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起点和终点(南怀瑾):第二讲

第二讲 (一) 寿终正寝

南老师:我们现在这一堂开始,正式讲生死的现象问题,注意,只是讲人类正常生死的部分。

我这一辈子,大概讲过很多次的生死问题,所以我很厌烦,很不喜欢一个课程反复讲。我在学校里教书,教同样的课,我每一次上堂,讲的都不同了。我的个性很不愿意说重复话,教书说重复话是非常痛苦的。为了这次讲,我也想了一下,原来都有录音带,他也不找去听,现在又再问,讲起来还是重复话。也许这一次比较详细一点讲吧!

可是生死问题怎么说呢?是从投生讲起,还是从死亡讲起?我决定还是倒转来,先从现有的死亡讲起,然后再转来讲到人怎么投生,然后讲到整个生命的生死问题。不是生命问题,是生死问题,这是两个逻辑观念,生命的问题,跟生死问题是有差别的。生命问题大了,包括宇宙万有的生命,也包括了生死问题。

现在讲生死问题,有个逻辑观念,先定一个范围,只讲我们人类一般正常的生死问题。人道中有许多是不正常的死亡,那就属于横死。人的生命为什么有些会横死呢?佛学的道理,是他的因果报应;正常死的,也是个人的因果报应。

我的老朋友多,想我这个年龄,九十岁的人,经常听到都是老朋友死的消息。朋友打电话来说:某某走啦!我不好意思说好啊!这个不敢讲。有时候接到电话,问:老师啊,你还好吧?我说:没有死,还接你的电话嘛,当然好,听到声音已经好了嘛!再说八九十岁的人,随时会死,没有什么好不好。

最近老朋友死的多,我就对一个老朋友讲起,我说:古代发訃文说某某人“寿终正寝”。我们讲别人的父亲死了,就说,某人的老太爷是好人啊!寿终正寝。正寝,就是在自己的房子,自己床上睡了一辈子,正常的死在那里,叫寿终正寝。古代修房子,中国人多半修四合院,正房给长辈睡的,儿女睡偏房,长辈正房旁边是大厅堂,那叫中堂。长辈死了,把门板拿下来,放在中堂,就把这个遗体放到中堂门板上,还要停尸三天。

一移到中堂来,趁身体还软,要给他穿衣服了。在古代,所谓富贵的家庭,给死人穿六七层的衣服;一个女婿一条被子,假使有十个女婿,就盖十条被子。给死人穿衣服怎么穿?让死者的儿子站在那里,把七件衣服,一件件先穿好再脱下来;然后把尸体扶起来,趁尸体柔软的时候,把这七件衣服一次穿上,放在正厅,大家在旁边守着。为什么?因为人有一种假死病,有时候三天四天又活过来,这种个案很多。所以中国的古礼,一断气,不能马上就送到殡仪馆冷冻库,要停尸三天,昼夜有人守灵。

讲到这个,你要晓得,为什么要人守灵呢?过去农村的房子,猫啊,老鼠啊,跑来跑去,刚死的人,停尸在那里,万一猫或者老鼠在身上跳过去,尸体会坐起来的。以科学讲,那是一种电感,所以要守灵,不准猫或老鼠等靠近。

停尸三四天以后大殓,放进棺材以后就盖被子了。死以前洗澡,如果是老太太,都是女儿媳妇洗的,把她身体抹干净;老先生就是儿子女婿洗的。古礼有很多细节,这个是寿终正寝。

第二讲 (二) 时代人们的寿终

我说,现在地位越高,越有钱,越不能寿终正寝。送到医院,明明要死,还插上氧气管子。身体可能已经死了,脑细胞还没有死,插管子使脑细胞慢慢死。原来插管子是想救这个命,现在变成习惯了,很多病人一进医院都插管子。最后家属也好,朋友也好,谁也不敢说把管子拿掉,让他走了算了,结果是那个病人本身受罪。有时候拖上一年两年,或变成植物人,花很多钱,可以说家破人亡,所以我说现在人这个因果报应真不好啊!

