘亦无渐次’,这个中间没有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很简单,平常心就是道,不用增加,也不用减少,不用吃补药,也不用吃泻药。 我们为什么不能证道?因为人都不肯平常,拚命好奇去求这个道,求那个法,花一万五千元买一个咒子,结果把自己给‘咒’死了,何苦呢?佛说一切音声皆是陀罗尼,当年我在峨眉山闭关的时候,有魔障,庙里的师父拚命念咒子,没有用。我说算了,算了,不要念了,我念一个咒给你听。于是,我往桌子一拍,开始骂起来,三字经、六字经都骂出来了,好了,没事了。

师父问我说你这是什么咒子?咒者咒也,我咒他嘛!万法唯心,心正念正,什么魔都怕你。你有所求,有邪心,即使念咒子,还是邪念,都抗不住魔的,这个道理要搞清楚。

  ‘作是观者,名为正观’你有这样的观念看法,就是正确的观念。‘若他观者,名为邪观’,若有其他的观念见解,那是外道邪见。

 

梦   话 摘自习禅录影

禅宗又叫心宗、达摩宗、般若宗。《般若经》是禅宗的要典。《般若经》替三藏十二部的佛法做了十个比喻:梦、幻、泡、影、水月、空花、露、电、芭蕉、阳焰。 梦,我们做的梦,你说有没有?真实不真实?在做梦的时候,真实得很呢!醒来以后,才晓得梦是假的。在做梦的时候,梦是有,并不是空幻,就是你们现在打坐所看到的各种黄的蓝的红的影像,当你看到幻的时候,幻是有的。等幻过了,你才晓得是假的。

水月,水里的月亮你说没有吗?却有个月亮的样子,但不是真色月亮。空花,在虚空中的花朵,虚空中哪里有花朵。当你生了眼病的时候,前面有点毛毛的花,你说有没有呢?有哇!但实际上没有。露水,不能说没有,可是,一下子就干了。泡,空气进入水里所起的水泡,你不能说没有,可是,一下子又没有了。影子,太阳底下的影子,是有,但是假的。 电,不能说没有,但电子根本空。芭蕉,是空心的,把芭蕉一层一层往里面剥,剥完了,里面没有东西。阳焰、海市蜃楼,太阳在沙漠上所引起的楼台风景,假的。但是,当你看到的时候,不能说没有。这十个比喻很美。 你看我们心中的色相,六根六尘都是如此,过来过去,如梦,抓不住的;如幻,不实在的。例如你们气机发动了,不是发动,狗屁!那是讲好听的,哄你们的。我一讲,你们也流行起来,这个发动,那个发动,什么发动?马达发动吗?

我们的身心境界,都是梦幻泡影,水月空花,如露亦如电。所以,你用不着去妄念,妄念本空。知道妄念起来的时候,妄念就跑了嘛!你还去管它干什么?所以,《圆觉经》告诉你:“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辩真实。”佛经都跟你说明了。什么密宗、净土、禅宗都给你说明了。 在任何时间,不起妄想。妄想来了,怎么办呢?来了就来了,来了它会跑,用不着去赶它。“嘿!我把妄想扫掉了。”“糟了!这又是妄想。”所以,不要再加上另一个东西,就自然清净。在清净的时候,你不要想这是不是清净?这是不是空?不要再加这些。佛经把入道和修行的方法都告诉你了。可是,后世人读佛经,当成学问去研究、去注解。

 

此文来自怀师—我们的南老师中的十年春雨一文,作者陈雍。

这是南先生对不同根基人的应机开示。

正是大年初二,北上的火车,呜!呜!的叫着:“快了!快了!”两个南高雄的乡巴佬,提着重重的铺盖,赶上北行的对快列车,朝圣的心情,凛肃的态度,端心正念,一路观心无言,转眼已到了台北,但见彩霞满天,星光隐隐,进了会里,向老师叩过了头,用了晚膳,便在四楼上课桌拼凑的床铺安宿下来,开始了两周的“打七”(那时也不懂什么是打七,只是一心要悟,余非所计。)

当晚七时许,怀师叫我们到三楼办公桌前听讲《心经》及《永嘉证道歌》,“《心经》是佛法的中心。”“佛法即是心法。”“什么是心?”“以前禅宗教授法大多从‘参公案’入手,让你去自疑自问!现在我改变方式,采用一种新的方法,不讲佛学名相,用逻辑的方式把佛法的中心衬托出来,你们仔细听,有问题随时提出来。”“一般学佛开始都是从定慧入门。”“什么是定?你能把念头定住吗?”答:“不能。”“对,不可能,你们现在说话时,那个念头,不是已过去了,未来呢?还没到,只有现在,说现在,现在也已过去了,过去、现在、末来三心不可得,一切不是空的吗?”问:“可是念头来时怎么办?”“念头也是空的,由它自来自去,不是蛮好。”

“至于慧,佛经的术语叫‘般若’,就相当于智慧的意思,依着智慧才能修道,证悟菩提。”接着讲解《心经》:“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及《永嘉证道歌》:“不除妄想不求真,无明实性即佛性……”等,二人对南师的接引皆有所悟入,师乃云:“就是这样,最初的就是最后的,最后成佛所悟跟当前这一悟一样,没有差别。” 二人遂回房静坐,安息。惟我疑障太重,随即起疑:“这样就是吗?悟是如此便宜事,此悟与历代祖师有何差别呢?若说此即是开悟,那此悟又何益于法界众生呢?次日请示老师:“有何方法可以早日成就?”

