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力的探讨 – 慧律法师

业力的探讨

慧律法师
业是惑的别名,亦即颠倒妄想。在念念起灭之间,错认「我」及「我的」是实存的,遂产生贪着、攀执而不断的轮回生死。

业力是因果相续

业是行为与动念。人类在虚妄的时空(过去、现在及未来)中起心动念,由造作诸因感召果报的产生;而透过因果之间的延续递变,形成业力。

因此,业是就因地而言,而业力则是就果报来相对的诠释。生活周遭的万事万物,均不能脱离因果的轨则,包括我们的行、住、坐、卧、生活作息,都不能超乎因果的循环运转。

举例来说,一栋房子的兴建,须赖种种因缘条件的配合,包括有地、建筑师设计蓝图,再加上水泥工、木工、铁工、装璜及监工……等人的分工合作,才能循序完成美观结实的建筑物;而这就是「果」—搭建的成果。再其次小如我们咳嗽生病,便是起因于身体的基本构造元素:地、水、火、风四大不调,受凉了或受到病菌感染所得的果报。

肯定因果,空性解脱

一般凡夫对因果律则,没有确切的知见了悟,在生活点滴中不识因果的来龙去脉。一旦时机成熟,果报现前,便会产生迷惑、痛苦,甚至怨天尤人、不满现状,心恒不自在。但证果的圣者(觉行圆满解脱的修行人),昔日在凡夫地造作善恶诸业,机缘成熟时,一样平等受报。只是他内心无瞋无惧,了知一切顺逆无非空幻不可得的缘起缘灭;当下不执着一切诸法,平静接受,如如不动,自性解脱。

由此可知学佛的可贵,在于当下肯定因果的事实,如佛经所谓:「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若-能提起正念静观因果现前,随缘消转旧业,回归万法自性清净,则与诸佛菩萨相呼应,与如来正法不即不离,会通融合,正等无异。

超越烦恼,成就智慧

推本溯源,「业」是如何在起心动念间形成呢?其原因之一是「无明」,众生的六根及意识和五欲、六尘相互染着,便形成无明执着,而受其支配,于是不能自主地随业感受苦报,也不能洞彻诸法实相本体。

因此,业是惑的别名,亦即颠倒妄想,在念念起灭间错认「我」及「我的」(尘境)是实存的,又漠视因果律则,于是开始兴起欲望、追求,造作、自私、贪着、攀执、过于防卫自我……等业行,再一次承受生死轮回果报。

此外,若我们总是长时间活在对过往不愉快记忆的回想中,心里便罣碍,计较丛生,恨意难消;同时在不明因果的迷惑中,受业力无可奈何的牵引及束缚,在苦恼中不停打转。比如一昧抱怨子媳忤逆不孝、命运乖违……等,这一切莫不是感情用事。

其实此刻正是修行最佳机缘,倘能持续坚定念佛,将过往造作的业障予以清净转化,则「打得念头死,许汝法身活。」更可以依循《金刚经》所云:「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在因果不昧中,观照逆境的虚幻不实,自能将粗糙、不理性的感情,升华为大慈大悲的智慧流露。对于所面临的种种困恼,也能突破业力的支配;这就是我一直强调的「既现实而又超越」。

断除习气,回归自性禅定

形成业的另一起因是「习气」,即指人的思想行为残留在阿赖耶识中,与外在尘境交涉所发生的惯性作用。

譬如有句哲理名言说:「你讲一句谎话,就要编造十句谎言来掩饰,久而久之就会铸下无可弥补的错误。」这句话明确点出口业形成的过程,以及结果。

又如早晚一根烟的人,看见他人抽,或是闻到烟味,也得拿根管状物代替过干瘾。再以物理学中的公式f=ma来解释:力量=质量×加速度,而质量会化成能量,众生身口意所造作的诸业进入「自己与他人」的八识田中,会形成熏染力和固着力,这样的情况即是「定业难转」。

如果众生不能觉察习气的因果关系,被它牵缠且随它任意流转,则内心思绪恒常散乱而不自在,这对生命的进化是一种伤害及惩罚。值此时刻,若能依循六祖坛经所示:「本性自净自定……外离相即禅,内不乱即定,外禅内定,是为『禅定』。」以最究竟的般若空性,断尽一切习气,我执当下放舍,则禅定解脱的境界即自然现前。