因此,寿终正寝很难,现在是寿终医院,不是正寝。在医院一死,气一断,送到冷气间;然后车子来送到殡仪馆,殡仪馆马上把你放在冰库。冰库还好,差一点的,就把你衣服都脱光,男女老幼泡在那个防腐池子里,像那些死鱼一样,一个个尸体都在药水里头漂。进去一看,一股气味,真是难闻!然后出殡以前,从这个池子捞出来,水一冲,化妆一下,衣服穿上,好像蛮完整嘛!实际上真受罪,就像我们买来那些小鱼小虾,泡在那个水里乱搞一样的。生命,有什么道理啊!真是毫无道理。

有一次,我一个朋友,还是台湾的立法委员,类似内地的政协委员、人大代表一类的;他是个大学者,刚好也是叫我老师的。那么我啊,被人家叫老师,都变成家人一样,很亲切的。结果他太太死了,他也不在家里,孩子又在美国。这个医院查了半天,医生打电话找我,要我去认一下尸,替他签个字。我经常被人家拖到这种事,只好去了。那是晚上,到了医院,我问在哪里,说在停尸间。一进去停尸间,哦哟!几十个男女老幼上下铺放着。然后看到一个管尸体的人,那时冬天,架一个火锅在那里,大片肉菜在里头,正端饭碗吃。我说某某太太在几号啊?他一边吃一边指,就那个,你去看。我真佩服这个人,那么多尸体,那个味道,他在那里吃大鱼大肉!然后,我说这个吗?被子盖到她的脸,我不方便啊!他说我来,把筷子一放,拉开来一看,是她吗?我说,对了对了,签个字。唉呀,心里真有很多的感想……

第二讲 (三) 无疾而终的人

由寿终正寝再想到过年,有人门口挂的五福临门,五种福“寿、富、康宁、攸好德、考终命”(尚书·洪范),其中第一就是寿,有钱是“富”,官做得大不是福,五福中没有“贵”字。最后是“考终命”,这个考是什么意思啊?你翻古书,“考者老也”,考就是老嘛,七十岁叫老。那老又是什么意思啊?字典上说,“老者考也”。常常看到中文这些注解,气死人,真是胡扯,等于没有说。“考终命”的意思就是善终,死得好。死得好很难!长寿固然好,还要死得好。所以中国的古礼,八十岁以上寿终正寝的,送礼不用白布,用红色挽联,红帐子,当作喜事办。为什么呢?寿而考终命,高寿而有善终。

现在这个社会,寿终正寝也办不到了;当然,最好是无疾而终。有几个朋友的长辈,晚上吃饭,跟儿女还在谈笑,自己一边讲,我累了,就这么一靠,走了!我的母亲一百岁走的,素美、传洪都去了的。过年晚上吃饭,子孙满堂坐在一起,还吃了两碗干饭,然后说我去睡了。第二天,正月初一早晨,我的太太发现她走了!最好是这样,没有病,走了。

所以佛学讲生命的无常,人生的境界,有四个观点:“积聚皆消散,崇高必堕落,合会终别离,有命咸归死”。“积聚皆消散”,一个人穷苦出身,拼命赚钱发财,不管赚了多财富,终究会散掉。例如很多有钱的家庭,主人死了以后,儿女太太争财产打官司,留下一大堆虚名与笑话而已。“崇高必堕落”,地位高了,一定会下来,上台一定要下台。“合会终别离”,大家在一起,总有一天分散嘛。“有命咸归死”,有这个生命,最后还是死亡。

佛学为什么讲无常?因为世界上的事没有永恒的。人的欲望,永远贪求永恒,想永远保持存在,那是永远不可能的,那是笨蛋,是看不清楚的人搞的。所以佛告诉你,积聚必有消散,崇高必有堕落,合会终须别离,有命咸归于死,那是必然的道理,这是个大原则。

第二讲 (四) 唯物加唯心的生命

那么,首先要了解,我们人道这个生命是两个东西组合的,一个是思想精神,一个是身体,所以《易经》讲阴阳配合。这个身体,在两千五六百年前,释迦牟尼佛把它归类得非常清楚,物理世界的四大归类是:地、水、火、风。实际上,加空是五大类,空不需要讲,一定存在的。中国所讲的是五行:金、木、水、火、土。

四大是四大类作用的代号,不是指具体的物质,而是代表很多很多作用;很多具体的现象都是四大作用的表现。同样道理,“五行”也是五大类作用的代号,不是指具体某一种物质现象,如果把它视同具体的现象就错了。“四大”代表什么呢?地大代表坚固的,凝固性的;水大代表湿润的,液体的;火大代表有冷暖温度的;风大代表运动,行动,运行。气流、电流的能量属于风大的现象,电流的热量属于火大的现象。

在自然界的现象上,除了物理世界的地水火风空以外,声、光、电、化、一切物质的运动,都是地水火风变化作用的现象;在人类身体的现象,就是骨骼、肌肉、神经、血液、体液、内分泌、体温,以及所有器官功能的运行。那么,在科学研究上就衍生了现代物理学、化学、医学、药学、地理学、生理学,包括声学、光学、电学、力学、化学等等。