师云:“咄!当下即是,还要加个什么,没出息。”我乃茫然!师乃云:“《圆觉经》上说于一切时,不起妄念。干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辨真实。你往这上去参吧!硬要找个法门,又是数息,又是观想什么的,总想抓个东西,那是应付一般人,没办法,陪着玩玩的。” 成佛最好,最快的方法 <wbr><wbr><wbr>南师

 

附:“快速成佛”(疾得佛道)的五条捷径!

 

《菩萨生地经》——“快速成佛”(疾得佛道)的五条捷径!连魔王都害怕!

菩萨生地经

吴月氏优婆塞支谦译

闻如是。一时佛游于迦维罗卫国释氏精庐。尼拘类树下坐。与五百比丘众俱。

是时城中,有释种长者子,名差摩竭。行诣佛所,稽首毕,一面坐。叉手白佛言:菩萨何行,疾得无上正真之道,普具三十二相,从一佛国到一佛国。临寿终时,其心不乱,所生不堕八难之处。常知去来之事,悉成诸法,周满达事。知一切法,无所挂碍。信解空行,得不起法忍。恒以至心,欲作沙门,未曾犯戒,不乐居处?

佛言:大哉差摩竭!乃问菩萨之行,忍辱为本,以立忍力,乃疾得佛。

忍有四事。何等为四?

一曰,若骂詈(li4)者,默而不报。 二曰,若挝(zhua)捶(chui2)者,受而不挍(jiao4)。 三曰,若嗔恚(hui4)者,慈心向之。 四曰,若轻毁者,不念其恶。 佛时颂曰

挝骂不以恚  轻毁亦不恨 菩萨忍如是  所问悉可得 慎言不欺慢  未曾起乱意 不犯不有恶  是行得佛疾 开士常以忍  敦诚行大慈 是用得成佛  三十二相明 从事于恶者  常喜加捶杖 害心施于人  是不离恶道 邪见自贡高  急憋好嗔恚 彼为自投冥  终不近菩萨 愚以贪强梁  自用无礼敬 不知孝父母  是以有狱苦 夫欲疾得佛  常修戒德本 依受善师教  等心施于人

又有四事,行疾得佛。何等为四?

一曰,爱乐(yao4)明经,好菩萨道,尽心护法,教诲于人。 二曰,远离女人,不与从事。 三曰,常好布施沙门、梵(fan4)志。 四曰,以不睡卧,心习空行。 佛时颂曰

若以乐沙门  常勤护经道 爱法不远师  如是人难得 深学求佛意  多闻广开人 好施无悭心  是行得佛疾 女人不可亲  败德乱世间 从事于欲者  未曾近菩萨 是以清高士  常防远女色 净修菩萨道  大悲济天下

于是差摩竭,即解身珠宝璎珞,用散佛上。佛之威神,令其所散止于虚空,化成宝盖。中有五百化人出,亦解身珠宝,以散佛上。俱发声言:愿发无上正真道意。

差摩竭见诸化人,踊跃欢喜,问佛言:此化所出从天来耶?四方四隅、地中出耶?

佛报言:是化不从十方来,亦非天、亦非龙。亦非神、亦非人。亦非地、水、火、风、空。非色、痛、想、行、识。亦非意、非心、非作、非往、非来。亦非今世、亦非后世、亦非生死。是人名化字、无从生、号为空。如影现于镜中,无执、无舍、无由来、无所得。无我、无人、无命、无识。

若男子女子,见知诸法,如化无识。闻此好信,而行应者,是即佛子。为已去冥,兴世间明,为能降魔,成极大德。是为沙门梵志,为清净菩萨大人。为无从生,已得授决。为不退转无上之人,信乐此法为如是也。

佛告差摩竭:若闻此经,而心惊怪、诽谤、形笑,当知是辈非沙门、梵志,是为外道放逸之人,为无反复恶师之人,为暗蔽无眼诈称菩萨。是为诬罔抵突之人也。

于是,弊魔来问佛言:信此法者,能有几人?

佛报魔言:有四百亿欲天及人,皆得无所从生法乐于中立。

是时,差摩竭得不起法忍。五百比丘,及五百清信士、二十五清信女,皆得立不退转地,寿终悉当生于西方无量寿佛清净国,常护持无数佛法,教化成就一切人民,使不退转。如是无极恒沙边劫,当于此土以次作佛。

魔闻佛言,稍稍却行(注:后退),而谓佛言:后可不须复说此法也。

贤者阿难白佛言:当何名此经?以何奉持之?

佛语阿难:是经名为“菩萨生地经”,“差摩竭所问”。当奉持之。百劫行五度无极,而无大智、无菩萨者,不如讽诵此经义,以分布为人说。 佛时颂曰:

若信学生地经  其功德无有量 斯已度三恶道  后受者福皆然

佛说此已,差摩竭及四辈弟子、诸天、龙神,皆欢喜受持。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