业力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束缚

年轻人往往因为人生的阅历较浅、少不更事,以致于认为:「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且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总觉得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是无法完成的。这群「天之骄子」好比温室内的花朵,不识人间冷暖。在父母、师长之羽翼下,较难领略现实的景况,相对的随着年岁增长、生活炼丰富,必定渐够能感受些许处世的无奈,彷复冥冥之中,有股莫名的力量牵引束缚着自己。

这种体验有些是透过对周遭人事的观察,更有的是源自个人惨痛的经历。

以职场生活为例,这里面就有许多无可奈何的事情。工作压力、人事摩擦、上司斥责、同挤倾轧,这些都不是小说家笔墨下的情节,而是活生生的梦魇。单身贵族或许可以潇洒的辞职不干,先出国游玩或散心,再来考虑下一份工作。

可是,对于有家室之累的上班族而言,家计的维持就是立刻浮现在脑海中的负担:房子要缴贷款、小孩得上安亲班、小李打电话催会钱等。所以,尽管工作并不愉快,还是得继续加班、赶工,因为他还需要保有这个饭碗。听起来好像很窝囊,但这就是生活。

我虽然是个方外之人,但是经常会听到信徒向我诉说这些无奈。站在旁观者的立场,深刻地感受他们「身不由己」的心情。

业是强烈的我执、法执

我执法执的产生是因为对宇宙人生真相,缺乏透彻的理解。物迁境移、人世变动,在在都向我们明示「世间无常」这件事实。偏偏每个人都活在错觉中,误以为在变动不居的时空迁流背后,有一个不变的实体。

由于对这个玄想式的实体(reality)加以执取;遂衍生我执、法执两种颠扑难破的心态。我执强烈的人,可说是「自我中心主义」,凡事皆以自己的标准定夺。合己意则欢喜,违逆者则愤恨、痛苦。这种人烦恼重、是非多、瞋恨心特别强。

有位信徒来向我抱怨,说他接二连三换了好几个工作,都是因为人事上的纠纷。他向我埋怨自己业障深重,遭人排挤。整整说了将近一个钟头,我发现问题的症结点根本出在他身上。

他把责任推托是别人蓄意中伤,其实是他固执己见、心态骄慢;当他的意见不被采纳,往往瞋心大作。长期下来,愤怒早已烙印在他的脸庞。

为了避免刺伤他的自尊,引发他更大的怒火;我于是借用广钦老和尚的教示,希望能点化他。我说:「即使自己明明对,别人却硬说你错,那就承认自己错。」,「修行人是不与人争论是非、对错。」一个有修养的人,无论有理、无理都保持沉默;心中没有是非,自然放下我法二执。

业力是一种含藏的能量

人之所以会有瞋恨心,并不是一触即发;它是念头日积月累的结果。不管善业、恶业,都是一股积聚的能量。用《大乘起信论》来解释,即为「一心开二门」(生灭门—心业相一面,真如门—清净一面。)

善恶的能量蕴藏心中,一旦外界因缘成熟时,就会发作。几年前报纸曾刊登一则「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故事:有个杀人犯,因为自幼家庭破碎,整日在外游荡。一日与人发生口角,一怒之下,抽出随身的扁钻,直插对方心窝,犯下杀人事件。之后他被送去少年感化院,在牢里待了七年。出狱后,他决心痛改前非,安份守己在市场卖菜。左邻右舍都称赞他「浪子回头」,并为他完成终身大事。婚后一年多,过去道上的兄弟突然造访,骗说要介绍生意给他,因此他又和这群朋友来往。先是喝茶聊天,渐渐打打小牌,搞得后来生意干脆不做,沉迷赌局。

他的妻子屡劝他歇手,则遭到拳打脚踢,终至协议离婚。至此,他不再是苦干实干的青年,而是吃喝嫖赌的流氓。为了赢赌局,他每每动手脚耍郎中;后来因为使诈和别的赌客起冲突,历史重演,再次锒铛入狱。

看完这则故事,再次让我感受到业力的可怕。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人如果不努力修行,只有任凭业力的摆布、捉弄。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