刚才讲活着是两个东西,前面讲了身体;至于我们的精神思想,这一部分不属于四大的作用,但是跟四大的作用是配合的。换句话说,四大组合这个身体是唯物的,而精神情绪思想是唯心的,两个粘在一起,浑然一体,就有了这个生命。

至于怎么入胎,乃至婴儿出生,在后面再说,现在先讲死亡的过程。死亡从哪里开始呢?我常说,身体健康要注意活动两条腿。你看健康的婴儿生下来,这个手一定握拳,拇指握在拳内。这个也就是密宗的护身拳。你看婴儿躺在床上,主要的活动是两条腿,手不大动的,他的生命力很足,腿喜欢动。我也经常说,人生下来就抓,世界上什么都要抓,爱情、人情、儿女、钱财,到死的时候一定放掉。人死了就不能抓了,都放掉了,都“大彻大悟”了,哈!抓不了啦。

孩子生下来之后,一年当中,“七坐八爬九长牙”,这都是老古话,农村都知道,七个月会坐了,现在有些孩子更早一点;八个月会爬了;九个月长牙齿了;讲话是满一周岁以后。我们中国人说这个孩子满周岁了,很高兴,要“抓周”了。《红楼梦》上也写到过“抓周”,把这个周岁的孩子抱来,桌上摆的有文房四宝,有各种玩具,现在把汽车、火车、金银宝贝、钱啊都摆上。《红楼梦》上说贾宝玉抓周抓的就是女人的化妆品,胭脂花粉,所以贾宝玉一辈子风流。我们看到有些《高僧传》上的人,从小抓周抓的就是佛经,其他不要;有些抓的是书本。小孩子喜欢哪一样,就判断他的一生,这个是根据他的习气、习惯、性格趋向。

周岁的时候,婴儿头顶的囟门还在跳动,还不会讲话,第六意识还没有完全成长,有意(即意根,也叫第七识,末那识,俱生我执),没有第六意识(分别意识),分别心不大。等到囟门完全长满以后,开始说话,后天分别意识也开始作用了。

孩子是喜欢动腿的,到了大一点喜欢乱跑,到七岁八岁,狗都讨厌,那个狗在睡觉,他偏跑过去踢一脚,因为两腿爱动。所以到上小学中学,爱打球运动。等到做了老板,像你们这些中年人,两个腿不行,开始架二郎腿了。当年杨管北到办公室,抽根烟,腿架到桌上去,这样子去指挥。所以,你们的健康对不对,看你们两条腿,到了老年两条腿就这样走路了(师示蹒跚艰难状),只要看自己两条腿是否灵活,你就测验出自己的身体何况了。

所以衰老、死亡是先从脚底开始的,以前讲“寒从足底生”,老人冬天那个脚底心还发烫的,就会长寿。所以我经常叫你们加衣服,尤其女人,裤子要穿厚些。我们笑的时候看到祖母,两个裤腿都绑起来,所以妇科的病少。现在穿个三角裤,又穿裙子,要美丽,不怕冻,所以妇科病特别多。寒从足底生,精也从足底生,两腿、两足是非常重要的。

我经常说一个闲话,也可以说是笑话。我说,你们出家人早晚课,念经——“皈依佛两足尊”,佛是两足尊,怎么两足尊呢?依道理解释,福德具足,智慧具足,所以叫两足尊。这个世界上,一般都是有钱人没有学问,有学问的人没有钱;有福报没有智慧,有智慧没有福报。人生有富贵功名,智慧又高,学问又好,那了不起,那是两足尊;教理上是这样解释。

实际上,做工夫两个腿和足最重要!如果一个人,走路子时不灵活,腰以下都不行,那就是衰老了。假使说年龄大的人,还可以把腿放到头上,可以做瑜伽,还那么轻松的,就了不起了。

第二讲 (五) 死前的四大变化

说到人的死亡,其实人天天随时在死,不只一年一月的衰老,而是每个时辰,每一刻、每一秒都在衰老。庄子讲得更彻底,“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当你生出来的时候,就是死亡的开始,即生即死,随时在生死。庄子讲生命更有意思的一句话,我常引用的,就是“不亡以待尽”。这是庄子对于人生价值、生命价值的一句定论。看到人活一百岁,或者一百五十岁;我也活了九十岁,看起来是活着,实际上是“不亡以待尽”,等死而已。

当你第一天生下来,就已经开始死亡。你说这个孩子几岁了?三岁。唉,前面的已经死亡了,后面来的日子,随时随地在死,在衰弱,在消亡。所以,生出来会老,会生病,老就是一种病,最后是死亡。老病是中间,是死亡的一个前奏。生与死是相对的,对待道理,观待道理,有生必有死,不过早死迟死而已。所以人要修到青春常驻,永远保持青年一样健康,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也有可能,这是秘密了。《楞严经》上说,有秘密在,看你怎么做工夫。但是也不是永恒,不过衰老得慢一点而已。

我们了解了这个以后,现在再讲人的死亡问题。刚才说的是,一个人很安详的在自己家里寿终正寝的死。当病人要死亡以前,四大先起变化。首先是地大发生障碍,变化了,人体的地大是骨节、筋骨。所以年纪大了的人,或风瘫了的人,半边没有知觉了,筋骨、神经这些死了,也就是地大的半边已经死了。我们现在不讲医学,讲医学更细了。

要死以前,身体动不了了。我们读儒家的书,看到孔子的学生曾子,写《大学》的曾参,临死前,告诉旁边的学生和儿子:“启予足,启予手。《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曾子临死,为什么叫启予足,启予手呢?因为不能动了,告诉学生把我的脚放好,手摆好,我要走了,最后一口气了。然后,弟子们告诉他,老师啊,已经摆好了。他说,我现在告诉你们,我作人一辈子,常常提心吊胆,战战兢兢,战战是发抖的样子,兢兢就是脚都不敢踩实的样子;如临深渊,好像站在悬崖边缘,脚下是万丈深渊,一不小心就失足成千古恨了。如履薄冰,初冬刚结薄冰,或早春要解冻时,走在河面上,要有工夫和本事,一个疏忽,掉下去就没命了。作人一辈子,要想修养到死都没有遗憾,如孟子所说“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实在是个伟大的工夫。

人骗人是常事,最妙的是人还都喜欢骗自己。可是到了自己要死的时候,仍骗不过自己。要想做到内心对人没有亏欠,就“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了。人生是如此之困难,尤其是厉害关头,能不能为忠臣,能不能为孝子,就在这么一念。如果怕自己吃亏,就掉下去了。现在我手脚都失去了知觉,已经死了一半了。“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到这个地步,我才敢说大话,我不会再犯错了。“小子!”意思就是说,你们年轻人要留意啊!

当这个身体不受你管,有时候连翻身都难,这是地大先死亡。不过还有医药可救。

第二步,水大分散,这是正要死,真的要死了。两个眼睛瞳孔放大了,你虽然站在他面前,他看你距离好远,像一个影子一样;你跟他大声讲话,他听到像蚊子叫一样——啊?讲什么?听不见啊。身上出冷汗,汗流出来是粘的、冷的……这是水大分散。我们这个身体百分之七十是水,水大分散,就出这种汗了。一看这个现象出来,几乎没有救了,到了真正要死的时候了。接着肛门打开,最后一次大便;最后一次出精,非常短暂的性快感,没有救了。这是身体下面现象。

身体上面呢,喉咙这里呃……呃……的,呼吸很困难了。水大死亡之后,跟着来的是风大分散,气也马上要没有了。这个时候,说不出话来,气上不来了。现在医生就打开喉部气管,插管子,抽痰。水分流不动变成痰了,医生只好把痰抽出来,肺都严重发炎、支气管被痰塞住了。抽了痰,呼吸的气一步一步上来了,呃……呃……呃……最后,气到喉结处呃……呃……如果一口气上不来,气断了,就死亡了。

当年一些老朋友走,我问他的儿子:有灯草没有?现在人是点电灯,没有灯草,那就把鸡毛拿来,鸡毛在口鼻那里放一放,不动了,或者拿个很薄的纸测验,呼吸没有了,就是走了。

再回转来讲,当人要死的时候,身体像被压住,不能动了,地大开始死亡。临死的人感觉是做梦一样,感觉自己要到一个地方,很黑暗,或者有点亮光,给东西压住。那个痛苦必梦魇还难过,梦中只是压住难受;到死的时候,那个压住像两个山挟拢来一样的难受。

到水大分散的时候,意识分散,好像进入梦境,掉到水里去,掉到海洋,还听到里头的水声,像海洋的声音,实际上是身体内部的变化。

等到风大分散,气到了喉部,迷迷糊糊,那个境界里,感到台风把自己吹得又冻又冷,最后,呃一声,气断了。

这个风大的死亡一步一步上来,同时连到火大的分散,体温跟着风大的分散一步步丧失,身体一步步变凉。上面喉咙这里呃……呃……最后一口气不来了,整个身体也冷冰了。

第二讲 (六) 轮回的预现状况

佛学吩咐你,这时候可以测验死者未来轮回到何处,这个人如果作人很好,道德很好,果报很好,来生还作人的话,全身其它部位都冷却了,胸口的温暖最后冷却的,就是“人中再来”;当然还在轮回里头。这种人死亡,往往有个现象,临死以前,意识是清醒的,家里事情都吩咐好了,讲好了。然后,死的时候,面孔慈祥,蛮好看的,人中再来已经显现出果报了。

如果死了以后,其它一切都冷却了,但是额头或面部或眼部最后冷却的,也许升天。但是这个里头有差别,有些还是很生气的样子,就变阿修罗。阿修罗也是天人福报,是善生,升天的;有些变正人君子,脾气大。天人和阿修罗是有同等福报的,但是阿修罗杀生习气重,脾气大,好胜,格老子揍你,啊,他娘的……那是阿修罗,而天人是慈祥的。

如果其它一切都冷完了,头顶还暖,一定生天道;如果是学佛的,就是好生了。如果修持得好,也许见阿弥陀佛,到极乐世界,或者见观音菩萨接引。

这叫上三道,向上走的。为什么会向上走呢?《楞严经》上有两句话:“纯想即飞,纯情即堕”。走精神修养的,有修养,又学佛,精神是上升的。“纯情即堕”,光走情绪化的,又做些坏事,堕落的,会落入下面三道。

下三道是饿鬼、畜生、地狱。如果一身冷却了,膝部最后冷却的,变畜生。如果全身冷却了,肚子这里最后冷却的,是饿鬼道,变饿鬼。下地狱的,全身由上冷到下面,向脚底心下走,脚底心最后冷却,是地狱道。不过下三道的死像一定很难看,几乎没有办法测验,也没有机会给你摸了,尤其现代人,哪有机会!上三道规规矩矩,还好测验。

第二讲 (七) 五种无心地

这个人死过去以后呢,完全进入昏迷状态,不知道了。《瑜伽师地论》中,弥勒菩萨特别提出来五种无心地,叫“五位无心”,就是极睡眠无心、极闷绝无心、无想定无心、无想天无心、灭尽定无心。你们还记得吧?这个心是指第六意识,不是指末那识和阿赖耶识哦!所谓见闻觉知,“知”是第六意识的作用,“见”是眼识作用,“闻”是耳识作用,“觉”是鼻识、舌识、身识的作用。到达无心地是第六意识关闭了,不起作用了。

第一种,“极睡眠无心”。那就是真睡着了,是无心地。你要晓得,说一个人睡了六个钟头、十个钟头,都不对。真正睡着只有十五分钟,最多半个钟头,其它时间都在做梦。你觉得没有做梦,那是醒来忘记了,实际上你脑筋没有休息过的。假使说会坐禅,完全没有念头,也不昏沉,禅坐十五分钟,你可以用十个钟头做事了,精神就充足。真的睡眠才是无心地,没有思想了。如果做梦就仍然在思想。

第二种,“极闷绝无心”,是昏过去了。譬如后脑给人家打了,脑震荡,昏过去了;或者是开刀上麻药,昏过去了;或者有濒死经验的,我们这里有两个朋友,都说自己死过的,其实他们俩没有真死,不过也可以作为参考。

第三种,“无想定无心”,无想定是真正做到思想停止的一种工夫。真达到无想定,那也不得了,也是无心地。

第四种,“无想天无心”,无想定将来的果报是升色界天,那是很高的天人,是四禅天中的无想天,把思想关闭了,停掉了。当然不是成佛,也不是成罗汉,这是一种定力,也可以说属于外道的定力。可是能修到无想定很不得了,一般人还做不到呢。

第五种,“灭尽定无心”,灭尽定也叫灭受想定。大阿罗汉,想受皆灭,把思想、感觉都灭了,超越心理及物理状态,叫做灭尽定,是大阿罗汉境界。灭掉了思想,理性,情绪,妄念,分别思想;身体上感受没有了,受就是感觉。把知觉、感觉关闭了,把这些平时做主的关闭了,进入一种空定境界,就是大阿罗汉灭尽定。

这五类叫做五位无心,没有思想,没有意识,这个心是指第六意识,不是末那识或阿赖耶识。这五种无心,并没有包括生死两个阶段的无心。

刚才讲到一般人正常的死亡,死的那一刹那,也进入无心的境界。一般没有修行的人,死的时候,那个无心境界有多久呢?等饭后再说吧。


科学佛学:www.kexuefoxue.com

分享到: 更多



前一篇:
后一篇:

About The Author

宴坐水月红尘,戏说梦中禅话,随缘供养佛法,南无阿弥陀佛!